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小杨哥,比辛巴更董宇辉

这个是认证

数字力场

2024-03-08 20:27 北京

136873 0 0

500

文 | 佘宗明

 东方小孙原本想让东方甄选“去董宇辉化”,结果遭董宇辉丈母娘粉揭竿,逼着俞敏洪不得不在所谓的“二选一”中选择“去东方小孙化”。俞敏洪之后又用董宇辉除董宇辉,可董宇辉的一众粉丝又在支持董宇辉的同时来了个“去东方甄选化”。

在“超级主播依赖”与“去超级主播依赖”之间,东方甄选最终选择了“以另一种依赖的方式曲线‘去依赖’”。

小杨哥看了后皱了皱眉头:(降低对超级主播的依赖)用得着这么复杂吗?说完就对自己“砍了一刀”。

3月5日晚间,小杨哥在直播间谈到2024年直播计划时表示,今年自己娱播会比较多,将再降低带货直播的频次,如果有专场活动,考虑将自己过亿粉丝的账号直接交由徒弟使用。

增加娱播,减少带货,账号多给徒弟用……小杨哥是累了,累了,还是累了?

三只羊官方的回复很官方:小杨哥降低带货频次,是为了将更多精力放在企业的经营发展上。

小杨哥在直播间叫小杨哥,在三只羊集团叫杨总。一个老总,正如一艘巨轮的舵手,当然不能把95%的精力都用在“鸣(直)笛(播)”上。

问题是,三只羊这艘巨轮,不就是靠“鸣笛”起来的吗?

可以肯定的是,暂时还没法“累觉不播”的小杨哥,想要搞搞新意思了。


01

“要是能重来,我要选李白”,这是李荣浩。

“要是能重来……算了,现实容不下‘要是’”,这是绝大多数人。

但人总是这样:选择了A,就会想着B,有了朱砂痣,看久了总觉得它像蚊子血,心里念着白月光——即便白月光其实只是白米粒。

小杨哥要是能重来,大概率还是会选做今天的小杨哥,而非昨日在广州地铁上一脸困倦加迷惘的张庆杨。

但这不妨碍他怀念没“发大财”的日子,觉得“发大财”后变得不自在。

去年底,小杨哥就自曝压力太大不想做网红。他在直播间里吐露心声:“经常会想到以前没钱的时候,对比现在的日子,现在压力太大了,去幼儿园开个家长会都能上热搜。”还感慨自己已经没有私人空间,想吃大排档都没办法吃了。

今年初,他更是在直播间里贡献了隔空致敬马云“悔创阿里”的桥段。

面对粉丝新年发大财的赛博许愿,他说:“别发大财,发那么大财干什么,我和你说发小财是最快活的,不要发大财!你发大财了,你要想想这个财怎样才能长久,发小财差不多够自己用,知足常乐。”

他举自己为例:“我现在要是去买个轮船的话,又舆论了,我能买吗?我不能买!我啥都不能干,我以前还喜欢去酒吧蹦迪,我现在能去吗?一去又被别人说。”

朱一旦说:有钱人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小杨哥做了补充:你要是有钱还有名,那朴实无华和枯燥程度还会指数级上升。

