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
分享
[转载] 一代“鞋王”陨落!6000 家门店全部关闭,190 亿市值跌剩 3.5 亿
这个是认证

黑猫子 这个是VIP

2021-04-12 08:46

337471 2 0


"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药糖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继百丽国际退市、富贵鸟宣布破产后,达芙妮也滑到了悬崖边缘。

对许多 80 后女性而言,达芙妮曾是她们的青春记忆。

这家发源于中国台湾的女鞋品牌,曾在中国内陆的大街小巷遍地开花,成为爱美女性的最佳选项之一。

最鼎盛时期,达芙妮在中国开了 6881 家门店,市占率一度接近 20%,当时中国每卖出 5 双女鞋,就有一双来自于达芙妮。

女鞋销售异常火爆,达芙妮股价也一路高歌猛进,公司总市值曾达到 190 亿港元,以致时尚界将达芙妮、富贵鸟、百丽国际并称为中国鞋企的 " 三驾马车 "。

近年来,中国鞋企 " 三驾马车 " 相继从云端坠入谷底:2017 年百丽国际退市,2019 年富贵鸟宣告破产,随后达芙妮也跌落神坛,陷入靠贴牌求生存的窘境。

今年 3 月 25 日,达芙妮披露了 2020 年业绩,公司实现收入 3.64 亿港元,同比下降 83%;股东应占年度亏损 2.42 亿港元,同比收窄 77%。

2020 年,疫情 " 黑天鹅 " 突如其来,达芙妮决定关闭所有线下店铺。截至 2020 年底,达芙妮线下门店仅剩 242 家,相较最鼎盛时期的 6881 家减少 96% 以上。

放弃实体零售业务之后,达芙妮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品牌业务和电商业务。2020 年,达芙妮的品牌业务、电商业务分别实现收入 2.1 港元、1.48 港元,同比分别下降 89%、31%。

公司业绩不振,股价也受到拖累,相比历史上的最高峰,达芙妮股价累计暴跌 98%,公司总市值也从巅峰时期的 190 亿港元跌至仅剩 3.5 亿港元。

达芙妮的溃败令人唏嘘,曾经火遍中国大江南北的一代 " 鞋王 " 达芙妮,为何会沦落至此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达芙妮陷入经营困境并非一朝一夕之间,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80 年,一场由石油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中国台湾。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这场金融危机让陈贤民失业了。

迫于生计的陈贤民,拉上大舅子(老婆的弟弟)张文仪,集资 2000 万新台币,创立了 " 乔志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

(陈贤民)

张家是制鞋世家,潜移默化中张文仪习得做皮鞋的好手艺,乔志公司就顺理成章做起了鞋类代工生意。

当时,台湾的制鞋业已连续发展 30 年之久,产业链完善,劳动力低廉,全世界的知名鞋企都跑到台湾找代工,搭上时代快车的乔志公司如鱼得水。

但台湾市场毕竟太小了,追随台商抢占内地市场的新浪潮,陈贤民和张文仪于 1987 年跑到香港建立了永恩集团,这就是达芙妮的前身。

随着鞋类代工业务风生水起,陈贤民和张文仪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不再满足于仅仅做一家鞋类代工厂,于 1990 年创建了自有品牌达芙妮,并将工厂搬到了福建莆田。

虽然创立了自有品牌,但前期达芙妮主要做的是批发生意,即将滞销库存尾货卖给大陆代理商,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

很快,批发生意的劣势就暴露出来了:一方面,代理商倾向销售利润空间最大的产品;另一方面,销售主导权被代理商牢牢掌控,达芙妮的库存风险不断放大。

随后,在张文仪的主导下,达芙妮由原来的批发商逐渐转型为零售商,张文仪又开始带着达芙妮在全国各地开设直营门店,并通过加盟模式持续扩张规模。

当时,大陆改革开放十多年,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美的渴望不断释放,发源于台湾的达芙妮,代表着前卫和时尚,价格也不算贵,正好满足了年轻人对美的追求。

就这样,达芙妮成了内陆年轻人的心头爱,公司营收也跟着水涨船高。抓住时代契机的达芙妮母公司永恩集团,于 1995 年在香港顺利上市。

伴随达芙妮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公司内部的控制权争夺也愈演愈烈。

张文仪带领的市场部门在达芙妮的话语权不断提高,和姐夫陈贤民的冲突也越来越多,甚至在董事会上也针锋相对。

为了达芙妮的平稳运行,陈贤民于 1998 年退出了公司管理层。不过,张文仪的好日子也不长久,因为只注重市场营销,忽略了产品设计与质量问题,达芙妮的销量出现下滑趋势。

