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
分享

娘家老房子拆迁款80万, 嫂子说没女儿的份 !分钱时嫂子哭了 我笑了!

这个是认证

浩说情感

2022-01-31 08:15

181535 2 0

我娘家地处偏远山区,土地贫瘠,很难长出庄稼,所以家里穷得叮当响。我有两个哥哥,老实木讷,早已过了成家的年龄,却娶不到老婆。父母整天在家愁眉不展,说如果任由他们打光棍的话,会让人笑话,也对不起九泉之下的老祖

我大哥29岁的时候,我刚刚20岁。父母打起了我的主意,要求我给其中一个哥哥换亲。(就是让我嫁到另外一家出不起彩礼的贫穷人家,让那家人家的女儿嫁给我其中的一个哥哥。)

至于给哪个哥哥换亲,父母亲让两个哥哥抓阄决定。我本来坚决不同意,可是迫于父母的哭诉和两个哥哥打光棍的事实,我不得不屈服了。两个哥哥抓阄的时候,大哥幸运地抓到了换亲的阄。

二十天后,我满脸泪痕地穿着一套大红的衣服,被我现在的丈夫接回了家。既没有唢呐,也没有像样的家具和家用电器,只有三间破草房。当然,我大嫂也是这样嫁到我家的。

婚后,我们夫妻感情还算不错。不久,我就怀孕了,生了个儿子。有了孩子后,家里的生活更加困苦了。我因月子里营养不足,根本就没有奶水喂孩子。

儿子每天只能喝白糖加米汤,瘦弱得不成样子,我感到很难过,内心很自责。穷则思变,我开始动起了脑筋,想办法给儿子赚奶粉钱。

我把儿子交给婆婆带,我和老公到城里的工地上给别人搬砖,拎泥桶,我一天八块钱,老公十二块。我们省吃俭用,住在工地,米和油还有蔬菜都是从家里带来的,荤菜基本不买。

一年后,我和老公攒了六千多块钱,我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谁知道生活刚有起色,我们就受到打击。那时的工地还没有防护网,老公踩在脚手架上,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摔断了两根肋骨,再也不能干重活了。不得已,我们拿了包工头的一千块钱的赔偿款又回了老家,回到家的一段时间,看着病榻上的老公,我一筹莫展。

那时交通不便,村里人买生活日用品需要到十多里外的镇上去买,很不方便。想着老公不能干重活,我脑子灵关一闪:开一间杂货铺。说干就干,第二天我找人把家里的一间草房用石灰刷了一下,然后我就到城里去进货了。

小卖部开张后,我采用薄利多销的策略,生意十分火爆,附近村庄来买东西的人络绎不绝。三年后,我家的茅草屋就重新翻盖,建了村里唯一的一幢二层小洋楼。

等别人都反应过来,每个村子都有小卖部的时候,我又建议老公顺带卖起了农药化肥等,生意又火爆了几年。

这时我二哥已经三十出头了,还在打光棍。我拿出一笔钱给二哥建造了三大间白墙瓦屋的新房子,又托人给他娶了一个老姑娘回来,也就是我的二嫂。

我发现,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村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他们赚回来的钱基本用于家里建房了。于是我和老公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办起了砖瓦厂。砖瓦厂建成后,砖瓦供不应求,我和老公又发了一笔财。

有一次,一个算命先生说我有旺夫相,说老公不能离开我,否则会破财,老公深信不疑,对我始终言听计从。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向我灌输女孩长大嫁到婆家,一定要顾及、帮衬娘家的思想。我经常贴娘家钱,包括我父母生病住院,父母的生活费,侄子侄女生病和衣服,零食的花费,都是我花钱。老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今年,要修一条高速公路从我们娘家的村庄穿过,娘家的房屋和田地都被征收。经过协商,可以拿到八十多万元的补偿款。

中秋节那天,我和老公回娘家吃饭,大家在桌上喝得酒酣耳热的时候,我二嫂冷不防当着全家人的面,对我说:“小妹,你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再说你那么有钱,这次补偿款你可不能分走一分一毫。爸妈年龄大了,要钱也没用,以后有我和大哥大嫂给爸妈养老。”

本来我就没打算分娘家的补偿款,可是看着二嫂的那副德行,我一生气,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凭什么分钱的时候我就是泼出去的水,给你们花钱的时候却没人说我是出嫁的女儿,今天这钱我还真要定了。”说完,我气冲冲地拉上老公回家了。

其实,二嫂心里打得小九九我太清楚了,她想把补偿款尽量攥在自己手里。到时候父母老了,她还不是一个皮球踢给我?

国庆节过后,爸妈打电话说八十万块钱已经发下来了,让我和老公回去。午饭后,我们全家开了个家庭会,我爸说:自我出家后,对这个家庭贡献是最大的,应该和两个哥哥平分钱。他们老两口只要两万块钱养老就行了。

我爸话音刚落,二嫂气得脸色就像猪肝一般,开始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地表示不满,说哪有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分钱的。大嫂因是老公的姐姐,一直低着头没说话。

我打断了二嫂的话,对她说:“我不分钱可以,你家的房子可是我花钱建起来的,你也是我花钱娶回家,包括给你孩子身上花的钱,都统统一次性还给我。以后你们再有什么事情,包括爸妈养老和医疗费,都由你们来付。”

二嫂听我这么一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我说道:“小妹,二嫂和你开玩笑呢,这钱肯定是要带你平分的,我们家向来是拧成一股绳,儿子和闺女都一样。”

就这样,我们兄妹三人当时就把补偿款平分了。分完钱,我把一大摞钱当着哥嫂的面放到了我母亲的手里,对她说:“爸,妈,你们为我们兄妹三人操劳了一辈子。人老了,手里没钱可不行,这钱就当女儿孝敬给你们二老的。哪一天你们百年之后,这笔钱由两个哥哥继承,我绝不会要一分钱的。”

爸妈不肯要,我硬是塞到了他们手里,说:“你们二老分钱还想着出嫁的女儿,这就足够了。”

我又对二嫂说:“二嫂,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钱,我要的是亲情,不管我是贫穷还是富裕,家人对我不离不弃的亲情。不要有困难我就是自家人,有好处我就是泼出去的水。”

二嫂听我说完,她拉着我的手,眼圈红红地对我说:“小妹,是嫂子错了,你是最好的小妹,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我笑着说:“二嫂,我们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人,穷不要紧,就怕一家人心不齐啊。”

# 情感
# 家庭
# 姑嫂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多思慎言
故事编得有点儿假。
2022-02-02 10:57
0
1
浩说情感
很多这种情况,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2022-02-03 08:0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