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电影《花千骨》成开年第一烂,新派系当家IP滑铁卢

眸娱

2024-01-26 14:13 湖南

44299 0 0

2024电影市场“开年第一烂”落到了《花千骨》头上。

在整个行业都在为春节档蓄势的情况下,电影市场显得有些沉寂,票房表现也不太出彩,其中最大的输家莫过于新派系文化出品的电影版《花千骨》。

从1月20日上映至今,5天累计票房仅仅只有547万,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甚至被电影频道评价“开年第一烂”,可以说是票房、口碑双失。


电影《花千骨》的滑铁卢在制片方和导演的意料之外,和剧版共用一个制片人,拍摄地也同在广西崇左,但剧版成了全民爆款,影版却不尽人意,导演持续在微博“发疯”,自觉对不起观众和团队。

事实上,影版《花千骨》的大溃败不仅仅是一个项目的投资失败,其背后更代表着新派系对整个影视行业的判断和预测出现了问题


失效的IP,过时的内容

电影《花千骨》的失败,其实也并非那么让人意外。

对于影版制片人同时也是剧版制片人唐丽君而言,票房肯定是与他们的预期相差甚远,实际上原本制作团队对整个项目还是非常看好的,花了足足四年时间打磨,才呈现给观众。

但其实问题就出在这,从《花千骨》IP诞生到电影上映,制作周期拉得太长,整个项目已经过时了。

一是《花千骨》IP已经失效,IP内容已经不再适合当下的市场发展趋势

《花千骨》小说连载于2008年,距今已经超过15年了,小说中的师徒、虐恋、仙侠、黑化等元素在当年非常流行,甚至一度影响到了网文界的流行趋势。

但随着同类型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大量涌现,市场已经趋于饱和,早年流行的元素到现在已经落于俗套,整个行业都在追求新的东西,但影版《花千骨》还在玩老一套,很难让观众提起兴趣,更别说走进电影院贡献票房了。

当然,也并不是说早年的IP不适合改编,很多经典文学作品的影视化效果都很好,但《花千骨》本身是用流行元素堆砌起来的IP,所以肯定会有时效性,必然存在过时的问题。


二是影版《花千骨》的改编错失了良机,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占

唐丽君在自我剖析时提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没有在电视剧最火的时候启用原班人马拍摄电影?那个时候她考虑的是内容上的创新,如果翻拍电影能不能给观众带来新的东西。

从内容制作的角度来看,唐丽君作为制片人对观众负责,但从商业盈利的角度来看,整个影版项目错过了最适合改编的时期,再加上电影拍摄期间遇到口罩问题,线下全面管控,也给拍摄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天时和地利都没有。

而在人和方面,早期唐丽君也有意向聚齐原班人马,但主演的档期问题很难解决,最终只能大换血,珠玉在前,新演员重新演绎势必会非常吃亏。


事实上,在影视行业,项目积压太久本身就会存在过时的问题,影版《花千骨》前期换演员,后续又多次调整档期,整个制作和上映过程一波三折。

更何况,春节前本身就是电影市场的冷档期,无论是观众和市场都在期待春节,尽管影院给了《花千骨》相对占比较多的排片,但没人走进电影院也是白搭。

无论是从内容制作到档期安排,新派系传媒和唐丽君的选择都存在一定的问题,影版《花千骨》票房失利也并非完全在意料之外。


过度依赖IP,商业模式单一

很多观众和业内都在好奇,新派系为什么会选择制作一个明摆着过气的IP,但在眸娱看来,新派系和唐丽君会选择开发《花千骨》这个IP其实并不意外。

其实整个新派系的发家都离不开《花千骨》。

新派系的创始人唐丽君曾在东方广播电台任职,主要负责的是公关策划,2014年才正式进入影视行业,而她的第一部作品就是2015年的全民爆款《花千骨》。

事实上,唐丽君对网文IP价值的认识和发掘是比较早的,包括对IP全产业链的开发,《花千骨》电视剧爆红之后,唐丽君持续开发了周边、游戏等多个品类,在延续电视剧热度的同时,也赚得盆满钵满。

