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老公弟弟结婚我给了10万,领证当天,他老婆却要把我赶出家门

我是三月鱼

2022-06-05 17:14

11086 0 0

01


小叔子郭磊要结婚了,女朋友小苏要20万的彩礼,一分钱都不能少。


领证的日子都定了,郭磊却整天沉着脸,婆婆的眉头也皱成了疙瘩。


我们这里的风俗,彩礼通常不超过10万,小苏怀孕了,仗着肚子里的孩子,狮子大开口,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晚饭桌上,婆婆喂我半岁的儿子吃饭,她说自己不饿,应该是为钱的事情发愁,吃不下去。


“妈,彩礼还差多少啊?”看着她焦心的样子,我忍不住开了口。


婆婆喂了宝宝一口粥,头也没抬地说:你带好孩子就行了,钱的事情你别操心……我明天再给你舅舅打电话借点,活人还能让钱给憋死了!


婆婆已经给娘家弟弟打了好几次电话了,她弟弟总说钱在老婆手里,拿不出来,婆婆气得直跳脚。


公公去世早,婆婆是个要强的人,这些年没跟娘家人张过嘴。这次她硬着头皮开了口,却没拿到钱,心里肯定跟猫抓一样,不好受!


“实在不行,这婚不结了!”郭磊一推饭碗,拧着脖子说。


婆婆一巴掌拍了过去:胡说啥呢?小苏肚子里可怀着我孙子!


我起身回了卧室,拿了一张卡塞给了婆婆:妈,多的我也拿不出来,卡里有10万,你先拿着用!


“不用……这是给孩子的钱,你收好!”婆婆话还没说完,就红了眼眶。


我把卡又塞给了婆婆: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宝宝现在又不用钱,先给郭磊凑彩礼吧!


婆婆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郭枫啊……你要是在,妈就不作难了啊!你把妈的心都疼烂了啊……


郭枫是我老公,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他出意外离开了我们。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滴在衣襟上,郭磊也抹起了眼泪,一家人哭成了一团。


郭枫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不在了,一家人的天都塌了!

02


我和郭枫一起长大,从初中开始,就偷偷摸摸开始谈恋爱。大学毕业后,我们在广州工作了两年,郭枫一直念叨这要回老家。他总说,父亲去世得早,他是老大,他要帮着母亲把家撑起来。


那时候,我在广州的公司,已经坐到总监的位置了。我舍不得辞职,可是拗不过郭枫,我还是跟他回老家了。


我们这里临海,是个小渔村,乡邻大都以捕鱼或者海产品养殖为生。世上有三苦,打铁、捕鱼、卖豆腐。虽说靠海吃海,但是捕鱼和海产品养殖都太辛苦了。好在郭枫脑袋活络,我们在县城开了个店,做海产品生意。


我们结婚后,我在网上开了直播,生意一下子好了起来。第二年,我们就在县城买了房子,把家人都接了过来。那时,郭枫的妹妹郭美还没有出嫁,她和郭磊都在县城找了份工作。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很少闹矛盾,其乐融融。


没过多久我就怀了孕,一家人更是把我当成了宝。


那个周六,天气不错,郭枫约了两个朋友,说要帮我去海边直播捕鱼。直播很顺利,很快就完成了工作。郭枫说,难得出来一趟,想多玩会儿。


我挺着肚子不太方便,就坐在沙滩上等他们。


天色渐晚,我喊郭枫回家,他却说要撒最后一网……没过多久,朋友跌跌撞撞跑过来,喊着让我报警,说郭枫和另一个朋友,被浪卷走了。


我觉得自己疯了,站起来就往海里跳,要去救郭枫,却被人死死抱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枫被捞上来了。我跪在地上求救援人员给郭枫做心肺复苏,到后来,他的胸膛被压成了淤紫色,肋骨都被压断了……他最终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想来,他被捞上来时已经不行了。救援人员应该见我挺着孕肚可怜,他们抢救郭枫,更多的是为了安慰我吧!


