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1
分享

时隔半年,寻访秦岭深山同一户人家,没想竟大变样,到底发生了啥

这个是认证

专业行走

2021-09-30 09:39

87556 1 1

从秦岭海棠山岭背最东边的杜家寨,沿着一条窄窄的台阶下山,行约500米,就是苏家大院


苏家大院有三五户人家,不过如今都搬走了,老房子空空,只有一户还有人居住。

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苏家大院我去过两次,上一次是半年多前的深秋时节。

- 1 -

时间是13时5分,下面密林丛中的这栋建筑物,就是下山后在苏家大院碰到的第一栋老房子。


此时此刻,作为整体的海棠山,又藏进了飘渺的云雾之中,但眼前这栋老房子,却从密林中显露出来。它浑实坚强,充满了力量!

云雾真是个好东西,就像是画家笔下的墨,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别样有情的世界。那些最美的景色,往往都是想象力丰富的人,脑补出来的。


因为半年多前的深秋,我站在同样的位置,也见过这栋老房子。那时候的老房子,萧条荒寂,更像是一名垂垂暮年的老者,既不浑实也不坚强。

- 2 -

再次寻访苏家大院,这些老房子照样都闭着门。在秦岭这个多雨的时节里,这些老房子也是湿漉漉的,墙皮正一块块掉落,真是不敢想象不久之后的模样。




院子里长满了蒲公英、野草,甚至还有核桃树苗。如果有人居住的话,这里应该是晒场,人来人往,寸草不生。因为刚刚下过雨,这个院子很泥泞,鞋上随即沾满了一脚稀泥。

除了四周树林的颜色不同之外,老房子还和半年前一模一样。告别这栋无人居住的老房子,我们朝着苏家大院那一户有人居住的人家走去。

上次寻访苏家大院的时候,在那一户人家我们碰见两位八十岁的老人。两位老人一生养育了8个子女,日子过得温馨而幸福。但这次重访时,这一户却大门紧锁,无人在家。


住在这里的两个老人,他们去了何处?

- 3 -

时间回到半年前的深秋季节,那一次我和友人X、友人G一行三个人,从杜家寨往下走,远远就看到山腰有一户人家。泥墙瓦房,房前屋后,长满了高大的树木。



我们走到屋檐下,发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正端坐在椅子上,专心致志地剥着撮箕里新收的核桃。他双腿上缠着的厚厚裹脚,十分醒目。

“是从上面石寨上浪下来的吧?今天人不多。过来坐坐,歇个脚,喝口水!”老人热情,见到有客人来,主动寒暄起来。

老人告诉我们,他姓苏,今年八十岁。不过,单从面相几乎看不出来。还说家中只有他和老伴两个人常住。


“有八个娃娃咧。四个儿子,四个女子。现在都在外面,就在镇安。过年的时候全部都回来,要摆好几桌才坐得下。”老人细细地说着,写满了一脸的喜悦。

“不过以前苦呀,你看我这腿!那时候年轻,干活不知道保护身体,风里来雨里去,害下了这风湿腿病!”


站在老人家的院子里,可见海棠山的陡坡上,零星分布着贫瘠的土地。老人说:“一个老医生说,这病治不好,只能缓解,他让我缠上这裹脚,绑得紧紧的!”

- 4 -

征得主人的同意,我从院子走进屋内,站在老屋里面,阳光正好从大门照进来。屋子边上,堆放着一袋袋晒干的玉米。



地面上、篮子里,都是刚刚从地里采摘回来的大白菜和卷心菜。“大白菜平时吃,卷心菜是准备做腌菜用的。”食物充足,光线柔和,两位老人的生活,平静而美好。

再往里走的一间屋子里,方桌上、椅凳边、撮箕里,满地面都是核桃。




“这些核桃都是我们自己收的,用刀剥的皮,太阳晒开的,没见过水,个子小,但味道很好。”老人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们一些品尝。“我们老了,也吃不完,准备剥出来榨成核桃油。”

这是老大爷剥核桃的“秘密武器”,一头是一个圆圆的木头,另一头是一根尖尖的铁针。


“核桃被敲裂开一条缝以后,只需要把铁针插进去,轻轻动几下,核桃仁和核桃壳就分开了。”老人说道,“你敲核桃不能太用力,晒得太干了,砸的劲太大,桃仁就都碎了。”

- 5 -

老屋墙上,一镜框的黑白老照片,留下了苏家大院这户人家普通农家最美好的记忆。每张照片上笑盈盈的孩子们,都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


也许,只有老父亲和老母亲,才能一眼就区分出这八个孩子来。从两个人的小家庭,到四世同堂四十多口人,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厨房里满是生活的味道,窗户窄而小,光线从外面射进来,老屋里面有安静而甜蜜的感觉。厨房灶台的台面收拾得很干净,两口锅都盖着盖子,里面也许还盛放着可口的饭菜。



人老了,身康体健的时候,能在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屋里过着日子,谁说不是一种福气?

近十把各种类型的刀具,以及锄头、耙子、铲子、铁锹,都整整齐齐地悬挂在墙上。单单从对农具的收纳情况,就知道两位老人必定“十八般农具”样样会使,是个好庄稼人。


“核桃剩下不多了,就买给你们这么多吧,还得留点给孩子们。”核桃真是馋人得很,临走的时候,我们购买了一些,10元1斤。岁月静好,愿两位老人家长命百岁!

- 6 -

两位老人,八个子女,四十多口人的大家庭,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不过这一次,时间仅仅过了半年,这栋老房子已经大变样。两位老人,今天并不在家中。



我凑到玻璃窗户跟前,朝房子里看了看,里面家具摆放有序,床上的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就像半年前的样子。

再看了看这个院子,十天半月前肯定还打扫过。旧地重访,原本希望能遇见故人,只可惜运气不好!

站在院子看这栋老房子,发现门口的对联是今年新的,看来过年的时候,两位老人的子孙们都回来了,是他们一起把对联贴上去的么?

- 7 -

这户人家门口不远处的土地里,种满了烤烟,更远处甚至还传出一连串鹅叫声。海棠山虽然终年云雾缠绕,但因为这里地势很高,又是向阳山坡,日照很足,很适合种植优质烤烟。



这里的泥土是黑色的,一看就知道这是腐殖土,适合作物生长。但地里的菜苗却稀稀拉拉,更远处一大片地还已经撂了荒,里面长满了杂草。

山高,风景再好,土地再多,也留不住人了。半年前苏家大院还住着一户人家,没想到半年后再次寻访,却连这一户人家也离开了!

地里的植物没有感情,见风见雨就长,跟傻子一样,长势还很喜人。它们完全不知道,主人差不多快遗忘这里了。也好,这些被侍弄了多年的庄稼地,如今终于自由发展了。

- 8 -

苏家大院的这个院子很安静,老宅子更是寂静无声,门口的核桃树也静悄悄地挂上了果。苏家大院并没有变,只是这里少了两个主人。可少什么都没关系,少了人就不成家。



海棠山上,树越长越大,林子越来越密。屋顶覆盖满掉落的树叶,并在雨后渐渐长出了青苔。岁月就像一把篦子,把老宅子梳理得整整齐齐。但鸡鸣声、犬吠声、喧嚣声,渐渐都没了。


海棠山上的老房子,正一点点陷入轮回之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猪猪✓
“皮一下就很开心!”
2021-09-30 10:36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