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4
分享

[转载] 城市人的狗,都去上狗德学院了

这个是认证
摘星居士 楼主
2022-08-09 11:08 36734
举报 收藏本帖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盐财经(ID:nfc-yancaijing)

原标题:城市人的狗,都去上狗德学院了

作者 | 邹迪阳

编辑 | 煎尼

排版|罱乙

图片

声势日渐高涨的鸡娃投资,正在将触手伸向宠物界。

据多家媒体报道,在一二线城市,不少新晋“铲屎官”为矫正自家幼犬的不良行为,选择将其送入封闭、托管式的“狗德培训班”,进行回炉重造。

这些培训班的学习周期通常为一个月,部分训练周期长达三个月,且开价不菲,多者可达数千乃至上万。

图片

“有这闲钱,都能再买一只狗了。”评论区充斥着类似的声音。

其间的态度虽有待反驳,但多少道出了局外人对宠物培训风行的不解。

城镇宠物市场规模的扩增,可视为“狗德”等培训班涌现的直接诱因。

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显示,全国城镇宠物(猫犬)主达6844万人,较之2020年多出8.7%。将数据进一步拆解,平均每5户中国城镇家庭,就拥有1只猫狗。

图片

和其他新兴经济类似,宠物赛道炒热后,呈现出细分化、个性化趋势。目前,包括繁育、食品、用品、训练、寄养、医疗、美容、摄影、保健、保险、宠物乐园及宠物殡葬等在内,相关产业链已覆盖了上下游各个细分领域。

作为其中流行较晚的业态,宠物培训指向的,表面看是人宠友好的居家场景,其官方宣传的成效,又牵引出了文明养宠、配套环境设施、社区安全等一系列复杂的现实议题。

多数人争议的焦点,也正基于此:

面对“一次付费,终生免费复训”的承诺,企图砸钱堵上巨大的窟窿,这事靠谱吗?

01

蓝海争夺战

北京通州台湖番茄联合国园内,坐落着调良宠物训练师职业培训学校。

这所创立于2003年的宠物学校,乃一家有国家授权、具有颁发宠物训导师资格证书的机构,创始人何军号称“将宠物正向训练引入国内的第一人”。

图片

握手练习

“用16年的沉淀,帮你3天内蜕变为狗狗行为专家。”翻开公司于2017~2018年陆续发布的课程介绍,类似的直白、清晰文案立马便吸引了人的眼球。

不同于时下火热的寄养式服务,这类培训专门面向宠物主,以短课时、高均价(3000~4000元)为特点,并通过讲座答疑等形式,融合理论和实践。顺利结业的报名者,还将被授予“调良行为课认证证书”。

调良宠物所采用的,实际上是一种获官方背书的宠物培训推广机制。

相较于许多欧美国家,我国的宠物培训行业起步较晚,职业训导师紧缺。在B端从业者尚待孵化的当口,转向C端养宠用户,双管齐下,从操作上看更加合理、科学。

早前接受采访时,何军多次表态了以北京为试点,打造全国示范宠物培训教育基地、储备先进人才的决心。

图片

注意力训练

在符合行业发展规律的前提下,这本是门体面的生意,但随着宠物数量突飞、培训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阶段性的辐射带动和战略布局,只能被迫给跟风入局者让位。

随之而来的,是市面上宠物培训的鱼龙混杂,和由此激化的矛盾。

在美团等平台,南风窗盐财经记者以“宠物培训”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弹出的多家宠物培训机构,主页都折叠了大量差评。

有的用户称训犬师不专心,交的钱全打了水漂,有的则针对隐形“霸王条款”提出了质疑。

图片

用户质疑

该类和“店家态度敷衍”相关的指控,还属影响较轻的,更甚者直接牵连到暴力虐宠、宠物送回后发病、出现不明伤疤和残疾等等,由此造成的司法纠葛,若长期得不到关注和解决,势必让整个行业的口碑染上污点。

面对如此多隐患,为何宠物的寄养需求和训练客单仍不断上涨?一个合理的解释,或源于消费群体特征。

根据《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46.3%的宠物主出生在1990年以后,其中90后占比23.4%,95后是22.9%。

图片

换言之,大约5个宠物主里,就有1个是Z世代。低龄化、高知化、高收入化,正在成为新时代宠物主共同的标签。

出于情感陪护、压力纾解等现实的需求,他们选择养宠,又碍于工作忙碌等原因,没法投入太多时间照看和训练爱宠,只能选择“第三方代练”这种高效的途径,期许短短一个月后,学成归来的“毛孩子”能改掉劣习,变得省事又听话。

坐拥庞大的目标客群,宠物培训这门职业的“钱景”,却并不如人们想象中可观。

02

商业样板在路上

单就市场规模而言,我国目前的职业训犬师多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也即宠物服务业上升最迅猛、从业者待遇较好的掘金地。

但即便是在北京,数据显示,职业训犬师的平均月薪也才1到1.5万,且需要有权威的行业资格证书,和积累充分的案例经验,才能获得打进头部的机会。

图片

训犬师培训课程费用上万

这种收入的浮动,一方面和硬性的成本开支有关。许多宠物培训场地的建设和运维,都牵涉到租金、狗粮、清洁等项目,各个环节相加,为收支平衡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而在时间上,除了前期进行系统化学习,为更好落实“因犬施教”,保证训练质量,训犬师得在每只狗身上倾注极大的功夫,这意味着要靠接单到手软来增收,对于精力有限的从业者而言,显然不切实际。