03


我不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样熬过来的,要不是肚子里的宝宝,我真的都不想活了。


我根本没有心思直播做生意,干脆把店面低价转了出去。


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承受着锥心之痛,还要照顾我。郭美和郭磊,也都倾尽所能地安抚我。命运的洪流中,一家人相扶相携,抱团前行。


宝宝出生以后,这个被阴霾笼罩的家庭总算看到了一点光亮。我从手术室出来,给郭枫的微信发语音:老公,你知不知道啊,你有儿子了!


话还没说完,我就啜泣起来。婆婆在旁边忙不迭地劝我:坐月子,不能掉眼泪,伤眼睛!


宝宝出满月,郭美的婆家催着要办婚事。她的婚事早定了,郭枫出事后,婆婆没心思,就把婚事按下了。郭美婆婆过来参加宝宝的满月宴,又提起了婚事,婆婆只好应了下来。


郭美的婆家给了9万9的彩礼,拿到彩礼当天,婆婆就开了个家庭会议。她抹着眼泪对郭美说:你哥在的时候,这个家都靠他,你读书没少花你哥的钱。他不在了,孩子这么小,我做主了,彩礼的一半给宝宝存着!


我推着不要,郭美把一张卡塞在了我手里:钱是给宝宝的,又不是给你!


我捏着卡,眼泪唰唰地往下掉。


后来我听说,郭美婆家原本想着,给的彩礼不少,娘家怎么也要陪嫁辆汽车。郭美给宝宝存了5万,剩下的钱张罗了婚事也就没多少了,她的陪嫁只有几件家用电器。


郭美的婆婆因此没少说风凉话。郭美回到娘家,却只字未提。她还是可着劲儿对宝宝好,我奶水不好,宝宝贴着吃的奶粉,还有尿不湿,几乎都是她买的。


郭枫的家人掏心掏肺对待我,郭磊结婚需要钱,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04


郭磊凑够了彩礼,钱给了女朋友,他们就先领结婚证,再筹备婚礼。


领证当天,婆婆张罗了一大桌菜,说要庆祝一下。


中午,郭磊领着小苏回来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小苏,她是酒店的前台,挺会打扮,但是说话办事,我总感觉有点不着调。但是,郭磊喜欢,我只好硬着头皮想跟她搞好关系。


饭桌上,小苏翘着兰花指吃了两口,就说饭菜不合口味,吃不下!她站起来,夸张地扶着腰,在屋里巡视开了:嫂子,你啥时候搬走啊?你这个房间朝阳,当我和郭磊的婚房正好。这个书房,我打算改成婴儿房……


婆婆“啪”地一声,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小苏,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郭磊的房间收拾一下当婚房,老家不是要拆迁了吗?赔偿款拿到手,就给你们买房子,这都是说好的啊!


“郭磊,这个房子没有我们的份儿?我可是见你有房子,才跟你结婚的!”小苏冲着郭磊尖叫起来。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房子的问题。婆婆之前跟我商量,说给郭磊收拾一间婚房,先结了婚再说!老家的村子沿海,有开发商要投资建海景房,房屋面积都量了。婆婆的老房子有个大院子,至少也要陪三套房子。


婆婆说,老家到底是个村子,各方面条件都比不上县城。拆迁后,留一套房子住,剩下的房子卖了,加上赔偿款,这笔钱家里人平分。郭磊和小苏拿到钱,就在县城买房子。


这些事情,郭磊应该跟小苏都说了!我没想到,她竟然打起了这套房子的注意。


郭磊脸涨得通红,扯着小苏的胳膊,想把她拉走。小苏却甩开郭磊,尖着嗓子喊着:郭磊,你哥都死了,这个女人带着孩子赖在家里,算什么事儿啊?


“啪!”郭磊一个耳光甩在了小苏的脸上。随即,小苏惊天动地嚎起来:你竟然打我!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打掉孩子,离婚!


小苏摔门走了,我让郭磊去追,他却杵在那里说:由她去!


05


婆婆扯着郭磊问,小苏到底闹什么幺蛾子?


郭磊拧着脖子说:不管她!大不了,这婚不结了!


