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做一个肌肉女,是什么体验?

这个是认证

ELLEMEN睿士

2022-01-01 11:45

577552 0 0


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肌肉线条,是在pp开始锻炼一年之后。当时她正在准备湖北省省赛的大学生组比基尼项目,努力刷脂,“觉得自己好帅”。

 

在此之前,她从未参加过健美类赛事,同组的其他参赛选手几乎都是体校的,只有她一个人是工科出身。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抽中了第一个展示,初次上台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在最后还是斩获了第四名的成绩。

 

如今,参加健美比赛对于pp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她在两年前获得了女子形体项目的职业资格,成为拿资格卡时年纪最小的女运动员,截至目前,全国获得该项目的职业资格的运动员也不超过20个。


女子健美比赛项目分类,从左上至右下依次为:比基尼、女子形体、健身小姐(还有才艺展示环节)、女子健美和女子健体

 

肌肉女越来越多了——pp在打比赛的这几年里,发现参与健美比赛的女生数量不断增多,也有更多女生开始往更大肌肉级别去挑战。

 

抛开专业比赛不谈,我们也能在健身房里发现越来越多女性的身影。


根据艾媒咨询前不久发布的《2021年中国健身房行业市场现状及消费趋势调查研究报告》显示,健身房消费者中女性占比为61.8%,并且她们往往比男性在健身房停留更长时间。



我们不禁好奇,肌肉女们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每个女生开始锻炼的原因都不一样,其中不少人最初都并非为了练出肌肉。

 

小爱踏上健身之路的起因是为了减肥。她曾尝试过疯狂的节食减肥计划,靠着不吃东西,从57公斤暴瘦到40公斤。虽然瘦下来了,但是由于缺乏营养,脸色非常差,而且她也不可避免地和大多数节食者一样,带着“报复心理”开始暴饮暴食。

 

恶性循环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小爱意识到再继续下去太伤身体,她开始寻求更为健康的瘦身方式。

 

在健身房练了一年半后,小爱渐渐感到自己发生了变化,最肉眼可见的就是,自己瘦弱的身体上也有了肌肉线条——随之而来的,自然是体重的增长。不过她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苛求体重的数字,更加关注整体形态。现在她每周至少去四次健身房,每次锻炼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


一位女性正在使用划船机进行有氧锻炼


pp原本在学校里是读工科的,生活的日常就是坐着做实验和写报告,因为常年不运动,她的体质并不好,常常生病,“体重46kg,但是脸水肿得像120斤”。

 

那段时间维密天使正在国内风靡,pp也受到马甲线的感召,跑到学校里那间简陋的健身房自己瞎折腾起来,后来又换了一家更专业的健身房,遇到一位在那里当教练的学长——这位学长后来成了她的男友。

 

有学长领路,再加上pp自己的决心,她进步很快,逐渐由学员成了一名教练。从操课教练再到兼职私教,pp并没有花很久。如今作为IFBB Pro League职业联盟的运动员教练,pp也会带其他健美运动员进行训练。

 

和pp以及小爱不同的是,阿林开始锻炼并非为了改善身体,而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独居的勇气。


“女性单身独居这件事,并不会因为时间长你就觉得安心,”阿林说,随着现在网络上越来越多独居女性受到伤害的新闻出现,她也时常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从小区门口到我住的那一幢楼中间要经过一条小路,路灯也挺暗的,我每次走都提心吊胆。”

 

其他独居女性往往会在家门口的鞋柜放一双男士皮鞋,或者加装监控探头,但阿林却报了一门拳击课。事实上,除了健身房以外,打拳击也成为当下许多女生锻炼的热门选择。


天猫的消费数据显示,2020年在天猫上购买拳击手套的女性消费者较之前翻了一番。


上海的一家女子拳击馆(图源:一条)

 

“还是想让自己更强大一点,锻炼到现在,随着肌肉线条越来越明显,我也更有安全感了。”为了训练方便,她的包里常常带着拳击手套,回家时再路过那条黑漆漆的小路,阿林也不再那么害怕了。

 

根据阿林的观察,这两年确实掀起了一股女性拳击热,今年她所在的拳馆学员人数增长得很快,“都快成为‘网红’了”。

 

 


小爱和我们坦言,自己曾对锻炼产生过抗拒感,“有时训练量太大,我会觉得很恶心,头晕想吐,这些时候就在想,为什么自己要来吃这个苦?”她说。不过随着逐渐适应训练量和节奏,她如今已经很少再觉得锻炼苦了。

 

事实上,女性在增肌过程中,往往会面临比男性更为巨大的挑战。



“无论是激素水平、骨架、关节大小还是骨密度们,女生都不能和男生比的。”pp告诉我们,这也就意味着要练到同等水平的肌肉量,女生要付出更多努力。

 

因此,许多人会对肌肉女们——尤其是练习健美运动的肌肉女们产生一种误解,即她们那些肉眼可见的肌肉块都是吃药物而来的。


2017年全国健美健身冠军总决赛

选手在健美比赛后台打油


“现在大众对健身女生的接受度已经高了很多,但是只要说自己在玩比赛,别人就会觉得你是不是服用药物了。”pp说,这些激素药物并不是每个健美运动员都会使用,虽然服药能够提高肌肉在视觉效果上的维度、硬度、干度,但副作用是会让女性出现一些男性特征:骨头变大、脱发、内分泌紊乱、变声等。

 

她也曾经因健美而被无数次网暴过,她告诉我们,网友随口一句“使用药物,雄化”就否定了她之前所有为健美付出的努力。


“训练和饮食绝对是一切的基础,将这两点做到极致,也能有非常好的体型和状态。但现在不少运动员比赛是为了挣名声和圈钱,所以会走捷径,导致大众都不相信会真的有人愿意每天都这样执行食谱、刻苦训练。”


一位名为杨洋的健美选手为了备战健美比赛,每天要吃6顿无盐无油的刷脂餐


除了要与先天的生理特征作斗争,肌肉女们还需要与公众的刻板印象周旋。

 

小爱此前有一段时间曾经在国外生活,当时并没有感到自己的肌肉身材有多么特别,也没有人对她的身材评头论足。直到回到国内,她才发现身边一些朋友对她的身材不太能接受。


她每次去锻炼时都比较低调,戴个帽子,自己练自己的,不太与人交流,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陌生锻炼者会凑上来对她进行一番点评,“哇,你一个小女生臀腿那么大重量啊!”伴随着点评的,往往是异样的语气和奇怪的目光。

 

更有甚者,直接问小爱,“你的臀是垫的假体吗?”

 

这些情况令小爱十分头疼,于是她更改了锻炼时间,每天健身房9点一开门就去锻炼,那个时候基本上没什么人,她也不用面对他人的评判。


 

除了点评身材,更令小爱困惑的是,不少人都觉得健身女孩“不检点”。


“可能是因为健身了体型变好,就会穿一些很显身材的衣服,然后有些人的观点是,你一天到晚穿些这种衣服,就是有问题。”小爱给出了自己的猜想。

 

up主@三纸毛驴 常常去健身房锻炼,根据他的观察,由于近年来对于健身房混乱男女关系的讨论,所以大众都有一个偏见:健身房里没有几个好人,去那里的女孩子也可想而知。

 

他分享了自己的一段经历。有一次健身房里的一个女孩在做哈克深蹲练腿,这个动作需要锻炼者臀部后撅。于是,一位年轻的男性锻炼者和他悄悄说,“看见没有那个女的,搔首弄姿,臀部撅得那么高,生怕别人没看见一样,一看就不正经。”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