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5 7
分享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这个是认证

包不同的观点

2022-03-11 08:00

809553 5 7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历史会重现吗?

1

掉队的蔚来

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格局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刚刚过去的2月份,一向被称为“带头大哥”的蔚来共交付新能源汽车6131辆,同比增长9.91%。

乍一看还行,但一和同行对比,这数据就属实不够看了——

理想汽车交付8414辆,同比增长265.83%;

哪吒汽车交付7117辆,同比增长255.49%;

小鹏汽车交付6225辆,同比增长180.03%。

回看2022年前两个月,蔚来的销量不仅明显低于理想和小鹏,甚至已经被哪吒超越。再这么下去,“蔚小理”恐怕要变成“理小哪”了。

蔚来并不是第一次在交付量上掉队。早在2021年7月,蔚来的销量就首次被小鹏和理想反超;在这之后,蔚来的交付量就一直不太稳定,连续多月无缘月销量冠军。

到了2022年,蔚来变得更加吃力了。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公布的数据,在新造车2022年1月销量排行中,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进入了前十名,销量分别为12922辆、12268辆,而蔚来汽车却被“第二梯队”的哪吒汽车超越,仅排在了——

第12名。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如果说销量的下滑还可以归结为芯片供应短缺、零部件供应紧张等原因,那止不住的亏损,似乎无力辩解。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前9月,蔚来实现收入262.35亿元,相比于2020年前9月的96.16亿元大幅增长。营收增长,但同期蔚来累计出现经营亏损20.51亿元,净亏损18.73亿元。

这也不是蔚来第一年亏钱,实际上,它已经亏了好多年了——

2018年-2020年,蔚来出现净亏损分别为96.38亿元、112.95亿元、53.04亿元,再算上2021年前9月18.73亿元的净亏损,蔚来在3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已经亏掉了281.1亿元。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原本冲在最前面的大哥,经过一年的努力,不仅没有把身后的小弟甩开距离,反而被接连赶超——蔚来拿到的剧本,确实有点扎心。

资本的失望显而易见。截至美东时间3月8日,蔚来汽车的股价是17.98美元/股,相比于去年6月最高点超53美元/股,跌去了66%。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但对于蔚来而言,更值得担忧的事情,还在后面。

2

对赌有了悬念

时间回到2019年,那应该是蔚来最灰暗的一段日子。

股票,一塌糊涂,股价和高点相比跌幅达到86%,一众投资者底裤都快亏没了。有投行分析师甚至将蔚来的目标股价从1.70美元直接下调至0.9美元。

要知道,按照美股的规定,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平均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不足1美元,就会被发退市警告;如果在90天内这一情况没有改善,那就会被摘牌退市。

公司,不断亏损,当时的蔚来净资产只有4.56亿,就连CFO都辞职了。

融资,非常艰难,蔚来老板李斌找了18个城市谈合作,都被拒之门外。

也正是那时候,李斌被媒体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生死存亡之际,是合肥拉了悬崖上的蔚来一把,送来了70亿。

2020年4月,蔚来与合肥市建设集团等战略投资者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协议规定,战略投资者向蔚来中国项目投资70亿元人民币,蔚来投资42.6亿元人民币,并分别持有蔚来中国的24.1%和75.9%的股份。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彼时的合肥,接连大手笔押中了家电、显示屏、芯片等多个风口,拿下蔚来之后,更被外界捧为“风投之城”。

但合肥可不是慈善家,给蔚来的这笔救命粮草,是有对赌条件的——

2020年营收148亿元(上市3款车型);

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

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

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如果蔚来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IPO,或控股权发生变化,李斌就要回购蔚来中国的股份,赎回价格为合肥战略投资者的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5%计算利息。

尽管这个对赌协议双方均未正面回应,但合肥曾把相关信息披露到网上,与上述内容很接近。

蔚来能达成这些对赌协议吗?