此外,在受训过程中,尽管部分宠物由于表现不佳,存在“复读”和“延毕”现象,但培训方为了获客,很少在培训到期后,再向主人索取附加的费用,这也为业务带来更多不确定性,使得机构难以靠走量赚取高额利润。

不过,在重重制约下,训犬师们仍能嗅出些门道,那就是为顾客提供“升值服务”。

基础的行为纠正项目,通常覆盖了护食、吃屎、暴冲、翻垃圾桶这类狗子常见的坏毛病,而针对天性凶悍、训练难度偏高的学员,收费则会相应上调。

图片

某一线城市训犬店铺收费

当然,这并非最主要的红利。

就像许多一二线城市的家长,会在给自家孩子报奥数班的同时,将其送去学器乐、舞蹈、美术等兴趣课,部分宠物主对宠物抱有“服管教”之余的期待,譬如掌握叼飞盘、算术等技能。遇到这种情况,机构会为其定制专门的高阶课程,也就是狗狗专属的贵族学校。

近几年,走在市场前列、经营规模较大的宠物培训机构,开始转向“一站式服务”,将宠物培训和摄影、美容、寄养、狗粮售卖等品类叠加起来。

多样而成熟的供应链,间接拓展了新客群,尤其是长期在特定机构进行宠物美容、寄养等消费的主人,更有机会被转化成宠物培训的目标受众。

从花销类型上看,前者多属于常态刚需,因此复购率较高,占了机构平时收入的大头。后者的客单价在达到一定水平后,只要推广到位,也能带动盈利能力的提升。

除了行业内部的摸索和调整,在疫情等因素的刺激下,宠物培训已衍生出多种销售渠道,譬如将业务挪到线上,售卖培训教材、推出视频网课和一对一辅导等等。

图片

这种远程教学的方式,专面向那些不放心把自家的狗托付给别人,空档又相对充足的人群,且和线下培训相比,价格通常低到只有几十到一百多块,完全不在同个水平线。

只不过,要找到既有闲,又有耐心手把手调教“孩子”的狗主人,可实施性并不强。因此现阶段的网课教学,更像是线下培训模式的补充。

在此背景下,关于“宠物社会化”意义的舌战,被再度推向台前。

03

以德之名,该刹车了

类似“狗德”这样的遣词,多少会让人想到前些年引发舆论围攻的“女德班”。

尽管二者所处的语境有别,但多少折射出某种共性的、噱头化的倾向。尤其在反对的人看来,每只宠物都是独立的个体,本就不该被套上种种外在的约束。

图片

培训小狗的服从意识(gif来源:小红书@烟台冠堂宠物)

听起来似乎很在理,但也断不可忽略,现代社会的家养宠物,本就已发展到被驯化的阶段,和野生同类在生存环境、状态上存有天然的鸿沟。若以相对严肃的视角,来切入当下宠物培训行业的风头,不难发现,近几年频发的恶犬伤人等现象,乃一大场外诱因。

据统计,我国每年有4000万人被猫狗咬伤,而光是2013年至2020年,便足有4694人死于狂犬病。在极端报道之外,加强对犬只的行为规范,也能让宠物主少操心,更好跟爱宠和谐相处。

关键的症结在于,我国的宠物培训市场,目前仍未摆脱“野蛮生长”的特征,由此导致的商业畸态,让对宠物不文明行为的纠正,在多数时候被偷换成一种生活方式。譬如飞盘、握手、敬礼等环节,则更像是为有消费能力的中产和年轻人,提供了能带来社交优越感的仪式。

要试图扭转这种失衡的鸡娃心态,让“狗德培训班”回归开设的初衷,必先让消费者意识到,宠物不仅是凸显个人身价的附属品,在其成长过程中,主人的作用也不可缺席,就像调良等机构最初将宠物培训这一新物种引进国内时,所强调的那样。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近年来,各级政府出于安全防范的考量,制定了多项饲养动物的管理条例,明确了对宠物主素质义务的要求。

比如,去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新《动物防疫法》,将佩戴犬牌、系犬绳等纳入到整治的框架内。

图片

犬牌

一些西方国家的做法,同样值得借鉴。

如在德国,新晋铲屎官必须考取“饲养执照”,弃养宠物的罚款高达9万欧元(合约63万人民币)。

法国通过全面推广电子芯片植入,来加强犬只登记管理,且违规遛狗、逾期未给狗狗打疫苗,都会面临天价罚款,甚至6个月监禁等严格的惩处。

当然,针对宠物培训行业本身,提高准入门槛,加强对驯犬师资质的审核,也该进一步常态化。

早在2006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编写了《宠物训导师国家职业标准》,但如今,市面上打着“正规”旗号的宠物培训技能鉴定证书,花样繁多,判别难度大,给了不少业余选手钻空子的机会。

需要指出,每个训犬师,不论资历深浅,在实践中都要不断摸索跟总结的就是如何对症下药,以便在尊重宠物个性的同时,使其更好融入人类社会。

可确信的是,上述所有痛点的解决,皆要以行业的规范和耐心为前提,而非盲目虚张声势,否则,必将拖垮外界对宠物培训的平均印象。

参考资料:

1.《“狗德培训班”噱头下是宠物行业的简单粗暴》,肖凡,红网

2.《5000一个月的“狗德培训班”,到底值不值?》,佐伊,刺猬公社

3.《把狗送进“狗德”培训班,它同意吗》,焦晶娴,冰点周刊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4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