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上门女婿没地位,妻子婚外生子,岳父掏10万元两台车补偿卑微女婿

这个是认证

情感雅兰

2022-05-23 08:11

87030 0 0

家住太原的50岁女子美萍,半年前带着两个女儿离家出走,丈夫俊生一直在找她,终于在宾馆里找到了她。

俊生扑身上前拉住妻子,美萍竟然吓得从床上掉了下来,她一见到丈夫就心跳加快,浑身颤抖,发自内心的恐惧,夫妻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如此害怕?

半年前,6月27号当天,丈夫俊生当着大女儿的面用利器自残,把女儿吓坏了,美萍阻拦丈夫不住,只能报警,又把娘家婆家亲戚都叫来,才约束住了丈夫的冲动。

美萍害怕丈夫再作出过激举动,只能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租房子住,一走就是半年,因为她无法忍受丈夫种种过激举动。

6月23日,美萍一大早和丈夫说,要去外面培训,结果她和朋友到旅游景点玩了一天,俊生过后知道真相,竟然扇了美萍一巴掌。

美萍之所以撒谎,是因为上去出去玩花了不少钱,被俊生打了,所以害怕挨打不敢说实话,怎奈这次还没有逃过去。

家暴绝不是什么正常现象,更不正常的是基于家暴的反复忏悔和道歉,俊生就有这样精分的特质。

每次打完美萍,俊生都会自责,他会一边“忏悔”说,老婆是用来疼的哪是用来打的责怪自己,一边用各种手段自残,6月27号的自残不过是故伎重演。

美萍对于丈夫这种道歉方式,感受不到丝毫欣慰,只有无尽的恐惧,每天都活在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中,无所适从,压抑到快要崩溃时,只能和孩子搬出来。

就连美萍的女儿都经常感叹,我为什么要摊上这样的父亲?为什么要过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

妻子搬出去后,俊生很后悔,还给妻子写了封情书,上面写道:我胳膊上的伤口再深,也没有心灵上的伤口疼痛,我爱你爱得越深,你伤我伤得越深,别人是十年磨一剑,我是25年磨一贱,一切只为你。

好吧,不要看俊生做了什么,单看这封饱含“深情”的情书写了什么,就让人不寒而栗了。

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一个不成熟的男人,总会反复做出承诺来取得妻子的信任,俊生就是这样的男人。

结婚25年来,俊生没什么正经工作,多数时间靠美萍打零工养活,可以用游手好闲来形容。除了无所事事,俊生还喜欢上了打麻将,欠了不少钱。

为了表达戒麻将的真心,表达对妻子的忠诚,俊生居然将自己的小拇指剁掉一截,直到今天,他的左手小拇指都只有半根儿。

美萍想让丈夫戒除不良爱好,但没想让他用这种“震撼人心”的方式,可以这样说,丈夫这种自残举动给她带来的恐怖感,远远大于不良爱好本身给家庭带来的危害。

本以为丈夫都已剁指明志,应该收敛,没成想不久后丈夫竟然离家出走了,把美萍和孩子留在家,一走就是半年,任谁都联系不上,原来是出去躲债了。

后来,俊生找了工作,也把工资上交,可是美萍再也不信任他了,每天日子都过得如履薄冰。

精分人格的最大特征就是总游走在天秤两端,一会是火,一会是冰,喜怒无常。

一方面,俊生不惜用自残方式表达自己对妻子的爱,也把工资悉数交给妻子,另一方面,他又需要美萍对自己的绝对顺从,稍不如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美萍懵了,一方面,丈夫在认错时表现出的卑微甚至偏执,让她总是心软,另一方面,丈夫变脸的态度也堪比闪电,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遭受雷霆一击。

就连两人25岁的大女儿也替母亲鸣不平,她数次目睹父亲对母亲说打就打,之后又目睹父亲各种忏悔的哭泣,或对自己痛下狠手,这样的生活几乎占据了女儿的童年和青春,让她感受不好家庭哪怕一丝温暖和快乐。

家庭矛盾调解员特意介入两人婚姻,对俊生做心理辅导,俊生嘴上说着一定改正,可从他的表情和态度上看不出丝毫意愿。

美萍对丈夫这样出尔反尔早就习以为常,她自然不愿意和丈夫回家。

俊生的毛病还真不少,除了喜怒无常爱家暴外,还有缺乏安全感的特征,他对调解员直言,即便妻子和自己回到家,自己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相信妻子了。

难道美萍做了什么对不起俊生的事吗?并没有,而是俊生觉得美萍这次离开家,带走了家里的钱,所以扬言以后工资不再上交给美萍了。

美萍一听俊生这么说,简直哭笑不得,俊生工资每月只有1000多元,自己图个什么呢?这么无中生有,无非是情绪化下脑子又不清楚了。

果然,俊生突然当着美萍的面给妻子跪下,让她跟自己回家,说罢还突然哭了起来,美萍吓得本能往后退,她知道,俊生又要故伎重演了。

美萍打心里不敢和丈夫回家,一个上来情绪后连自己手指头都敢剁的男人,哪个正常女人敢陪伴他呢?

