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我们一起摇票房:联瑞如何做好电影“老生病死”的生意?

眸娱

2024-01-20 14:00 湖南

96870 0 0

春节档大战在即,目前6部头号种子里,联瑞影业与韩延导演的《我们一起摇太阳》是其中较为特殊的一部。

对于导演韩延来说,这是他生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基于前两部《滚蛋吧!肿瘤君》和《送你一朵小红花》的知名度,《我们一起摇太阳》自带了IP价值。

这也是发行方敢于将这部小成本电影放在春节档与各大豪强厮杀的底气所在。值得一提,这也是导演韩延首次踏足春节档。


对于联瑞影业而言,从2020年《送你一朵小红花》开始,联瑞在影视生产上逐渐打磨出一套“小成本投入+生老病死现实题材”的打法。

这一模式在《送你一朵小红花》、《我的姐姐》、《人生大事》、《我爱你!》等多部作品取得口碑票房双丰收后,随着《我们一起摇太阳》的上映,也意味着该模式将迎来春节档的最终大考:

联瑞这套“生老病死”生意经到底能摇出多大的票房?


“老生病死”生意经


2021年的元旦,联瑞影业首度与导演韩延合作出品了《送你一朵小红花》,14.3亿的票房成绩,一举摘得当年的票房冠军。

此后,现实题材成为联瑞影业发力的主方向。接连推出《我的姐姐》、《人生大事》、《妈妈!》、《我爱你!》,以一年上线两部电影的速度,迅速把这些极具相同特质的电影打造成了联瑞模式。

拆解一下联瑞模式,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其一,在于影片对于成本的把控。

纵观联瑞上述电影,没有一例全明星阵容拼盘,如在电影《妈妈!》中的主演吴彦姝、奚美娟都是选择更贴合角色的演技派来出演,所有演员中最具流量的仅有女三作为新生代演员的文琪。

在更多时候,为了扩大影片的基本盘,联瑞采取是“少数知名主创+大量非知名主创”的混搭。

如《我的姐姐》中,除张子枫外,其他大多都是初次露面的新人演员;《人生大事》由朱一龙独挑大梁,不仅演员,连导演刘江江在业内也属新人。


这种成本控制,让联瑞影业在电影出品上未胜先于不败。

其二,在于题材精准押注“小众且强情绪”的现实题材。

联瑞的选题,我们可以囊括为“生老病死”:生,如《我的姐姐》姐姐对个人生活的选择;老,如《我爱你!》老年人的情感生活;病,如《送你一朵小红花》对病魔的抗争;死,如《人生大事》与已故亲人的感情经历。

这些选题的角度,少有文艺作品涉及,甚至现实生活中,观众也少有经历或是不会去主动去想象。但这些问题,又是所有人都要面对的。

这种“平时少有思考”被“当头一棒喝问”感受,让观众对电影产生强烈共鸣,成就一部部高分之作。


其三,在于联瑞丰富的情绪售后。

在看过联瑞的电影后,大部分观众都会有“感动”时刻,直白点说,会哭。

打造一部让人感动的戏不难,但以公司的形式能做出稳定出产“哭”戏,是极具难度的,在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及2020年后与联软深度绑定的导演韩延。


哭阀导演

如何评价韩延拍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特点?

有影评人评价,韩延总是会在很沉重的题材里,加入浪漫的手法、融入喜剧的段落,乃至在《滚蛋吧!肿瘤君》中大量加入了幻想与二次元的元素。

这种塞入欢乐的内容来解构“生老病死”沉重主题的方式,扩大了韩延电影的基本盘,同时也让充满“忌讳”的国内观众可以没有顾虑的观看这些电影。

根据韩延采访的自述,作为文艺电影导演的他受到了宁浩发展轨迹的影响,曾专攻了一段时间类型片,研究类型电影的创作方法。

具体到创作上,韩延在文艺导演擅长的情感输出上,加入了对各种电影类型的糅杂。以其生命三部曲前两部电影为例。

《滚蛋吧!肿瘤君》里有一半是白百何当时熟悉的小妞电影原味,另一半是韩延自己擅长的文艺电影路数。值得一提的是,韩延和白百何当时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同学,这部电影女主当时也是韩延主动推荐白百何,属于演员与导演各自发挥自己最擅长的那一部分。

《送你一朵小红花》中同样如此,主演易烊千玺刚因《少年的你》名声鹊起,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一半又是在他刚刚经历青春疼痛文学的舒适圈,另一半则又回到了韩延的文艺抒情领域。


韩延在联瑞的“生老病死”的小众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中,驾轻就熟地操弄着自己的创作方法,按照A+B=联瑞”的模式批量稳定产出。

在此之前,《人生大事》曾因新人导演+清明档期,引发过市场的普遍不看好,也是由于有韩延的监制,为这一组合加入了定心丸,也让这部电影成就了中国电影市场独一无二的清明档。

但这一模式并非没有隐患,除“哭阀导演”外,韩延有另一大知名标签,为“半部好戏”。

在用浪漫、喜剧的手法来展现现实主义内核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走向对内容描述的“失真”。

现实问题是复杂的,但很多时候需要浪漫表达,要在此刻催泪,就需要做取舍。

作为为联瑞拍摄的商业电影,韩延选择了基本盘更多的一种拍法。这让联瑞模式以小博大哭出更多票房的同时,也让部分影迷心存芥蒂。

在《送你一朵小红花》的豆瓣词条上一条高赞低分短评如是写道:

“人与病魔的对抗,对死的认知…本以为会很深度,结果却是一部低智片。”

边潇长期从事国内一线院线发行工作,他向眸娱透露。依靠情绪煽动来获得更多关注与票房的电影,往往存在很大的风险性。一旦观众发现电影质量不及预期,反噬会极为严重。

“但联瑞选题取了巧,生老病死这种沉重主题会让观众不自觉以更宽容的心态去评判。”


如何一起摇票房?


联瑞的模式在未来要如何延续?

边潇认为,联瑞影业出品的电影在缺乏头部明星和IP加持下,吸引观众走进影院最大的卖点还是在于“感动”。电影前期宣传会放出大量让人看到就觉得泪目的主题片段。

“本质上,还是情绪营销。”

联瑞影业的矛盾之处在于,他们所找到的“生老病死”的选题本身并不适合在短视频上突兀用煽动情绪的模式宣发,但电影的商业性又要求如此。

值得庆幸的是,导演和演员为这个矛盾加了一道锁:一方面即使“情绪营销”,卖出去的也是生老病死的大情大爱,让电影承载的情感多了一份厚重;另一方面,对这些情感的展现,最终由一群足够扛起戏份的演技派戏骨来展现,让情感不至于悬浮在空中。

例如在电影《我爱你!》中,结尾高潮部分韩延攒了个大活,让倪大红挥鞭闹灵堂。若非此前有倪大红、惠英红、梁家辉和叶童超一流水准的演技铺垫,换任何一个演员在最后来这么一下,都足以让这部感人电影整段沦为笑话。


联瑞模式在未来电影市场依旧有着足够的优势:第一,其较低的制作成本,让联瑞有着更多试错空间;第二,在当下电影市场一片欢腾,满屏都是喜剧人的情况下,一家能批量让观众哭出来的公司,就显得尤为珍贵;最后在“抗癌”“送葬”等特殊题材都做过后,联瑞如果能持续从细微处发现感人的人间烟火气,其又将开拓出一片新的商业空间。

这一优势也正对应在春节档上,在六部种子选手中,四部喜剧片,一部动画片的情况下,小成本的《我们一起摇太阳》又一次具备了摇出更大票房的机会。

# 影视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