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千帆竞的纪念--飞越故乡

千帆竞

2022-05-03 23:00

83530 0 0
一个村庄的外形变化,与人的变化是反着的,人越变越老态,村庄却是新貌逐渐取代了旧颜,当然了,前提是处在一个伟大的国家,和一个追求进步的时代。村庄的面积并没有变大,建筑的颜色却是与时俱进,一家一户的房屋,屋边的树木,家前屋后环绕的道路…这些都是村庄的外貌。我们随着这种变化慢慢成长,大多时候浑然不觉,只知大踏步地向前奔跑,待到年龄增长,有一天忽然顿足,回首凝望过去的时光,在记忆的某一深刻处停留,蓦然发现,自己已似往日故乡一般的模糊而苍老了。

枕着海州湾的波涛,海涛声边的人家依山而筑,石头墙,石头屋,石头路。天暖耕海牧渔,天寒向山取材,四季碌碌不休,三餐咸鱼淡饭。这就是我旧时的家乡。

南山和北山,宛如温暖的一双臂膀,弯曲相连而后首尾相望,中间大涧以强烈的落差在夏日水季呈现蓬勃之势,如洁白的哈达,悬挂在山腰之上,而在平日,涓涓细流回旋于山底龙潭,一泓清水抚育芸芸众生,平安而祥和的气息如冉冉水汽,日出而后,日落稍歇。

南山多奇石,怪石嶙峋,一处巨石叠加成就美丽的传说。石多土壤则贫瘠,树木庞杂不能成林,且多为低矮顽强灌木,茅草却是疯长。这是阳坡一面,桔梗、野山枣、野毛桃遍地。

北山是阴坡一面,山势陡峭,土壤阴湿而肥沃,高大乔木排列成片,春天葱绿,秋日烂漫,山脚处一片毛竹林蕴含清清凉意,四季葱笼使人久久驻足不忍离去。

傍晚时分,户户燃起炊烟,家家飘出相似味道的饭香,大人们勿自忙碌,小孩们不唤自归,当满天的星光亮起,村庄不约而同进入沉沉梦乡。

这是一幅画,我就是画中的一个人,炊烟就是画的魂魄。

炊烟是家乡不熄的香火。飘飘袅袅的一缕缕炊烟中,有一股安祥从高远处被吸纳过来,丝丝缕缕进入每一户人家,每一口锅底,每一只碗,每一张嘴,每一个朴素的心灵。

有一种老是旧,还有一种老是新。我们走在前进的路上,却又是踏上归途,绵绵不绝的烟火气就是家乡的锚链,这雾色中剪不断根连根的发辫。
# 情感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