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这个是认证

专业行走

2022-01-27 10:35

32348 0 0

远村行走,寻访中国最后的山村,这是专业行走关于秦岭柞水干沟第13篇图文。

前情提要:有两户秦岭人家,先寻访哪一户呢?他们仿佛就像是时光之外的存在

寻访秦岭,与山民问点啥聊点啥好呢?不能问得太细,否则会被人怀疑图谋不轨。一般来说,只能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不过,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有时候也会又痛又痒,甚至让人觉得挺受伤。在秦岭柞水干沟,我就被伤过一次,而且伤得很深很深……

问个问题·你们来自哪儿?

“过来坐,拍猫干啥呀?”另一户人家的男主人喊了起来。“好的,好的,我这就过来。”我回应道。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当我朝着秦岭干沟沟垴第二户人家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友人妖和友人鬼已经安稳地坐在凳子上,与头戴紫色帽子的男主人交谈起来。在他们身后,是一院坝温暖的阳光。

我走过去坐在友人鬼旁边,安静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一般情况下,我们与山民的交流,只会涉及庄稼、人口、收成、房屋、年龄等简单信息,不会问得太多。

山民们很实诚,有问必答,答得还很细。如果是男主人,一边说话一边还会递上香烟,无奈我们都不会吸烟。对方答完了,一般也不会多问,要问只会问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来自哪儿。

纠正错误·镢头还是锄头?

院坝另一侧,立着一件农具。之前,按照我贵州老家的叫法,我一直把它叫做锄头。后来,有个叫“稳重741”的朋友纠正说,这是镢头不是锄头。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稳重741向我解释说:“翻地用的是镢头,不是锄头,锄地用的才是锄头。”另一个叫“g流光可惜”的朋友也补充道:“镢头深挖,锄头潜刨。锄耰棘矜,都是锄具。

从外形来说,锄头的把比较长,镢头的把相对较短。另外,锄头的头部宽而薄,镢头的头部窄一些,而且也厚一些。当然,长与短、宽与窄、薄与厚,都是相对而言,实在很难分辨。

不过,从用途和效率来分辨,那就很明显了。锄头主要用于锄草、松土,而镢头主要用于刨土。如果使用镢头锄草、松土,效率就会比锄头要低得多。

这个农具·是否叫做“耙子”?

趁着友人妖和友人鬼与男主人聊天的间隙,我顺着靠在小平房旁边的木梯,小心地爬到了屋顶。屋顶上面,女主人正在晒黄姜,她手里拿着的农具,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叫做“耙子”。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一个人,能记得住喜怒哀乐,却记不住日常生活的琐碎。如果不是看见女主人手里正在用的这个耙子,我大概是不会想起来,小时候我晒谷子时,也会用相同的耙子把谷子耙平整。

站在屋顶,朝东望去,就是秦岭柞水干沟的沟垴,女主人说那边已经无人居住。朝西望去,老房子后边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的树木干练而紧致,就像我头顶稀疏的头发。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朝四野都望了一下之后,我又朝下面看了看,友人妖和友人鬼还在与男主人聊天,他俩这一次话真多。我朝他俩喊了一声,说上面视野很开阔,友人鬼便起身,也跟着爬上来看了看。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搪瓷茶缸·岁月盘出包浆?

从屋顶上下来,我朝着这户人家老房子那边走去,老房子屋檐下挂的包谷很壮观。“这么多包谷,吃得完么?”“人能吃多少?人吃不完,都喂猪了。”男主人回应说。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那边是厨房吧,我能进去看不?”“你进,有啥不能看的?”我走进了厨房,屋内光线昏暗,有点简陋,不过厨具却摆放得整整齐齐,墙上的铲子有大有小,窗台上的瓶子有胖有瘦。

就在这间厨房门口,主人生了一堆火,一截木头缓缓地燃烧着,它的下面是一地白色的灰烬。火堆旁边,摆放着两个小板凳,我们没来的时候,男主人和女主人大概就围坐在火堆旁烤火。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在这堆灰烬里,我看到了一个搪瓷茶缸,这个搪瓷茶缸应该有点年纪了,缸身满是被岁月盘出来的包浆。我没有揭开茶缸,我猜想里面应该是一杯好茶,也许正咕噜咕噜冒着热气。

原汁原味·司空见惯之景?

当我在厨房里拍照的时候,男主人已经和友人妖和友人鬼走了过来,小平房屋顶上的女主人也直起了腰望着我这边,她大概很疑惑,为什么我会有兴趣,拍摄这些她司空见惯的场景。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她哪里知道,秦岭山中存留的这些场景,特别是他们每一天的生活方式,其实已经是中国山村最后的农耕生活景象,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再也看不到这样原汁原味的生活了。

我用相机拍摄下的这些场景,虽然只是他们最普通最平常的生活,其实也是我们童年的记忆之中,那个已经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我走出厨房,两位友人和男主人正站在猪圈边聊天,猪圈旁边的小棚子里,一条被铁链拴着的耷耳朵小狗,正惊恐地看着我们。我听了听两位友人和男主人的对话,他们正说到年龄。

年龄话题·到底谁耍了谁?

“老人家,您有60岁了吧?”友人妖小心地询问道。男主人面色很好,应该年纪不大,但应该不止60岁,所以友人妖的这个估计,大概是有意少说了几岁。

“我都75岁了!”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回答,这个答案远超过我们的估计。其实也很正常,根据经验,山民的年龄,年轻时会比我们印象中显老,但年老了就会比我们印象中显年轻。

“一点也看不出来呀!”我们由衷感叹地说道。“您看我们仨有多大?”友人妖继续问道。

“你们俩细皮嫩肉的,大概30多岁吧!”男主人指着友人妖和友人鬼说,然后他转头看了看我继续补充道,“他应该年纪大一些,你看头发都掉成这样了,怕是有50多岁了吧?”

听到这个评价,两位友人望着我大笑不止,这是寻访秦岭以来,单就年龄这个话题,我最受伤的一次,明明只有40多岁的我,竟被看成50多的老汉!谁让我长得急了点,已经开始谢顶。

“大爷,我和他俩一样大,都只有40岁!”我努力纠正说,男主人也哈哈大笑起来。这下我终于明白,老大爷刚才是在故意逗我呢!就在我们都笑成一团时,猪圈里的老母猪撒了一泡尿。

寻访秦岭干沟,遇到一位大爷,他一句善意的玩笑话,让我差点上当

# 秦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