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阿里的“微软化”进度条,正在加载中?

这个是认证

数字力场

2024-03-22 16:46 北京

134887 0 0

500

文 | 佘宗明

在《海边的卡夫卡》里,村上春树写道:

暴风雨结束后,你不会记得自己是怎样活下来的,你甚至不确定暴风雨真的结束了。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这几年,阿里就处在了暴风雨的眼壁上。

被困在暴风雨中的阿里,试图用惊天一跃穿过暴风雨。

助跑力是“变”。

阿里一变再变。

有没有穿过暴风雨,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但毫无疑问,阿里不再是原来那个阿里了。

细看过去,阿里正在“微软化”。

微软很硬气,它的硬气在于两点:云计算,AI。

阿里掏出了阿里云,把公有云价格打了下来;秀出了通义千问,还把国内头部AI创业公司投了个遍。

微软也曾软过,重振的先行动作是“砍砍砍”。

阿里说:收缩战线,我也会。于是就有了一系列断舍离。

按照当下流行的TMT文章标题路数,这叫“抄微软作业”“摸着微软过河”。

现实就摆在那:今天的阿里,比昨天的阿里更“微软”。


01


如果互联网领域有所谓的年度最能“折腾”奖,那近几年的得主大概是:阿里,阿里,阿里……

特别是过去1年,阿里几乎是热搜常客:

去年4月,阿里启动了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组织变革——组织架构变成“1+6+N”。

1个月后,阿里发布了3个IPO预告:阿里云分拆,菜鸟、盒马启动IPO计划。

2个月后,阿里宣布换帅,蔡崇信与吴泳铭分别接替张勇的阿里董事会主席、CEO职务。

5个月后,张勇正式交棒,连阿里云董事长和CEO职务也一并卸去,彻底离开阿里。

7个月后,阿里决定不再推进阿里云完全分拆,盒马IPO计划暂缓。

8个月后,戴珊卸任淘天集团一号位,吴泳铭身兼三职,兼任阿里、淘天和阿里云CEO。

到了今年3月,阿里变化再起:

3月1日,阿里官宣,俞永福卸任阿里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

3月18日,阿里又官宣,盒马创始人侯毅卸任盒马CEO,并将退休。

同日,阿里零售通平台正式关停,业务跟1688网站合并。

批发“重磅”,量产“突发”,变化之频,连川剧变脸大师都看懵了。

众人说阿里太善变,阿里叹众人看不穿:我可以不变,可你能把时间进度条焊死在2021年10月吗?

嗯,转眼间,2021年10月,已是2年半前了。

在今天,很多人都难以想象,2年半前,阿里市值一度突破8600亿美元,跻身全球企业Top10,碾压特斯拉、台积电,英伟达连它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在2年半前,很多人也难以想象,仅2年后,昔日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的阿里,竟然会被“市值被拼多多赶超”的消息击中眉心。

《岁月神偷》里唱道: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有时雨,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现在人们骤然发现,岁月神偷还有个名字叫“四十大盗”。

时间的一粒灰,落到一众中概股企业头上,是一座山。

阿里正想在大山贴上封印前钻出来,可时代说:别急,我来给你表演个沙尘暴。


02


时代变了,阿里不能不变。

阿里的变革虽多,但主线其实很清晰。

收缩与聚焦,是其双轨。

非核心业务,退退退退退。

核心业务,聚焦聚焦再聚焦。

那,怎么区分核心与非核心?

杰克马拿出了一副AI时代定制的标尺。

微软复兴的“总设计师”纳德拉看了,os是:这集,我熟。

在玩“Make Microsoft Great Again”的闯关游戏时,微软叠加的也是这层Buff。

阿里当然不是要在阿里复制一个微软,“企情”不一样,不能照搬模式。

可对此刻的阿里来说,如果说有哪家全球科技巨头最值得对标,那毫无疑问是微软。

原因很简单:

阿里前几年遭遇的,像是微软十多年前遭遇的;

微软现在得到的,正是阿里希望将来得到的。

想象这样的场景——

几年前,阿里感慨了一声:我连做大哥好多年,我只想好好102年一回。

微软微微一笑:你红,红得过黎明?你牛,牛得过微软?

