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4
分享

小伙受伤去诊所治疗,意外爱上女护士,不久女护士意外去世(2)

这个是认证

结绿聊情感

2023-05-11 10:33 江苏

14321 0 4


03

瞿一川一头雾水,叶欣是叶莎的妹妹?难怪她们长得很像,可她们为什么不相认?为什么要装作陌生人?

洪家善带着叶欣离开了,叶莎愤怒地将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得老远。

瞿一川悄悄转身回病房去,心里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他意识到叶莎总找叶欣的麻烦,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叶欣走得近了,应该是另有隐情。

叶莎来找瞿一川,明确地向瞿一川表白了,还说他们在一起后,未来瞿一川就是他们叶氏家族的继承人,他父亲会把公司交给瞿一川管理的。

瞿一川对叶氏家族根本没兴趣,他很直接地告诉叶莎,他们俩不合适。

叶莎很生气,就跟瞿一川吵起来,说瞿一川是喜欢上了叶欣,才不肯接受她的。瞿一川说就是没有叶欣,他对叶莎也没什么想法,叶莎气得扭头就走。

过了一会儿,张护士来给瞿一川挂盐水,瞿一川问怎么不是叶护士?

张护士说,叶护士刚才被茶水烫伤了,这会儿洪医生正为这事发火呢!

瞿一川吃惊不小,马上举着盐水袋去找叶欣,心里又着急又担心。

原来,叶莎跟瞿一川吵架后,就去找叶欣算账,要求她离开这里。

叶欣拒绝了,叶莎就将桌上刚泡好的一杯热茶泼向了叶欣。好在叶欣躲得快,茶水没有泼到脸上,只是泼到了后背上。

叶欣疼得尖叫起来,洪家善闻声跑过去,就马上帮叶欣处理烫伤处。处理过后,他冲叶莎大发脾气,两人就吵起来了。

瞿一川看到烫伤的叶欣时,心疼不已,关切地询问伤势。叶欣看到瞿一川那关切的眼神时,心像被融化了一样。

洪家善一把拉开瞿一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叫叶欣快去休息。

叶欣走后,洪家善压低了声音问瞿一川:“你们什么时候走?你的伤势已经没大问题了,你可以离开了!”

瞿一川毫不退让,说:“现在叶欣被烫伤了,我还得再待一段时间,你别赶我走,否则我把叶欣带走。”

洪家善很愤怒,气得胸脯起伏着,但他又怕叶欣真的被带走。

瞿一川明白,洪家善是深爱着叶欣,他怕叶欣被瞿一川抢走,所以如此气急败坏的。

瞿一川想去陪叶欣,但被叶莎拉回病房里去了。

叶莎不许瞿一川去找叶欣,否则她就死给瞿一川看。瞿一川吓了一跳,他可惹不起这个大小姐,万一叶莎真出点什么事,他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他没去找叶欣,老实躺在床上养伤。

夜里12点多时,瞿一川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进了他的病房。

随后,“咣当”一声,一只玻璃杯被打碎了。瞿一川睁开眼睛,冷不丁地又看见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他又一次本能地打了个哆嗦。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瞿一川很快镇定下来了,心想又是叶欣吧!她肯定是来看瞿一川,怕吵醒他,没开灯,就碰倒了杯子。

瞿一川伸手去开灯时,叶欣跑了,瞿一川不知怎么回事,就去追叶欣,嘴里叫着“叶欣!听欣!”

叶欣往宿舍方向跑去,跑得很快,瞿一川在后面追着。因为不熟悉环境,瞿一川跟丢了,就好奇地寻找着。

当瞿一川找到叶欣住的那间房间的走廊里时,竟意外地看见叶欣从走廊里掉下楼去了,瞿一川惊得目瞪,随即大叫起来。

诊所里一下子骚动了,匆匆赶来的洪家善,抱起血泊中的叶欣,直奔手术室。

可叶欣摔到地上时,就已经断气了,所以手术没开始就结束了。洪家善走出手术室时,愤怒地直揍瞿一川,瞿一川完全懵圈了。

04

张护士报了警,警察来后就马上展开调查。

张护士住在叶欣隔壁房间里,她说叶欣出事时,她正好去上卫生间,听见外面有猫叫声,就撩开了窗帘的一角。她看见走廊的栏杆上有一双眨着绿光的眼睛,随即便听到了“呯”的一声,然后是瞿一川的叫声。

张护士觉得应该是叶欣去追她的猫,失足掉下走廊的。因为走廊上有一处的栏杆,也不知怎么回事,前两天坏掉了,维修工还没来修呢!那对眨着绿光的眼睛,是叶欣养的那只黑猫的眼睛。

警察又从瞿一川那里了解情况后,初步得出结论:叶欣去看了瞿一川,回去时看见了黑猫,就去追黑猫,结果失足掉下了阳台。

洪家善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整个人失魂落魄的。他之所以来这里开诊所,就是因为叶欣,可现在叶欣走了,他不知该怎么办?

瞿一川同样也失魂落魄的,他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不知所措。

第二天,叶欣的父亲,也就是叶莎的父亲叶绍基,从上海匆忙赶来。这位身价不菲的董事长,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可想而知。

叶绍基看到洪家善时,愤怒地扇了洪家善一耳光,问道:“你当初带她走时,是怎么答应我的?”

洪家善无言以对,只能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洪家善曾信誓旦旦地向叶绍基保证,他一定会照顾好叶欣的,所以叶绍基出钱,帮他在这里开了这家私人诊所。

案子了结后,叶欣的尸体要火化了。瞿一川去见她最后一面,竟意外发现叶欣并没戴猫眼的美瞳。瞿一川很纳闷,叶欣的美瞳呢?难道摔下去时摔没了?