随后,因为一笔 1500 万美元的到期借款还不上,张文仪被迫离开了公司管理层,董事会不得不请回陈贤民主持大局。

临危受命的陈贤民,重回达芙妮后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将妹夫陈明源的长子陈英杰引进公司担任总裁,让年轻人带领公司发展;二是对品牌进行整改规划,重新定位。

进入陈英杰时代的达芙妮势头强劲,仅仅一年后就成功扭亏。鉴于此,陈英杰决定对达芙妮进行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引入现代化的管理体系,从家族决策制度中解脱出来。

为此,陈英杰说服了力荐自己进入达芙妮管理层的陈贤民退居二线,并引入了第三方投资机构 TPG。

与此同时,TPG 向达芙妮委派了一名执行董事,并带来了新的财务总监、供应链总管、人力资源总监、运营总监等,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职业管理人。

通过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达芙妮逐渐从一个家族式企业彻底蜕变为一家现代化上市公司。最明显的一点是,达芙妮的库存周转从 180 天减少至 125 天,成本开支降低 40%。

达芙妮还将产品分为两个系列,分别针对 15-30 岁和 20-45 岁两大女性消费群体,并为两个系列安排了不同的代言人。

面对 15-30 岁的女性消费群体,达芙妮签下当时最火的女团 SHE 做代言人,拍摄了一组一年四季的宣传大片,SHE 还专门为达芙妮创作了一首歌曲《月桂女神》。

而面对 20-45 岁的女性消费群体,达芙妮选定的代言人是刘若英,一向以知性美著称的刘若英,更受 20-45 岁成熟女性的欢迎。

在陈英杰的主导下,达芙妮迎来了历史上的高光时刻。2012 年,达芙妮进入最鼎盛时期,在全国各地的门店数量多达 6881 家,公司总市值突破 190 亿港元。

万万没想到,到达巅峰的达芙妮并没有风光太久,就陷入了下滑通道。

2010 年前后,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大众审美随之发生改变,加之中国电商行业的崛起,产品销售渠道逐渐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一路狂奔的达芙妮,一直将销售作为重中之重,产品设计缺乏创新,产品质量一般化,而达芙妮的业务重心长期聚焦于线下门店,线上业务是短板。

为了跟上时代潮流,达芙妮也曾做出多种尝试。达芙妮先是在天猫搭建了自营电商 " 爱携 ",随后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又与京东、唯品会、好乐买等数十家电商平台签订了代销协议。

不同于其他品牌格外倚重电商平台的做法,达芙妮计划自建一个专属电商平台。2010 年,达芙妮出资 3000 万投资 " 耀点 100",为此不惜关闭京东、好乐买等众多优质分销渠道。

