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投行专项检查常态化,数百位保代存在自律处罚情形

这个是认证

证券市场周刊

2024-02-09 09:21 河北

155730 0 0

作者:惠凯

IPO业务是引发处罚的重点,部分老牌大行受罚保代的数量居前,有些保代在受罚后几年内没有再签字。

投行是资本市场的“看门人”,而保代又处在“守门员”的第一线,在近几年监管加大力度督促投行回归本源,推动保代更加勤勉尽责下,迄今有数百位保代受到处罚,占比接近4%。 

IPO业务是引发监管处罚的重点,部分老牌大行受罚保代的数量居前,有些保代在受罚后几年内没有再签字。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在保代之外,投行的其他从业人员目前也面临着更高的合规要求,部分投行的债券承销部门以及中后台相关人员在近期也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 

数百位保代存在自律处罚情形

约80位水平测试未达标

在近几年IPO发行大年中,保代行业快速扩容,中国证券业协会显示的注册保代规模已达8650人左右。 如今在监管层力促中介机构压实责任、强化执业质量的政策导向下,受到各种处罚的保代不可避免的随之增多。 据本刊查询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当前约有300多位保代受到各种形式的处罚或水平测试未达到要求,其中约80位水平测试未达考核要求。 

在水平测试未达考核要求的保代中,少数人的资历较深,比如为4宗保荐业务签字的国元证券保代葛剑锋,其水平测试就未达到基本要求。 公开信息显示,葛剑锋依托国元证券的安徽国资券商背景,2022年以来担任了安徽省上市公司安凯汽车、鑫铂股份、欧普康视的定增保荐业务。 葛剑锋的专业能力水平评价测试成绩分数段处在50分数段区间。 

方正承销保荐公司的保代王子,为两宗保荐业务签字,其水平评价测试处在40分数段,也未达到基本要求。 方正证券2021年易主,引入平安集团为大股东。 按照监管部门对于券商股权“一参一控”的要求,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证券原本就有着强大的投行业务,方正证券与平安证券的合并重组进展受到多方关注,方正承销保荐和旗下保代的去留有一定悬念。 iFinD显示,2023年以来,方正承销保荐无一单IPO保荐业务过会,而平安证券却有华纬科技成功过会上市。 

据了解,水平测试未达到要求并不意味着完全无法执业。 2021年以来,新版《保荐业务规则》实施进一步放开了保代的注册门槛,专业能力水平评价测试结果未达到基本要求的,所在保荐机构应当出具书面说明并提供验证其专业能力水平的充足材料,如材料可证明保代符合“具备10年以上保荐相关业务经历”等四大条件,可视为熟练掌握保荐业务相关法律、审计等专业知识,可无须参加专业能力水平评价测试。 

部分资深保代“老马失蹄”

对保代影响更大的是被公开处罚。 依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进行统计,在300多位未通过水平测试和存在被处罚记录的保代中,民生证券的受罚保代数量最多,达20位以上。 其次是海通证券、招商证券,分别有19位、15位。 

民生证券当前注册保代有329位,在其存在瑕疵的保代中,梁军的资历最深,共为9宗项目签字,其最近的一宗IPO签字项目是广东奥迪威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北交所IPO。 但正因奥迪威的信披违规问题,让上市公司董事、高管和民生证券的保代梁军、朱展鹏被北交所口头警示。 在被处罚后的一年半时间,梁军无新的签字项目。 

贺骞也是民生证券的一位资深保代,其为8宗项目签字。 他因明冠新材IPO的问题被证监会采取监管处罚措施。 监管调查指出,贺骞在明冠新材IPO中存在未勤勉尽责、对发行人规范运作、关联关系、固定资产等情况核查不充分的问题。 虽然之后贺骞还担任了北京芯愿景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IPO的保代,但两次上市均失败。 

