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马云在19号线

这个是认证

数字力场

2024-04-11 15:41 北京

82737 0 0

500

文 | 佘宗明

1984年,《南方周末》创立,随着其声名渐隆,那句话也日益深入人心:在这里,读懂中国。

而15年后发迹于湖畔花园的阿里巴巴,则用切身经历演绎了那句:在阿里巴巴身上,读懂中国互联网。

阿里身上,有半部中国互联网兴衰史的伏脉。

而要读懂阿里巴巴,就得先读懂马云。

这两天,阿里“有风轻扬”——本已泛舟五湖的马云,时隔5年后,首次用“风清扬”的花名在阿里内网发长文。

长文里,没有“闭环、抓手、赋能、打通、对齐”,也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要找到关键的问题;情况具体是什么样的,还要看具体的情况。” 

开篇前两段就不避讳,光“错”字就出现了8次,如:

“有错误不可怕,没有人不犯错,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错、不认错、不改错”

“这25年来我们也经历了无数次犯错,未来77年也还会一路犯错”

500

如果说,蔡崇信的“我们砸了自己的脚”是抛出了反思的引子,那马云就是要将反思精神刻进骨子里。

马云用他那通很鸡汤但不掺杂地沟油、未添加增味剂的发声告诉人们:

最懂阿里的,还是马云。


01


如果马云说知错认错改错是为了否定某个人,那他就不是马云。

如果阿里纠正之前错误是为了打败某家友商,那它也很难走远。

阿里需要的是重塑阿里,追求自我进化。

加里·哈默就说过:数字时代的商业体系不再具有“连续性”的特征……所以企业追求的应当是进化优势,而不只是计较某个时点的胜负。

马云不会不清楚这点。

他在长文中说了很多,但他说出的“一二三四五”里,藏着没说出的弦外之音:

1,阿里犯了错,但不必都归咎于哪个前任。

2,阿里要进化,但不是为了击败某拼某抖。

这年头,太多所谓的反思都变成了“反击×倾翻案风”。

若阿里将改错纠错落点落在将具体个人推上祭坛,那只会是在改错中犯更多的错。

若阿里将改革创新目标定在赶超对面的哪家企业上,那改革跟创新大概率会失败。

很显然,马云没这么鼠目寸光。


02


毋庸讳言,这阵子,阿里高层摁下了“反思”按钮。

蔡崇信反思“我们发现自己落后了”,马云说要知错、认错、改错。

在网上,有许多人由此渲染:阿里越反思,张勇越尴尬。

只能说,很多人由“二元对立”思维而来的“树靶子”癖好就没消停过。

秉持马后炮视角去评判张勇跟徐雷们功过的人,或许是习惯了确定性思维,认为什么都可以提前预测和掌控。

今年2月,京东前CEO徐雷曾写道:我们不是在经济下行周期,而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周期本就难料,时代更是难测。科斯汀·吉尔说:无论你事先如何规划,有些东西都是不在你掌控之中的。

在这个周期和时代对的事,在下个周期跟时代兴许就是错的。“执今以律古”,没太大意义。

置于当时语境中,谁能确保还有他人比张勇跟徐雷在守成上做得更好呢?

500

只不过,现在阿里更需要的不是守成,而是该破则破之后的该立当立,是打破固有认知的改革创新。

包括阿里在内的互联网企业,过去几年遭遇了太多“计划外”因素的冲击。

在时与势都多变的背景下,企业不可能时时跟事事都在顺势,犯错几乎不可避免,重要的是具备及时纠错的意识和自我调适的能力,而非拿别人的头撞南墙撞上瘾直到别人把头撞向自己才罢休。

马云在《致改革,致创新》里说:“坦然面对问题,不是为了否定过去,而是要负责任地寻找未来之路”“不埋怨过去,不抱怨别人”,意思很清晰。

那些热衷于玩“找背锅侠”游戏的张三李四们,跟马云明显不在一个频道。

否定过去很容易,但寻找未来之路很难。

但做难而正确的事,远比做某些容易的事重要。


03


得看到,这几年,阿里在用户体验环节出了些问题。

蔡崇信说“我们忘了真正的Customers是谁”。

有人说,阿里的问题不是忘记了客户,而是太重视客户——这未免有些磕概念的意味,蔡崇信说的Customers,在当时语境下指的本就是顾客即用户(User),而非客户(Client)。

还有人说,阿里该改改“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了,那太偏商家视角——让消费者买到更好的东西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本就是一体两面,它无非是“做生意”的消费侧诉求,让生意更好做并不拒斥向消费者权益倾斜。

