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7
分享

[原创] 求助,李尚平的这个帖子成乱码了!

风中叶子 楼主
2016-04-26 01:15 63185 17
举报 收藏本帖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全部回帖
风中叶子 楼主
1楼
2016-04-26 02:07
那个帖子本来该是这样的,麻烦那位编辑帮我换上去!沉痛哀悼仗义执言的李尚平老师遇难十四年Lasciach''iopianga让我痛哭吧!miacrudasorte,残酷的命运,Echesospirilalibertà!多么盼望着Echesospiri,那自由的来临,echesospirilalibertà!多么地盼望,Lasciach''iopianga让我痛哭吧!miacrudasorte,残酷的命运,Echesospirilalibertà!多么盼望着!Ilduoloinfranga人间的苦难,questeritorte无穷无尽,demieimartiri对我这样的痛苦solperpietà,也无人怜悯,demieimartiri对我这样的痛苦solperpietà.也无人怜悯。Echesospirilalibertà!多么地盼望!Echesospirilalibertà!多么地盼望……2016/3/50:42:23叶子得到消息:李尚平老师的家于3.3日晚上在没有任何手续和协议的情况下被夷为平地,他和他老父亲的遗像和家里的一切都被埋了!敬请大家关注!谢谢各位了!仗义执言的李尚平老师竟这样被枪杀摘自《南方周末》曹勇/文2002年4月26日下午5时30分,湖南益阳市龙光桥镇长坡村马尾嘴,瓢泼大雨中,32岁的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被发现倒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上,头部鲜血淋漓,一动不动。当他的老父亲、60多岁的退休教师李三保闻讯踉跄着奔过来时,惊恐地发现儿子已经没有呼吸了,儿子的右脸塌陷下去,右耳后有一个四指宽的大洞,眼睛大睁,望向下雨的天空。目击者尹益秋回忆,约下午5时20分,他在现场附近的理发店里避雨时最后一次看到李尚平,他正骑着摩托车路过。尹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李倒在路旁,一个骑三轮的村民也来到现场。当地村民刘民扑后来接受调查时说,当时他就在离现场50米以外的田地里摘菜,曾听见摩托车鸣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后来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大响,因为隔着茂密的树林,他看不见公路上的情形,当时以为是谁的车胎爆了。益阳市赫山交警大队的几名交通警察不久赶到现场,并叫来了法医。目击者说,警察们和法医作了一番检查后,宣称李尚平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李尚平家人和旁观者当即对此提出质疑:现场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摩托车完好无损;除了耳后的那个大洞外,李尚平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根据尹益秋和另一位目击者回忆,事发前后这段路上并没其他车辆出现。李尚平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同学闻讯赶过来,看了李尚平的死状后也认为不像是车祸。第二天(4月27日),在李三保一家的极力要求下,益阳市公安局局长率市、区刑警大队、法医赶到李三保家中,对李尚平进行了尸解和开颅检查。果然不是交通事故。法医认定,李尚平耳后的大洞是枪击造成,弹药从李尚平的嘴角穿过大脑,从右耳后出来——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当天中午,警察在现场不远处的草丛中找到一把自制火药枪,这被认为是他杀的关键证据。益阳市赫山区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法医鉴定,凶手是在两米内开枪射击的,一枪毙命,手法干净利落;凶手选择作案地点时机相当有技巧:从事发现场到李三保家中间是一大片树林,没有人居住;那天下大雨,路上行人稀少;即使有行人,作案处的弯道也正好可以挡住前后行人的视线;凶手早已算计好了李尚平回家的时间。这位经验丰富的副局长认为:综合各种迹象推断,凶手可能是一个职业杀手。李尚平的被害在全镇30多所学校间引起震惊,这个镇所有老师都知道李尚平,他以“敢于直言”而让同行敬佩,让个别部门头疼,一些人悄悄地把他叫作“刺头”。按他父亲李三保的说法,儿子生性直爽,因在教育世家长大而对教师职业极为看重,忍受不了教育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就到处向媒体和网站反映当地情况,引起个别领导的反感。他的一个典型故事是,去年8月30日,龙光桥镇全丰小学4位教师触怒校长,校长请人对4名教师大打出手,一名女教师被打得浑身是伤,而旁观的老师们敢怒不敢言。结果李尚平挺身而出,邀请龙光桥镇联校(龙光桥镇30多所中小学都归联校管辖)领导出面,制止了校长的暴力行为。看到该校长未得到处罚,李尚平愤怒之下在湖南省一家颇有影响力的网站上发表文章对此事进行了抨击,直到益阳市委一位副书记出面解决才作罢。