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5
分享

秦岭深处发现一处老宅院,雕梁画栋,还有两根拴马桩,县志无记载

这个是认证

专业行走

2021-10-16 08:00

136868 1 5

《远村行走》出版后,常常有人问我,行走秦岭这么多年,你在山里有没有见过以前留下来的那种老宅院?

秦岭是一座磅礴的山脉,地域广阔,但我寻访过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南坡宁陕、柞水、镇安、山阳等县的山村,所以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我的书副标题就叫“寻访中国最后的山村”。

这些山村所在地,长期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一直穷得叮当响,甚至直到今天,大多数人家住的依旧是简陋的土坯房,可谓一贫如洗。

那种气派的老宅院,我只在宁陕县江口镇新铺村玉皇殿沟沟口见过一次。那宅院门口栽立的两根拴马桩还在,直径两米的碾盘还在!然而很可惜,老宅院的主体却已经灰飞烟灭。

-1-

时间是13时8分,寻访完玉皇殿沟出来,我们顺着一条小河沟,走到了一堵高高的石头堡坎前,因为走得实在太累,大家一屁股都坐在了台阶上。


台阶上的三个友人,坐在最前面的是友人X,此行的司机,艺高人胆大,喜好开车,在这秦岭山里面,没有他不敢去的烂路,不过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名搞信息技术的知名教授。

后面的两位,女性友人C,人常年在北京工作,国庆节来西安旅游,特意央求我们为她安排了这次寻访。她身边的男性友人Y,肌肉男一枚,曾带着我徒步爬上了太白山。

当天,我们误闯到玉皇殿沟这个地方时,看到身后的这些老房子,以及眼前这片土地,就隐隐约约感觉此地会有故事,后来证实果然如此。


秦岭山中,小家小户的土房子和大户人家的大宅院,无论是风水和气度,都会有明显的不同。这个地方地势较高,视野开阔,土质肥沃,一看就住过大户人家。

-2-

在正式介绍这栋气派的老宅院之前,我先说说宁陕这个地方当地人的居住特点。

宁陕县地处深山,广出木材,人们因地建房,有无木不成屋之说。这个地方的房屋结构,主要有土木结构、草木结构、全木结构和砖木结构等形式。

所谓土木结构,指的是土墙、木架、木椽檩、土楼板、土瓦盖顶的那种房子。

其中一正一厦“丁字拐”的称“钥匙头”,一正两厦为“三合面”,两正两厦称“四合院”。“四合院”中间,一般会带一个“天井”。讲究的四合院,有的连修两重院、三重院。

当地县志记载,宁陕古式民宅建筑最好的,当属铁炉坝的田家大院,这个大院倚山而建,是个三重院,有三重“天井”。其它的四合院,还包括旱坝的吕家堡子,江口的姜家院子等。

从我们后面看到的遗迹判断,玉皇殿沟这栋气派的老房子,就属于土木结构的四合院,而且是一个两重院结构。

-3-

屋挨着屋、院连着院。

玉皇殿沟沟口的这栋老宅院高高大大,不像我们之前山中见到的那些老房子那样低矮。这栋老房子的院落里,虽然荒草萋萋、一片萧杀,但这草却长得自信、透着华贵。




行走在这样的地方,你能够感觉到主人曾经的威严。我一直在想:该是怎样一个达官显贵,或者富商巨贾,才会在这里买田阳羡、归隐山林?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找到这里,算是你们找对了!”一个老哥和一个大婶出现在视野里,一边询问我们到访的目的,一边话里卖着关子。


“这个地方,以前有一个大户人家,在南方当过大官,挣过大钱,告老还乡后修了个大房子,四合院,有两进院落呢!”老哥骄傲地说道。

“那这里为啥还有这么多新房子,你说的老房子去哪儿了?”我们疑惑地问道。

“那户人家后来败了,老房子也倒的倒、塌的塌,再后来破四旧,大家就把这栋破旧的老房子推倒了,重新修了这些新房子。”老哥解释说。

-4-

就在我们站立的院子边上,竖着两根拴马桩,中间搭了一根竹子,正被废物利用当晾衣杆,上面正晒晾着花花碌碌的衣服。




“这就是以前那家人留下来的老物件。”老哥让我们仔细看这两根拴马桩,“当年能栽几根拴马桩,就像现在修停车场一样,他家有钱得很。”

