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人人发钱,时机已到!

路财主

2022-05-08 22:45

169154 0 0

奥密克戎病毒传播牵动人心,更牵动着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节奏,而在当前中国严格的疫情防控之下,一篇篇普通人生存艰难的帖子在网上传播。

坚持“动态清零”之后,被时代“抛弃”的普通人,靠什么延续日常生活?

工作没有了怎么办?

收入来源丧失怎么办?

房贷怎么还?

老人看病怎么办?

孩子上学怎么办?

甚至是,吃饭怎么办?

……

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无论中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以美国为代表),在生产供给端所受到的巨大冲击都是相似的,如生产减员、缺货少钱、开工不足……为应对生产端的问题,各国的应对措施也基本相似,那就是在防疫管控之下,鼓励企业开工,同时对企业信贷宽松、税收减免等等。

从生产角度考虑,过去两年各国的经济发展状况,取决于疫情防控的有效性。

从2020年到2021年,中国作为世界上疫情防控最成功的大国,因为生产端迅速恢复,经济发展在全球自然也是一枝独秀。

图片

中国和西方应对疫情的最大区别,在消费需求端

 

疫情扩散之后,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在中短期之内,造成了民间信用的严重短缺乃至丧失这进而对一个经济体的消费和需求形成了强大的抑制力量。如何扩张社会需求,中国和西方采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思路。

美国和主要西方国家,采用了财政扩张的方式,也就是政府出面发钱,让中小企业和个人,渡过疫情之下的信用危机;而中国依然采用传统的信贷扩张方式,给企业发放信贷,然后让这些信贷,通过生产活动渗透到民间,变成社会消费需求。

从金融的角度看,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呢?

先来看西方的财政扩张模式(发钱模式)

财政上发钱,来自政府的借贷(国债),政府发债增加开支,通过失业救济、基建、社会服务等活动,帮助了绝大部分的中低收入群体,增加了他们的收入。而当这些钱被发给民众之后,几乎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私人部门的资产,这等于是整个社会增加了私人部门的净资产,提高了整个民间的储蓄率,整个社会的消费需求被迅速激活,其经济在经历疫情当年的大幅度下滑之后,通常会实现V型翻转。

另一方面,政府发行国债,最终的购买者,除了央行之外,主要是来源于财大气粗的金融机构和富裕人群,通过支付较低的利率,相当于在整个社会层面上平抑贫富差距,减轻社会上的贫富差距矛盾。

财政扩张模式,最大的副作用,是民间消费过于旺盛,需求大爆发,通常会带来严重通货膨胀,民间信用增加也同样带来资产价格上涨,但更多地集中于普通人能够参与的股市和房价,其他如债券价格,反而会因为通货膨胀而严重受损。

例如,2020年美联储印钞+美国政府发钱迄今,美国的通货膨胀持续抬升,而股价、房价也都跟着一路上涨,但大型金融机构所持有的债券什么的,却其实一直在缓慢地下跌,这相当于是某种程度的劫富济贫。

另外,财政扩张模式,会加剧政府债务问题,有可能引发本币贬值危机。在本轮疫情爆发以来,主要的西方经济体如美国、欧元区、日本、英国等,债务杠杆都迅速增加,而中国政府杠杆整体上增加比较小。

图片

我们再来看中国的信贷扩张模式

信贷上扩张,来自金融体系的融资,意味着企业和家庭从银行借钱,短期获得现金流,用来投资和消费;但同时也意味着私人部门的负债增加。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不仅不会增加私人部门的净资产,反而会大幅度增加私人部门的债务。

因为主要依赖于增加私人部门的债务,所以有利于促进生产活动,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更多(产能过剩),增加整个社会供给。如果没有配合民间信用的快速增加,这意味着整个社会消费需求被抑制,日常消费的物价上涨的压力较小。

不过,为获得信贷资源,对家庭部门来说,必须抵押相应的资产(以房子为主),且此后形成了一种长期债务,必须定期偿还本金和利息。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延迟压制了后来的民间消费需求。

图片

看上图,2020年疫情全面爆发以来,在中国GDP迅速增长的情况下,中国居民部门的债务/GDP却始终维持高位,这意味着居民部门的债务总量也快速增加。而西方国家,在政府发钱的模式下,居民债务杠杆率在最初的上升之后(因为GDP下降导致的债务杠杆上升),2020年底以后,反而都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

对于企业部门来说,必须拿信贷资源去投资,不然,就形成了坏账。在疫情这种巨大的系统性天灾面前,大多数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较低,并不敢借钱发工资或者开展新项目,由此导致中国的信贷资源,大都流向了大企业和地方政府平台。

大企业和地方政府平台借钱,主要都是做固定资产和基建投资,这些钱流入到民间有很长的渠道——疫情之下,这些渠道本身受阻或变得狭窄,企业和地方政府信用流向民间就变得不像以前那么通畅,这导致中国的民间信用持续萎缩。

更重要的是,因为信贷到民间信用的流通链条比较长,新创造出来的货币,其分配和流向,远没有发钱那么平均,大多数财富都会流入到少数群体手中,这些少部分拥有强大资产购买能力的人群,会推升几乎所有大类资产价格,加剧整个社会的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社会财富结构。

例如,2020年到2021年,中国的股市、房价、债券,几乎都在上涨,但物价上涨却很低。就在美国上个月通胀率创下40年新高8.5%的同时,中国的通胀率却始终维持在极低的水平。