然后甩出一份高光时刻成绩单:早在世纪之交,微软市值就已突破600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企业。

那时的微软,靠Windows系统跟Office软件通吃,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对手。

这几年,阿里有些失落:才两年时间过去,股价较巅峰时打了个折上折。

微软过来安慰道:你看我,之前不也是从顶楼跌下了B1层吗?顺带着哼着: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

彼时的微软,已是很多人眼中的又一个诺基亚。

而现在,早前那个制霸江湖的微软,又回来了:全球市值第一大公司的王座,它又坐上了。

从PC互联网时代的绝对王者,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过气巨头,再到AI时代的执牛耳者,微软就是牛逼Plus。

阿里看了微软的“复兴启示录”,来了一句:文一西路王也拜见老天师。


03


微软成立以来,历经了三任掌门人: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现NBA快船队老板鲍尔默,印裔CEO纳德拉。

与之对应的微软兴衰轨迹分别是:兴,衰,复兴。

被视作21世纪20年代最被低估的CEO的纳德拉,硬是在二代目鲍尔默成功将微软从王者干成青铜的情况下,带着微软重新登顶。

问题来了:纳德拉到底做了些什么,让微软从明日黄花变成AI时代王者?

只见微软甩出了一本秘笈,扉页写着八个字:因时而变,以变应变。

这么说吧:十年前,微软还只是个软件大厂,现在则是计算引擎巨头;十年前,微软的两大业务支撑点是Windows和Office,现在微软的两张名片是云计算和AI。

接过了半个烂摊子的纳德拉,在上任后对微软进行了“系统重置”。标志性动作是:推行“云为先”战略,发力AI。

大手笔投入研发跟硬磕市场之下,微软云计算业务快速成长夺过了Windows的战略地位,时至今日,微软已成仅次于亚马逊的全球第二大云厂商。

加码AI自主研发,投资OpenAI上百亿,则是微软发力AI的注脚。结果就是:谷歌垂涎已久的生成式AI头啖汤,被死敌微软抢先一步喝到了。

再看阿里,棋盘中的落子同样是围绕着两点来:云计算;AI。

今年以来,阿里传出很多了消息,包括:

1,2024年度战略发布会上,阿里云宣布全线云产品售价下调,平均降价幅度超过20%。

2,今年2月,阿里在推出多款大模型产品的基础上,将Qwen1.5版本开源。

3,阿里领投大热AI创业公司月之暗面,它还投了智谱、百川、零一万物、MiniMax。

4,阿里推出AI电商产品“绘蛙”,可为商家达人提供AIGC营销助力。

云服务降价,就是以价格撬动规模飞轮——早就跻身全球第四大云服务商的阿里,在扩大市占率上拿出了背水一战的架势。

推自己的AI大模型,致力于打造AI基础服务体系,还将国内估值超10亿美金的5家头部大模型创业公司全都投了一遍,成为目前国内AI投资最活跃的巨头,阿里所做的也是微软之前所做的。

500

▲跟微软一样,阿里很舍得给头部AI创业公司投钱。图片来源:智东西。

去年9月12日履新阿里CEO的吴泳铭,曾在阿里全员公开信表示,称会根据用户为先、AI驱动这两大战略重心,重塑业务战略优先级,在此基础上,阿里将对三类业务加大战略性投入:一是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平台业务,二是AI驱动的科技业务,三是全球化的商业网络。同为技术男与务实派的纳德拉,或许对此心有戚戚。

微软正用AI重塑所有业务,它将GPT-4加持的全新Copilot接入Office全家桶、Windows 11和Edge,引领了生成式AI的商业落地节奏。

阿里也将通义千问接入所有产品,无论是马云说的AI电商,还是率先接入的钉钉开放智能化底座AI PaaS,都彰显了用AI再造新阿里的决心。

微软投资大模型创业公司OpenAI和Mistral AI,部分是算力支付,微软Azure由此实现了大模型公司算力集群需求与自身云服务的绑定。

阿里投资国内头部大模型创业公司,也是提供算力支持,想要实现AI投资与云服务拓增量的双丰收。


04


达则扩张规模,穷则收缩战线。

微软在鲍尔默时期没少拓展业务线:又是收购诺基亚,又是推出Windows Phone,又是做自动驾驶硬件。

有一阵子,苹果做啥它做啥:苹果推iPod,它推Zune;苹果推iPad,它推Sruface平板;苹果推iOS设备,它推Windows Phone……主打一个“苹果有的,我也要有”。