然而,达芙妮自建电商平台这一步踏空了,耀点 100 在电商混战中败下阵来,达芙妮也随之一蹶不振,并于 2015 年陷入 10 年来的首次亏损。

在达芙妮的沉浮中,曾将现代化管理制度引入达芙妮的 TPG 迅速套现离场,独留陈英杰苦苦坚守阵地。

陈英杰也曾试图挽救,大概是病急乱投医,所做尝试大多打了水漂。其实,在出任达芙妮总裁之前,陈英杰并无企业管理经验,他的身份是一名音乐人,与歌手任贤齐私交甚笃。

走上人生巅峰的陈英杰,也一直没有完全脱离娱乐圈,陈英杰出动 12 两宾利迎娶内地女星、张国立女徒弟韩雨芹一事,至今仍被大众津津乐道。

过往经历在陈英杰身上留下印记,他的挽救措施也是靠娱乐造势,拿出达芙妮的钱投资了娱乐节目《蜜蜂少女队》,还和日本某出版社创办了少女时尚杂志《vivi 美眉》。

找错方向的达芙妮越陷越深,陈英杰的控制权也岌岌可危,最终落入张文仪长子张智凯手中。张智凯引入新的投资机构威灵顿,掌握了达芙妮的话事权。

正所谓 " 新官上任三把火 ",张智凯也急于求变,他关闭了那些效益不好的店面,将品牌重新定义为轻奢风,改了品牌 logo,将目光对准 90 后等年轻消费群体。

90 后对流行元素更加敏感,张智凯开始玩跨界,与美国时尚品牌开幕式(OPENING CEREMONY)合作,并联合周笔畅和迪士尼,推出了跨界系列产品。

此外,走上高端路线的达芙妮,将商场专柜视为销售重地,线上渠道沦为达芙妮清理库存的工具,达芙妮网店内几乎是 365 天都在甩卖过季产品。

刚开始大家还冲着价格便宜去达芙妮网店抢货,但达芙妮一直没有彻底解决款式落伍和质量堪忧的问题,很多消费者都因此放弃了达芙妮。

实际上,从 2015 年至今,达芙妮始终没能摆脱亏损困境,股东应占年度利润已经连续亏损 6 年之久,合计亏损约 42.38 亿港元。

在此期间,投资机构威灵顿也效仿 TPG 当年的做法,股票套现之后抽身而退,留下了一地鸡毛的达芙妮。

作为创始人之一的陈贤民,面对达芙妮现状痛心不已," 如果能重来,我可能还会多做十年再退休 "。遗憾的是,就算陈贤民再度回归,恐怕也无力扭转乾坤了。

除了内斗损耗,达芙妮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跟上时代潮流,尤其在电商布局上一错再错,而且对产品设计与质量问题之中缺乏足够的重视,最终在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

近年来,中国鞋类零售市场变化很大,遭遇重创的不仅达芙妮一家,中国鞋企 " 三驾马车 " 皆是凄凉象:百丽国际于 2017 年退市,富贵鸟于 2019 年宣告破产。

如今,许多老牌鞋企都在忙着转型,例如星期六出清了鞋类制造业务,站上了直播带货的风口;奥康国际跨界医疗,靠狂犬病疫苗迎来事业的 " 第二春 "。

深陷亏损泥潭的达芙妮也在忙着自救,公司决定关闭线下门店,实施品牌授权模式。不过,靠贴牌生意度日的达芙妮能否迎来命运逆转,我们不得而知。

来源:投资家

一代“鞋王”陨落!6000 家门店全部关闭,190 亿市值跌剩 3.5 亿

"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药糖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继百丽国际退市、富贵鸟宣布破产后,达芙妮也滑到了悬崖边缘。

对许多 80 后女性而言,达芙妮曾是她们的青春记忆。

这家发源于中国台湾的女鞋品牌,曾在中国内陆的大街小巷遍地开花,成为爱美女性的最佳选项之一。

最鼎盛时期,达芙妮在中国开了 6881 家门店,市占率一度接近 20%,当时中国每卖出 5 双女鞋,就有一双来自于达芙妮。

女鞋销售异常火爆,达芙妮股价也一路高歌猛进,公司总市值曾达到 190 亿港元,以致时尚界将达芙妮、富贵鸟、百丽国际并称为中国鞋企的 " 三驾马车 "。

近年来,中国鞋企 " 三驾马车 " 相继从云端坠入谷底:2017 年百丽国际退市,2019 年富贵鸟宣告破产,随后达芙妮也跌落神坛,陷入靠贴牌求生存的窘境。

今年 3 月 25 日,达芙妮披露了 2020 年业绩,公司实现收入 3.64 亿港元,同比下降 83%;股东应占年度亏损 2.42 亿港元,同比收窄 77%。

2020 年,疫情 " 黑天鹅 " 突如其来,达芙妮决定关闭所有线下店铺。截至 2020 年底,达芙妮线下门店仅剩 242 家,相较最鼎盛时期的 6881 家减少 96% 以上。

放弃实体零售业务之后,达芙妮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品牌业务和电商业务。2020 年,达芙妮的品牌业务、电商业务分别实现收入 2.1 港元、1.48 港元,同比分别下降 89%、31%。

公司业绩不振,股价也受到拖累,相比历史上的最高峰,达芙妮股价累计暴跌 98%,公司总市值也从巅峰时期的 190 亿港元跌至仅剩 3.5 亿港元。

达芙妮的溃败令人唏嘘,曾经火遍中国大江南北的一代 " 鞋王 " 达芙妮,为何会沦落至此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达芙妮陷入经营困境并非一朝一夕之间,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80 年,一场由石油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中国台湾。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这场金融危机让陈贤民失业了。

