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种几亩地,养一群鸡,喂一头猪,这就是闲适而平静的秦岭山居生活

这个是认证

专业行走

2021-10-11 14:40

14296 1 0

进一趟秦岭,时间只够寻访一条沟。写一篇文章,一般可以介绍两户人家。

我的这些文字,以时间为序,通过空间转换,慢慢向前推动,每一句话,都尽量对应着一幅活生生的照片。

我不是在拍视频,也不是在拍照片,而是在写一种散文,一种图文高度匹配的散文,它们被我叫做“行走体散文”。阅读它们,你可以再次感受我走过的路,对所见所感同频共振。


这篇文章,就介绍图中的这两户人家。为了方便叙述,姑且叫右边下方的为山民甲户,左边上方的为山民乙户

-1-

读过这个“秦岭人文故事”系列图文的朋友,会发现我拍摄的这些房子,好像都似曾相识,但仔细看看,又觉得它们不太一样。

是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特色。秦岭南坡群山中散落着的这些人家,虽然房子都好像长得一样,但他们的故事却各有精彩。


往前看,就是前面提到的山民甲户。左边的包谷地里,包谷还挂在包谷秆上面。而右边房子屋檐下,已经能看见金黄的包谷。

与包谷地连在一起的,是一个简易牲口圈。牲口圈四周的每一边,都用了5根原木交叉着搭建而成。靠近了也闻不到任何味道,因为圈里早已没了牲口。


种几亩地,养一群鸡,喂一头猪,这就是闲适而平静的山居生活,虽然其实已不复存在。

山民甲户的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屋檐下新收的包谷,有的已经被搭在木架上,有的还连着包谷壳。

-2-

远远听见有小狗的叫声,却看不到狗的身影,找了好半天,才发现它就躲在金黄的包谷下面。山民甲户的主人不在,只剩下一条小狗看家。



一把矮矮的小凳子,静静地放在包谷壳里面。这小板凳的一条腿,被红布条绑着,看来损坏后又被接上了。从新旧程度看,怕是使用了有十多年。

看到小板凳,我想起了在家乡贵州度过的童年生活。那时候,我也有一个这样的专用小板凳。配合这个小板凳,还有一个长方形的独凳。

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每每从学校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端出自己的小板凳和独凳,乖乖地坐在上面写作业。前几年回老家,我试图将此“宝贝”找出来带走,却再已找寻不到。




在农村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新收回来的包谷其实湿湿潮潮的,如果不把外壳撕开及时晾晒干,就会发霉变质。

-3-

山民甲户的大门,被一把铁棍门插穿条锁锁着。这种老式的门锁,年轻人们估计都已经叫不上名字了。

时间在山里过得既慢又快,快在许多年都仿佛一模一样,慢在一件物品可以用很多很多年。就像这把门锁,有可能和刚才那个板凳是一样的年龄。




我站在屋檐下,给晾晒的包谷拍了一个特写,画面一半都是金黄。这种金黄从周围的颜色中跳了出来,充满了丰收的喜悦。只有秋天进山,才能感受到这种沉甸甸的美好。

山民甲户房子旁边的地里,种着一地的黄豆。刚才还在咬叫的小白狗,此时已经躲到了黄豆秧里去。因为个子实在太矮,已经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了。


一想到遥远的秦岭山中,某一个山洼洼里,种着一地青青的黄豆秧,秧苗上挂满了嫩嫩的黄豆荚,就觉得特别温暖。

-4-

院子里有两堆泥巴,中间加了水和成了稀泥状态,不知道是用来干啥的。

是用来糊漏风的墙么?还是用来修整厨房的灶么?抑或是用来挡着喂养蜜蜂的蜂箱缝么?有太多的生存智慧,正在被我们逐渐遗忘了。



为了防止在冬天里被冻住,山民甲户的水龙头上,缠了好几层厚厚的旧布。拧开水龙头,水管里还有水流出。顺着水管望过去,那边就是前面看到的牲口圈。

因为山民甲户没有人没在家,我们只停留了一会,就打算离开。直到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房子左边的包谷地里,有人正在收包谷,那会是山民甲户的主人么?

后来才知道,那是山民乙户的主人。当然,这是后话。



-5-

告别山民甲户,我们走向山民乙户。山民乙户的房子没修在路边,与南沟的主路还有一两百米的距离。要不要过去看一看?我们常常为此纠结。

直到看着山民乙户的房门敞开着,门边贴着对联,墙上挂着包谷,最终决定还是过去转转。走了好几里路,没见着几个人,心里慌慌的,遇见这种有人居住的老房子,感觉很温暖。



去往山民乙户家房子跟前的这条路,看来拓宽过,可以骑摩托,也能通行小三轮车。只是,好像不常有人走动。你看,路左边都长出了草,一看就好久没人踩过的样子。


转过一个弯,远远就见到山民乙户的院子里,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大姐正在劳动。院子地上,堆满了新掰回家来的包谷,两位主人正在撕包谷壳。

-6-

害怕有狗,我朝院子里的两个人打了一声招呼,对方转过头来,邀请我们过去坐。这时才发现,摩托车旁边的竹篱笆,也挺好看。

这一户人家房子正前方,有一个堆放杂物的小房子,怪不得我们刚才在路上,没看到院子里有人。

大姐说,今天家里有5个人在。大人在坡上清理板栗树下的草,一个小伙子在地里掰包谷,还有一个小女孩在屋里。“女娃不住这里,周末过来玩,一会就下山,明天还要上学呢。”


堆放杂物的小房子上,有整整6排包谷,马上就要挂满了。

“我家地不多,收不了多少包谷。我们把别人不种的地,也租过来种了些。”大姐说,“今年收成还行,就是老下雨,没太阳,不好晾干。”

-7-

看着山民乙户家这一墙金灿灿的包谷,多整齐呀,但有点多,实在不好意思数它们……

见到美好的事物,总是忍不住要去摸摸。我把手伸向了挂在墙上的包谷,用五个指头和手掌心,感受包谷每一行的起伏,以及新包谷上潮乎乎的水分。



然后,我还是忍不住数了数:今年的包谷,大多都是18行的,每行25粒左右,每一个包谷大约有450粒。

再一抬头,发现屋子边上有几棵苹果树,树上结满了苹果。个头不大,都邹邹巴巴的。

“要吃不?样子虽不好看,但甜得很!”大姐询问,然后指挥刚从屋里走出来的小女孩,“去给客人摘几个尝尝。”



一小会儿后,小女孩已经摘了好几个苹果,洗干净了递过来。别看这苹果确实没啥卖相,但里面的果肉确实很甜。轻轻咬了一口,满口都是酸甜。秦岭虽偏远,却地大物博,物产丰富。

-8-

“你们还要往里走?里面也没啥。”大姐关切地询问道。

“没事,我们就是去看看。”我们回应说。是的,我们只是随便走走而已,并无目的。


“那边的枣也可以吃了,想吃就去摘,别客气!”远村行走,面对大姐这样的邀请,直接说要吃不太好,一点不回应好像更不好,所以我们往往点到为止,只摘两三颗品尝一下。

说句实话,专业行走不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应该算是比较腼腆才对。

离开山民乙户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比我们刚过来时多出了两个人。一个是在地里掰包谷的小伙子,之前还以为他是山民甲户的主人,另一个就是给我们摘苹果的小女孩。



眼前的这个画面,比先前显得温馨多了。一家人在一起劳动,把地里的庄稼全部收回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走远了,回头望藏在山洼洼里的山民乙户,他们的日子多么美好温暖。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形式主义风格
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啊
2021-10-11 14:59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