不少人指出阿里的某些问题时是以时代变化为锚点,是以拼多多为参照系。

这不免让人想起凯文·凯利说的:当别人告诉你什么地方出问题时,他们通常是对的;当他们告诉你如何解决问题时,他们通常是错的。

阿里确实该看到时势变化因时而变,确实该向拼多多学习它做得较好的地方。

但阿里校正“从昨天看今天”的部分固化策略,不该只是要从今天看今天,更是要从明天看今天——变,立足点不该是为了眼下,而应是为了长远。

阿里借鉴拼多多的某些优势,也不该只是为了成为另一个拼多多,而应是为了让阿里变成一个更好的阿里——变,着眼的不该是别人怎么样,更应是自己会如何。

马云说:“我们的创新不是为了改变别人,而是改变自己;我们的创新也从来不是为了超越对手,而是追赶未来。”“(创新)要求你从内心颠覆认知,永远挑战自己,不断地做别人不敢做,别人不想做,别人没做过的事……”虽说听着很成功学,却并不废话。

比那些每天教马云马化腾雷军们创业做事的王五赵六们,马云自然更懂阿里需要什么。

王慧文说:失败不是成功之母,高质量复盘才是。

高质量复盘的“高”,也该是高眼界高境界。


04


不少人都有诊断别人的爱好。

但人云亦云,不如先听听马云怎么“云”。

马云的“云”,阿里的“里”。

过去3年,应该是阿里自做大之后过得最难的几年。

蔡崇信直言“我们发现自己落后了”,表示阿里为此付出了代价。

《半山文集》里有句话说:所有的代价,都可以理解为是为了认识自己而付出的代价。

阿里现在就在重新认识自己。

有网民说:马云从之前“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到如今“不是为了改变别人,而是改变自己”,是认识了自己。

还有网民说:阿里从以往“举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到而今“发现自己落后了”,是认识了自己。

500

“认识自己”的确可以逆推出很多内涵,但当其指向的是发掘内生力量时,它无疑是积极的。

阿里将“重新认识自己”体现在了诸多变化上。

马云说:“三年后的电商肯定不是今天最热门的电商……重要的不是今天要赶上谁,而是想一想明天的电商应该如何提升消费体验……AI时代刚刚到来,一切才刚开始,我们正当其时! ”

蔡崇信说,要聚焦电商和云。

吴泳铭说,用户为先,AI驱动。

可以看到,这些表态一脉相承。

更注重用户体验,方能赢得市场信任。表现在具体行动上,就是回归淘宝,支持“仅退款”。

更注重AI驱动,才能迈向AI时代。表现在具体调整上,就是聚焦电商和云计算,发力AI。

过去一年来,阿里动作频频。

又是叫停阿里云分拆、暂停菜鸟IPO,又是投资国内5家头部大模型创业公司……但主线却很清晰。

企业是个有机生命体,而不是无生命状态组织,其生命力就在于吐故纳新。

阿里就在自我焕新。

与其说是微软就是阿里眼中自己未来该有的模样,不如说阿里重新认识了自己,包括自己的优势和短板,自己的未来和过去。


05


阿里是中国互联网的典型样本。要看懂中国互联网,也许需要先看懂阿里。

阿里的起与落,是中国互联网上下行轨迹的折射:在阿里发展史中随便截取一个截面,都是观察中国互联网发展图式的切片。

前两年那轮强监管,起点是它,落点也是它。

着眼未来,我希望阿里越来越好。它的好,会连着很多事情的向好。

而马云的这篇长文,就给出了若干信息。

毕竟,长文中提到“改革”“革新”十几次,“创新”11次。

马云还表示要警惕把改革和创新口号化。

既已立其言,不妨观其行。

有意思的是,在马云发出长文后,有部分行业观察家写道:阿里最需要的,不是马云写“小作文”,而是他“回到”阿里。

要我看,马云要不要回到阿里,看他自己的意愿,不存在“该不该”。

比尔·盖茨卸任后,在微软受挫时也没再回到微软,但这不妨碍他帮助微软“三代目”纳德拉带领微软业务重心向云计算、 AI转移,助力微软走向复兴。

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话:成功是一个特别糟糕的老师,因为它会让聪明人觉得自己不会失败。

马云也说:永远记住每次成功都可能导致你的失败,每次失败好好接受教训,也许就会走向成功。

某种程度上,各种为AI吆喝的比尔·盖茨,从未真的离开过微软。

而马云也在19号线,随时可能经过海创园——那是离阿里西溪园区最近的地铁站。

# 阿里
# 马云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