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田氏文化】《述祖林墓表》碑文译注 明·郑豸/撰文 许安民 田继慎/译注

这个是认证

田氏文化

2021-05-20 23:21

81779 0 0


【田氏文化】(田绪科)特别推荐:《述祖林墓表》碑文译注明·郑豸/撰文 许安民 田继慎/译注

该碑文由梁山县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许安民和从事古谱、古碑、古文字、诗词楹联、书法研究者田继慎合译释注。

“十年磨一剑 迎来春花香”田继慎族亲兢兢业业、谨终如始十余载,返东平、回郓城、到田东史、去泰安、奔商丘、上枣庄、下徐州、至濮阳等地取得第一手材料,居梁山进行认真考证。后又与古诗词、古碑文专业译注者许安民先生合译释注,终于滴水石穿、九转功成得此丰硕成果,与读者共享。

注释,译文如有不妥之处,望方家批评指正。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述祖林墓表》碑文译注

【明】郑  豸  撰文

许安民  田继慎  译注


述祖林墓表(1)


奉训大夫知泰安州事旧寅生莆田郑豸顿首拜撰(2)属庠生洪训书禄(3)

鲁相龙溪先生 讳 时耕 字 舜夫,曾祖仲良,祖昇,考惠、妣敬氏,盖有积德也(4)。先生少负奇质,倜傥有大志(5),长补州弟子员,遂廪食焉。七试于乡,弗售,人咸屈之(6)。

嘉靖十有五年(7),   圣天子思振幽滞,诏取天下廪士艺业之优者而超用之,是州以先生应诏(8)。先生既入大学而储用也。群天下善士而校之,艺若精业若隆,行将为天下用也(9)。乃为亲屈而任茂邑丞(10)。及至茂,敬请命曰:“古人拙催科;今非古矣,苟能无苛无扰,是亦今日催科,拙之政也。”余曰“然。”(11)先生乃损蕕逋,征新赋,革苛敛,稽正数,上而国储,下而民食,咸罔缺矣(12)。瑶蛮寇乱,抚师檄先生而调兵食。先生节缩有方,师赖以捷,凯旋论赏,功居右焉(13)。藩臬复檄先生督岁币输于京,人咸以为劳。先生曰:“王事无已,臣职无劳。”遂往焉。不数月,岁币充于内帑者裕如也,台臬抚院咸称其能(14)。先生独歉然曰:“此陈才力供,簿书之职耳,吾所学不在是也。吾平日从事圣贤之学,诚意正必加之意焉;苟用吾迪正保善,清心弘化,则有可观者矣(15)。”

二十六年,  圣天子思笃亲亲之仁、贤贤之义,欲得天下庞才耆德醇行笃谊者,为鲁藩辅铨曹以先生荐,圣天子喜焉(16)。檄至茂,先生跃然曰:“学必相王,然后学之正者显矣;道必匡国,然后道之纯者彰矣。今将显吾学矣,彰吾道矣!”遂离任就道(17)。至西江赣郡,疾作而弥留焉(18)。先生慨然叹曰:“有贤王而不获相,吾之不遇,命也!”(19)鲁王闻之,慨然叹曰:“有贤臣而不获用,吾之不遇,亦命也!”(20)越数日,先生卒于赣。时有邻尹何先生偕行侍侧,视棺视敛,罔不周悉,盖先生之高谊孚于人者素也(21)。次子助扶榇还家。启其装而视之,则萧然无余,盖先生之清操守夫已者笃也(22)。及考先生之素,孝于亲,友于弟,让贡于同志,迪教于后人,懿顺之德养之于穷居者备也(23)。先生配王氏,长子贡、次子助、三子彻,咸能世先生之业;女适伊子应汤,为庠名士(24)。

越  戊申岁十一月十三日,余偕同寅张公琪林、林公应麒、汪公伊暨郡博林公鸣鸾、林公森然、王公仲仁,奉葬先生于普照寺山之麓,坐向东北西南,为艮山坤向,离城仅五里(25)。后请余表先生之行。余与先生同官于茂,复迁官于先生之故里,知之悉,故述之(26)。