迫于生计的陈贤民,拉上大舅子(老婆的弟弟)张文仪,集资 2000 万新台币,创立了 " 乔志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

(陈贤民)

张家是制鞋世家,潜移默化中张文仪习得做皮鞋的好手艺,乔志公司就顺理成章做起了鞋类代工生意。

当时,台湾的制鞋业已连续发展 30 年之久,产业链完善,劳动力低廉,全世界的知名鞋企都跑到台湾找代工,搭上时代快车的乔志公司如鱼得水。

但台湾市场毕竟太小了,追随台商抢占内地市场的新浪潮,陈贤民和张文仪于 1987 年跑到香港建立了永恩集团,这就是达芙妮的前身。

随着鞋类代工业务风生水起,陈贤民和张文仪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不再满足于仅仅做一家鞋类代工厂,于 1990 年创建了自有品牌达芙妮,并将工厂搬到了福建莆田。

虽然创立了自有品牌,但前期达芙妮主要做的是批发生意,即将滞销库存尾货卖给大陆代理商,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

很快,批发生意的劣势就暴露出来了:一方面,代理商倾向销售利润空间最大的产品;另一方面,销售主导权被代理商牢牢掌控,达芙妮的库存风险不断放大。

随后,在张文仪的主导下,达芙妮由原来的批发商逐渐转型为零售商,张文仪又开始带着达芙妮在全国各地开设直营门店,并通过加盟模式持续扩张规模。

当时,大陆改革开放十多年,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美的渴望不断释放,发源于台湾的达芙妮,代表着前卫和时尚,价格也不算贵,正好满足了年轻人对美的追求。

就这样,达芙妮成了内陆年轻人的心头爱,公司营收也跟着水涨船高。抓住时代契机的达芙妮母公司永恩集团,于 1995 年在香港顺利上市。

伴随达芙妮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公司内部的控制权争夺也愈演愈烈。

张文仪带领的市场部门在达芙妮的话语权不断提高,和姐夫陈贤民的冲突也越来越多,甚至在董事会上也针锋相对。

为了达芙妮的平稳运行,陈贤民于 1998 年退出了公司管理层。不过,张文仪的好日子也不长久,因为只注重市场营销,忽略了产品设计与质量问题,达芙妮的销量出现下滑趋势。

随后,因为一笔 1500 万美元的到期借款还不上,张文仪被迫离开了公司管理层,董事会不得不请回陈贤民主持大局。

临危受命的陈贤民,重回达芙妮后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将妹夫陈明源的长子陈英杰引进公司担任总裁,让年轻人带领公司发展;二是对品牌进行整改规划,重新定位。

进入陈英杰时代的达芙妮势头强劲,仅仅一年后就成功扭亏。鉴于此,陈英杰决定对达芙妮进行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引入现代化的管理体系,从家族决策制度中解脱出来。

为此,陈英杰说服了力荐自己进入达芙妮管理层的陈贤民退居二线,并引入了第三方投资机构 TPG。

与此同时,TPG 向达芙妮委派了一名执行董事,并带来了新的财务总监、供应链总管、人力资源总监、运营总监等,这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职业管理人。

通过这场自上而下的改革,达芙妮逐渐从一个家族式企业彻底蜕变为一家现代化上市公司。最明显的一点是,达芙妮的库存周转从 180 天减少至 125 天,成本开支降低 40%。

达芙妮还将产品分为两个系列,分别针对 15-30 岁和 20-45 岁两大女性消费群体,并为两个系列安排了不同的代言人。

面对 15-30 岁的女性消费群体,达芙妮签下当时最火的女团 SHE 做代言人,拍摄了一组一年四季的宣传大片,SHE 还专门为达芙妮创作了一首歌曲《月桂女神》。

而面对 20-45 岁的女性消费群体,达芙妮选定的代言人是刘若英,一向以知性美著称的刘若英,更受 20-45 岁成熟女性的欢迎。

在陈英杰的主导下,达芙妮迎来了历史上的高光时刻。2012 年,达芙妮进入最鼎盛时期,在全国各地的门店数量多达 6881 家,公司总市值突破 190 亿港元。

万万没想到,到达巅峰的达芙妮并没有风光太久,就陷入了下滑通道。

2010 年前后,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大众审美随之发生改变,加之中国电商行业的崛起,产品销售渠道逐渐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一路狂奔的达芙妮,一直将销售作为重中之重,产品设计缺乏创新,产品质量一般化,而达芙妮的业务重心长期聚焦于线下门店,线上业务是短板。