李尚平因此被一些朋友戏称为教师队伍中的“斗士”。当地不少教师向记者反映,必须重视李尚平在生前最后一段时间的情况。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1年12月下旬,南塘中学的几名教师到银行刷卡领工资,结果发现账上根本就没有当月的工资,就推举李尚平去向有关部门反映,因为大家认为他是个胆子很大、敢为教师说话的人,“有办法给大家要回工资”。今年1月初,龙光桥镇联校的领导到南塘中学视察,李尚平就带着大家向领导们当面提出了质疑,联校领导不得已告诉大家,是赫山区财政局扣发了大家的工资,原因是龙光桥镇镇政府当年有40多万元的教育附加费没有交给区财政局,不仅仅是南塘中学,全镇30多所学校的635名教师的工资全部被扣,连学校校长都没能幸免。像往常一样,李尚平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的:1月15日,他写了《这些教育领导心太黑了》的文章,在湖南新闻网站上公开此事,同日,他向新华网的《焦点网谈》栏目发出投诉信,揭开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和一些政府官员巧立名目克扣和挪用教师工资的现象。投诉信描述了当地教育界的种种“怪事”:2000年,全镇800名老师微调了一次工资,每个人有450元,但直到2002年初都没有发放下来;当年全镇老师每人被扣发两个月的误餐费120元,原因竟然是一个老教师揭发“联校领导违规给全镇中小学生订资料收回扣”,恼羞成怒的联校领导决定扣掉所有教师的误餐费,“杀鸡儆猴”……李尚平在文章中说:“我们这里的老师甚至害怕加工资……每加一次就增加一份失望和愤怒。”网上的文章起了点作用。两天之后,龙光桥镇政府通过镇联校向老师们作出承诺:一定要想办法在2002年春节之前把工资发下来,让大家好好过年。但是这个承诺却没有兑现。今年2月下旬,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李尚平又出来替教师们讨说法,要求镇政府兑现诺言。镇政府满口答应,称3月15日前工资一定到位。可全镇教师掐着指头挨到那一天,却发现工资卡里仍然没有工资的影子。感到被愚弄的老师们在南塘中学集会,多次拨打电话寻求说法,一位老师向记者陈述了被“像皮球一样推来推去”的经过:他们拨打了市长热线,但是被推给赫山区政府;区政府的人在电话中相当冷漠,要把他们推给区财政局,老师们在电话里解释因为龙光桥镇政府欠了区财政的教育附加费,就只听见对方大吼:“那就找镇政府去!”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在这个时候,李尚平做了让基层部门很忌讳的事情——他开始同湖南电视台等新闻媒体联系,试图把此事彻底暴露出来。从李尚平遗留下的日记里看出,当时某些单位的领导开始不安,通过龙光桥联校以及南塘中学向李尚平和老师们施加压力,希望他们“不要在媒体上搞东搞西”,并承诺一定会尽快发放工资。南塘中学负责人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当时由于李尚平跟新闻媒体接触而让学校承受来自“上面”的压力。事后证明,李尚平还是“不识相”,终于把新闻记者给“招”来了。3月18日上午,湖南省电视台数名记者在李尚平的陪同下专程到益阳采访此事。在接待记者们的宴席上,赫山区教育局的官员对陪着记者的李尚平流露出责怪之意,但有记者在旁,也不好说太过火的话。两天后,关于此事的新闻终于播发了。新闻播发后,龙光桥联校一位领导还“不识趣”地问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我们的工资问题怎么解决?”那位负责人勃然大怒,说了句不雅的话:“还解决个屁,新闻都播出来了!”话虽这么说,舆论压力和上级领导的压力还是现实的。3月22日,赫山区政府、龙光桥镇政府、赫山区财政局、教育局等坐在一起协商,最后决定由龙光桥镇政府出面借款上交区财政,共42万元。但要筹集这笔旧债显然并不容易。龙光桥镇一位党委书记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镇党委、镇政府那段时间日子很难过,因为镇政府几年来已经欠下1000多万元的外债,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愿意借钱给镇政府。但由于压力很大,书记、镇长们不得已,只好以个人的名义向单位、个人借钱,然后又在下属各村摊派了1000到2000元,凑了26万元交给区财政,剩下16万元再也没有能力凑齐了。问题是,龙光桥镇镇政府拖欠的教育附加费哪里去了?按镇政府的说法,欠区财政局40多万元,是因为农民负担重,“收不上来”。但记者了解到,该镇是赫山区经济条件最好的镇之一。记者在该镇的长坡、天子坟、大明、七家桥等村庄走访了大量村民,所有人都反映——去年的教育附加费上交了。按照湖南省财政厅和教育厅的相关规定,教育附加费应按当年农民人均收入的2%收取;龙光桥镇政府却按照5%的标准收取。长坡村村委会主任李长清说,即使有的村民欠交,也是由村里垫交,不欠镇上的。有人透露,实际上镇上确实将这笔钱收上来了,但将它挪作他用,还存在私吞的问题。这些说法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证实。而据记者了解,尚没有人对这笔钱的来踪去迹进行清查。还有部分钱分摊到学校的头上,后来也去向不明。记者近日在赫山区教育局办公室采访时,一位姓李的主任一会说是学校直接交给区财政,一会说是交给镇政府,最后干脆就说,“这些事跟我无关,我什么也不知道”。