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柳河渔事(之三)

千帆竞

2022-05-12 14:39

84970 0 0
一张简单的渔网,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尼龙编制品,不妨碍它的精致,高不过三尺有余,长有十数丈,上纲系着数十个泡沫浮球,下纲对应着布上金属重物,铅角、筑铁块,再不济硬木的、矾石的,如此的网具和拉网的行动,柳河人叫拉兜子,在夏季描绘着捕鱼的风景和收获的乐趣。

柳河村前的路,筑在大海最大潮水的红线上,正好与南边、北边的山嘴取齐,不能不说这真是大自然恰如其份的安排。

所以最初不能称其为路,叫做堤才合适。向海一面是U字形的海湾,一个坡形,坡度不高,日久泥沙冲积而渐渐舒缓,大汛时波浪击岸,卷起汹涌浪花,小讯了,海水在坡底徘徊,有澎渤水汽而无上升之力。

初三潮十八水,一个月里有几天潮水大,退潮的时间也合适,不是日出后,就是日落前,三五个人准备一张网兜子,亮鼻亮眼的当口正好操持一场劳作。

拉兜子的需要棒劳力,因为要施展力量与海浪的较量,两人一组太费气力,似乎也不优美,四人一组一头两人才具观感,中间再加一人系以长绳拉动底纲牵头调度,更会轻松,方有劳动的快乐和美感。

拉着兜子在沙滩上奔跑,他们似乎一点儿也不累,一声声的呼喊,只是相互呼应的鼓点和节拍,到达岸边,两头归扰,那些活蹦乱跳的鱼虾惊恐而乖张的样子,给人以莫名的满足感,不是拿去卖钱,也无处去卖,只为这份收获,这份与大海的亲密接触得来的鲜甜。

柳河的夏季挺长的,往往是在落日余晖下,四五青年迎着退落的潮水奔跑的情形,斗转星移成了一幅画,一幅劳作而美的图景。
# 情感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