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从陈丹青辞职清华美院开始。。。

这个是认证

雨山书画谈

2021-11-03 09:33

17941 0 0

陈丹青2011年辞职,放弃博士生导师的资格,他在声明中说,我之请辞,非关待遇问题,亦非人事相处的困扰,而是至今不能认同现行人文艺术教育体制,最妥善的办法,乃以主动退出为宜。五年期间,我的教学处处被动而勉强,而光阴无情,业务荒废,我亟盼回到画架前独自工作,继续做个个体艺术家。

请辞以后,他不仅没有回到画架前,也没有再出现过《西藏组画》那样的作品,却成了评论家,对伟人及其他艺术家进行评论,对现行教育体制也进行尖锐的抨击。当然,这个世界需要不同声音来纠正已有的错误,使之能遵循客观规律运行,他的论调:画个画还需要英语吗?,估计大部分学艺术的学生都支持这种论调,因为没有英语的时代也在朝鲜和人家打了一仗,学了英语就被别人看起了吗?肯定不是!随着支持率随之上升,他的艺术生命也随之死亡,逐渐演变人们心中的公知形象!

陈大师的生涯启迪我们,艺术家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开辟新的画种并为之奋斗终生,这是艺术家的第一要素。梵高的《星空》笔触打破写实主义的神话,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平面画面里的立体表现。

中国的梁楷《泼墨仙人》一下带进写意时代,

徐悲鸿的《愚公移山》中西结合体系至今依然在探索。

“笔墨当随时代”,这个明末朱氏皇族石涛,为了躲避清廷的追捕而出家隐居,最后发出的感叹足以证明艺术家是和政治挂钩的,不随时代的艺术,生存都是问题,哪来静心思索,引领艺术?

《韩熙载夜宴图》,顾闳中受到李煜之托,窥看韩熙载夜宴的生活状况,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对当时社会的细心描写,

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

雅克·路易·大卫的《马拉之死》等。有政治生命的绘画能长久生存。


总之,艺术家难当,画家到处都是。陈丹青的愤世嫉俗也是对艺术的另外探索,是非曲直只有历史来判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