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2
分享

[原创] 记网脱手术的日子里(一)

闲鹤kgb_笑话 楼主
2021-10-02 10:07 42052 1
举报 收藏本帖
                                                


                                                                       记网脱手术的日子里……

                                                            

                                                                                 杨晓炎


      
       人类每时每刻都面对细菌病毒感染及自身细胞变异而损害健康。全靠自己强大的免疫功能阻止这三大侵害,自有了配尼西林(抗菌抗生素),细菌感染已经有了药物治疗,而病毒感染至今没有特效药,细胞变异更是成了医学界攻克的难题,突发疾病,更是无法抗拒和预防……
       2016年2月18日晚8点,是我刻骨铭心难忘的一天,气温聚降,内人劝我不要外出散步,我固执的坚持晚饭后百步去小区森林,听邻居在议论老父相识的“黑皮老头”刚去世,一股阴风吹在身上冷飕飕……又惦记着三村的老父母(离这10分钟路)去看望他们,一进屋发现老父把粥泼翻在床上,我顿时边打扫边唠叨发火,从暖屋里出来,途中眼看路灯,右眼发现大量的黑线圈条状黑色漂浮物,回家后又打扫猫房,感觉以为灰尘入眼,眨几下照镜子,眼睛表面无血,忽然大量无数颗粒的小红点附着柠檬色遮挡视力,不见文字(其实病魔已悄然来临)。2月24日龙华总院眼科阮医生给我做了眼部OCT,报告显示眼底正常,玻体出血,没发现网脱?仅仅一星期之后3月2日晚右眼下方出现水晶黑影液体涌上遮档视觉,看物小视症变形,不见文字,这时阮医生还当玻体出血混浊给我服用三七粉治疗,希望止血混浊物吸收,早晨起床对窗看此物遮盖有蛛丝线状,白天对天空看有水晶液体状遮挡看东西变形缩小,混浊物是柠檬色。晚上看灯光缩小模糊不清,这个黑色水晶液体上下滚动挡住3/2视力文字不清(事后才知这个临床表现,已经网膜脱落液体渗出),
  picvision

picvision
(当年临床表现的记录手稿)