嘉靖二十九年庚戌仲春吉日(27)

承阴(28)男田  贡  偕弟田  助    田  彻    同立

石匠人  孙  美    镌(29)

大清乾隆五十八年岁次癸丑二月二十四日清明日  述立(30)

儒生  赵德及    敬书

石匠  陈  莲    镌



【注释】

(1)述祖林墓表:  遵循祖训在(田时耕)林地(墓地)(为田时耕)立的墓碑及撰写的碑文。  述祖:遵循祖训。  林:指墓地、祖茔。  墓表:墓碑。也指墓碑上刻的关于逝者生平事迹的碑文。  该碑原于明嘉靖二十九年二月立于泰安普照寺山麓,已无存。现有清乾隆五十九年二月比照原碑复刻的石碑被田氏后人立于山东省肥城县田东史村,本碑文即出自该复刻碑。 清·聂剑光《泰山道里记》云:(普照)“寺之西南为满空禅师塔……塔北为鲁藩相田时耕墓。”    该碑文也称《龙溪先生墓表》:“田时耕,字舜夫,号龙溪,泰安州人。嘉靖十五年(1536)以优行入太学,寻授茂邑丞。时瑶人起事,为抚帅调兵食,节缩有方。二十六年(1547)擢鲁藩相,卒于赴任途中。事具明泰安知州郑豸《龙溪先生墓表》。”(载《岱粹抄存》卷五及《泰安府志》卷十七《人物》本传)

(2)奉训大夫知泰安州事旧寅生莆田郑豸顿首拜撰:    奉训大夫:明代从五品文官。  知泰安州事:撰文者郑豸(zhì)时任山东泰安州知州。  旧寅生:此处指同寅,同僚,共事的官吏。郑豸与田时耕曾是同在茂邑共事的官吏。 另:明·沈德符《野获编·吏部堂属》:“唯国子监……为卿相而属吏为冗散外僚,亦称旧寅生,终身不易。”    莆田:今福建省莆田市。  顿首拜撰:顿首:一种礼仪,即磕头,头叩地即起不停留。 此处为书简表奏用语,表示向死者致敬。  撰:撰写碑文。

(3)属庠生洪训书禄:  (碑文由)知州属下的秀才洪训书丹。 属:隶属,下属。 庠xiáng生:科举制度中府、州、县学生员的别称。古代学校称庠,故学生称庠生。庠生也称秀才。  书禄:书丹,用朱砂直接将文字书写在石碑上以便石工镌刻。  禄:福,福气,福运。此处为书丹时借助的吉言。

(4)鲁相龙溪先生 讳 时耕 字 舜夫,曾祖仲良,祖昇,考惠、妣敬氏,盖有积德也:  鲁藩相龙溪先生,名时耕,字舜夫;他的曾祖父名叫仲良,祖父名叫昇,父亲名叫惠,母亲敬氏,都是积德行善、德行高尚的人。   鲁相:鲁王府的‘相’,即总管鲁王府内事务的长史(zhǎngshǐ,正五品),相当于过去的王府丞相,是藩王府内文官系统中官职最高的官员。此处的‘鲁相’是沿用过去的职务名称,为先生被越级提拔而拟任的官职;因先生由茂邑奉调赴任途中病逝于赣州,并未到任履职。据《明史》,藩王府中的官吏,均由朝廷指派。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罢诸王相府及长史司、录事,升长史司为正五品,置左、右长史各一员。”长史的主要职责是:掌王府之政令;辅相规讽,以医王失;率府僚各供乃事,而总其庶务焉。凡请名、请封、请婚、请恩泽、及陈谢、进献表启、书疏,长史为王奏上。若王有过,则诘长史。(诘jié:责备,质问;查究,查办)民国年间肥城县安庄镇滕大章撰《汶阳田氏续修谱碑叙》中称:“岱下田氏,明初迁自山右,卜居泰邑。傲徕山麓现有茔墓碑志,地基一亩七分。迨四世有时耕,字舜夫,号龙溪,嘉靖十五年以优行贡太学,为茂邑丞,复擢(擢音zhuó,提拔)鲁藩相,未及履任。载《县志》,列《才遒传》。”   龙溪:田时耕的‘号’。号:原指名和字以外另起的别号,后来也指名以外另起的字: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孔明是诸葛亮的号。

