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刚领证第二天,老公突然冒出个瘫痪的妹妹,妻子一头雾水(2)

这个是认证

结绿聊情感

2023-04-18 19:17 江苏

15024 0 0


05

在精神病医院里,夏茜茜坐在病床上,两眼呆呆的,但依然挺漂亮的,陈玥忍不住暗暗拿她跟自己作比较。

夏奶奶坐到床边,心疼地伸手去抚摸夏茜茜,夏茜茜很温顺,并没有过激的行为。

夏奶奶忍不住掉下眼泪来,嘴里喃喃地叫着“茜茜!茜茜!”

夏茜茜突然认出了奶奶,她很高兴,马上说:“奶奶——奶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陈玥看着这一幕,心头一酸,就问护士,夏茜茜能回家吗?

护士摇了摇头,说她是服了药,暂时控制住了病情。之前她也回家过两次,但回去后没过多久,又住进来了。因为奶奶年纪大了,照顾不了她,她自己又记不住要按时吃药,所以回去后没多久就发病了。

陈玥给夏茜茜和夏奶奶拍了几张照片后,便将手机里梁小健的照片给夏茜茜看。

夏茜茜盯着手机屏幕,久久地看着,显然她对这张脸,并不是毫无感觉的。

为了唤起夏茜茜的记忆,陈玥又把来之前拍的徐晓晴的照片给夏茜茜看。陈玥拍下徐晓晴的照片,是为了便于和夏茜茜相认,没想到现在变成唤起夏茜茜记忆的东西了。

夏茜茜看到徐晓晴的照片时,竟缩到了床的另一头,露出一副恐惧的表情,带着哭腔说:“你不要过来——把骨灰盒拿走——鬼——小健——我害怕——”

在场的人都很意外,没想到夏茜茜会有这样的反应。陈玥清楚地听到了她在叫“小健”,刚才让她看梁小健的照片时,她没叫“小健”,现在却清晰地叫出了“小健”两个字。

陈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很是扑朔迷离。

医生和护士过来安抚夏茜茜,夏茜茜才渐渐安静下来。随后,医生让护士照顾夏茜茜,他带着陈玥和夏奶奶去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医生说夏茜茜是受了惊吓导致精神错乱的。如果知道她是受了什么样的惊吓,对症下药,会有利于治疗的,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夏奶奶虽然81岁了,但脑子很清醒。她明白医生的意思,就恳求陈玥帮帮夏茜茜,查查她到底受过什么惊吓。

夏奶奶觉得这惊吓肯定跟徐晓晴有关,陈玥的心里也这么认为,否则夏茜茜看到徐晓晴的照片,不会有那样的反应的。再说,夏茜茜提到了骨灰盒,徐晓晴家不正好有一只骨灰盒吗?

陈玥点了点头,就是夏奶奶不说,她也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夏茜茜和梁小健谈恋爱,夏茜茜变成了这样,那自己和梁小健在一起,会不会步夏茜茜的后尘呢?

离开精神病医院,陈玥先把夏奶奶送回家,然后去找徐晓晴。

看到陈玥的到来,徐晓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她既迫切地想知道夏茜茜的情况,又有点害怕知道,好像是做贼心虚似的。

陈玥能感觉到,徐晓晴对夏茜茜的感情很复杂,是那种爱恨交加的情感。

陈玥还是把夏茜茜住在精神病医院的事说了,但并没说夏茜茜看到徐晓晴的照片时的反应。

陈玥想如果自己直接问徐晓晴到底发生过什么,估计她是不会说的,如果要说的话,她肯定早就说了。

徐晓晴听到夏茜茜得了精神病后,先是一愣,但接着慢慢地恢复了常态。她试探性地问陈玥,说:“她是我哥的前女友,你知道吗?”

陈玥依然不想装,很淡定地说:“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你为什么让我去见她?”

徐晓晴没说话,定定地看着陈玥,然后答非所问地说:“她想跟我哥结婚,门都没有!想跟我哥结婚的人,不是变疯,就得变残。”

话音刚落,陈玥就重重地摔倒了。她这才发现脚下不知什么时候打翻了一瓶菜油,她正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好像什么东西碰了她一下,她就摔倒了,随即便晕了过去。

06

楼上正在晾衣服的保姆,听到动静后,马上下楼来。

陈玥晕倒在地上,下身已经有一滩血了,保姆吓得立刻拨打120。

陈玥被送到医院后,医生说她流产了,原来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梁小健得知这个消息后,提前结束了出差,匆匆赶回来。

梁小健很喜欢孩子,也很想要孩子。可没想到孩子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他很难过。

得知陈玥是在徐晓晴家摔倒的后,梁小健怒气冲冲地赶去徐晓晴家。

回头,徐晓晴就给陈玥打来电话了,劈头盖脸地骂陈玥,骂她在梁小健面前搬弄是非。

陈玥刚失去孩子,身心都很痛苦,没有心情去搭理徐晓晴。挂断电话后,陈玥回忆着那天到底是怎么摔倒的,她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她一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梁小健再回到病房里后,陈玥问他,徐晓晴到底是怎么回事?夏茜茜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只骨灰盒?

梁小健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皱着眉头,半晌后才开口,说夏茜茜追求过他。其实他并没正式跟夏茜茜谈过恋爱,夏茜茜完全是一厢情愿。后来,他听说夏茜茜得了精神病,就没再见过夏茜茜了。

陈玥又问他,那夏茜茜是怎么疯的?