美萍明白,即便丈夫现在表现得再顺从,改过自新的决心再大,一旦和他回家后,他又会随时切换到突然动手打人的状态。

看到美萍没有明确表态,俊生情绪再次失控,一边抹泪一边转身离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调解员急忙追上,又将他叫了回来。

美萍明确表态,先不回家,需要冷静一段时间,俊生要想真心改变,就得看他自己的实际表现。

美萍不想回家的选择很正确,以俊生在调解现场的表现来看,他仍然没有多大改观,只有调解员在现场才能有所收敛,如果是两人单独相处,他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理解美萍的选择,她对俊生不想直接否定,一是看在25年的夫妻情分和孩子的面上,尽量保持家庭完整;三是害怕激怒俊生后,自己没好果子吃。

搞笑的是,俊生看到美萍没有彻底把话说死后,将美萍从黑名单中放了出来,按理说,你想求妻子回家和你过日子,但你却先把妻子拉黑,这算什么事呢?

“我就是个心胸狭隘的人”,俊生这样评价自己,在场的人感到无语,两人未来如何,没有人知道。

俊生的所作所为,已经脱离正常人的范畴,是一种病态,表现出了典型的冲动型人格障碍。

冲动型人格的主要特征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他人施加攻击举动,当情绪消退后又开始后悔,自责自己的所作所为。

俊生就是这样的人,他和正常的家暴者不一样,正常家暴者是没有忏愧之心的,而俊生每次家暴之后还感到痛苦,通过自残举动来求得谅解,说明他并不是真想家暴,只是控制不住情绪。

偶尔一次,说明不了问题,问题是25年来,俊生一直处在这种反复无常的状态中,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他早就习惯了这种夫妻相处的模式,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这么做是一种病。

俊生要想真正改变,靠下决心是没有用的,事实证明他的决心廉价的如同菜市场打折菜,天天变着花样也改变不了廉价的本质。

只有通过专业的心理矫正,必要时药物治疗,才有一线希望,否则一切努力都可以免谈。

从道德层面讲,俊生自私自利,缺乏基本的自控力,他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的自责也不是发自灵魂深处。

俊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大半生都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家里基本是美萍在支撑,如果俊生真的心疼妻子,会如此不上进吗?

每一次家暴后无底线的忏悔,只能证明他害怕失去妻子而已,而不是真正地尊重妻子,试想一个连自己手指头都剁掉的男人,连自己都不尊重,怎么会真正尊重妻子呢?

他害怕失去妻子后,没有人帮他做饭看孩子,没有人帮家里挣钱,也没有人当他的免费沙袋供他出气,他的忏悔,只是为了自己。

这样一个缺乏基本自控力的人,所表现出的一切表现,背后都是自私自利,倘若他真的下决心改过自新,怎么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25年?

俊生活到了50岁,已经过了大半辈子,没有随着阅历增长而让自己变得善良,自私就是唯一的答案。

对美萍来说,这种委屈的婚姻居然能维系25年,和她对俊生的忍让不无关系,某种程度上,美萍是恶的纵容者。

家暴只有一次和无数次之分,在最初家暴时,美萍就应该及时止损,屡次家暴时,这样的婚姻就不应该再维系。

比家暴更恶劣的是,俊生反反复复、出尔反尔,犯了就改,改了再犯,这种不正常心理带给美萍的岂止是身体疼痛?更多的是精神折磨。

这种压抑的婚姻,美萍居然维系了25年,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而俊生也在美萍的忍让中一次又一次伤害着彼此的尊严,甚至变本加厉,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怎么任性妄为,美萍最后都会原谅自己,到那时自己可以继续为所欲为了。

家暴的发生,离不开男方个人素质的低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就离不开女性的忍让了,如果家暴后及时止损,对方还会有机会继续家暴吗?

遇见冥顽不化的家暴者,唯一正确做法就是不给机会。

美萍没说一定和丈夫离婚,她还给丈夫留有最后的余地,俊生最后的机会就抓在自己手里,但是以他的认知能力与习惯模式,抓住机会真的很难。

我建议,俊生应该尽快接受专业治疗,以他现在的自控力,想靠自己改变基本没有可能,只有接受心理治疗,停止家暴后,才有挽救婚姻的可能。

至于美萍也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旦丈夫仍然无法改变,该怎么选择,答案不言而喻。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