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动人一片秋声——闲说小人物

一览江山

2024-02-19 22:08 河北

43650 0 0

undefined
男人想做大人物,女人想嫁大人物。

古龙小说《大人物》,那个漂亮妞儿一心一意去找自己心仪的偶像大人物秦歌。


秦歌颈系红丝巾,潇洒帅气。在古龙描写的武侠世界里,这样的打扮已经很新潮神勇,不亚于兴唐传里形容白马银枪小罗成-“银盔银甲素罗袍”。

江湖上的传说毕竟是传说,他一样得吃饭睡觉,得为了生活挣扎奔波,喝醉了,一样的狼狈。说白了,跟崇拜老师的小学生,某天看见老师也要去卫生间一样。惊讶之余,漂亮妞儿选择了更为实用的小人物杨凡。

世上有许多小人物,终其一生,或许都混不成大人物,享受不到那种被人瞩目的感觉,眼不见鲜花,耳不闻掌声,口难尝海味山珍,心难辨歌舞宴乐,腿迈不进豪华会所,足走不到小村之外。

正如旧时某个小山村,每到吃饭时间,村民都端着自己的大粗瓷碗,围一圈蹲在村头树下。碗里是新熬的滚烫玉米糊,面儿上洒几粒咸黄豆,没汤勺,不用筷子。喝起来,得转着圈,呲溜呲溜地品咂着,样子很讲究。边喝,边和伙计们开些玩笑,扯点儿闲话。

那感觉,想必以为这已是人间第一的享受,哪能想得到秋后肥美的大螃蟹?这样的人生,晃晃悠悠,颤颤巍巍,既穷又苦,也是一生。

大人物与小人物,是相对来说的。

比如《红楼梦》,大观园的夫人小姐们或裹一袭大红毛斗篷踏雪赏梅,或在生有地炕的温暖屋子里尝新煮的大芋头,或割腥啖膻大嚼其烤鹿肉,或娇嗔嘻笑打打闹闹吟诗作对。此时,他们属于大人物,而那些小人物,如往府里送年例的庄头乌进孝,正带着人,赶着满载银子、米炭、皮毛、干菜、肉类、海鲜还有大小活禽宠物的木头轱辘大车,冒着严寒,踩着一尺多厚的雪匆匆赶路。

同是这些夫人小姐,等待贵妃元春来过元宵,起五更熬半夜的,面对皇帝家时那份殷勤陪小心,又明显是群蝼蚁似的小人物。

具体到某个人,比如小说里的晴雯,听说小丫头坠儿偷了平儿戴的虾须镯,气急败坏,拿着针又是扎坠儿的手,又是骂,嫌弃的立马要把人家撵出去,觉得自己正气昂昂,很是那么一回事。后来王夫人抄捡大观园,提起晴雯一样恨的牙痒痒,不顾她还生着病,立逼着赶出怡红院,连好衣服都不让带。
当此际,她又何尝不是一个可悲的小人物!
       
      小人物与大人物的无缝对接,冥冥之中,或许早有定数。

比如西汉时的卫子夫凭一头黑发,迷倒汉武帝刘彻,入主汉宫;比如那一对穷困潦倒在街头卖草鞋的姐妹花赵飞燕赵合德,一朝得势,飞上枝头变凤凰;男的比如刘邦和朱元璋,小小的混混,时机到来,一样可以提三尺剑平定四方。

 

大人物,比如崇祯,看似很努力地掌朝理政,时不利兮人不和,遇到个送快递失业的小人物李自成造反,一样得辞楼下殿,亲手杀掉自己的老婆孩子,拿根绳儿吊挂在煤山之上。

 

有个推理,把梁山的事儿归拢归拢,说全碍黄泥岗下那个店小二不认字。如果识字儿,就不会有何清帮着抄客人登记本,不抄自然不会认出晁盖,不会告诉他哥何涛去抓,宋江不必去送信,这帮人不会上梁山,更不会给宋江赠金子,杀不了阎婆惜,认识不了武松,收不了三山,劫不了江州法场,征不了田虎方腊。

 

还有个好笑的,把头尾扒拉一遍,说发生这许多事,归根揭底儿,怨美貌俏佳人小潘不该去拿那根砸到西门大官人头的支窗户的竹竿子。

 

或许,大人物与小人物的转换,产生于男女情欲。

 

当年刘秀发愿“娶妻当得阴丽华”,如果他肯安分守己胡乱娶一个或干脆打光棍儿,就不会有后来开挂的人生,不会有东汉的几百年江山。

 

当年若那个信佛的南朝萧皇帝,肯痛痛快快地帮着侯景说个贵族大户的闺女做媳妇儿,或许能避免后来国破家亡自己饿死的惨剧。

 

小人物也能写出一部传奇。在某美国枪击案里,那个张开双臂呈十字架状站立喊着“冲我来”的英勇绅士是他们的代表。

 

甚至,有时小人物变大人物,不过是商人的一桩生意。如吕不韦将爱妾献给秦始皇他爹,做成一门前所未有的赚钱大买卖;有时,小人物变大人物,仅凭一根小小的直鱼钩。如姜太公垂钓渭水河;有时,大人物变小人物,只是一个决策的失误,如没有建文帝不许杀皇叔的命令,朱棣早死在战场上了,又怎么能在四年苦战后一步步做大,逼的他侄子在人间蒸发,成为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小人物呢?

 

秋风瑟瑟,一树金黄的叶在血色残阳里颤抖。也有红叶,粲粲满山,倾倾一路。猜猜,那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的巧手染成的?

 

经霜的叶儿比花红。





# 历史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