梁小健摇摇头,说不知道,但又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玥就说,是不是跟徐晓晴有关?梁小健又说了一遍“不知道”,但看样子他对此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陈玥又问徐晓晴的事,梁小健就不想再说了,他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你别问了,行吗?我也要疯了!”

看梁小健那么痛苦,陈玥只能不再追问了,她不想逼梁小健。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后,陈玥出院了。

回家休息了几天后,陈玥回想着那天和徐晓晴谈话时,她转了一下头,然后就摔倒了。当时保姆在楼上,楼下只有她和徐晓晴,那无疑就是徐晓晴推了她。

陈玥想要问问徐晓晴,为什么要推她?所以她瞒着梁小健,又去了徐晓晴家。

此时的徐晓晴,看到陈玥时已经很不友好了。

陈玥不想跟徐晓晴兜圈子,就直截了当地问她,为什么要害自己?夏茜茜是不是也是被她害的?

徐晓晴突然咬牙切齿的,又很绝望,恨恨地说:“谁叫你们跟他在一起的?他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他抢走!”

徐晓晴歇斯底里地哭了,双手捂住了脸,肩膀哭得一耸一耸的。

陈玥不知是怎么回事,她脑子里飞速地回味着徐晓晴的话,徐晓晴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他是谁?梁小健吗?梁小健是她哥呀!

保姆听见哭声,从厨房里跑过来,但她不敢去安慰徐晓晴,就把陈玥拉到房间外面。

保姆说,徐晓晴经常会这样的,时而哭,时而笑。她刚来时,觉得徐晓晴精神有问题,但后来她觉得徐晓晴是一直关在家里,又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事,才变成这样的。其实,徐晓晴也是个可怜人,她叫陈玥不要太计较了。

陈玥就问保姆,知不知楼上有一只骨灰盒?

保姆点点头,她说她第一次发现时很惊讶,感到瘆得慌。但后来因为梁小健给的工资高,她看在钱的面子上,就继续干着这份工作,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保姆还说,徐晓晴每个星期都会去楼上一趟,都是梁小健背她上去的。她上去后,就跟那只骨灰盒待在一起,不许别人打扰她的,她好像是在忏悔一样。

07

陈玥回家考虑了几天后,又去找了夏奶奶。

陈玥带着夏奶奶又去了精神病医院,跟医生沟通了一下。夏奶奶给儿子打了电话,然后她和陈玥把夏茜茜接出了精神病医院。

陈玥把夏茜茜带到了徐晓晴的面前,夏茜茜一看到徐晓晴,立刻像触了电一样,满脸恐惧。

徐晓晴脸上同样也有恐惧的表情,而且她很慌乱,不知所措。

随即,夏茜茜惊恐地叫起来,陈玥便抱住了她,夏奶奶也安抚她。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夏茜茜才又转过头去看徐晓晴。她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后,就扑向了徐晓晴,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徐晓晴的脖子。

要不是陈玥和保姆冲过去阻止,徐晓晴真要被掐死的。

徐晓晴被救下来后,就大骂夏茜茜,夏茜茜便跟徐晴对骂起来,越骂越凶。

在骂声中,陈玥终于弄清楚了一些事情。原来当年徐晓晴瘫痪后,夏茜茜经常来照顾她,就认识了梁小健。慢慢地夏茜茜爱上了梁小健,就主动去追求梁小健,可徐晓晴不同意。

徐晓晴就装神弄鬼地吓夏茜茜,她留夏茜茜住在家里过夜,然后半夜将骨灰盒放到夏茜茜的怀里,夏茜茜就这样被吓得精神错乱了。

夏茜茜和徐晓晴吵了一阵后,因为夏茜茜的情绪太激动,晕倒了。陈玥和夏奶奶就把她送回精神病医院去。

陈玥再回到自己家时,她以为梁小健应该下班了,可梁小健并不在家里。

这时,保姆给陈玥打来电话,让她快到城中村去,徐晓晴家出事了。

陈玥匆匆赶去城中村,到村口时,一辆120向他迎面开过来,远处的天空中浓烟滚滚,显然是有房子着火了。

陈玥的车开到徐晓晴家附近时,发现前面有很多围观的群众,还有消防车和警车等。陈玥停好车后,挤过人群,往徐晓晴家跑去。

快到徐晓晴家时,陈玥看见了保姆,保姆的手里拿着手机,地上放着一袋子菜。她正看着火海中的老房子。

陈玥从身后拍了一下保姆的肩膀,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保姆说,在陈玥她们走后,徐晓晴给梁小健打了电话。梁小健匆匆赶来后,徐晓晴就支保姆去买菜,保姆便去菜市场了。当保姆买了菜回来时,就看见家里着火了,有邻居打了119,保姆便给陈玥打电话了。

因为是老房子,一着火,火势就马上蔓延开了,老房子顷刻间便在火海中了。

陈玥焦急地问,那人怎样了?徐晓晴和梁小健呢?

保姆的脸色很沉重,说徐晓晴从楼上的窗户里跳下来,后脑勺撞在石头上,当场摔死了。

“那——那——那梁小健呢?”陈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说话有点语无伦次了。

保姆说,听人说梁小健想去拉住徐晓晴,可没拉住。因为火势太大,他被困在楼上,后来消防员把他救了出来,现在被120送去医院了。

陈玥想起来刚才遇到的120,原来那辆120车上的人就是梁小健。

陈玥便一边给120打电话,询问梁小健去了哪家医院,一边匆匆跑去开车,她要去找梁小健。

(未完待续)

# 爱情
# 婚姻
# 姐妹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