(5)先生少负奇质,倜傥有大志:   先生年少时就具有不寻常的素质和禀性,胸有大志,卓越豪迈,洒脱不受拘束。  奇质:不寻常的素质和禀性。  倜傥(tìtǎng):卓异,特别。洒脱,不拘束。

(6)长补州弟子员,遂廪食焉。七试于乡,弗售,人咸屈之:    年龄稍长,考取了州学生员,享受到了国家补助。曾七次参加乡试,都没有考中举人,人们都对此表示遗憾。 廪lǐn食:明代府、州、县设学,府学生员四十人,州、县学以次减十人,每人每月给廪膳米六斗,补助生活。生员食廪者称为廪膳生员。  乡:指乡试。明代每三年一次在京城和各省城举行的考试。乡试取中者称为举人,第一名称为解元。乡试又称为‘大比’、‘秋试’、‘秋闱’。  弗售:没有考中。  咸:全,都。  屈:委屈,不甘心。

(7)嘉靖十有五年: 嘉靖: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世宗朱厚熜(cōng)的年号,一共使用四十五年(1522—1566)。嘉靖十五年为丙午年,公元1536年。



(8)圣天子思振幽滞,诏取天下廪士艺业之优者而超用之,是州以先生应诏:  嘉靖皇帝奋起振作,整顿起用社会上隐沦而未被擢用之士,颁下诏书,取天下生员和乡试未中的生员中之才能、学业优秀者而破格使用。泰安州遵照皇帝的诏命,向上保送了田时耕。  振:整治,整顿。  幽滞:指隐沦而未被擢用之士。  诏:诏书,古代皇帝发布的命令。  廪士:有知识的人。对品德好、有学识、有技艺的人的美称。  超用:破格使用。  是州:指泰安州。是:这,这个。  应诏:接受皇帝的诏命,向上推荐人才。

(9)先生既入大学而储用也。群天下善士而校之,艺若精业若隆,行将为天下用也:  先生进入大学学习并成为后备官员。对这些汇聚在一起的优秀人才再进行考核、考察,其中能力突出、学业深厚者,不久就要受到朝廷重用。 大学:太学的别称,古代国家的最高学府。明代在南京、北京分别设国子监,国子监内设太学。群:聚集,会合。 校jiào:考核,考察。较量,比较。

(10)乃为亲屈而任茂邑丞:  于是上级亲自给时耕谈话,宣布任命他为茂名县县丞。 乃:于是。  亲屈:对尊者亲自处理事务或亲自来临的敬称。 茂邑:茂名县,位于广东省西南部。 邑:此处指旧时县的别称。也泛指城市,大曰都,小曰邑。 丞:此处指县丞,辅佐县令的官,主管文书及仓狱。明、清县丞为正八品。

(11)及至茂,敬请命曰:“古人拙催科;今非古也,苟能无苛无扰,是亦今日催科,拙之政也。”余曰“然。”:  先生到茂名县上任后,恭敬地对我说:“古代的人不善于催缴赋税,往往不得人心。现在不是古代了,假使能够把催缴赋税这件事做得不苛刻、不扰民,那么就让我来做吧。”我说“对,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请命:旧指下级向上级请示。请求指示,表示愿意听命。  催科:催缴赋税。科:赋税。  苟能:假使能够。  拙:此处前一个拙字义为“不善于,不利于人”;后一个拙字为自谦词(如拙作、拙见),此处义为“自己的想法、见解”。  余:撰文者本人,即郑豸。从这段对话可以看出郑豸为时任茂名县令,是田时耕的直接上级。  然:对,正确。