结果就是:大饼摊得越来越大的同时变得越来越薄,很多都是烧钱烧出个大窟窿,拉低了整体业绩表现。

微软起初家大业大,经得起造,可造久了后,也得止损了。

到了纳德拉时期,他上来就是一通砍:手机业务,不要;诺基亚Lumia设备,割舍——即便这些投了大笔钱进去。

最有魄力的是,纳德拉还果断地推进“去Windows化”——要知道,微软在很多年里都是所有业务围绕Windows转,可纳德拉却将Windows的优先序不断降低,2018年干脆把微软之前最核心的Windows部门给拆了。

壮士断腕说起来简单,可那毕竟是腕。割肉,谁能不痛?

阿里重塑业务战略优先级,自然也对应着“舍”。

锚定云计算+AI,打造云电商、AI电商,成了阿里的主要调整方向。

吴泳铭说,1688、闲鱼、钉钉、夸克是阿里的四大战略级创新业务。

这四个业务的指向再明显不过:

1688、闲鱼,都有电商基因和下沉属性,适合现在。

钉钉,To B业务+AI,负责生成式AI落地。

夸克,抓住年轻人,也是面向未来型业务。

有取必有舍。命运的十字路口上,由不得“既要又要”。

今年2月,蔡崇信在阿里财报会议上说,阿里的资产负债表上仍有些传统的实体零售业务,阿里退出也很合理。

2024财年至今的九个月内退出17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包括减持了价值3.14亿美元的小鹏汽车股票,是退。

之前将盒马从独立板块调整至事业群子业务板块,也是退。

这阵子,盒马换帅的消息扰攘一时,传得很广的还有盒马大润发卖身传言。

在这事上,我不认为,是新零售不行了——新零售的精髓是“超市+餐饮”的新鲜玩法+“线上+线下”的场景打通+全链路数据化,而非KA(大客户主导)模式下的高质高价。阿里不是容不下新零售玩法,毕竟国内大型商超都学会了这套,而是容不下新零售的代名词成消费升级。

准确来说,不是阿里容不下,是现实容不下,不然马云也不会喊出要“回归淘宝”了。

但不管怎么说,阿里对非核心业务圈的包袱型业务做调整,是必然。


05


阿里的取与舍,也是微软曾经的进与退。

事实证明,微软是以退促进:微软跟英伟达、OpenAI已成AI时代的头号赢家,在AI加持下云服务上升势头也挺猛。

阿里能否捡起微软的“重生之我给OpenAI当老爹”剧本,还不好说。

要知道,微软面临的外部环境并不复杂,相形之下,过去几年,阿里是某些气候变化的直接受冲击对象。

外部的大陆架冲撞带来的融资环境变化,内部的很多动作的链式反应,都使得阿里无法完全脱下系在腿上的缰绳。

对微软而言,它发展云计算和AI,最重要的是做好技术+商业化通路。

但对国内许多企业来说,最重要的可能还不是技术和商业化……懂的都懂。

阿里要靠自我重塑带动市值回血和上涨,还会受制于“股价已脱离业绩基本面”背后的复杂现实。

但不管怎么说,聚焦云计算、AI,着力打造AI电商,撑起了阿里更大的未来想象空间。

本质上,将重心放在云计算和AI上,是押注未来的豪赌。

微软赌赢了,英伟达也赌赢了。

苹果也想赢,所以果断放弃了新能源电动汽车业务。

而在眼下,阿里的“微软化”进度条就在加载中。

“历史转折中的阿里”,想在云计算跟AI助推下向上一跃,穿过暴风雨。

往前一看,微软也曾走过这条路,走出来后,轻舟已过万重山,微软不微也不软。


# 微软
# 阿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