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2
分享

平台兜底垫付,自曝坏账反而赚千亿,红岭创投“老好人”入狱

大猫财经

2022-06-15 18:28

133865 1 2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2012年4月19日,微信上线了朋友圈的功能,一晃十年了,在朋友圈里晒什么的都有,但把自己股票账户的资金、持股、收益都一览无余晒出来的,猫哥的朋友圈里仅有老周一人。

那是在八九年前,他一般持股三四个,大蓝筹为主,数额惊人,少的买四五千万,多的一两个亿,有时他会晒出几个账户,猫哥会放大图片数钱,好像窥探到了别人的一些隐私,但随后又被深深伤害,因为钱数太多。每个账户基本都是九位数,粗算下也有10几亿了。

七八年前,他可是另外一个人。

2005年的国庆节,大概是老周最惨的时候了,炒股亏了300万,负债累累,妻离子散。

当时他37岁,想去深圳翻身,但翻遍口袋,手里的钱只够买到赣州的火车票,从赣州到深圳,得指望朋友帮衬,他夜宿赣州火车站,国庆节的南方,依然炙热,那是他最难熬的一个晚上。

老周之前的生活没什么可说的,高中毕业,打工被机器轧伤手指,唯一的爱好是炒股,他自认为是个高手,起初收益颇高,很多人也信了,拿钱出来让他操盘,然后亏得一塌糊涂。

老周好不容易来到深圳,成了广发证券的一个客户经理,他工作的地方离红岭路不远,这个低谷中的中年人每天出没于此,看不到前途。

但他炒股确实有一手,不知道从哪儿弄的本金,反正一年时间,他把之前的负债还完了,之后几年,他手上的钱越来越多,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帮人理财,收益可观,在圈子里,老周成了名副其实的股神。

他在投资上的嗅觉很敏锐,网购时看中一家淘宝店,跟店主聊完投了50万,没几年,这个店被大资本注资,老周的投资翻了50倍,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

按一般人的标准,他是妥妥的逆袭成功了,娶娇妻,挣大钱,但他却另有想法。

2007年的时候,出于投资的敏感性,老周开始关注网贷,他说自己在拍拍贷投了2万,居然出现了坏账。

亏点钱没事,但他觉得拍拍贷的模式不行,是可以改进的,咋改呢?老周在论坛里发言,希望“平台通过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

换句换说,这就是刚兑,只是由平台来兜底。

这个白痴的想法根本没人搭理他——客户亏了钱,机构把钱垫上,机构都是割韭菜的,现在这么狠,连自己都要收割了?

自打有金融以来,就没这么干的。

没人搭理,老周决定自己干。

2008年,外面闹金融危机,老周带着4个技术在18平米的办公室里折腾了8个月,次年,他的网贷平台面世,全公司6个人,他的理念一如之前,“平台垫付”——出现坏账,由平台来垫付,正如他说的,“平台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因为刚到深圳时常在红岭路上跑,他把自己的平台命名为“红岭创投”。

当时的网贷平台也就10来家,网贷概念还在普及,老周的平台吸引了不少网贷前辈,红岭论坛里外号“小黑人”的就是其中之一。

这人是个80后,北京人,技术大牛,脾气火爆,每天在论坛把红岭的技术骂个遍,后来看他们实在没什么长进,一怒之下就把网站给黑了。

老周吓得魂飞魄散,一顿调查发现是小黑人干的,倒没什么恶意,但也没给恢复,老周只好自力更生,几个技术干了…….7天,在别人都觉得他们已经跑路的时候,终于把网站恢复了。

那时候的红岭创投就是一个草台班子,第一年交易量900万,不温不火,为了拉高交易量,老周做了很多探讨,比如他做小微贷款,只要提供房产证、个人流水等信息,就把额度放大到50万。

这一招很受小老板的喜好,因为只要你找到足够的担保者,平台就敢放款,这些小老板四处找人担保,拼命借钱,不少人紧接着就玩逾期、玩消失,坏账率很快就上来了,老周自己填补了这些坏账,但老这样也不行啊,他必须找到这些人要债。

老周对此全然不懂,咋办呢?招聘。

一顿物色之后,老周找到了武经理,给股份、给人手,叮嘱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提高逾期款回收率。

武经理是个江湖人,入职后知恩图报,催收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还真整回来不少钱,自然,很多手段也上不得台面。

云南小老板蒋玉仙逾期18万,被武经理堵在厂里,蒋老板态度很好,还在论坛表示立刻还钱,但这人是个狠角色,发完贴后转头打晕武经理,将其丢到山上后跑了,幸亏武经理命大,苏醒后满身是血,自行前往医院就医。