(12)先生乃损蕕逋,征新赋,革苛敛,稽正数,上而国储,下而民食,咸罔缺也:  于是先生就酌情减少过去长期拖欠的税赋,加强对新税赋征收的力度,革除过去征税赋时过于严厉苛刻的弊端,核实应缴纳税赋的底数,做到了既增加了国家储备,又保证了老百姓的生活有所改善,上下都不欠缺。  损:减少。  蕕yóu:一种落叶的小灌木。一种臭草。  逋bū:拖欠;拖欠的债务。  苛敛:滥征赋税。  稽正数:核实应缴纳税赋的底数。稽:考核。正数:实数。确凿的数字。  罔:无,没有。

(13)瑶蛮寇乱,抚师檄先生而调兵食;先生节缩有方,师赖以捷,凯旋论赏,功居右焉:  瑶民暴乱,须抚慰军队,令先生为军队调集军粮。先生精打细算,节俭有方,按时足额将军需物资送到部队,因此打了胜仗,战胜归来论功行赏,先生的功劳居上。 瑶蛮寇乱:瑶民反对政府的‘暴乱’。中国古代称南方异族为南蛮。瑶族是我国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分布在广东、广西、湖南等省区。明代瑤民曾大大小小起义数十次,有时‘啸聚数万之众’,明王朝称瑤民起义为‘瑶蛮寇乱’,先后派遣数十名总督、总兵等进剿。   抚师:抚慰军队。师,此处指奉命镇压‘瑶蛮寇乱’的官军。  檄xí:古代官府用以征召或声讨的文书。也泛指信函。此处指征召的文书 。 节缩:节约支出。  居右:居上。古代尊崇右,故以右为较尊贵的地位。

(14)藩臬复檄先生督岁币输于京,人咸以为劳。先生曰:“王事无已,臣职无劳。”遂往焉。不数月,岁币充于内帑者裕如也,台臬抚院咸称其能:  广东布政使、按察使又征召先生负责将全省当年的岁币送往京城,人们都觉得这件事太费心费力了。先生说:“国家交办的事没有办完,职责所在,我不觉得劳累。”便应召出发了。没几个月,岁币充实到国库,国库得以丰足有余,广东布政使、按察使、巡抚都称赞先生的能力和才干。 岁币:每年应向国家缴纳的钱物。  劳:费心费力。劳累,疲劳。  王事:朝廷的事,国家的事。  职:职务,职责,职任。 帑tǎng:国家收藏钱财的仓库。  裕如:丰足有余。  台臬抚院:此处指藩台(布政使,主管一省的财赋和人事、民政)、臬niè台(按察使,主管一省的刑名)、巡抚(省级地方政府的长官,总揽一省的军事、吏治、刑狱等,地位略次于总督。别称‘抚院’‘抚台’,俗称‘抚军’。)布政使、按察使是巡抚最重要的两个属官。  称:此处义为称赞,赞扬。 能:能力,才干。



(15)先生独歉然曰:“此陈才力供,簿书之职耳,吾所学不在是也。吾平日从事圣贤之学,诚意正必加之意焉;苟用吾迪正保善,清心弘化,则有可观者矣”:  面对上级的一致称赞,先生面带愧色地说:“把督送岁币这样的事情办好,我只不过尽到了管理好文书簿册的职责;我所学的不在这方面。我平时从事圣贤之学,恪尽职守本来就是圣贤之学的应有之义啊。如果让我以圣贤之道去引导人们多做善行善事,心境恬静,弘扬德化,一定能够有很好的效果。”    歉然:惭愧貌。 陈才力供:施展才能,努力保障供给。  簿书:官署中的文书簿册。记录财物出纳的簿册。  职:职务,责任。  意:意思,文字、言行等所表达的内容。 迪:开导,引导。  善:善行,善事;善良,慈善。  清心:心境恬静,没有牵挂。  弘化:弘扬德化。  可观:指达到的程度高。

