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3
分享

佛道清禁地,何故沦为奸淫所?

这个是认证

一代文嚎

2021-04-15 09:25

298122 1 3


在元明清的通俗文学里时常活跃着被骂作“贼秃”的一群人间奇葩,不止于佛教徒,道教徒那里也不清净,这些人身为宗教徒最爱干的却是油腻荤腥的事儿。


除了这些人亲自参与的哼哼哈兮,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世俗之人总“爱”在道观、寺庙、尼姑庵里干些苟且之事。


原因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宗教的世俗化。


世俗化的宗教取悦于世俗,从事宗教工作的人也更加世俗到无所不为。


这跟有信仰的僧道没经得住诱惑破了戒律清规还不一样,批评这些人没有信仰反而没有意义,僧服道袍不过是演戏的职业装,人家本来就没有信仰的混口饭吃。


《金瓶梅》里的薛姑子就是这号人物,这尼姑把陈参政家的小姐吊在地藏庵里,和一个小伙子偷奸。


如果这个“吊”字真的是大家理解的吊,薛姑子在中间起到的作用极可能是协助强奸,而不是为有情人搭桥。


此事事发,碰巧正是西门庆受理,但是西门庆也只是打了她二十大板,并令她还俗,这个惩罚力度只能说明了一点,犯罪成本真的低。


既没有戒律道德的束缚,也没有严刑峻法的威慑,在这样的情况下,宗教场所的彻底黑化可以说是迎合市场刚需的必然。



在周星驰版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唐伯虎选择了在寺庙里调戏秋香,然后被和尚一脚踹飞。


以前以为,导演把这场戏安排在这里纯粹就是为了满足观众口味的瞎掰,毕竟佛门清禁地与泡妞撩骚的行为非常具有戏剧冲突感。


现在看来还真不是导演“黑”宗教。


你看那《水浒传》,高衙内调戏林娘子便发生在岳庙,有没想过高衙内这种纨绔子弟为什么要跑岳庙去?


原因跟电影里的唐伯虎一样,这里是妇女们出没频繁的地方,越是高级的庙宇道观就越有机会碰到色貌甚好的官宦妻女。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那样的时代,越是身份尊贵的女性就越是遵循此道,也只有求神拜佛的严肃事儿才会让妇女们重视到必须抛头露面亲自到场,这当然也是妇女们可以外出的最好理由。


不是每个女子都可以像杜丽娘一样靠做梦解决思春难题,也不是每一个故事都能这么编,总得给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安排一个说得过去的相遇场合吧。于是在《西厢记》里,崔莺莺在寺庙里邂逅了张君瑞,成就了美好的爱情。


但不是所有的相遇都会产生美好的爱情结果,因为出没守候在寺庙道观的不止于唐伯虎、张君瑞这样的风流才子,还有高衙内、殷天锡这样的恶棍色批。


在西门庆死后,许下愿心的吴月娘远赴泰州岱岳庙进香,却不料庙祝道士是个“贪财好色之辈,趋时揽事之徒”,“专一藏奸蓄诈,替他(殷天锡)赚诱妇女到方丈,任意奸淫,取他喜欢”。


这个殷天锡就是知州高廉的妻弟,这货在《水浒传》里被李逵三拳两脚打死。


作为一名恶霸,殷天锡的犯罪近乎没有技术含量。在遭到吴月娘的拒绝后,他便跪下说:“娘子禁声,下顾小生,恳求怜允。”


吴月娘不允,高声大叫:“救人!”


这货见有人来,便从偏门跑了。


当有了宗教败类做帮凶,寺庙道观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猎艳犯罪场。


都是一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妇女,甚至不乏身份高贵者,哪里见过这阵势,估计吓都吓傻了,事后当然也大概率不会报案声张,也难怪殷天锡频频犯罪却依然没有技术含量沉淀。


薛姑子的那件强奸案得以事发审判并不容易,本应起到严惩震慑的作用,尤其是对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世俗权威取悦者。


不知何故,西门庆从轻发落了薛姑子,只是没想到这种事情很快便落到了自己老婆身上。


本文同步发布于微信公众号“一代文嚎”(yidaiwenhao2016)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本主题已被锁定,无法回复,敬请谅解
热门评论
龙腾2000
一代文嚎的鼻血呀,都流那么长了,哈哈!
2021-04-16 05:42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