武经理不肯罢休,毁了蒋的工厂,扣押了机器设备,蒋玉仙回头扬言要杀武全家,但自此却江湖遁迹。

还有一个云南人方创远,逾期13万,武经理带着兄弟扣了对方车辆,方立刻报警,武经理的三个兄弟被抓,这几个人还有案底,为救兄弟,武经理私下做主,挪用了方创远的2万元还款,还拿出了给癌症晚期的妻子买药的钱,最终捞出1人,剩下俩人一人死刑一人无期。

因为涉嫌挪用公款,武经理垫付的钱不好报销,结果妻子断药15天。

武经理万念俱灰,2013年1月辞职,妻子2月亡故,红岭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个人,结果,半年后,武经理在论坛发帖,通知老周来拿钱,说他在缅甸仰光抓到了蒋玉仙,扣下了“几十公斤的白粉、25万美金和十根金条”。

但武经理没等到老周的答复。

老周此时已经有点害怕这种操作了,倒是讲道义,但这都什么事啊?为了十几万块钱,每天玩命动刀子,游走在罪与非罪的边缘,何必呢?

老周意识到,他终归是要找个正规军来操盘,江湖的路子他不玩了。

老周分析了自己的平台的优劣处。

高息、刚性兑付对于投资者有很大的吸引力,但风控能力极差。风控该怎么做呢?

当时已经开始流行大数据主导的线上模式,但老周认为,这都是技术流的鼓吹,完全不靠谱,最靠谱的风控在哪儿呢?

在银行。

好,那就从银行找人。

他花了3个月时间,挖来了银行的高管,然后花了一年的时间,组建了一个40多人的银行高管团,阵容颇为豪华,成了当时的深圳一景。

老周最初的设想是让银行人来把风控搞好,但这些人对业务的影响完全超过他的预期。

银行搞的都是大钱,几万、十几万的业务对他们来说很鸡肋,团队也愿意搞大单,同样的工作量,提成多啊。

那他们是咋干的呢?用一句话说就是——捡银行的漏。

咋理解呢?就是和银行合作,银行觉得有问题的项目,自己做不了就推荐给红岭做委贷。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需要比银行更强的风控能力,老周重金搞来的这个银行团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认为自己有虎口夺食的能力。

偶尔老周在审核标的时提出异议,高管们回复他,“这是很专业的事情,你不懂”。老周在这时也只是憨厚地笑笑,也不阻拦。

刚兑+高息+大单,三板斧下来,红岭的交易规模一飞冲天,十亿、百亿…….

行业都被惊呆了,投资者都异常狂热,当时监管呼应创新的大形势,也说让子弹飞一会。

不用说,坏账很快就来了。

2014年8月28日,老周在红岭论坛上发了一则名为“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的帖子,主动曝出了亿元坏账。

然后,他马上承诺——平台垫付,并且将垫付处理的微信截图公布了。

投资者立马沸腾了,股东立马崩溃了。

当时红岭正在做新的融资,很多基金都觉得不错,这个节点公布这么大笔坏账,融资还有戏吗?

不少股东在群里质问老周,老周觉得无所谓,他说,这么做的广告效应更显著,就当做广告了。

事实好像也印证了他的看法,曝出坏账后一个月,红岭的成交额达到16.71亿元,创下当时的最高纪录。

股东立刻闭嘴,红岭也进入一个畸形的狂欢怪圈——自曝巨额逾期坏账、承诺垫付,然后,投资额暴涨。

然后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不得不说,这个怪圈的形成,是基于老周这么多年积累的“好人”人设和他的百万铁粉。

老周喜欢穿鳄鱼Polo衫,配布鞋,装扮朴素、不善言辞,成名好几年,面对几百人讲话还是不自主的打磕巴,他吃东西也很简单,几次来京,都主动要求选不大的饭馆,家常菜就行。

他更喜欢在网络上沟通,早期论坛人气不旺,老周没事就在上面发鸡汤和资讯,时不时还发个“一个老男人的婚后生活”——高调撒狗粮。

有投资者要求加微信,他来者不拒,两个手机加了一万人才觉得有点应付不过来了。

论坛和微信,让投资者感受到老周的温和、不装,平台收益高又有保障,于是大家纷纷成了粉丝,还有人赠送“网贷教主”的高帽。

在投资者心目中,老周的英雄形象越来越高大,“红岭有债必偿”的金字招牌越来越闪亮。

有人问老周,红岭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老周说,积累了一批优质的借款人,以及一批优质的投资人。

这话倒是不假,可惜,在公司内部的管理上,老周实在是太差、太差了。

银行来的雇佣军喜欢大单,如果有这本事也行,偏偏这里面的一些人本事一般、品行更差。

2015年底,坏账数字上升到5亿;

2016年,不良资产有25亿;