(16)二十六年,    圣天子思笃亲亲之仁、贤贤之义,欲得天下庞才耆德醇行笃谊者,为鲁藩辅铨曹以先生荐,圣天子喜焉:  嘉靖二十六年,圣天子强调要亲近友善的人,重用贤能的人,想得到天下才能出众、年高有德、朴实厚道、忠实友谊者而用之。山东布政使和鲁王都向朝廷推荐了先生,圣天子很高兴。   亲亲:亲近友善的人。  贤贤:重用贤能的人。  庞才:才能出众的人。 庞:宽,大。  才:才华,才能。  耆qí德:高年有德者。耆:年老,六十岁以上的人。《礼记·曲礼》:‘六十曰耆。’   醇chún行:朴实,忠厚。  笃谊:忠实的友谊。 鲁藩辅:(1)指山东布政使。藩:此处义为藩台,明清时指布政使。(2)指鲁王。藩:王位的封国;藩国的君主。  藩辅:喻指诸侯;藩王。此处指山东布政使和鲁王。   铨quán曹:主管选拔官员的部门。借指主管选拔官员之长官。地方和藩王都负有遵照皇帝诏令向朝廷推荐优秀人才的责任。  喜:高兴。

(17)檄至茂,先生跃然曰:“学必相王,然后学之正者显矣;道必匡国,然后道之纯者彰矣。今将显吾学矣,彰吾道矣!”遂离任就道:  征召的文书到达茂名县 ,先生激动地说:“有了学问必须辅佐帝王,才能使学到的规则、法度等显露出来;圣贤之道必须用来匡正国家,才能将圣贤之道的美善表露得更加鲜明。今后,就要有机会显示我的学问,表露我所学的道理了!”于是,便顺心如意地离开任所踏上了赴京的道路。  檄:此处义为调令。  跃然:心动,跃跃欲试的样子。此处义为愉快,高兴,有点激动的样子。   相王:辅佐帝王。相:辅佐。  显:明显,显著,露出。  匡:辅佐,扶助。纠察,扶正。  彰:明显,显著。揭示,表露。

(18)至西江赣郡,疾作而弥留焉:  走到江西赣州,先生疾病发作,病危将卒。 西江:此处指赣江河源、贡水支流,又名澄江河。  赣郡:指赣州,在江西省。  弥留:本指久病不愈,后多指病危将死的时候。

(19)先生慨然叹曰:“有贤王而不获相,吾之不遇,命也!”:  先生因感慨而叹气说:“有贤明的君主而我没有得到机会去辅佐,是我没有那个命啊!”   慨然:感慨貌。感慨激昂貌。  贤王:此处指鲁王。 获:获得。不获:此处义为自己因重病而无法获得辅佐鲁王的机会了。  遇:机会,际遇。  命:迷信指生死、贫富和一切遭遇。

(20)鲁王闻之,慨然叹曰:“有贤臣而不获用,吾之不遇,亦命也!”:  鲁王听到田时耕去世的消息后,因感慨而叹气说:“有贤臣而不能获得使用,我失去这个机会,也是命啊!”    鲁王:明洪武三年四月,朱元璋封其第十子朱檀为鲁王,驻藩兖州。朱檀是明朝开国首批分封的亲王,共传十代十三王,历时293年(洪武三年至清·康熙元年,公元1370—1662年)。此处的鲁王应为第七代鲁王——鲁端王朱观烶(tíng),嘉靖七年至嘉靖二十八年(公元1528—1549年)在位。  贤臣:指田时耕。

(21)越数日,先生卒于赣。时有邻尹何先生偕行侍侧,视棺视敛,罔不周悉,盖先生之高谊孚于人者素也:  过了几天,先生在赣州去世了。当时有邻县的何县令与先生同行,先生得病后,何先生一直在身边照顾;先生去世后,又帮着察看棺木、给死者入殓,没有不周到的地方,这都是先生生前一向重视友情、为人所信服的缘故啊。  越数日:此处义为‘又过了几天’。  卒:去世。  尹:古代官名。此处指县尹(县令)。  视:照顾,照看。考察,察看。  周悉:周到详尽。  高谊:深情厚谊。  孚:使人信服。  素:一向,向来,从来。