记者在赫山区教育局采访时,一位被采访者先对李尚平向媒体反映表示反感,后对记者的到来很不高兴,表示“这个事情用不着报道”。2002年3月27日,工资终于发放下来,龙光桥镇的教师们像过节一样着实热闹了一回,他们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维护自身利益的‘战斗’中获得胜利。”但“胜利”并没有给李尚平带来快乐,李的妻子刘云娥告诉记者,那时候李尚平似乎已经预感自己将遭遇不幸。3月21日,就在电视新闻播出后的第二天,李尚平在日记中写道:“……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意思:我要倒霉了……有人不喜欢兴风作浪的‘刁民’……会在适当的时候给我穿小鞋,也许还会因此被下岗。”李尚平在那天的日记里说:“必要时会拿起法律武器,根据教师法和劳动法的有关规定,对有关部门提起行政诉讼……我要我们的老师不再唯唯诺诺任人摆布,我要同志们都挺起腰杆做一回人。”尽管受了压力,但这个倔强的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走得更远。根据刘云娥回忆,即使在教师们拿到工资后,李尚平仍不罢手,继续追查以前欠发的工资,这使得形势更为紧张。她反映,到了今年的4月中旬前后,李尚平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一天他莫名其妙地对妻子说,也许有一天他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刘云娥吃惊之余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嘱咐她不要把这句话告诉他的父母,免得他们担心。就在李尚平对妻子说了这些话的几天内,悲剧果然发生了。李尚平死后,他的死因成了周围人群最大的悬念。关于他的死,民间衍生出几种版本的说法:版本之一:龙光桥镇有一个烟贩子,经常贩卖假冒伪劣的高档名烟,不久前被李尚平举报,当地公安、工商等部门联手查处烟贩子,除了没收价值数十万元的假烟外,还罚了一大笔钱。是否这位烟贩子报复?版本之二:长坡村附近有一建筑工地,因缺乏保护措施,一名工人在做工时摔伤,找老板要400元医药费,老板不干。李尚平出面找建筑管理所到工地整顿,罚了老板几万元,还赔了民工几千元,是否是这位建筑老板一怒之下干的?版本之三:事发不久前李尚平曾经和人一块抓住了一个小偷,将小偷送进了派出所,对小偷说“我是南塘中学的教师,有本事就来找我”,是小偷出来后进行报复?版本之四:李尚平在益阳图文信息台兼职做“3·15”编辑时,得罪了一些老板,也许是某个老板请人干的?记者在采访赫山区公安分局雷副局长时,他告诉记者,警方对这几种传闻都进行了调查,最后认为这些说法都没有根据,有的甚至是张冠李戴,把跟李尚平无关的事也拉扯了进来。而究竟谁是凶手,雷局长认为由于案情在侦查中,尚未明了,不宜细说,但警方一直在努力破案,相信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此事震动很大,因为教师工资被扣押、拖欠在益阳乃至其他地市都相当普遍,“龙光桥镇教师工资被扣发事件”已引起湖南省政府的重视,省政府从财政里拨出一个多亿,用于解决全省20多个困难县市教师工资的发放。李三保流着眼泪说:“我儿子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摘自《南方周末》曹勇/文)李尚平老师纪念馆:http://cn.netor.com/m/box200207/m17065.asp?BoardID=17065
0 举报 引用
风中叶子 楼主
2楼
2016-04-26 04:16
多谢您了@值班编辑37!辛苦了!
0 举报 引用
王坚实名
3楼
2016-04-26 19:52
支持叶子,问声好,保重。
0 举报 引用
风中叶子 楼主
4楼
2016-04-29 14:12
谢谢朋友,节日快乐!
0 举报 引用
肃然一
5楼
2016-05-03 14:24
哪有?警察们和法医们仅凭一句话《交通事故》就把分明是陷害谋杀草草结案------呼吁!网友们大家都来为李尚平老师伸冤,李老师为广大众多老师们向当局声讨索要自己辛辛苦苦微薄的工资而遭到当局买凶杀害,如今亲人的房屋又遭到野蛮的强拆------
0 举报 引用
肃然一
6楼
2016-05-03 17:21
啊!雷局长说对那些传言都知道,并且说那些都是谣言,那么为什么会有那样多谣言呢?这不是明摆着,当局的主事人,仍然在负隅顽抗,在造谣想搅浑水,好蒙混过关------
0 举报 引用
天福
7楼
2016-05-03 20:11
顶!!!!!!!!!!!!!!!!!!!!!!!!
0 举报 引用
肃然一
8楼
2016-05-04 16:51
李尚平临危不惧帮助大家,李老师被谋杀是湖南省益阳市的中小学老师们的一大损失-----李尚平的死,不是简单的事件,是彻头彻尾的权力谋杀,是权力向平民百姓挑战,李老师的死是中国维权的人们痛心疾首的大事,他的死是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大事,是特大的损失-----网民们都来支持叶子
1 举报 引用
风中叶子 楼主
9楼
2016-05-04 17:57
多谢您了!
0 举报 引用
风中叶子 楼主
10楼
2016-05-04 18:00
http://m.kdnet.net/topic-11493470.html欢迎您有空来这里!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