2017年7月,不良尚存50亿,其中追不回来的坏账有8亿。

这些坏账是怎么出现的呢?还不是简单的风控问题,跟不断出现的内鬼有很大关系。

老周说,凡是大单坏账,内部一查,“都有问题”,有高管按照标的额2%-3%的比例收受回扣。当时红岭的大标金额在5000万-1.5亿之间,也就是说,每一单的回扣,可高达100万至450万。

这些年下来,红岭的累计投资额超过4500亿,黑金数额已不可测,但绝对到了惊人的程度。

老周对这些人心慈手软,像个菩萨。

手头有了员工伪造权证骗贷千万的证据,是个老板估计都把这人送监狱了,老周咋办的呢?他在论坛上发了个帖子《如果你曾犯过错,来找老周聊聊天!》,自然不会有人跟他谈。

还有很多问题高管,拿够了钱赶紧辞职,压根没什么追责。

就这个管理水平,有点良心的来了估计也得被带坏了。

这个时候,明眼人已经知道,老周麻烦大了。

2015年起,金融领域的收紧已是大势所趋。

2016年8月,银监会发布了网贷监管条例,里面有“单平台个人借款不超过20万元,单平台企业借款不得超过100万元”的条款,业内戏称,这是给红岭量身定做的。

但红岭不相信眼泪,监管出手,他们一周连发融资5000万和1亿的两个大标,于是段子说,“君让臣死,臣就是不死”。

有人劝老周,顶风作案不好吧?老周说,团队觉得没问题。

他的底气在于,虽然坏账有8亿,但红岭的品牌值几十亿——只要“周世平”和“红岭”两个词依然绑在一起,问题并不大。

可惜,p2p行业的严管已成大势所趋。

各家平台纷纷寻找身份、保证合规,但上岸者寥寥。

老周也想上岸。但银行觉得风险太大。

最后,他想到把这业务装到上市公司里,收购“三元达”,准备借壳上市,当然这不被允许,结局是,老周用自己的资金买入三元达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来他又成了深南股份的实控人,但对他的平台都没啥用。

老周也尝试过转型,搞过金融超市、汽车金融、房产金融,甚至还尝试过货基,但都失败了。

2017年,老周萌生了清盘的想法,当时他盘算了下,觉得尚可完成。

但此时他已是行业标杆,树大招风,消息一出引发轩然大波,于是有人劝说他缓行,说身份会有的,事业是可以搞下去的,老周也觉得尚有转机,于是开始拖延。

一晃两年过去了,p2p全面清退已是定局,终于在2019年,老周决定清盘,这次没人拦着他,方案很快出台,借款分三年兑付:

第一年(2019年)兑付20%;

第二年(2020年)兑付35%;

第三年(2021年)兑付45%。

那时,甚至有粉丝问他,你为什么不跑路?

这粉丝虽然身在局外,但比老周明白多了,他大致猜出老周已经没能力去兑付了,为啥呢?

前面说了,老周的大标多是从银行搞来的“尾货”,那几年银行什么大单业务多呢?

自然是房地产。

可房地产那几年也进入了全面调控时代,表现也是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所以老周努力了3年,还款额大约只是总额的17%。

然后消息传来,老周进去了。

然后4月14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周世平、胡玉芳、项旭等十八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

侦查机关认定:集资参与人累计51.68万名,非法集资1395亿元,造成11.96万名集资参与人本金损失163.88亿元。

非法集资1395亿元,这是一个创纪录的数字,无论是早年间邓斌的32亿、前两年e租宝的762亿,都远远不能和老周的这个数字相比。

邓斌是死刑,e租宝的丁宁被判无期。

老周会怎样呢?

这只能等候法院判决了。

直到现在,即便那些受损失的粉丝,很多人也还认为老周还是个好人。

只是,他的这个人设和能力都无法匹配他的野心。

他提出一个不切实际的金融目标,刚兑+高息,又不断利用自己的资源去美化这个目标,有不少坏账,他是用自己的钱去补的窟窿,他以为自己的财力能够实现自己设想的乌托邦目标,无比幼稚。

而在公司里,他又像个被操纵的傀儡,自己不懂业务,也不懂控制风险,对违法的高管一再姑息纵容,在这个行业里,滥好人注定失败。

他有几次退出的机会,或许那时窟窿还不会这么大,受害人还不会这么多,但时机错过就不再有,不得不说,宏观大环境的变化、金融业的紧缩、房地产业的调控,实际上他一个也没看懂,身处险境而不自知。

有些行业,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能力、人脉,即看不懂也搞不定,就算手里再有钱也不要去尝试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想他会选择去安静的炒股吧。

# 红岭创投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嘻嘻嘻想
都是空手套,看谁玩的高
2022-06-16 11:48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