民生证券最新的一位被处罚保代是崔勇,其担任了福建福特科光电股份有限公司IPO的保代。 福特科2021年底过会,之后被抽中现场检查,随即公司申请主动撤回注册。 众所周知,IPO“一查就撤”是监管督查的重点。 由于福特科IPO存在多项未披露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信披不完整、内部控制问题较多,和研发人员信息披露不准确等问题,2023年7月,证监会对福特科、民生证券及保代苏永法、崔勇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整体看,签字数量最多的受罚保代是注册地在上海的一家投行员工郑睿,其担任了该投行的投资银行业务董事总经理。 2022年9月,他因海晨股份的定增问题,被深交所采取自律处罚措施。 从业十年来,郑睿累计为16宗项目签字,在保代队伍中排在30名以内,高于绝大多数保代,是该投行旗下保代中签字数量最多的。 

少数大行受罚保代较多

近些年,以海通证券为代表的沪籍券商风头最劲,逐步形成了目前的“三中一华一海”龙头券商格局。 中国证券业协会显示,海通证券旗下有19位保代没有通过水平测试或存在各种形式处罚情况,其中不乏顾峥、陈邦羽、孙炜、郑瑜这样签字数量超过7家的资深保代。 

顾峥累计为11宗项目签字。 其在2021年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IPO业务中,因对发行人关联交易、成本核算等情况核查不充分,被证监会出具了警示函。 

公开信息显示,顾峥是海通证券投资银行委员会董事总经理,但自2021年4月因森麒麟IPO问题受罚以来,顾峥没能再担任新的项目签字人。 尽管受罚并不意味着完全无法承接新工作,但顾峥等资深保代的遭遇,凸显了监管力度落到了实处,这对于其他的投行人士来说是个有力警示。 

华南地区的券商,招商证券投行实力强大。 其名下累计有15位保代存在“违反自律规则”的情形。 招商证券被罚保代中签字数量最多的是刘兴德,被罚原因和深圳市大成精密设备股份有限公司IPO有关。 大成精密计划在创业板上市,2022年被监管抽中现场检查,随后公司迅速申请撤回IPO,从提交招股书到撤回仅约40天。 正如上文所述,“一查就撤”是监管重点。 监管发现大成精密存在跨期确认营收、内控不规范的问题,据此于2023年9月对招商证券、刘兴德等保代采取书面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招商证券旗下最新一位被处罚的保代是许德学,其因去年11月的一家IPO公司出现问题而被上交所予以自律处罚。 许德学任职招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董事。 iFinD显示,当前许德学还是车用半导体企业——芯旺微电子IPO的保代。 芯旺微电子的另一位保代蒋聪俊是签字数量为0的新人,保代组合呈现“老带新”的特色。 考虑到许德学不久前被罚,芯旺微后续是否会变更保代,需持续观察。 

投行专项检查常态化

其实不只是保代,投行部门内的固收业务人员被处罚的力度和频率同样在加大。 近几年一些出险债券牵连出承销机构和项目负责人未尽职尽责、尽调和受托管理流于形式、未及时披露发行人重大风险等问题,有券商还被暂停债券承销业务。 最新一例是2024年1月,证监部门对泰禾债的承销机构中金公司、东兴证券、国泰君安发出警示函,指出3家券商未完全履行债券受托管理人应履行的及时披露发行人重大债务逾期及诉讼事项等职责。 

本刊留意到,对投行人员的公开处罚中,以保代和其他项目负责人为主,IPO招股书披露的协办人、风控负责人暂未被纳入公开处罚。 随着监管强化对中介机构的追责力度,招股书等披露的券商项目协办人、风控负责人可能面临更大的监管力度。 

2022年以来,证监部门常态化开展对投行的专项检查,抽查范围涉及全面内控、执业质量等,被抽查的券商不乏受到程度不一的处罚甚至被阶段性暂停承销保荐业务。 最近一次是2023年10月,监管部门通报了投行业控及廉洁从业专项检查结果,抽查的8家券商中过半券商存在一些问题,其中,万和证券还被暂停保荐和公司债承销业务达3个月。 

另外,随着中介机构竞争趋于市场化,以往券商负责IPO招股书撰写工作,不过以2022上市的富创精密为分水岭,中伦律师事务所首开“A股律所撰写招股书”的角色,有5位律师撰写了富创精密IPO招股书。 这种情形意味着,在券商和其员工之外,律所等中介机构和相关员工面临的监管同样会更加全面化。 

(本文已刊发1月27日《证券市场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 投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