郭磊当着我的面儿,虽然没说什么,我琢磨了一下,也明白了小苏打得什么算盘。


小苏估计不是惦记我这套房子,而是想把我从郭家赶出去。毕竟,如果我带着宝宝走了,拆迁以后赔的房子和钱,那就都是郭磊的了。


拆迁款本来就有我和宝宝的份儿,我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孩子的将来着想。只要给孩子存一笔钱,我心里就是踏实的。


我不贪心,但是属于我的,我不会放手。


婆婆平时对我是挺好,但是,现在小苏如果用肚子里的孩子要挟,非得霸占拆迁款,利益当前,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站在我这边?


还有郭磊,在他心里,老婆和儿子,自然要比嫂子和侄子重要百倍。他到底怎么想,我心里其实也没底。


摸不清当前状况,最好的方法,就是静观其变。


接下来的几天,婆婆和郭磊都垮着脸,我也不问小苏的事情。


那天早饭桌上,郭磊接到了小苏的电话。我坐在郭磊身边,小苏尖锐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晰:那女人是不是还没走?这婚你们家是不打算结了吧?那好,我今天就去医院,你过来一趟,把孩子打了,一拍两散!


“小苏真的不要孩子了?你好好想想,或者我再找熟人劝劝她?”婆婆一脸担忧地看着郭磊。


郭磊放下碗筷说:这两天我也想好了,实在不行就算了!当初要不是她怀孕了,我也不想结婚!


婆婆拿着碗说去厨房盛饭,她刚进厨房,我就听到咔嚓一声,应该是碗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06


婆婆见郭磊铁了心,不去劝小苏回头,她一跺脚,说要托人找小苏说道说道:娃是她的,她要不要咱管不着!她要是不结婚,那20万彩礼咱得要回来!


让我们都没有料到的是,婆婆托的人舌生莲花,竟然把小苏劝得回心转意,愿意举行婚礼了。


仔细想想,应该是小苏看中了郭磊家的条件,她也没真想打掉孩子离婚。只是想赶我走没有得逞,心里憋着气,中间人过去说和,她也就借台阶下坡了。


小苏明显在胡搅蛮缠,但是婆婆和郭磊没有妥协,也就是在护着我和孩子,这让我心里暖暖的。


经此一遭我也看出来了,小苏嫁进来,我也要慢慢和婆家保持距离了。说到底,郭枫不在了,总有一天,我要离开婆家开始新生活。


牙齿还有咬舌头的时候,更不用说小苏还是个惹事精,要是住在一起,日子久了,难免会闹出矛盾来。


婆婆和郭磊要着手收拾婚房的时候,我拿出两万块钱给了婆婆:妈,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咱先租一套房子当婚房吧?小苏性子急,我怕和她相处不好,到时候,让你和郭磊夹在中间为难……郭磊结婚,这钱就当我和郭枫给他的红包,正好可以租房子用!


婆婆怔了一下,眼圈慢慢就红了:还是你想得周到,这个主意好,我跟郭磊商量一下!


07


郭磊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当婚房,举行婚礼后,他就从家里搬出去了。


没过多久,婆婆讪讪地跟我商量,说小苏孕吐严重,她想搬过去照顾小苏。尽管是意料中的事情,我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我红着眼眶说:妈,你啥时候想宝宝了,随时回来啊!


婆婆的眼泪唰唰地就掉了下来:闺女啊,你还年轻,遇到合适的人再成个家,到时候,妈给你准备嫁妆!你放心,你给郭磊的10万,拆迁款下来了,妈就还给你!你和宝宝那份,一分也不会少,妈都会给你!


婆婆把她的东西都归拢好了,郭磊过来接她。她抱着孩子舍不得放下,眼泪吧嗒吧嗒滴在宝宝的小脸上。


我和婆婆心里都清楚,她走出这个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只能渐行渐远!


世间所有的相遇,最终都会别离,只是告别的方式不同而已。


岁月悠远,时光漫长。无论何时,郭枫和他的家人,都是我无法忘怀的亲人!

# 婚姻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