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金融如何支持明年经济“稳中求进”

来源 | 黄益平 2022-01-02 13:17
69395 0 0

作    者:黄益平

来    源:辛庄课堂(ID:xinzhuangketang)

 

互动提问环节

 

提问1:近几年,京东、滴滴这些企业都在做自己的金融,您觉得如何做好监管?目前监管还有哪些问题?

 

黄益平:我觉得数字金融是过去十年来取得非常突破性的进展,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一直在努力地发展普惠金融,去年我们总结“十三五”期间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看到了一些突破性的进展,但其实重要的突破发生在数字金融领域。也就是说,数字技术应用到金融当中来,使得我们过去很难铺开的一些金融服务现在成功地铺开来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移动支付,现在每个人都在用,过去大家都用不了。另外一个就是大科技行贷,就是大科技公司利用平台获客,利用大数据做信用风险评估。第一点确实是在推动我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当中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

 

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在这个领域里也出现了很多风险,P2P平台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例子,最多的时候我们有6000多家,现在已经清零了。这里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一些业务模式缺乏必要的基本的金融逻辑的支持,实际上它是做不下去。我觉得可能平台本身有一定的责任。但另一方面,可能监管也是相对比较滞后,没有更早地定出规矩/规则,使得在一段时间野蛮生长,造成了一些金融风险。我们现在看到监管部门都在努力构建新的监管框架,我个人的判断是数字金融正在进入新的阶段,这个新的阶段我称之为三个大的变化:

 

一是过去没有太多的监管,野蛮生长,现在要进入监管全覆盖。

 

二是过去看到的数字金融主要是科技公司为主力,下一步更多的是传统金融机构,持牌机构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三是早期的数字金融主要是依托于消费互联网所开发的一些业务,我刚才讲的移动支付也好,大科技行贷也好,线上投资也好,包括一些数字保险,基本上都是依托于消费互联网。

 

下一步随着5G技术和新的一些数字技术的落地,可能物联网产业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样就会催生一系列的新的业务形态。所以中国的数字金融应该说刚刚起步,我们很幸运的是一些业务在国际上已经走在前列了。但确实也给我们一些教训,我们还是要有更完备的、更好的监管。监管的目的是要平衡稳定和创新之间的关系。

 

 

提问2:近几年的炒币势头很盛,从个人角度来看,如何甄别更安全的金融产品?

 

黄益平:安全的金融产品应该这么说,我觉得100%安全的金融产品几乎是没有的,最安全的产品就是银行存款,我们有存款保险制度,还有各级政府的兜底,应该是很安全的。但是它的回报相对来说也比较低,学金融经常说的回报的水平是和你的风险水平相匹配的,所以对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找到最安全的投资产品。我刚才讲的最安全的投资产品要么是银行存款,要么买国债,但是恰恰它回报比较低。所以很多投资者需要找相对来说回报高一些的产品,这个时候要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理解投资回报高,往往也伴随着风险比较高。所以对每一个人合适的投资产品可能是不太一样的,总体上来说就两条:一是如果你愿意接受高的风险,追求高的回报,你要有识别风险的能力,也就是说你要清楚你在干什么。二是任何投资都有风险,万一出现了风险/问题,你是有能力能够承受的。在这两个前提下,每个人寻找适合自己的投资产品。

 

提问3:有消息称,央行向外界官宣从12月15日开始下调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0.5%,当然这不含已经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释放资金约1.2万亿元,这也引发了社会的关注与反响,您认为这次央行降准的真正原因有哪些?您觉得未来的银行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黄益平:银行往哪个方向发展这个问题现在不太好讨论,我觉得银行的核心业务还是做存贷款。但是我前面讲了,我们现在经济发展进入新的阶段,银行业务也要创新。简单的过去拿存款、放贷款、支持粗放式的增长就不再足够,它们需要创新一些业务去支持经济创新。从央行的政策来说我觉得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总的央行政策方向还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来了我们现在经济其实是有下行的压力,因为供给受到冲击,需求也收缩,预期不好,所以货币政策的工作就是稳定宏观经济,经济比较疲软的时候,适当地放松来稳定经济增长。所以的放松一般来说就是两个:一是增长流动性的注入;二是降低利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其实是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是提振经济增长力度的一个很重要的举措。

 

主持人:非常感谢黄老师给我们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解答。

 

黄益平: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在看中国经济改革,特别是金融改革的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在现实当中来发现我们基本的规律。我个人对我们这样一个金融体系,金融改革的概括就是务实的改革,务实改革的好处就是效果导向。但是在这个效果导向过程中,会看到改革有时候走得快,有时候走得慢,甚至有的时候往前走三步往回走两步,这样的都有。甚至在中间的过程中会看到改革有的时候就比较难往前了,这我觉得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对于一个长期观察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学者来说,我自己的一点体会就是我在每一个时点上都觉得我们的改革政策走得不够快,但是过5年、10年回头一看我们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所以尽管我对政策经常有批评,但是总体来说我对改革的方向和改革的政策还是保持比较乐观的态度。

 

 

boss内参在手,成就事业高度!欢迎评论、点赞、转发,为您的事业添砖加瓦~

# 金融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