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天生的“耗”——中国式家庭关系

这个是认证

一代文嚎

2021-05-20 10:28

54913 1 0


先说一个跟我有关的段子。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爸带着我和我哥去见我爷爷。


忘记了具体内容(肯定与赡养无关),我爸和我爷爷经过一番愤怒的争吵后,一致做出了一个违背祖训的决定:断绝父子关系。


我爸对我哥俩说:“大S、小S跪下,跟我给你爷爷磕最后一次头!”


家人之间的摩擦是常有的,说点狠话或着干点上火的事都不稀奇,比如“我以后没你这个儿子”或者“你不是我爹”之类。


我爸和我爷爷的牛逼之处在于,他们还真做到了鸡狗之音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断绝。


我很怀疑我的老子和我老子的老子误解了老子,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般家庭是真达不到这硬核境界,正如歇后语大师潘金莲女士所说:“云端里老鼠——天生的耗”,这话不是指人际关系,但用来形容家人间那种与生俱来的拧巴关系极为传神。


潘金莲本人与母亲潘姥姥的关系就堪称代表,潘金莲待母刻薄,甚至当众辱骂,认为其接受情敌(李瓶儿)财物的行为让自己蒙羞,而其母则自然视其为吝啬无情,以至咒其短命。


正当读者以为潘金莲是个无可救药的恶魔时,作者忽一转笔,在听闻潘姥姥下葬去世那天,她又滚下了泪来。


家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就是这么“耗”,既无法做到百分百的亲爱,也很难做到彻底的怨恨。去年发生的活埋亲娘事件,之所以轰动全国,倒也说明了其极端少见。



不止于有生计之忧的小家小户如此,富贵大家庭也难逃此魔咒。


《红楼梦》里的探春对大家庭内部成员如乌眼鸡一样的互耗看得很清,甚至上升到了家族迟早因此败亡的认识高度,而她本人也很难与其母赵姨娘搞好关系,她们彼此互相失望心冷,一个希望对方行为尊重检点,一个视对方攀附高枝并忘恩。


看着万事不管的贾母与贾赦、贾政这两个儿子的关系也有拧巴,一个自己为人滥俗不争气,却抱怨当父母的偏心,一个在管教贾宝玉的问题上与隔代宠溺的母亲常有龃龉甚至分歧激烈。


家人之间当然会互相汲取力量互相温暖,但那种恩怨缠斗也算是特色,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往往多指此。


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故事至今仍是重头戏,从《乡村爱情》里的谢广坤,到《都挺好》里的苏大强,既有极品父母,也有极品子女,倒不是因为中国的影视从业人员特别钟爱这类制作,而是实在太有群众的共鸣基础。


我见过不少人跟同学、同事之类的人际关系会处理得非常好,甚至可谓完美,或者说但凡外人,处得都不太差,但就是跟家人的关系总是拧巴着难过。


要说是什么大矛盾吧,往往都不是,鸡零狗碎的小事而已,但于心理却是跨不过去的一道道又深又大的坎。


因此我们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别人家的小问题到你家就是个大事,于你家而言的小事,换到别家就是大麻烦。尤其是婆媳矛盾,也算是是源远流长的中国特色家庭文化,其五花八门勾心斗角足以搞出人命让日子过不下去。


究其原因,父母、子女都有问题,当然往往都是父母在先,很多家庭矛盾其实都是冰冻三尺。


就拿潘家来说,屡屡把女儿当货物一样卖来卖去的潘姥姥虽说有贫穷的无奈,但终归是未尽母责,潘金莲那畸形性格的养成与此关联甚大,养尊处优的林黛玉于贾府尚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寄人篱下感,长期缺乏依靠和安全感的潘金莲的种种可恨品格似乎就没那么招人恨了。


可即便是过往不究,在子女年长后,新的矛盾也会不请自来。


中国的家庭成员之间,似乎很难有界限感,一旦没有界限感就会理所当然地过度索取。


很多父母老人,一方面是放不下的舐犊情深“我这是为你好”的啥都想管(这也是一种过度索取),另一方面是不甘寂寞的需要家庭地位上的尊重感,尤其是特别看重一个“孝”字。


令人恐怖的是“孝”字后面往往会跟着一个“顺”字,这也简单粗暴地解答了怎样做才是“孝”的问题,因此才有“忤逆”一说,《西游记》里的小白龙便是因此获罪受到的严惩。

我有个朋友,家里啥都好,唯独老太太经常生气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在你家说话还不算数吗?”


一些有求于老太太子女的亲朋吃透了老太太的性格,猛夸老太太子女孝顺有福气,如不济,便激将:“这点事还当不了你孩子的家吗?”十分管用。


不是说做子女的就没有过度索取的问题,这个话题放在任何家庭都是“唉,一言难尽啊”,一篇说不完,勿杠。



眼下的中国社会正处于重大变型期,越来越强调人际中的个人独立及边界感,唯“顺”才“孝”的传统观念自然难顺,“孝顺”一词提的少了,“感恩”成为了最中庸的大力提倡,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感恩总该有吧。


诚然我们这代人的父母是很不容易的,他们经历的磨难只会比我们多,为了保证子女的成长,他们往往会在物质上做出巨大牺牲,砸锅卖铁培养孩子上学的是真不少,我们这代人的父母大多数配得上含辛茹苦四个字,对他们的评价也多多少少会偏重于物质层面的贡献,至于他们当年教育方法的不当,以及如今在与我们相处中这样或那样的“耗”,反倒是小节了。


成长于物质逐渐富足年代的我们已多为人父母,我们常过母亲节、父亲节,但在这样的节日里倘若仅仅都是说得出口的感恩,似乎是缺了点什么的,尽管已改变不了父母,更无法时光倒流去规避,但那些说不出口的家庭遗憾或伤害是否可以引为己戒呢?


以前我觉得外国人的家庭成员关系不至于“耗”,毕竟没出国混过,倘若他们的影视作品和我们的一样来源于生活,推荐大家一观美剧《东城梦魇》,你会发现一家人过日子,好像没人有错,但就是没法不拧巴。


家和万事兴,祝大家少一些内卷吧。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一代文嚎
建议正常展示阅读量
2021-05-21 07:55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