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 1
分享

[原创] 一次老同学的募捐活动

猫友1433887 楼主
2021-05-23 17:09 65862 1
举报 收藏本帖

        一次老同学的募捐活动

自有微信这种现代通讯工具后,朋友、同事之间相互联系方便了。几十年不见的同学、出窝小弟兄、小姐妹都能一一找到了。虽然出自各种原因不能经常聚会,然而在群上却能天天见面,逢年过节或重大节日都会互相问候一下,祝贺一番。煞是热闹。

性格各异,脾气不同,有些人喜欢天天在群上高谈阔论,显摆富贵。有些人难得冒泡应酬一下,也有一些人总日闷声不响,静观他人发言,他人情况,他会一点不落地了解。这些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但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观点,把自己包装得严严实实。老话讲:“开口洋盘闭口相”。这些人可能要算城府深,老资格哉。

辛丑元宵中午,忙碌了半天工作,刚吃好午餐的章明可以稍休息片刻了,下午还有更繁忙的工作等他。过了新年他己经四十五岁了,发际线又向后推了些。他在一家外资企业做管理工作,除了各种交费外,每月实际到手也只有六 七千元,总盼望年终奖一块能高些。妻子王华在一家私人小公司当会计,收入不高,整天忙得屁颠屁颠。在单位里为了保住饭碗只能百依百顺。回到家里怨气发在丈夫身上。儿子十八岁了,在外地读书,儿子虽蛮懂事,开支很节俭。但有些开支不得不化,对低收入家庭来讲,读书确实负担不轻。章明夫妇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各方面来的圧力实在大呀!

午饭后章明打开手机,浏览一下朋友群中发言。在初中同学群中,他又看到一向闲话蛮多的全职太太周小英还是闲话不少,背地里同学说她太空,闲得慌,没事到群里来说些闲文野章消遣。章明在班级里和她话不多,交往更少了。初中毕业后,有的同学考了高中,上了大学。有些同学上了中专、职校。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不联系了。有了微信才相互联系上。同学聚会都是劈硬柴,AA制,时间不长,大家讲不上几句话。这次周小英在群上的宏论,她有点自封组织领导人了。话还得说回来,她的心还是慈悲善良的,只是做法可有些欠妥。

事情是这样的,周小英在群里发了一个通告。说是老同学沈爱华因患肝癌,病情十分严重。现在在靶向治疗,费用十分大。沈爱华是摆服装摊小商贩,与妻子离婚多年,女儿归妻子带,每月还要付女儿的生活费用。沈爱华父母都是企业退休工人,为挽救儿子的命,己经化光了多年从牙齿缝里省吃俭用的钱财。现在老同学患重病,大家应该帮他一把了。她提议大家都来募捐,每人至少200元,不得少于200元。上线不限,多多益善。希望各位同学人人参加。接着她又叫钱蓉负责收款,说到这里她没有下文了。

接下来同学群体像热油锅里泼进冷水,群里沸沸扬扬了。各种意见都有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章明下班后同妻子谈及此事,征求妻子的意见捐多少钱?王华看过丈夫手机上的议论后说:“募捐是应该的,毕竟三年同学情,不能无动于衷,只能量力而行。我家经济也不富裕,就捐400--500元。不过此事办得很欠缺。我作为一个财务人员的眼光看,现在好像在暗箱操作。发表看法的人很多,直到现在谁募捐了多少钱看不到啊。帐目应该公开,挂上群上,大家看得见。倡议者周小英自己带头募捐了多少?因为不公开帐目,还是一个未知数。此事我们心里有数就可以了。不必提出什么建议,最后总会有一个交待的。章明说,4字不太吉利,就捐500元吧。王华说就这样办吧。随即叫丈夫在微信上支付出500元。

章明平时因工作繁忙不太看微信,现她因沈爱华事。抽空多看了几眼初中同学微信群。周小英始终不见动静,宋一飞同学在一家超市当保安,妻子是超市的保洁员。二人收入都不高。他在群里发言说:“我们家里收入不高,老同学患重病我理应帮助,我只能搨搨水气募捐200元哉。钱我已经付了。”宋一飞是自报募捐金额的。其他人发表自己看法的很踊跃,但仍看不到不什么人募捐了,捐了多少钱。

绰号莽张飞的刘勇同学发言说:“一人有难,大家帮忙。募捐多少不要定位,量力而行。”记得同窗读书时,好多男同学喜欢踢足球,看足球赛。刘勇和沈爱华经常为足球事争得面红耳赤,还有一次竟打了一架。被班主任喊到办公室训斥一番。大家知道他们是欢喜冤家,一会相骂,一会儿勾颈搭背说说笑笑。初中毕业后俩人就很少联系了。除了周小英,女同学中牛娟主意不少,意见也特多。她是一名城管内勤人员,她空闲时间多,经常到微信群上显山露水。偶尔也要光顾沈爱华的小摊上买些便宜货。她和沈爱华的接触频率最高,对沈爱华的困难情况了解得更多一些。

同学群上议论了二天,还见不到捐款的实际进展情况。当年的班长发文了。他说三年同窗情谊。现同学有难,大家尽应岀手相助。捐款不在多少,各家各户都有不同的情况。但帐目必须挂在群里,大家看得见,弄得明。这样做为了以后不会有后遗症,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已经捐了2000元,钱不多,但我参与了。光说不做,还是尽量少说为好。我是实话实说,不太中听。我的个人意见,负责收款的同学先把帐目挂到群上,这样就可清清楚楚看到谁捐了,我不主张强求捐款,捐款日期到明日中午截止。有不同意见者可提出推翻我的意见。

有几个同学立即表示同意,半小时后群里静寂如水,竞没人说话了。第二天午后,帐目出来了。周小英第一个捐款,捐了1000元。她丈夫也不是老板,在一家大型外资公司当管理人员,收入一般。捐1000元也是尽了力了。但此事她做得有些吃力不讨好。捐款最多的要轮到葬张飞刘勇了,他捐了15000元。他收入不高。净收入只有4000元,捐了他几个月的工资。捐200元同学较多,有多个一言不发的同学都捐了款。这个群没有大老板企业家,都是收入一般者,最后募捐到40000元多元,大多数同学出力了,他们心里明白,这点钱对沈爱华的看病费用来讲只是杯水车薪,但大家尽了心了。沈爱华在群里表示万分感谢!章明在捐款名单上没有发现牛娟的大名,可能她不多言多语,意见蛮多,大家也不会注意到她。过了一天,她又出来显摆了。晒出一块女式手表,报出了一个外国表名,说是丈夫出国,化10000元替她买了一只女式手表,大秀夫妻恩爱。

2021年5月23日于葑溪草屋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全部回帖
猫友1697332
1楼
2021-05-24 14:29
众人拾柴火焰高,无论多寡总是爱心。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