图片

过去两年间,虽然我们的疫情控制极为成功,但中国的内需(民间消费)却始终上不来,只能依靠海外需求(西方的政府发钱模式,制造出来了旺盛需求),这让中国在过去2年内出口额连创历史新高。但内需的塌方,导致了这种严重依赖于出口的经济模式,一旦出口受阻或者陷入增长困境,整个经济就会遏制不住地下滑……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奥密克戎病毒的扩散和中国疫情防控的升级,信贷流向居民的渠道进一步塌方,由此导致中国民间信用也出现塌方,这进一步带来整个社会的需求和消费端的塌方……

这,恰恰就是2021年底以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

海外生产恢复,导致中国外部需求收缩;

各种大宗商品暴涨,引发全球供给冲击;

民间信用塌方,导致内部需求持续转弱。

 

更简洁的总结就是: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

当前阶段,全球疫情仍在持续,而中国过去两年坚持的“动态清零”政策,面对奥密克戎病毒,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从吉林、深圳、上海、广州到北京,中国最核心的几个大城市几乎无一幸免;而北上广深,又是中国人员以及物资流通最密集的区域,疫情防控任务无比艰巨。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很可能会因为疫情防控而失去工作,失去收入,根本无法应对接下来的生活。

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在中短期之内,中国经济究竟该如何破局呢?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美国的情况。

自2020年疫情全面爆发至今年4月底,美国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近百万,是全世界因为新冠疫情死亡人口最多的国家。

病毒和疫情,是唯物主义的,其对经济的损害,绝对不会因为美国拥有霸权国就降低一些。所以,按道理,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这些中国现在存在的经济问题,美国一样都不会缺,美国经济应该持续陷入崩溃之中,才是合理的状态。

然而,现实中的美国,2021年到现在,除通货膨胀的确很严重之外,生产消费都十分旺盛,需求持续扩张,目前也没有看到什么预期转弱这回事儿。这原因是啥呢?

答案正是源于——政府发钱

2020年的疫情爆发之后,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美国政府先后通过6轮针对普通民众和企业的财政援助,联邦政府债务,从2019年底的22.7万亿美元暴增至当前的30.4万亿美元。相当于这两年间,额外借了7.7万亿美元的债务。

这7.7万亿美元的美国政府新增债务中,最大头的就是对居民部门的补助(见下图)。过去两年,按照3口之家估算,哪怕没有任何工作的美国低收入家庭,其每户平均能得到的现金补助,至少也在3万美元(20万人民币)。

图片

当然不是美国一个西方国家在这么做。

疫情期间,英国为所有因疫情而不能工作的人支付80%的薪水,金额最高达每月2500英镑(2万元人民币),同时给公司12个月无息贷款;缴纳不起房租的住户免房租,房东的损失政府补贴,银行房屋贷款三个月免付。

德国政府,干脆直接给每位自由职业者发放1.5万欧元(10万元人民币)。

法国政府拿出3000亿欧元,普通居民的基本生活费用如房租、电费、税费、燃气费全都不用交了,税也不用交了。

加拿大,无工作无底薪病假者,待在家里的,可获得约6750加元的补助(3.4万元人民币);有2个孩子的家庭,额外获得1050加元补贴,每多一个孩子多300加元;中低收入家庭,每人再额外补助400加元。

……

因为主要针对大多数普通民众实施现金补贴,某种程度上说,西方国家是在借助疫情,实施全民基本收入(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

像美国这样,通过发钱,西方永久性地提高了全民的储蓄率,同时降低了贫富差距,进而持续刺激国内需求(哪怕现在已经停止发钱快一年了),由此出现了生产消费双旺盛的局面。通过政府给绝大部分中低收入人群发钱这种方式,避开了传统信贷扩张模式的弊端,成功摆脱“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这三大不利因素——唯一的缺点,就是会产生较高程度的通货膨胀。

图片

在当代社会,所有经济发展,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人,不考虑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而空谈经济,无异于奴隶主思维

根据我个人的看法,经过过去几十年的信贷扩张,特别是通过房地产业的扩张,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都已经形成了一个信贷支撑社会,人人都是“债务人”,人人都是“信贷干电池”。

遭遇疫情袭击之后,民间信用枯竭是正常现象,如果政府此时不能及时补充民间信用,那么极有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信贷违约,越来越多的人将变成“失信人”。更有很多看不起病的老人,上不起学的年轻人,无法正常养家的中年人,将成为整个社会隐性的不稳定因素,更有可能成为一个国家劳动力资本长期衰退的隐患。

当中国遭遇奥密克戎病毒冲击,疫情防控面临空前危机,甚至影响到大多数普通民众基本生存的时候,像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实施有中国特色的UBI,针对普通人或所有居民发放疫情补助,保障其基本生活,将会成为中国摆脱经济衰退和疫情影响,真正实现下一轮经济增长的突破口。

有人说,人人发钱,等于人人没发钱,这是标准的胡扯八道。

假定社会上有3个人,分别有100元/1万元/100万元财富,分别代表穷人、中产和富人。现在给每个人发2000元现金,对于穷人,相当于增加2000元生活费,而中产阶级财富提高了20%,肯定有利于他们增加消费,进而促进经济的发展……

发钱,当然会引起通货膨胀。但哪怕像美国那样,通货膨胀率从0变为10%,对于穷人和中产阶级而言,发钱也明显是有利的,也是可以大幅度缩小贫富差距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和社会的贫富矛盾。

千言万语,化成8个字就是:

人人发钱,时机已到。

相关文章链接:

给每个国民都发钱,到底行不行?

# UBI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