评论
10 7
分享

广州最大民企暴雷,债务违约、股权冻结,还被员工围攻

易简财经

2022-05-13 08:00

135333 10 7

号称“广州第一民企”的雪松集团,已经在暴雷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图片

再次被降级

5月9日,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称,将雪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雪松集团”)及“19雪松01”的信用评级,从“A-”降低至“BB”。

图片

公告指出,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22年2月以来,雪松实业及其控股股东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雪松控股”)发生多起被执行信息。

易简财经查询到,其中,雪松实业涉及的执行信息高达19条,雪松控股涉及的执行信息则更多,高达39条。这些涉及的诉讼中,包括但不限于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及票据纠纷等。并且,雪松控股及其法定代表人存在失信行为,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此外,根据公开媒体报道,2022年3月,公司发行的部分债权融资计划未按时支付利息,投资者已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查封雪松实业的资产。

公告中还提到,雪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齐翔集团持有齐翔腾达46.13%股权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和标记。

雪松集团所持雪松发展(002485.SZ)控股股东雪松文投100%股权和广州君凯100%股权因财产保全被司法冻结;雪松文投及广州君凯所持雪松发展股权被司法冻结的股份占98.72%。

如上述被司法冻结的股份被采取强制措施,齐翔腾达和雪松发展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风险。

公告指出,总体看,雪松实业及雪松控股均被列为被执行人;公司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可能面临失去控制权风险;公司部分融资可能存在逾期并涉诉。

因此,联合资信认为,上述事项对雪松集团的资产流动性、再融资能力及偿债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据了解,联合资信是目前中国最专业、最具规模的信用评级机构之一,2021年被香港《财资》评为“2021年度中国最佳评级机构”。而此次调级,也并非联合资信对雪松的首次调级,自2021年11月以来,雪松集团的主体信用等级已经连续三次下调,从最高的“AA+”一路降到“BB”。

图片

易简财经了解到,联合资信公告中提到的“19雪松01”,为雪松在2019年12月20日发行的公司债券,发行的规模为10亿元,到期时间为22年12月20日。但随着之前的债务违约和股权冻结,这笔债券大概率也将面临逾期的风险。

图片

刚被投资者围攻,又被员工围攻

就在联合资信发布公告的十几天前,雪松刚刚被自己的员工围攻过总部。

4月25日,大批购房者堵在雪松总部大厦前,大喊着“还钱”的维权口号。两个月前,雪松控股广州总部门前曾被投资者“围攻”。只是,这次讨要投资款的不是别人,正是雪松的员工。

图片

而这一切,都要追溯至去年3月,雪松推出的何棠下旧改项目融资区商品房跟投方案。

根据网传协议,雪松给自己员工的价格是,一套建筑面积约80平米的房子,总价不到150万元,约合每平1.8万元。这是什么概念,目前周边的房价均超过3.8万/平米,雪松相当于是给员工打了5折。

当时这份方案吸引了超过600名雪松员工及买家参与,预计2年后收楼或根据开盘价给予收益。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楼还没盖好,雪松就暴雷了。因为当时是一次性付款,于是便出现了许多员工和购买者,纷纷来到雪松总部楼下,要求退钱的情形。

图片

神奇的雪松

其实早在今年2月雪松大规模逾期,被投资者围攻时,易简财经就曾写过一篇名为《突发!雪松控股总部被“围攻”,这家最神秘的世界500强翻车了》的文章,分析了雪松神奇的业务模式。

张劲的雪松控股集团,在广州一直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

2016年,雪松控股的总部并不在黄埔区,而是位于广州珠江新城CBD,广州国际金融中心,也就是广州西塔的62楼。

图片

天气不好时,西塔的顶部经常被云雾笼罩,对于外界,雪松控股同样也给人一种云山雾绕的朦胧感。

珠江新城的金融人士聚餐时,都很喜欢讨论雪松,但很少有人能看明白雪松的商业模式,觉得这个公司看起来业务板块很多,什么都干一点,但又干不好,规模也不大,但盘子却越来越大,营收一直猛涨,是一个一下子就冒出来的世界500强,搞不懂这是什么打法。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雪松控股以327亿美元的营收首次入围世界500强,排在第361位。随后,雪松又连续3年入围世界500强,并在2021年以338.37亿美元的成绩,位列世界500强359位。

