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华润大战白酒偏锋,兜兜转转已过三丨深度

这个是认证

正经社

2024-06-14 18:00 上海

36558 0 0

文丨金铎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本文约为4000字)


贵州茅台酒跌破2500元的消息传来,“端午+高考+618”都没能激活白酒市场消费热情。资本盘面上,A股白酒板块从5月20日的3779.00点跌至6月12日的3231.48点,不足一个月跌去14.49%,较2023年底的3912.59点更是下跌17.41%。而白酒股们,仅有古井贡酒、今世缘两只个股录得区间上涨。

其中,跌幅超过20%的就有5只个股,因资金链断裂而被资本抛弃的岩石股份,奄奄一息的皇台酒业,业绩暴雷的酒鬼酒,营销无果的水井坊以及华润也带不动的金种子酒。

正经社分析师注意到,在这一批股价大跌的白酒股中,金种子酒是唯一一家“请外援”护盘的酒企。自2022年6月24日华润战投正式入主金种子之后,截至目前,“华润力量”对金种子的改造已经持续两年,但从结果来看,金种子酒依然没能撕掉“边缘化”的标签。

如此颓势,不得不让人疑惑,“华润+金种子酒”这对CP,真的能打造出业外资本涉酒的成功范本吗?


1

一段一降再降的缘分


在华润创投入场之前,金种子酒在白酒板块是隐形人一般的存在,常年与天佑德酒、皇台酒业蜗居在白酒上市企业的队尾。直到2022年华润(集团)有限公司之全资附属企业华润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接盘金种子酒唯一股东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所持金种子集团49%股权,这家徽酒企业才走入竞技主擂台,成为聚光灯下的“热门选手”。

华润牵手金种子酒,自缘起之初就不被市场所看好。要知道,在此之前,业外资本在白酒行业的投资刚刚经历了一场震慑市场的座谈会——2021年8月20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召开了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强调白酒的“市场秩序”。

结合当时的语境,业内人士倾向于这次座谈会系针对业外资本“围猎”酱酒而造成的投机投资,在座谈会之后“染酱”情绪最为高涨的众兴菌业、吉宏股份纷纷发布公告终止收购酱酒企业,其余资本也在此之后销声匿迹,“酱酒热”火速退烧,白酒投资也随之沉寂了下来。

华润战投就是在这个时候接触金种子酒并最终在2023年6月正式入主。座谈会敲响的警钟还未声落,这笔业外资本涉酒的生意免不了在警钟余音中备受质疑。

正经社分析师发现,其中声量最大的,是对金种子酒成色的质疑。资本面上,金种子酒股价基本长期处于10元左右/股的位置,即便借着2020年的白酒热一度在2020年12月23日行至22.53元/股(前复权,下同)的高位,但迅速在行业挤泡沫的过程中跌落。

华润创投这颗石子投入到金种子酒这片平静的湖面迅速溅起水花,将跌势汹涌的金种子酒迅速推高至32.87元/股,创下历史纪录。

(金种子酒2014年10月-2024年6月股价走势。图片来源:富途牛牛截图)

可以看到,无论是此前的白酒热还是后来的华润创投投资传闻的刺激,影响金种子酒股价走势的从来都不是金种子酒,而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外部因素。

毕竟,这是一家实在很难找出成长预期的边缘酒企。

基本面上,在华润创投入场之前,金种子酒的营收从2012年的17.65亿元跌至2021年的12.11亿元,10年间规模不增反降。期间净利润从最初的盈利5.61亿元变成了2021年的亏损1.66亿元。如此成色的金种子酒,也怪不得外界对这段缘分摇头连连。

华润在白酒行业的投资是有成功经验的。早在2018年,华润集团旗下的华创鑫睿就曾以51.6亿元收购汾酒集团持有的山西汾酒11.54%股份,成为山西汾酒的第二大股东。按照当时的交易价计算,华创鑫睿购入山西汾酒股份的成本价为52.04元/股。

目前,华创鑫睿持有山西汾酒11.16%股份,参照该股目前230多元/股计算,这份股权当前价值300多亿元。华润在投资山西汾酒这件事上无疑是大赚特赚,妥妥的“成功经验”。

华润一直就有拿下一只白酒股的计划。在尝到山西汾酒的甜头之后,华润曾试图进一步成为山西汾酒控股股东,但最终以“对方不卖”而止步;而后,天洋控股在2020年底拍卖舍得集团70%股权时,有知情人士称华润也是买方之一,但最终因资金问题被复星抢了先。

从山西汾酒到舍得酒业,最后到金种子,华润终于拿下一只白酒股,只不过目标的“质量”却一降再降。


2

两年难见能效的赋能


不过,金种子酒显然不是第二个山西汾酒,山西汾酒的成功经验也没能复制到金种子酒身上。

由于华润创投收购金种子酒的方式为非公开协议转让,因此具体投资价格并未公开。但从股价走势也大致能将这笔投资的盈亏率简单计算出来。以2022年2月17日金种子酒发布战投公告的时间为起始点至今,金种子酒的股价从17.33元/股跌至12.95元/股,区间跌幅约达25%。显然,这笔“买卖”在目前为止是亏损状态。

但要用山西汾酒去降维打击金种子酒显然是不公平的。华创鑫睿入股汾酒集团时,山西汾酒的营收规模为94.44亿元,基本已经进入全国化酒企队列。而华润创投收购金种子酒时,金种子酒的营收规模堪堪12.11亿元。

另外,虽然都是参与酒企改制,但华润在两家酒企能拿到的话语权却不同。在山西汾酒,华润更多的是以资本投资的方式参与;而在金种子酒,华润切实参与了企业经营,甚至是主导了金种子酒的改革。

据知情人士透露,华润系入主金种子酒后,以何秀侠为首的华润系管理层便进入金种子酒进行了一番“洗牌”——2022年6月24日,华润创投持有金种子集团49%股权相关事宜完成工商变更,半个月后,金种子酒聘任何秀侠为公司总经理,金昊为财务总监,何武勇为副总经理,上述三人均为华润集团出身。

也就是说,自此,金种子酒财、政大权均由华润系高管主导。

正经社分析师注意到,何秀侠走马上任后,对金种子酒进行了组织架构梳理、品牌战略重新定位、销售渠道整合等一系列改革。

(更多精彩,详见:华润大战白酒偏锋,兜兜转转已过三丨深度【《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百进·编务|安安·校对|然然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须获得授权并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 金种子酒
# 白酒
# 财经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