去年10月,小杨哥就在直播间突然问徒弟小黄(红绿灯的黄)“我如果宣布我退网,你会支持吗”。

虽说小杨哥之后辟谣“要退网”的传闻,但上播频次与时间的减少,已经说明了很多事:他不会立即退网,也不会永不退网,而是在寻找折中方案。

正如东方甄选此前想要“去董宇辉化”那样,小杨哥也需要“去董宇辉化”——只不过,他就是自己直播间里的“董宇辉”。


02

小杨哥“去小杨哥化”,是三只羊“显杨总化”的必然。

小杨哥是为自己打工,因为三只羊集团就是自己的。

三只羊只有3/30/300个人时,小杨哥可以把主要精力用在自己直播上,毕竟他的影响力就是公司的最核心资源。

可当三只羊规模片扩大到有了3000/30000人时,分身乏术的小杨哥就不能什么都自己冲在一线了,将角色从“公司大主播”转换到“公司管理者”上来,在所难免。

500

▲小杨哥此前否认自己是网红的话题一度登上热搜。

对小杨哥而言,把自己焊在直播间里的“精神收益”已越来越低——尽管钱赚得更多了,可快乐值却边际效益递减。

原因很简单:人究其一生能花的钱终有上限,突破这道上限,钱就是个数字了,甚至不是自己的了。

从素人发迹的小杨哥,从一无所有到赚到1个亿时,幸福感应该会几何级增加;从1个亿赚到10个亿时,没准会多了很多顾虑;从10个亿赚到100亿时,心境大概又会起变化——他的幸福感ROI(投入产出比)很容易下滑。

更何况,露脸次数频=曝光机会多=被盯上的几率高。小杨哥继续带货,收入增加带来的幸福感增加值,很难折抵被媒体痛批低俗、被王海曝光卖“假货”带来的声誉损耗和翻车风险。

“红绿灯的黄”低俗带货一波还未平息,王海打假一波又来袭击,小杨哥能不累吗?

再说了,直播带货现在是挺火,可在当前环境下,它还能火几年,谁说得准呢?小杨哥会不会像李佳琦那样遭遇不可测的风波,谁又能确定呢?

在此背景下,小杨哥退退退的本质是进进进——以直播间的“退”换取公司管理上的“进”——要知道,他激流而退换来的是自己掉入舆情旋涡的几率减少,也是公司运行的不确定性降低。


03

爱德华·勒特韦克说:我认为,我们只要拥有自己所需的市场效率即可,因为我们一生中珍视的一切东西都处于低效率的领域之中——爱、家庭、恋、归属、文化、老习惯、舒适的旧鞋子。

小杨哥未必听过这句话,但从他怀念以往能蹦迪、能吃大排档的日子能看出,他不想变成梭罗笔下“自己工具的工具”,而是想更多地掌控自己的生活、想有更多属于自己的空间,所以他在给自己带货的“市场效率”降速。

这几天,不少媒体渲染,在今年2月短视频直播达人带货榜TOP20中,小杨哥并未上榜,这是他首次未能进入该榜单。

再往前看,去年9月,三只羊网络和疯狂小杨哥分别位列榜单第4位和第6位,销售额超过5.2亿元。到了11月,小杨哥在达人带货榜中仅排名第15位,到12月份更是掉至第20名。

不知者以为是小杨哥的带货能力掉队了、不行了,知道者都知道这是小杨哥有意“降速”——换个表述就是要“高质量发展”。

否则,小杨哥也不至于今年2月直接“躺平”不带货了。

事实上,小杨哥要的不只是降速,还有换道。

直播带货公司的生命周期取决于直播带货业态的半衰期,但文化公司就不一定了。网红的生命周期同样取决于直播带货的火爆期,但企业家就不一定了。

小杨哥深谙这点。去年12月,在某场直播中,面对网友“全国第一网红”的称呼,小杨哥,说“以前确实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他坦言自己已经脱离了网红的范畴,以后将会着重发展公司业务,从事管理工作。

他还透露,“很多人写书请我挂名,还有代言、教授视频课程、走穴、直播游戏,大都是好几千万的酬劳,我都拒绝了。”他说自己以前确实是网红,但是现在已经不做网红做的事情,只想一心把公司经营好,养活上万名员工。

