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2
分享

33岁将公司卖给马云,套现665亿的交大才子,背后身世却鲜为人知

这个是认证

希息自媒体

2022-03-06 21:10

204654 1 2

虽然如今美团的股价已从2021年2月的480港元/股,跌至如今164港元/股,跌幅超过60%,市值也从最高的2.8万亿港元,跌至如今的1万亿。不过,在国内的外卖市场,仅剩“3成”股价的美团依然是绝对的霸主,唯一能与之对抗的便是“阿里系”的饿了么。

2021年7月,阿里再次调整了旗下公司组织架构,将饿了么、高德、飞猪等生活板块的原CEO王磊换成了李永。其实,这已经不是饿了么被收购后的第一次“换帅”了。因为,在加入阿里系之前,饿了么曾有一位85后的创始人,是他首创了“中国式”的外卖体系,这位年轻人便是张旭豪。而如今,张旭豪似乎和他创立了饿了么,没啥关系了。

一、申城商贾创业第一关

张旭豪1985年出生在上海,家里三代从商,其祖父张韶华曾是民国时期上海的“纽扣大王”,伯父是知名的“轴承大王”。同时豪门出身的张旭豪又毕业于同济大学、上海交大两所名校。无论从哪方面看,张旭豪都是传说中的“满级人类”。但是即便如此,在10年的饿了么创业路上,张旭豪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除了艰辛,还是在梦想道路上的跌宕起伏。

送外卖这项工作,早在1000多年前的宋朝便已经有了。当时宋孝宗赵昚经常派人到市场上采购各家招牌菜,如果赵昚吃得开心,还会赏小费。于是便有记载:“直(值)一贯者,犒之二贯”。很快,这种皇帝叫外卖的方式,也在民间流传起来。“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菜”。而到了现代,为何只存在于街头巷里的外卖服务,会被张旭豪开辟出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呢?一切还要从一次宿舍畅谈说起。

一天,张旭豪和交大的几个室友打游戏,不小心错过了晚饭饭点,于是大家一起点了外卖。但要么餐馆电话打不通,要么因时间太晚不给送。明明晚上大家最需要吃东西,而商家晚上却不接单。张旭豪立刻萌生了一个想法:有需求,不能满足,这个生意不如自己做。于是,“饿了么”这个朗朗上口的名字,便在交大校园里“支棱”起来了。

为了将饿了么运转起来,张旭豪第一件事就要找餐馆老板们加盟,但困难也尾随而来,那便是老板们平常都不上网。2008年,在那个连手机联网尚未普及的年代,要给餐馆老板们装上联网的电脑谈何容易?但为了将饿了么的商业模式落地,张旭豪及其团队硬是给餐厅装上了“翅膀”,让同学们的吃饭选择不再只有交大的食堂。

为了说服餐馆老板们买电脑,当时还在交大读书的张旭豪,带着一帮交大高材生几乎每天都在二手市场里淘电脑,从主板、到CPU、到显示器,淘回来的零件自己拼凑、装机,并将成本控制在2000元以内。经过三年的“基础设施建设”,交大周边的餐厅都“武装”了起来,饿了么商业模式的雏形也由此建立,此时,张旭豪也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融资——来自金沙江创投的100万美元。

不过,张旭豪与饿了么的创业之路并未从此进入开挂模式,甚至在与对手的竞争中,险些落败。

二、“黄蓝”大战

你一定看过这样一张图片,一个电梯里都是外卖的配送员,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万黄丛中一点蓝,饿了么的外卖配送员被美团配送员所包围着,其实在当时,不仅是饿了么的配送员被美团“围困”,就连饿了么公司此时也被美团“包围”了。没错,这就是张旭豪遇到的第二道难关——“黄蓝大战”。

2014年,美团、阿里、百度纷纷入局外卖这片红海市场。众所周知,资本出手寸草不生。为了应对这些资本巨头,当年年初张旭豪便将目标设置为一年要铺设60个城市。但是仅过去一个月,张旭豪就感到这个速度太慢了。

当时美团外卖平均1.5天开拓一个城市,得知这个数据后,张旭豪提议直接将城市加到200个,但却遭到了高管们的一致反对。张旭豪对此大发雷霆说:市场才是第一,不要成本,只要市场。

从后来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张旭豪观点的正确,200个城市的目标虽然与预定计划差距较大,但却是符合实际的。这一轮的加速布局也奠定了外卖行业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天下三分”的局面,唯一草根出身的饿了么拼出了一线生存的希望。但是,之后“黄蓝大战”的残酷,却是包括张旭豪在内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

为了增强商家和用户的黏性,无论是百度、美团、亦或是饿了么都依靠巨额资金进行维持。此时的美团,背靠“鹅系”好乘凉,而饿了么和百度的资金却开始吃紧了,最先坚持不住的就是百度外卖。在烧掉200亿以后,百度外卖以2亿美元的价格被饿了么吞并。之所以饿了么能扛住这场价格战,主要来源于其背后“阿里系”的支持。

据统计,到2016年F轮融资结束后,饿了么共收到了来自阿里巴巴9亿美元和蚂蚁金服3.5亿美元的融资。2017年年初,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又合投了4亿美元,当年年底,阿里巴巴再次投资10美元。在一次次融资背后,张旭豪在饿了么的“存在感”也一次次降低。此时的阿里占饿了么37%的股份,创始团队仅剩8%,而张旭豪个人股份已在5%以下。

此时摆在创始者张旭豪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其一:继续和美团硬拼,但结果生死未卜。其二:加入“阿里系”,失去控制权,但能实现财富自由。纵使情感上难以割舍,但出身商贾世家的张旭豪终究是一个理性人,他选择了第二条路,加入“阿里系”。

2018年4月2日,阿里正式宣布以9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65亿收购饿了么。对于创业10年,此时33岁的张旭豪也算是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三、总结

正如饿了么A轮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所说:“Mark(张旭豪)和其他创业的年轻人不一样的是,他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从一场宿舍谈话开始决定创业,到最终忍痛将饿了么卖给阿里,这一路走来,张旭豪具备的创业者的品质不仅有坚韧,还有果敢。作为一位创业者,张旭豪开创了一种改变了现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商业模式;作为一位CEO,张旭豪带领着一家1.5万名员工的公司在资本巨头林立的互联网江湖里,为团队争取到了最大的权益。

张旭豪的成功或许可以复制,但要像他一样,“富三代”出身,名校毕业,又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好时代,并非那么容易。

或许,真的只能用“幸运”二字总结85后创业者张旭豪的成功了。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归期情感
互关谢谢
2022-03-07 09:58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