剧版《花千骨》大获成功的同一年,唐丽君就成立了新派系文化传媒,整个新派系前期作品的制作运营其实就是照着《花千骨》的开发模式来的。


在新派系成立后的首次项目分享会上,唐丽君就已经确立了开拓IP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组建了一支新锐IP改编团队,新派系成立早期的作品,如《重生之名流巨星》《醉玲珑》《颤抖吧阿部》都是由网文小说改编,并且根据IP价值的评估,后续也进行了多品类的开发。

《醉玲珑》电视剧播出之后,进行了页游和手游的开发,《颤抖吧,阿部》在2021年进行了电影备案,《重生之名流巨星》也有漫画,在IP时代到来之前,新派系就已经非常重视对优质IP进行全品类开发,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毫无疑问,当年唐丽君对整个影视行业发展趋势的预测是超前的,这是《花千骨》的成功为她带来的信心,而当时新派系的发展目标就是延续《花千骨》的改编范本,打造以优质IP开发为主的商业模式

这种商业模式在早期确实为新派系带来了不错的效益,优质IP改编风险小、回报高,比起花几年时间去打磨一个原创剧本来说,性价比更高,所以早几年新派系也一直依赖于IP改编。


但问题在于,过度依赖IP改编势必会造成原创力量的缺失,随着IP时代的到来,整个影视行业的制作厂商都在抢IP,优质大IP都被影视大厂抢了,新派系吃不到IP改编红利,又存在原创作品匮乏的问题,所以近些年一直缺少有影响力的作品。

唐丽君也并非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她表示,倚重IP可以理解。但要注意,年轻人的喜好和追逐的事物,迭代非常快,买的IP,看到的数据,它是有滞后性的,等你买回来以后,可能你会发现这内容这几年已经不流行了,你想等一等吧,但IP的授权是有时限的,你这几年不拍,那就浪费掉了。所以IP确实也是一把双刃剑。

其实目前的新派系就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早年购买的IP内容已经不再流行了,但不拍这个IP又浪费了,所以一直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在影视制作方面长期没有突破。


新派系的破局之路

事实上,新派系一直在寻求新的破局之路,打造更多元的商业模式。

在新派系的主要商业模式上,唐丽君不仅对外购入IP,也一直在尝试孵化原创IP,由于IP被过度消费,适合影视开发的IP越来越少,只有把控IP产业链的上游才能收获源源不断的优质IP。

比如和周德东合作孵化的原创IP《禁区左转90度》,新派系最初的构想是做成悬疑题材周播剧,其实和现在长视频平台做的悬疑剧场有类似的地方。

毫无疑问项目是有不错前景的,但问题就在于这种周播剧的形式代表着投入必然非常大,新派系能否负担得起前期的投入资本也成了问题,所以后续《禁区左转90度》的项目也被暂时搁置了。


在影视制作上难以突破,新派系也开始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影视基地和文旅产业的结合,既能够为影视创作提供拍摄地,又打通了线下实景娱乐,带动旅游消费。

剧版《花千骨》的爆红带动拍摄地广西崇左成为热门旅游城市,剧集播出当年游客量就达到了450多万,旅游收入超过了33亿,同比增长了46.91%,显然这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2019年,唐丽君和崇左当地政府商谈之后,根据崇左当地的自然地理优势和文化特色,计划打造一个面向东南亚国家的影视基地,一方面吸引更多年轻消费人群到当地旅游,另一方面带动国产影视剧出海,走向东南亚国家,拥抱更大的市场,同时也能够帮助当地村民脱贫,一举多得。

而目前唐丽君的设想也在逐步推进,她控制的杭州万麒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对外投资了广西凡世通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而广西凡世通在2021年申请了开办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业务,名列影版《花千骨》的出品方之一。

目前文旅行业正在逐渐回暖复苏,广西也成为了旅游热门省份,线下实景娱乐日趋火热,或许也会给遭受《花千骨》票房打击的新派系带来新的生机。


但新派系作为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最重要的还是拥有一套成熟的影视开发制作流程,毕竟搭建线下实景娱乐只是第一步,在唐丽君的构想中,最终还是要达成影视文化出海的目的,打开整个海外市场,而这都需要建立在成熟且稳定的影视制作之上

《花千骨》的失利肯定会给新派系带来沉重的打击,但新派系在优质IP的转化上有自身的优势,只是问题在于如何放大优势,还需要新派系进一步实践探索。

# 娱乐
# 电影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