(22)次子助扶榇还家。启其装而视之,则萧然无余,盖先生之清操守夫已者笃也:  次子田助护送父亲的灵柩还家。到家后,打开行装一看十分简陋,里面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体现出先生平时的行为清廉、品德高尚。   扶榇chèn:护送灵柩。榇:棺木;灵柩。  装:行装。此处指先生离任时所带的物品。 萧然:空寂,简陋。  清:清正廉洁。  操守:指人平时的行为、品德。



(23)及考先生之素,孝于亲,友于弟,让贡于同志,迪教于后人,懿顺之德养之于穷居者备也:    又推求先生一向的行为,他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把选拔岁贡的机会让给同学,对后人认真启迪开导,以自己的美德善行尽心尽力为穷苦的人提供生活用品。  及:又,推及。  亲:指父母。  友:兄弟相敬爱。  贡:此处似指岁贡。岁贡是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明代,每年从府、州、县学中选送年资长久的廪生升入国子监肄业,称为岁贡。岁贡别称“岁进士”;因为岁贡大都挨次升员,又称‘挨贡’。  同志:志同道合的人。此处是对同学之间一种友好的称呼,具有亲切的内涵。  迪教:启迪,开导,教化。  懿顺之德:有益的言论和高尚的行为。懿yí:美,美德,美好,专一。顺:适合,如意;顺从;方向一致。  养:抚育,供给生活用品等。  穷居者:穷人。  备:提供;全部,完全,尽。

(24)先生配王氏,长子贡、次子助、三子彻,咸能世先生之业;女适伊子应汤,为庠名士:    先生配王氏,育有三子一女: 长子田贡、次子田助、三子田彻,都能传承父亲的事业;女儿嫁给了生员中已出名尚未出仕的伊家公子应汤,伊公子是已出名尚未出仕的生员。  世……业:世代相传的事业。   适:旧指女子出嫁。  名士:已出名尚未出仕的人。

(25)越 戊申岁十一月十三日,余偕同寅张公琪林、林公应麒、汪公伊暨郡博林公鸣鸾、林公森然、王公仲仁,奉葬先生于普照寺山之麓,坐向东北西南,为艮山坤向,离城仅五里:    到了嘉靖二十七年戊申岁十一月十三日,我和同僚张琪林、林应麒、汪伊暨府学学官林鸣鸾、林森然、王仲仁,恭敬地将先生安葬于泰山普照寺山的山脚,墓的坐向东北西南,为艮山坤向,离城仅五里。  越:此处义为到了 。百度百科:‘越明年’释义:到了第二年。   戊申岁: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  同寅:共事的官吏。在一处做官的人。  郡博:郡博士,府学学官。  奉:敬辞。用于自己的举动涉及对方时。此处的‘奉葬’义为满怀敬意地安葬,让先生‘入土为安’。  普照寺:位于泰山南麓的凌汉峰下,传为六朝古刹。‘普照寺山’ 即泰山南麓的凌汉峰。  清·唐仲冕《岱览》卷十五云:(普照)“寺西南,有满空塔。塔北,为明鲁相田时耕墓。”   艮山坤向:八运二十四向之一,坐正东北向正西南,座山度数为37.6—52.4度,地脉为“坟前偏低坟后高,子孙满堂出英豪。”

(26)后请余表先生之行,余与先生同官于茂,复迁官于先生之故里,知之悉,故述之:  先生去世后,其后人请我为先生撰写碑文表述先生的生平事迹;我和先生曾同时在茂邑为官,升迁后现又在先生的故里为官,对先生的生平事迹知道得很详细,因此撰写了这篇碑文。  后:后人。后来(先生去世后)。  迁:升迁,升官。  悉:知道。尽,全。

(27)嘉靖二十九年庚戌仲春吉日:  立碑的时间是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庚戌年二月吉日。  仲春:春季的第二个月,即阴历二月。  吉日:吉祥的日子。诸事皆宜的日子。

