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疫情之下,T3出行应多关照司机的获得感

深氢商业

2022-02-22 22:25

1004933 0 0

 

要明白一个道理:对司机好,也是对平台自己好。

全文2400字,读完约需要3分钟。

出行行业关乎司机福利的问题,绝不是第一次进入大众视线。

据“网约车观察”,2月21日,T3出行的司机在苏州市虎丘区玉山路服务点附近,对T3平台在苏州疫情期间不出台任何措施减免司机的租金,并且不给司机退车,表达不满。

一位司机指出,受近期苏州当地疫情突发影响,平台订单下滑严重,自己每天的收入仅百元左右,还不够缴纳车辆租金,多次反映后,T3出行既不降低租金,也不给司机退车,希望平台能够给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01

谁在拆卸司机端的“获得感”

从报道中不难看出,目前苏州地区疫情形势依旧非常严峻。与此前疫情爆发的路径有所不同,此次疫情的大部分病例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亲属关系,因此,这种以家庭为单位集中爆发的疫情恐还将持续一段日子。

为了帮助当地居民更好地维持生计,苏州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减租、免租等民生政策,诸如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个体户减免6个月房租、引导外卖等平台下调商户服务费等等.....以期多方携手共渡难关。

而作为受疫情影响最直接的群体之一,T3出行的司机却表示并未得到关照。据“网约车观察”,有司机反映,T3出行不但没有给平台司机帮扶措施,甚至在部分司机因为没钱担负租金想退车时,还被平台以各种理由而拒绝。

 

在疫情的冲击之下,无论是从生活层面,还是从心理层面,企业的这种“漠视”所带来的伤害,对司机们而言都是显而易见的。

整体上讲,疫情下的司机工作一般面临三大风险:其一,是由频繁接触不同人群而带来的身体健康风险;其二,是订单减少所带来的收入风险;其三,就是与平台方或租赁公司之间的劳务/债务风险。

第一种风险更多来自于职业属性,可以通过各种安全、卫生措施来降低风险;但后两种风险,则可以通过司机身后平台、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

小的出行企业自身资金链就比较脆弱,市场话语权相对较弱,为了获得更强的“安全感”,不少司机将工作目光寄托在大型出行企业,特别是类似T3出行这样的大型出行企业。

但令人惋惜的是,从这次苏州司机反映的情况来看,“司机是我们最珍视的同伴,值得被更好的对待”“提升司机的职业幸福感、认同感、获得感……”这些话,似乎还没有真正落到实处,放在行动上。

有媒体对T3这次的表现表达失望——“司机作为平台的服务者,如果现在连生活都没有保障了,那么平台在乎的那些名誉、口碑还有什么价值?”“T3内部管理真的应该认真反思了,司机不是板上鱼肉,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02

比“扩张”更重要的是“把事做好”

站在出行大行业角度来看,一方面,近年来政府部门对国内出行行业的监管力度日趋加大,其目的是希望通过这样直接、严格的手段,快速去除这一新兴领域中的种种弊病;另一方面,一些出行公司仍然在加速扩张。

T3出行管理者在2021年3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讲到,“T3出行2021年将进驻北京、深圳等27座城市,不仅实现一线城市全覆盖,也将完成对占据网约车市场80%份额的前48座城市全覆盖。”

雄心可嘉,但更应该把事做好。

据浙江交警官方账号披露,去年8月28日,T3出行杭州一名司机驾驶小轿车沿上城区德胜东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同协路口,右转弯时,分心驾驶,与沿德胜东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同协路口向左转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电动车驾驶人重伤。

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该名司机并没有取得《客运出租汽车驾驶员证》;更令人咋舌的是,当时在杭州市营运的T3出行司机中,没有取得出行资质的还不止他一个,另外还有数十名司机存在同样的问题。

 

一起交通事故,暴露出的不仅仅是司机个体从业资质问题,更严重的是,这也是T3出行管理漏洞的显露。人们不禁发问,平台的准入审核是如何把关的?行人、乘客还有司机本人的安全问题,岂能被视为儿戏?

浙江交警官方账号批评说,“T3出行平台缺乏足够的安全管理力量,对多平台网约车及其驾驶员的安全监管更是严重缺失。”

安全层面之外,司机的收入情况也令人堪忧。

从去年开始,T3出行就被各大媒体曝出开始对全国的司机进行优化调整,将平台的“自营司机”逐渐转为“加盟司机”。这种变动为T3出行带来的最直接的收益点是,平台为司机缴纳的社保支出大大降低,与之对应的,自然也是司机被保障能力的大大降低。

 

据司机透露,在此前的直营模式,司机只需每月按照规定的出勤时间营运,收入结构大体为“底薪+提成+奖励”,而加盟模式下,司机不仅每月要向平台交纳一定费用来租车运营,每一个订单还要与平台分成。

分成比例同样也在下调。根据网传的一份T3出行司机所出示的后台画面,日流水达到270元一档的分成比例,由此前的19%降至9%;日流水达到400元一档的分成比例也由此前的27%降至15%。 

 

但司机端体验的下降,并没有结束。据多地司机反馈,T3出行已于今年1月25日,在全国大部分城市调整运价,涉及上海、杭州、重庆等,而调整后的运价,较之前有大幅度下降。 

春节前,正是网约车订单量多、平台竞争激烈的时候。T3出行特意抢在这个时间点降价,显然有利于T3占领更多市场份额。然而,根据公司规定,降价的成本却需司机承担部分,这也引发了不少司机的声讨:“抽司机的血,来奖励乘客优惠券”。

03

写在最后

疫情的反复本就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逆境之时,出行服务之难众所周知,但无论是政府帮扶、还是社会讨论,焦点多数集中在用户端或者平台端。

然而,我们却常常忽视了,司机群体同样也是出行这个服务链条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生计、安全同样也是社会民生中不应被忘却的那一方

T3出行也好,其他商业生态也罢,想要将“经营”这件事更好地做大、做强,真正的最优解,应该找到各方利益平衡点后的共存,而不是一方利益被极致压缩后的倾斜。

# 财经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