朋友唐辰就说:别只盯着带货榜,,小杨哥已经是青年企业家了。

现在看,他要做的,还远非直播带货公司这么简单。


04

有心者会发现,从去年下半年起,小杨哥的“不务正业”频度在急剧增加。

去年11月,小杨哥豪掷3000万,为粉丝精心策划了一场“小杨臻选演唱会”,邀朴树、twins、筷子兄弟、张信哲、汪苏泷等一众歌手现场助阵。

演唱会最终收获了近6000万观看量和超4亿的点赞。

500

▲去年11月,小杨哥策划筹办了一场群星演唱会,受到广泛关注。

今年1月,小杨哥发布了一张照片,获得了上千万点赞:大小杨哥坐在餐桌前,搂着他们的是中国喜剧片界殿堂级人物——周星驰。

前不久,小杨哥多次提到将在今年要与知名品牌VAC联名举办名为DXYG-VAC(前缀系大小杨哥拼音缩写)的电音节,首场已确认5月份落地合肥,未来会在全国各地多场次开办。

所以,这是要进军影视行业了?

就算是,其实也难言突兀:去年12月23日,小杨哥直播间就迎来了张家辉,他推广的《怒潮》10万张电影票30秒时间内售空。传言称,今年1月下旬,刘德华携新片《红毯先生》做客董宇辉直播间前,也曾收到小杨哥的邀请。

从影视宣发场到演唱会主办方,过渡相当丝滑。

正如俞敏洪的野心决定了他不会只将东方甄选定位于直播带货公司那样,小杨哥的野心也决定了他必定会持续扩大事业版图。

资料显示,在2023年,小杨哥疯狂成立各类公司,直接或间接持股的公司超过30家,涉及直播电商、供应链管理、文化传媒、服装制造、影视文旅、创业投资等业务。其旗下公司的业务还拓展到了海外——三只羊已经在新加坡带起了货。

时至今日,三只羊已成合肥的直播电商名片。小杨哥跟安徽省、合肥市党政一把手同框,就是种“盖章认证”。

叫小杨哥一声“企业家”,若这里的企业家是狭义上的,他未必敢应;可若是广义上的,他可以应个不停。


05

一边收徒弟、签主播,一边自己淡出前台,将重心放在公司管理上,听上去,这很“辛巴”。

前快手“一哥”辛巴,曾几次宣布要退网, 虽然又几度复出,但去年下半年他曾言之凿凿:“明年(2024年)退网,40岁退行业,并不再经商”。而今,辛巴确实很少在直播间露面。

很明显,被认为在抖音复刻辛巴的小杨哥,在摸着“师徒制”开创者辛巴过河。

但若只是认为小杨哥在学辛巴,那或许又低估了小杨哥。

负面缠身的辛巴成不了正能量榜样,但小杨哥可以——小杨哥不止一次为合肥免费打广告,将自身形象跟合肥这座城市绑定,俨然已成合肥的“新晋代言人”。

长于供应链的辛巴切入不了文娱赛道,但小杨哥可以——虽说跟高学历不沾边,但小杨哥已挟全网素人第一主播的身位和凭共同带货、影片宣发、主办演唱会等玩法,跟许多影视明星建立了良好关系。

某种程度上,自称敬佩董宇辉的小杨哥,在做董宇辉也在做的事。

董宇辉不甘心做个销售员,更希望做文化相关的事。小杨哥也想将三只羊的商业触角伸向文娱领域。

只不过,董宇辉侧重于“文”,他的直播间成了许多作家的新书发布宣发场;小杨哥侧重于“娱”,他擅长的恶搞玩梗本就在泛娱乐范畴,开演唱会、搞电音节则是将钉在文娱赛道的锲子打得更深。

就此看,说小杨哥比辛巴更董宇辉,并不为过。

有意思的是,原直播界四大天王(李佳琦、薇娅、辛巴、罗永浩)声量渐弱,两大新王董宇辉跟小杨哥又纷纷挣脱“网红”标签,向着鄙视链更高的梯度(文化人或企业家)转型。

莫非宇宙的尽头是带货,带货的尽头是“软着陆”?

毕竟,安全感是那些有钱又有名者刚需中的刚需。

# 小杨哥
# 辛巴
# 董宇辉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