(28)承阴:承荫。恩荫授官。封建时代因先人有勋劳或官职而循例受封、得官。 荫:因先辈有功而得到恩赐的官职。

(29)石匠人孙美镌:碑文是石匠孙美镌刻的。  镌jūɑn:雕刻。镌碑:在碑上雕刻(文字或图案)。

(30)大清乾隆五十八年岁次癸丑二月二十四日清明日  述立:  大清乾隆五十八年岁次癸丑:乾隆,清朝第六位皇帝(定都北京后的第四位皇帝)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的年号,前后共用六十年(1736.2.12—1796.2.8)。乾隆五十八年为1793年,这一年是阴历癸丑年。  岁次:年次。  据《泰安肥城田东史田氏族谱(1550—2009)》第492页‘关于祖墓林碑的说明’,田东史村田氏后人,于清乾隆五十八年比照泰山普照寺‘述祖林墓表’原碑复刻了一块碑,并在碑阴增刻了田氏1—14世谱系。该碑现立于田东史村,已建亭保护。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四日)




《述祖林墓表》译文


鲁藩相龙溪先生,名时耕,字舜夫;他的曾祖父名叫仲良,祖父名叫昇,父亲名叫惠,母亲敬氏,都是积德行善、德行高尚的人。先生年少时就具有不寻常的素质和禀性,胸有大志,卓越豪迈,洒脱不受拘束。年龄稍长,考取了州学生员,享受到了国家补助。曾七次参加乡试,都没有考中举人,人们无不对此表示遗憾。

嘉靖十五年,   圣天子奋起振作,整顿起用社会上隐沦而未被擢用之士,颁下诏书,取天下生员和乡试未中的生员中之才能、学业优秀者而破格使用。泰安州遵照皇帝的诏命,向上保送了先生。先生进入大学学习并成了后备官员。对这些汇聚在一起的优秀人才再进行考核、考察,其中能力突出、学业深厚者,即将受到朝廷重用。于是上级亲自给时耕谈话,宣布任命他为茂名县县丞。先生到茂名县上任后,恭敬地对我说:“古代的人不善于催缴赋税,往往不得人心。现在不是古代了,假使能够把催缴赋税这件事做得不苛刻、不扰民,那么就让我来做吧。”我说“对,就按你说的去做吧。”于是先生就酌情减少过去长期拖欠的税赋,革除过去征税赋时过于严厉苛刻的弊端,核实应缴纳税赋的底数,加强对新税赋征收的力度,从而既增加了国家储备,又保证了老百姓的生活有所改善,上下都不欠缺。瑶民暴乱,须抚慰军队,令先生为军队调集粮草。先生精打细算,节俭有方,按时足额将军需物资送到部队,因此打了胜仗,战胜归来论功行赏,先生的功劳居上。广东布政使、按察使又征召先生负责将全省当年的岁币送往京城,人们都觉得这件事太费心费力了。先生说:“国家交办的事没有办完,职责所在,我不觉得劳累。”便应召出发了。没几个月,岁币充实到国库,国库得以丰足有余,广东布政使、按察使、巡抚都称赞先生的能力和才干。面对上级的一致称赞,先生面带愧色地说:“把督送岁币这样的事情办好,我只不过尽到了管理好文书簿册的职责;我所学的不在这方面。我平时从事圣贤之学,恪尽职守本来就是圣贤之学的应有之义啊。如果让我以圣贤之道去引导人们多做善行善事,心境恬静,弘扬德化,一定能够有很好的效果。”