珠江新城的共识是,这家神奇的500强,既感受不到他的服务,也看不到他的产品,大概在世界500强里,是唯一的。

说地产吧,项目很少,说物业吧,也很少看见,文旅地产,远在云南,规模也不大,大宗商品交易,交易佣金极低,怎么看都不像能撑起一个500强。

2019年,雪松控股官宣总营收2851亿元,但仅雪松实业集团的营收就达2676亿元,占比超过93%。

而在雪松实业集团里,绝大部分业务是以铜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可是这个业务并不咋挣钱,供应链管理企业普遍综合毛利率就比较低,雪球数据显示,怡亚通2020年营收682.56亿,利润总额1亿,净利润才8449.76万。

而雪松实业自己2019年营收高达2676亿元,净利也才23.58亿元,净利润率也才0.88%。其经营净现金流更低。

多位金融人士指出,“雪松没有高利润的产业做驱动,说白了就是依靠融资发展,然后向供应链上的企业贷款,这种业务模式发展,遇到经济下滑周期,不出事才是神话。”

图片

风险早已埋下,暴雷是注定的结局

缺少主业支撑,但并没有耽误雪松一直在A股不断并购,2016年,其以48亿元现金并购齐翔腾达;2017年,以42亿元现金并购希努尔;2019年,又耗巨资收购中江信托71.3%股权,并将其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

业内对这个交易并不太看好。因为当时的中江信托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踩雷产品有30多个,涉及投资者2400多名,总金额约79亿元。

但雪松的老板张劲,为此是下了大血本。

雪松正式接手那一天,中江信托就召开了投资者恳谈会,张劲亲自到场,称从即日开始启动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我个人将作为解决中江信托历史问题的第一负责人”。

短短22个字,让张劲收获了一大波好评,都称他是“白骑士”。

图片

为了这项交易,雪松当年发行了两笔合计80亿元的永续债,由广州产业投资基金和广州凯德金融控股分别认购60亿元和20亿元。

雪松收购中江信托实际支付的对价是60亿,资金来源就是这两笔永续债,雪松当时承诺,收购完成后会将雪松信托的注册地迁至广州。

但雪松信托的注册地并不是那么好搬,天眼查显示,雪松国际信托注册地址仍在江西,而且过去几年的业绩更是大幅亏损。

图片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雪松信托2019年完成实控人变更的同时,又开始发行新项目。自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末,共计发行信托计划67只,包括长青、长泰、长盈、鑫乾、鑫坤、鑫链等系列。

进入2020年之后,雪松信托的一些项目开始出现问题。9月,证券时报写了一篇报道揭露,雪松信托近一年发行的42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产品总规模超过200亿,底层资产宣称是对知名国企的220余亿元应收账款,但记者实地走访多地后发现,债务人几乎清一色否认该等债务的存在。

该报道还称,雪松信托借道保理通道所受让的220余亿元应收账款,既无三方确权,也无回款封闭,风控全线处于“裸奔”状态;幕后融资人甚至拿着完成收款、已经灭失的“应收账款”,通过保理通道转让给雪松信托以获得融资。换句话说,该等信托产品,几乎完全没有底层资产做支撑。

2020年末,已经开始有人爆料有些信托项目出现兑付困难。

进入2021年之后,雪松发行项目更多,2021年,其官网上发布了160多款产品成立公告,平均一天1.4个产品。

对雪松短期内发行这么多产品,很多人都怀疑这里面有借新还旧的嫌疑,但对于大家的疑问,雪松控股一直予以否认。

然而到了2021年3月份左右,雪松控股部分产品开始出现延期支付利息;到了今年,雪松彻底暴雷。

图片

结语

广州仅有两个世界500强民企,恒大和雪松,但最终都先后走上了暴雷的结局,实在让人惋惜。

笔者看来,恒大和雪松两者有一些相似的共同点,那就是大搞多元化,疯狂举债。许家印和张劲,原本起家都是单一行业,最初企业发展也势头很好,但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最终迈上了多元化这条不归路。

为了支持集团的多元化,他们都大规模介入金融行业,举债加杠杆,发理财产品,但在他们的多元化里,后起的板块,都是拿二流的本事挑战人家吃饭的本事,胜数一目了然,最终无法偿付债务,于是轰然崩塌。

多元化一般都是因为主业做的不够好,从恒大和雪松的多元化和举债规模来看,他们的暴雷,都像是一场早就注定的结局。

# 雪松集团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7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一语惊梦
要不要带你们去他们家公司看看
2022-05-13 15:24
0
0
猫友1883931
在没钱也比老百姓好,而且很多人都不希望他们倒
2022-05-13 14:26
0
0
小零一点
一去不复返
2022-05-13 14:19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