拴马桩我当然认识,过去乡绅大户等殷实富裕之家,都会在门口两侧栽立拴马桩,主要是用它来拴系骡马,不过如今拴马桩已经成为了石刻艺术品。

拴马桩都是由整块青石雕凿而成的,一般通高2-3米,宽厚相当,约22-30厘米不等,在建筑上其实是居民宅院的一个构成部分。

在旧社会,拴马桩和门前的石狮一样,不但有装点建筑炫耀富有的作用,同时也被赋予了避邪镇宅的意义,人们称它为“庄户人家的华表”。

-5-

带着我们看完这两根拴马桩,热心的老哥又带着我们去看这栋老宅院别的遗迹。

转到一堆杂草丛中,我们又看到一个直径将近2米的大碾盘。

“听老辈子说,这个碾盘打好后,因为这里坡度太大,做工的人都推不上来,于是主人想了个办法,在碾盘上面撒满了碎银子,说谁推上去了就归谁,这才把它从下面推了上来。”

当年撒满碎银的碾盘,如今早没了白花花的银子,现在上面只有一大堆旧鞋子。



老哥介绍说,这家人家败了以后,两进院落的房子大部分都被村民拆了,只有这些做基石和撑柱子的石头,被遗弃在原处。

我围着这些条石仔细看了看,在上面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文字。



-6-

跟着老哥,我们在远处的一堵老墙上,又看到一扇好看的窗户。

这扇窗户,是徒步秦岭这么久以来,发现最讲究的一扇。窗户整体是黑色的,明显上过漆。窗棂特别讲究,雕刻有线槽和各种花纹。栩栩如生的飞鸟,娇艳盛开的花朵。


如果不是大户人家,何来此闲情逸致?

漫步四周,两进院落的大宅院几乎已经找不到了任何遗迹,只在角角落落还有蛛丝马迹。

在另一堵已经垮塌一半的土墙上,还能够看到一扇残存的圆形窗户。窗户横格没了,只剩下一圈传统的回字纹。回字纹流行于明清时期,一般只有讲究的人家才用。


大宅院原地,后来新修的一栋房子土墙上,挂着几排玉米棒子,一根木棍插在大门上,这栋老房子才是秦岭山中典型的民居模样。只是作为地基铺在台阶上的条石,明显与房子不搭。


“后来修房子时,用了原来的石头。石头又烂不了,也运不出去,正好做地基。”老哥说道。

-7-

如今居住于此的几户人家,皆为普通的秦岭山里人。当我再细问这个大宅院的其他细节时,老哥虽尽了全力,却再无新的线索。

后来,为了弄清这个大宅院的来龙去脉,我还特意读过1992年版的《宁陕县志》,42个人物传里并无对应人物。也许这老宅子的主人,大约只是一个富商吧,并入不了县志。

前几天,我重新整理新铺村的图文,发给当地朋友“安安妈妈fighting”指正时,顺便也问了这个大宅院的事情,安安妈妈回应说:

“你指的应该是花屋院子。我知道有拴马桩,小时候那里都是老房子,各种雕栏画栋,可惜后面都被推倒修了新房子。那个院子前面有一片坟地,我小时候看过墓碑,大多是清代的。”

安安妈妈的回应里并无新的内容,不过“花屋院子”四个字却让我心头一惊,因为在我的家乡贵州,我们也把这种雕梁画栋的老房子叫做“花房子”!

一个是黔北高原,一个是秦岭南坡,这两个地方虽然地隔千里,但对老宅院的叫法简直是异曲同工!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5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大漠爱搞笑
我是大漠爱搞笑,欢迎回关、交流。
2021-10-16 22:37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