之前警察询问瞿一川时,瞿一川因为悲伤过度,并没提到美瞳。现在要跟叶欣告别了,才发现叶欣没戴美瞳,瞿一川马上去向警察反映。

警察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他们在事发现场并没发现美瞳,他们开始怀疑之前的结论了。

叶绍基得知警察要重新调查此案后,也感觉到了有点蹊跷。因为他的前女友佟慕然,也就是叶欣的生母,也是从楼上摔下去而死的。当时,佟慕然的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而且是个男孩。

叶绍基想要个男孩,他的事业得要后继有人。他对叶莎不满意,觉得她太任性和自私,没上进心。他对叶欣也不满意,觉得叶欣太单纯和善良,没有经商的头脑。

那时,佟慕然自从怀孕后,一直很紧张,总说有人要害她。

为了让佟慕然得到好的照顾,叶绍基专门请了家庭医生。家庭医生说佟慕然得了产前抑郁症,所以胡思乱想,但因为佟慕然怀着孕,不能乱用药,只能开导她。

到佟慕然怀孕8个月时,还是出事了,她跳楼自尽了。那时警察没查出异常,认为佟慕然是因为产前抑郁症而跳楼自杀的。

当时叶绍基没多想什么,但现在叶欣跟她母亲一样,也是从楼上摔下去而死的,他就觉得这也太巧了。

叶绍基向警察反映了佟慕然的事,警察马上联系当初处理案子的警察,然后肯定这两起案子有问题了。

叶绍基因为工作关系,必须要回上海了,就让叶莎留下来处理叶欣的事。

此时瞿一川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也要回上海了,叶绍基就邀请他一起走。

叶莎听说瞿一川也要走,就想跟着一起回上海,现在她是天天缠着瞿一川,生怕瞿一川被人抢走了。但叶绍基不同意,他要求叶莎必须留下来处理叶欣的事。

05

在回上海的路上,叶绍基询问瞿一川和叶欣的事情,他很欣赏瞿一川这个年轻人。

瞿一川便大着胆子询问叶莎和叶欣的事,为什么她们明明是姐妹,却要在外人面前装作不认识?

叶绍基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讲起他的故事来。当年,他和原配妻子李雪怡是包办婚姻,双方父母为了家族利益而强迫他们在一起的。

其实,他们彼此都另有喜欢的人,叶绍基喜欢的人就是佟慕然,叶莎和叶欣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王雪怡和叶绍基结婚后,刚开始那两年,她和前男友断了联系。但后来生下叶莎后,她和前男友又联系上了,两人就私下里交往着,叶绍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再后来,佟慕然离婚了,叶绍基便也跟她私下里来往着。在叶绍基结婚后,佟慕然另嫁了他人,但婚后过得并不幸福,所以没过几年就离婚了。

叶绍基和佟慕然重新在一起后,悄悄生下了叶欣,那时母女俩是被叶绍基藏起来的。

在叶莎上高一时,前男友骗走了王雪怡一大笔钱后,跟另一个女人跑了。这让王雪怡深受打击,她就天天喝得烂醉如泥,连孩子也不管了。

有一天夜里,王雪怡喝醉了酒后回家,在路上出了车祸,送到医院时不治身亡。

母亲的意外去世,对叶欣打击很大,但她只知道母亲是因为车祸而去世的,并不知道母亲和前男友之间的事。叶绍基想在孩子的心里,给王雪怡留一个好印象,所以什么都没说。

王雪怡去世后,叶绍基把佟慕然母女接回了家,想和佟慕然正式结婚了。

没想到叶莎强烈反对,她看到叶欣后,认定是父亲在外面找了小三,生了私生女,母亲受了打击后,才去借酒消愁,导致车祸去世的。

所以叶莎恨上了佟慕然母女,什么都跟佟慕然对着干,还一再欺负叶欣。

为了不刺激叶莎,叶绍基和佟慕然只能暂时不结婚,他们想给叶莎一个接受的过程。后来,佟慕然意外怀孕了,而且怀的是个男孩,叶绍基当然很高兴。

叶莎处处找佟慕然的麻烦,还装神弄鬼地吓她,所以佟慕然会得产前抑郁症。

比如有一天,叶莎将一只癞蛤蟆放在佟慕然的被窝里。佟慕然去睡午觉,揭开被子时吓得半死,差点流产了。

还有一次,佟慕然上楼梯,叶莎正好下楼梯,就故意把佟慕然撞倒,佟慕然也差点流产了。

那时,叶绍基忙于工作,没太把家里的事放在心上。他觉得叶莎是处于青春期叛逆,过两年长大一些后,就会懂事了。而且叶莎已经没生母了,叶绍基舍不得骂她,怕她受委屈。

佟慕然是当母亲的人,因为叶莎没母亲了,她很心疼叶莎,所以并不跟她计较,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佟慕然还觉得她和叶绍基以前的关系,确实见不得光,叶莎对她有看法,这也是很正常的。

叶绍基和佟慕然的包容,导致叶莎越来越过分,越来越变本加厉。

佟慕然怀孕8个月时,发生了意外——她跳楼自尽了。佣人何妈和家庭医生送她去医院后,家庭医生让产科医生对佟慕然实施剖腹产,想把孩子取出来,可产科医生说腹中的孩子也已经死了。

那时,叶绍基正好去外地出差了。当他接到噩耗时,他怎么也没办法接受!

叶绍基讲到这里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沉默了。

瞿一川回味着叶绍基的话,过了一会儿后,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叫司机调转车头,马上回诊所去。

司机征求叶绍基的意见,叶绍基并没问瞿一川为什么。他好像也想到什么了,就点点头,让司机调转车头回去。

(未完待续)

# 恋爱
# 爱情
# 婚姻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4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