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骗子大王庞青年,辉煌又落寞的一生

这个是认证

豪哥说车

2022-01-02 07:50

806920 0 0


文 | 肉山



自1931年5月31日国产的第一台汽车诞生起,90年的时间里我国出现了许多车企,也出现了许多优秀的企业家。有正儿八经踏踏实实造车的,也有动歪脑筋企图从中牟取利益的。


而今天要说的,就是近期宣布破产的青年汽车,以及其创始人庞青年本人。


年少得志

1958年,庞青年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天台县的农村里。


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他应该是和身边的同年人一样,年幼时帮助家里务农,成年之后去接替父辈在国企的工作。


然而,他却并未就此平庸下去。年幼的庞青年早早的就展露了过人的商业天赋。据他本人所说:“我6岁开始放牛,14岁的时候生产队买牛卖牛的生意就都带上我了”。


16岁进入林场,一开始只是割杂草,半年之后就升任场长。而后又接触到了拖拉机。凭借开拖拉机学到的技术,1979年庞青年在天台办了一个生产胶袋的小工厂,也赚到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


1986年,庞青年投资26万元创办了浙江省磐安橡胶厂,并任厂长兼党委书记。而该厂也成为了凤凰、永久等自行车厂家的供应商,并且在四年后成为了行业第一。


1993年成立浙江杭通集团,并出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年少得志的庞青年显然并没有就此满足。1995年,庞青年自筹资金1.2亿元,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合资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专门生产高档豪华大客车。


然而,一直顺风顺水的庞青年却在造车这件事上,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工厂的技术并不能支持他宏大的愿景,哪怕换了四个车间主任都无济于事。成立四年,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总共卖出了8台车,并且所售车辆问题频发。


可这次失败的经历并没有让庞青年就此沉寂,反而使他对造车这项事业更加投入。


1999年,经历过失败的庞青年再次创办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有了前一次的失败经验,这次庞青年直接引进德国技术和品牌。


2001年,尼奥普兰的明星产品“欧洲之星”下线,200万的售价意味着国产豪华大巴市场的开启,也意味着庞青年在造车事业上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


而后尼奥普兰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先后拿下多笔重量级订单。最著名的一次就是2006年成功竞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两批800辆的客车订单,庞青年接下了500辆。自此,青年汽车一炮走红,高峰时期,其客车年销量达到5000辆。


“青年客车曾经一度占领国内单价130万元以上豪华客车70%市场份额,300万元以上的超豪华客车几乎被其独占。”这是评价庞青年在客车领域取得成就使用最多的说法。


此时的庞青年,刚过50岁。青年汽车取得如此成就,他本人可以称得上是意气风发,颇有几分“知天命”的风采。



骗子老板?

09年,青年汽车开始极速扩张。


庞青年公开表示,要在济南、连云港、泰安、鄂尔多斯、六盘水、海宁、石嘴山等地,总投资计划444亿元,建立十个生产基地,预计年产量146.3万台。 


这个在现阶段看起来都有些不切实际的目标,在当年却备受欢迎。


2010年,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签订投资合同书及多份补充合同书,约定在石嘴山市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后还追加了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用不可持续的资源换取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是早年西北一些资源富集省份招商引资的策略。而石嘴山作为一个矿业城市,在青年汽车投资额度未到位的前提下,将一片矿区连带采矿许可证交给了青年汽车。 


这些矿区被青年汽车转手卖给了个人,据不完全统计,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10亿元。 


在2014年初,石嘴山汽车项目宣告流产。庞青年撤走青年汽车所有员工,石嘴山青年汽车集团也人去楼空。 


打开园区大门,人们发现当年炒的沸沸扬扬的汽车项目,大多只是立了项,在达到政府资源配给的条件后就被搁置了,“有头没尾”。 


19年的时候我去石嘴山旅游的时候曾经路过青年汽车厂区,多处破损的围墙可以随便外人进出。透过围墙的缺口,只能看到里面破败的厂房和几台落满了灰的大巴。 



“当初口号喊得多响亮,现在就有多落魄。” 


石嘴山只是众多城市的一个缩影。如果说在这些城市开设生产基地是“打着造车的名义骗钱”,那“水氢燃料车”就是正大光明的骗了。 


2019年5月23日,河南《南阳日报》一篇名为《水氢发动机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将青年汽车又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 



不用加燃料,只要加水和催化剂,就能源源不断的造出氢气供汽车行驶。这一完全违背基本科学的文章居然能上到当地报纸头条,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质疑。 


仔细推敲后,才发现原来这又是一个骗局,始作俑者青年汽车早已深陷麻烦。 


利用新能源汽车骗补吃了工信部罚单;杭州公司已破产,且无债务清偿能力;还曾利用收购瑞典萨博汽车作为杠杆,撬动地方政府招商配给的煤炭资源指标并高价转卖,在收购失败后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 


种种劣迹,不胜枚举。


闹剧落幕

2021年元宵节刚过,国内大小企业的员工们基本上都结束春节假期返工上班了。而青年汽车集团的1000多名员工,却只能面对手上一纸解约通知书,思考未来的道路在何方。


截止到2021年2月25日,青年汽车累计涉及法律诉讼422条,有76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判赔付金额超过100亿元,其中最大一笔46亿元,最小的10万元。



最终,随着其临时管理人发布了《金华青年汽车破产清算案债权申报说明》,宣告青年汽车正式破产的同时,也意味着“青年汽车”这出闹剧也落下了帷幕。


而这出闹剧的始作俑者,青年汽车的创始人——庞青年本人,不知道此时身在何处。如果有机会站在这些跟随自己打拼多年的老员工面前,庞青年是否会有一丝愧疚和后悔。


猜你喜欢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