为了跟上时代潮流,达芙妮也曾做出多种尝试。达芙妮先是在天猫搭建了自营电商 " 爱携 ",随后成立了电子商务公司,又与京东、唯品会、好乐买等数十家电商平台签订了代销协议。

不同于其他品牌格外倚重电商平台的做法,达芙妮计划自建一个专属电商平台。2010 年,达芙妮出资 3000 万投资 " 耀点 100",为此不惜关闭京东、好乐买等众多优质分销渠道。

然而,达芙妮自建电商平台这一步踏空了,耀点 100 在电商混战中败下阵来,达芙妮也随之一蹶不振,并于 2015 年陷入 10 年来的首次亏损。

在达芙妮的沉浮中,曾将现代化管理制度引入达芙妮的 TPG 迅速套现离场,独留陈英杰苦苦坚守阵地。

陈英杰也曾试图挽救,大概是病急乱投医,所做尝试大多打了水漂。其实,在出任达芙妮总裁之前,陈英杰并无企业管理经验,他的身份是一名音乐人,与歌手任贤齐私交甚笃。

走上人生巅峰的陈英杰,也一直没有完全脱离娱乐圈,陈英杰出动 12 两宾利迎娶内地女星、张国立女徒弟韩雨芹一事,至今仍被大众津津乐道。

过往经历在陈英杰身上留下印记,他的挽救措施也是靠娱乐造势,拿出达芙妮的钱投资了娱乐节目《蜜蜂少女队》,还和日本某出版社创办了少女时尚杂志《vivi 美眉》。

找错方向的达芙妮越陷越深,陈英杰的控制权也岌岌可危,最终落入张文仪长子张智凯手中。张智凯引入新的投资机构威灵顿,掌握了达芙妮的话事权。

正所谓 " 新官上任三把火 ",张智凯也急于求变,他关闭了那些效益不好的店面,将品牌重新定义为轻奢风,改了品牌 logo,将目光对准 90 后等年轻消费群体。

90 后对流行元素更加敏感,张智凯开始玩跨界,与美国时尚品牌开幕式(OPENING CEREMONY)合作,并联合周笔畅和迪士尼,推出了跨界系列产品。

此外,走上高端路线的达芙妮,将商场专柜视为销售重地,线上渠道沦为达芙妮清理库存的工具,达芙妮网店内几乎是 365 天都在甩卖过季产品。

刚开始大家还冲着价格便宜去达芙妮网店抢货,但达芙妮一直没有彻底解决款式落伍和质量堪忧的问题,很多消费者都因此放弃了达芙妮。

实际上,从 2015 年至今,达芙妮始终没能摆脱亏损困境,股东应占年度利润已经连续亏损 6 年之久,合计亏损约 42.38 亿港元。

在此期间,投资机构威灵顿也效仿 TPG 当年的做法,股票套现之后抽身而退,留下了一地鸡毛的达芙妮。

作为创始人之一的陈贤民,面对达芙妮现状痛心不已," 如果能重来,我可能还会多做十年再退休 "。遗憾的是,就算陈贤民再度回归,恐怕也无力扭转乾坤了。

除了内斗损耗,达芙妮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跟上时代潮流,尤其在电商布局上一错再错,而且对产品设计与质量问题之中缺乏足够的重视,最终在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

近年来,中国鞋类零售市场变化很大,遭遇重创的不仅达芙妮一家,中国鞋企 " 三驾马车 " 皆是凄凉象:百丽国际于 2017 年退市,富贵鸟于 2019 年宣告破产。

如今,许多老牌鞋企都在忙着转型,例如星期六出清了鞋类制造业务,站上了直播带货的风口;奥康国际跨界医疗,靠狂犬病疫苗迎来事业的 " 第二春 "。

深陷亏损泥潭的达芙妮也在忙着自救,公司决定关闭线下门店,实施品牌授权模式。不过,靠贴牌生意度日的达芙妮能否迎来命运逆转,我们不得而知。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闲赋屏旧朝
暴发户们从来都不认为民间政治家的商业价值与格局远见是财富的保险箱。
2021-04-12 22:36
0
0
離我遠點
慢点儿,再等等森达、木林森!
2021-04-12 15:10
0
0
推荐阅读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