单以营收来看,根据财报,2020年,蔚来营收163亿,完成营收目标;2021年前三季度,蔚来实现营收262亿,预计全年的营收在350亿左右。

如果2024年蔚来的营收要达到1200亿元,意味着要在三年内翻4倍。

要知道,时至今日,中国品牌车企中销售额破千亿的,只有吉利、长城、上汽通用五菱等几家历史悠久的龙头车企。

易简财经做过一个计算,按照千亿营收推测,即便蔚来汽车的单车均价做到30万元左右,那也需要一年40万辆以上的规模。

2021年,蔚来才卖出了91429辆车,对于蔚来而言,后面是紧追不舍的造车新势力,前面是锐不可当的特斯拉,这个数字的难度可想而知。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只能说,悬念很大。

3

靠“信仰”卖车?

过去几年,在公开的新闻报道中,车主似乎都是蔚来的“铁粉”。

穹眼财经曾报道,在2019年的NIO DAY到来时,深圳的蔚来车主当起了免费的专车司机,去机场、火车站、酒店接送外地车主;他们当起了义务的销售员,头头是道地向身边朋友推销蔚来汽车;车主们买了蔚来汽车的股票,大跌后,只说,“你会在意给自己家人钱吗?”

在蔚来这里,车主和车企高管都变了角色,车主变得不像传统的车主,更像是主人;车企高管们变成了客人。

蔚来的车主们把这种感情称之为“爱”。

在这种“爱意”的氛围下,蔚来构建了一个互惠的推销体系。老车主每成功推销一位新车主,新老车主都会享受到优惠。新车主享受的是购车优惠,老车主得到的是蔚来积分(在蔚来体系中,积分相当于货币)。

在很多车主眼里,李斌就像明星一样,每到一处都有人接风洗尘。在互联网上,曾有人对这种不寻常的客户关系感到疑惑:

“蔚来是邪教吗?为什么粉丝这么疯狂”,“为什么蔚来的车主都好像被洗脑了?”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没有人能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我知道,很多问题光靠所谓的“爱”是不能解决的。

2021年10月8日,一位上海蔚来EC6签名版车主黄女士发帖称,她在洛阳呼叫异地加电服务(代客充电)后,发现加电专员在车内留下呕吐物。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更令黄女士失望的是,事发一个多月后,她没看到一份官方的调查结果对外公示。在反复的沟通中,她消磨了对蔚来的信任。

更离谱的事发生在2021年8月,蔚来车主林文钦驾驶蔚来ES8汽车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

在官方调查结果尚未公布的情况下,8月18日,一份《蔚来车主发布对NP/NOP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在网上流传。这份声明由蔚来车主林蔚律师牵头,500位车主署名,宣称蔚来汽车对于NOP的宣传,未对用户们构成误导。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声明一出,舆论哗然。网友们觉得这群蔚来车主被严重洗脑,“从此以后,蔚来在我眼里就是智商鉴定车”,而更激烈的争论来自于车主内部。

有车主直言,“有些车主真的越来越过分了,之前是不能说蔚来的任何问题,现在居然还要代表我发声明,我不会给身边任何人推荐蔚来。”

受害者尸骨未寒,同为车主,他们为什么这么急着替蔚来辩解?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知道深谙“群众路线”的李斌,做何感想?

4

尾声

去年底,李斌的一番“雷人”言论上了热搜——

“我简直完全不明白,现在大家为什么还买油车?”“油车除了闻到汽油味还有什么好?”

与合肥的对赌悬了!李斌要变回“最惨的男人”?

作为一手把易车公司带上市的汽车老兵,他当然知道这段话会给他以及蔚来带来什么样的争议,但为了宣传蔚来ET5,他摸透了流量密码。

只是,哪怕再深谙人性,李斌也得面对现实。

2019年,蔚来进入至暗时刻,股票暴跌、市场看衰、不断亏损、现金流枯竭、融资无望,李斌成了“最惨的男人”。

三年后的今天,蔚来销量滑坡、亏损继续、对赌悬念丛生,就连高瓴资本也减持接近6成。

场景何其相似!难道,2022年,李斌又要再当一次“最惨的男人”?

# 李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7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新用户1492753
人生如戏
2022-03-11 16:52
0
0
惆怅的枫叶
“干饭人爱犯困,一到饭点就精神。”
2022-03-11 16:36
0
0
这个是认证
篮郭先生
“雨女无瓜!”
2022-03-11 13:36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