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刘学州之死,网暴入刑待何时?

这个是认证

舒圣祥律师

2022-01-25 16:46

132383 0 0

图片

在寻亲成功后,寻亲男孩刘学州自杀了。

人世间的悲欢如此不同,有人寻亲成功是幸福的开启,有人寻亲成功却是悲剧的高潮。

从寻亲成功到三亚自杀,只有短短27天时间,这个十几岁的男孩就这样告别了这个世界,留下一份长长的遗书让人泪目不已。

甫一出生,刘学州就被卖掉了,作为父亲送给母亲家的彩礼。再变态的编剧,恐怕也编不出这样的黑色情节。

买儿卖女的理由我们见过很多,想不到竟然还有一桩是为了娶老婆——为了娶她,所以卖掉跟她生的孩子。

这一对男女,果真是世间奇葩,不配为人父母;刘学州被人买走,或许反而是幸运的。

可惜,因为4岁时的一场事故,刘学州养父母双亡,此后他成为校园欺凌的受害者,欺负他的除了同学还有老师。这些在他遗书中出现的人物,公安机关应当介入调查,尤其是别放过那些禽兽教师。

孙海洋寻子成功被媒体热炒,给了刘学州寻亲希望。跟别人寻亲不同,他没有亲生父母寻他,只能他去寻亲生父母。

他的寻亲过程也异常简单,因为疫苗接种证上,直接就有自己原来的名字和生父的名字。

但是,他的生父生母,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而且都不愿接纳他,生母甚至拉黑了他。因为寻亲,他又得罪养父母的亲戚,这让他无处可住。

在出生那天,他们抛弃他,是为了彩礼;15年后,他们再次抛弃他,是为了不拖累自己。

某些喜欢敲着键盘当法官的网友,甚至某些号称以责任为灵魂的媒体,似乎根本不知道亲生父母有抚养未成年子女的责任,不知道卖掉亲生儿女犯了拐卖儿童罪,不知道拒绝抚养亲生子女犯了遗弃罪,却脑回路清奇地站在了他的亲生父母那边,替他们大写特写所谓“独家回应”,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开始了疯狂的网络暴力。

某些曾经独家报道的媒体,有必要就“刘学州要求亲生父母买房子”等“独家回应”,做出后续回应,这样的报道究竟是如何炮制出来的?是否具有真实性?抑或纯粹为了流量,毫无专业性地听取了片面之词就大写特写?

一个未成年还在读书的孩子,要求不愿收留他的父母,给他提供一个可以住的地方,究竟有什么错?

此刻,当刘学州以自杀的方式作出回应,那些键盘侠还有那些流量记者,当作何感想?有没有一点杀人犯的负罪感?

网络暴力是网络时代的产物,像泼天的大雨,又像漫天的雪花。落实到每一个施暴者,成本更低,落位于每一个被施暴者,却威力更大。别说未成年的刘学州根本承受不了,恐怕也很少有成年人能够真正承受得了。

网络暴力具有空间的虚拟性、行为的隐蔽性和影响的广泛性、危害的严重性等特点,对被施暴者来说,面对暴雪袭来,很容易发生“雪崩”,却没有一朵“雪花”,认为是自己的责任。

网络暴力事件近年来层出不穷,刘学州被逼自杀是其中极致案例。我国刑法中虽规定了侮辱罪、诽谤罪,却均属自诉罪名,公安机关一般不会刑事立案;具体到网络暴力,个人自诉又面临着取证难等现实困境。如果提起民事诉讼,网暴者所需承担责任通常不大,相关网络平台也乐见网暴流量,怠于履行企业主体责任。针对网络暴力不同于一般侮辱、诽谤案件的特点,有必要增加专项罪名,将网暴入刑,提高网暴者的违法成本。

网络暴力可以杀人,刘学州之死就是最真实的悲剧。

除了追究其亲生父母拐卖儿童、遗弃子女的刑事责任,网暴入刑应当是纪念这个不幸少年的最好方式。

# 刘学州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发表评论
本主题已被锁定,无法回复,敬请谅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