       阮医生还是轻信几天前的眼B超报告,误诊拖延足足近10天时间直至3月11日再次复查,阮医生才看到我OCT报告显示:青灰色隆起,视网膜脱落。我赶紧联系第一人民医院50年老友刘兄,他叫我眼睛事大,即刻网上挂专家门诊,刘兄打招呼,3月14日就诊,蔡主任认真仔细检查,诊断我右眼是孔源性视网膜脱离,我说是否可以保守治疗?我是画家,眼睛是我第二生命,他马上反驳我,农民的眼睛和你一样重要,明确表示不喜欢画家。唯有“华山一条路”微创手术,网膜复位,他伸出汗毛浓浓的手打电话了解有没有病床?正巧有个男青年由于服用了阿斯匹林,不宜手术,这个床位和手术档期给我插进,3月15日就住院,决定翌日上午蔡主任主刀给我手术……
       手术前晚上在病床上,心情非常沉重紧张,蔡把手术风险都告知並叫我签名认可,这天我和同病相怜的唐兄病友谈到深夜,他是取油。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荣叔,他没来看我,内人陪我到深夜回家,问同事阿罗的妻子网脱手术有风险,她的术后只有光感……心理恐惧,又看到蔡喜欢农民不喜欢我,59岁的我,做梦都想不到,突发网脱,万一手术失败,成了库图佐夫(俄罗斯独眼元帅),被人嘲笑……面对病房窗外,车灯闪烁,我仰望天空,对上帝说“如果我做错什么事求您宽容我,保佑我这次手术成功,我是你的子民,我要传播艺术传播福音,阿门……”
        3月16日这天早晨我穿上病人衣服,吃过早歺,被一个长得像“武大郎”男护工小老头推着轮椅,来到我病床边,麻利熟练的动作把我扶上轮椅,推出病房乘电梯,早上拥挤有探望病人的家属医护人员,他一路吆喝很快把我推入二楼手术房,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穿着全身绿色的手术衣服男医生,报我姓名,小姑娘护士扶我躺在手术台上,帮我套上无菌手术帽和衣服,挷住双手及血压计心电图都在我身上,血压心电图出奇的正常,自8岁菌痢住隔离医院至今59岁第一次上手术台,这是比我生命都可贵的眼睛啊!静静的心里默默祈求上帝保佑我手术成功……躺了近半小时多,主刀医师蔡主任进来了,一边和女护士聊家常,转身对另一个小姑娘护士说我是画家,我耳边听到小护士银脆般的嗓音“喔……以前画画赚钱多了,用眼过度才网脱了……”语气中充满妒忌嘲讽的意思,我但心蔡昨日和妻子家庭锁事不开心,喜欢农民,怕他手术分心,提醒他我是天生的角膜增厚视盘0·6,他很不耐烦的说“不要你提醒,如果你不信任我,现在你可以换医生”,到了这份上,还讲这话?绝!我忙说“信任你……”于是他给我带上面罩捂住嘴巴,我感觉很闷……你就当雾霾吧,只听到消毒打麻药等一系列动作声音,面罩上只露出我二个眼睛里晃动他满脸胡子拉碴很快被口罩遮住二个充血眼睛看着我,轻声细语“千万不要紧张,绝对不要动……”,他把带显微镜的手术机器移到了他眼前,微创手术开始了……术眼涨痛,眼球光感有一细小黑影在来回晃动,只听到丝丝机械声,他对着显微镜指挥助手,把这黑色液体冲洗掉(就是折磨我10天的水晶液体涌上遮盖视力,痛苦不堪),这时我的心情平静了,脑海里出现一位慈祥老人,仿佛是上帝来到我身边,“你睡觉吧,手术会成功的……”我在音乐的陪伴下,耳旁迷糊听到蔡和助手的声音“他的眼球蛮大的……200度近视,按理不会网脱,好,在这里再打一圈激光,冷冻,好,再看一下还有没补上的地方,开始打油……”我慢慢的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被蔡的一句话“准备下一个手术”声音惊醒,只见蔡满头大汗,可想而知我的手术给他是压力山大。术眼盖上纱布,小护士搀扶我下手术台,小老头又扶着我上轮椅,临走时女护士说“你这画家前面已经赚到了,以后再也不要画画写作了……”,並关照我术后睡觉左右侧,不能仰卧,每天低头俯卧3小时,让硅油压平贴住网膜防再脱,听了她的话,心想之前确实赚了,看了百部名著和视频,每晚零点以后睡觉……现在只好“低头认罪”坐在轮椅上,受你们嘲笑,“武大郎”小老头护工,又是一路吆喝从二楼手术室推到四楼病房,见到病友唐兄正好取油手术出院,互加微信聊天至今,内人陪我己是中午饭了,麻药过后,眼球涨痛,脑海里出现许多各种动物黑影形状,可能是硅油注入的反应,压住了经过激光粘贴复位的视网膜……痛苦的低头卧在床头上,但心是否看得见?等到下午蔡主任完成手术,又到我这来,紧张兮兮揭开我的术眼纱布,我惊悚的双眼往前一看,黑色水晶液体遮挡视觉没了,清晰可见蔡的脸上胡子拉碴……蔡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对同僚刘兄也有交待了,这时走廊上有一个女生,手术医生也来揭纱布,传出女生叹息,看不见,一片模糊,只有光感……(待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修改于2021-10-02 10:13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2人点赞
全部回帖
闲鹤kgb_笑话 楼主
1楼
2021-10-02 17:41
其实都OK,但写荣叔不来看你,知道的朋友都看得懂,他会很尴尬一一转画友感言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