嘉靖二十六年,    圣天子强调要亲近友善的人,重用贤能的人,想得到天下才能出众、年高有德、朴实厚道、忠实友谊者而用之。山东布政使和鲁王都向朝廷推荐了先生,圣天子很高兴。征召先生的文书到达茂名县 ,先生激动地说:“有了学问必须辅佐帝王,才能使学到的规则、法度等显露出来;圣贤之道必须用来匡正国家,才能将圣贤之道的美善表露得更加鲜明。今后,就要有机会显示我的学问,表露我所学的道理了!”于是,便顺心如意地离开任所踏上了赴任的道路。走到江西赣州,先生疾病发作,病危。先生因感慨而叹气说:“有贤明的君主而我没有得到机会去辅佐,是我没有那个命啊!” 鲁王听到先生病危的消息后,因感慨而叹气说:“有贤臣而不能获得使用,我失去这个机会,也是命啊!” 过了几天,先生在赣州去世了。当时有邻县的何县令与先生同行,先生得病后,何先生一直在身边照顾;先生去世后,又帮着察看棺木、给死者入殓,没有不周到的地方,这都是先生生前一向重视友情、为人所信服的缘故啊。次子田助护送父亲的灵柩还家。到家后,打开先生的行装一看,里面十分简陋,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体现出先生平时的行为清廉、品德高尚。又推求先生一向的行为,他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把选拔岁贡的机会让给同学,对后人认真启迪开导,以自己的美德善行尽心尽力为穷苦的人提供生活用品。先生配王氏,育有三子一女: 长子田贡、次子田助、三子田彻,都能传承父亲的事业;女儿嫁给了伊家公子应汤,伊公子是已出名尚未出仕的生员。

到了嘉靖二十七年戊申岁十一月十三日,我和同僚张琪林、林应麒、汪伊暨府学学官林鸣鸾、林森然、王仲仁,恭敬地将先生安葬于泰山普照寺山的山脚,墓的坐向东北西南,为艮山坤向。此处离泰安城仅五里。 先生去世后,其后人请我为先生撰写碑文表述先生的生平事迹;我和先生曾同时在茂邑为官,升迁后现又在先生的故里为官,对先生的生平事迹知道得很详细,因此撰写了这篇碑文。


立碑的时间是嘉靖二十九年庚戌年二月吉日



附件

附件一:译注者简介

许安民,东平县银山镇石庙村人,1947年7月生,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曾任公社人武部长,中共梁山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梁山县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兼县档案馆馆长,梁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梁山县劳动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是中共梁山县委委员、县纪委委员,《梁山县志》编委会副主任,《梁山志》副主编,《梁山诗词楹联选》主审。作品有《古代名人咏梁山诗文选注》《梁山泊边寻古州》《汉冀州刺史王纯碑碑文注释》等。参编书籍有《水泊梁山风情》《梁山与水浒传》《梁山文化概览》《水浒英雄论赞》《梁山地域文化与水浒探源丛谈》等。现为梁山县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梁山县水浒文化学会顾问、梁山县硬笔书法协会名誉主席、梁山县诗词楹联学会理事。

田继慎(笔名龙鹤升),东平县商老庄乡田庄村人,1952年清明生,男,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曾任菏泽职业学院(原菏泽供销学校)教师,梁山县人民政府财办秘书,梁山县供销社理事会副主任,梁山中国银行党组书记、行长,梁山县政协委员,济宁市中国银行工会工委主任兼梁山、嘉祥、金乡、泗水及行机关工会主席。退休后,主要从事古谱、古碑、古文字及诗词楹联、书法研究。现为华夏田完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山东新农村杂志社特邀书法记者,郓城田氏第六次珍藏版《田氏族谱》编纂委员会秘书长兼主编,梁山县书画家协会顾问,济宁市暨梁山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




附件二:关于《龙溪先生墓表》译注情况的说明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由泰安州知州郑豸(福建莆田人)先生撰《龙溪先生墓表》,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复刻为《述祖林墓表》,为山东泰安肥城田东史村田氏寻根问祖的重要历史依据。

我于2013年4月25日去田东史村考证田氏渊源时,田东史村田怀芝、田平安(继字辈)宗亲赠送2009年2月刚续修的《田氏族谱》一套。2013年10月20日,我与族侄田忠厚又去泰安山东农业大学找到《田氏族谱》主编田继春(山农大博士生导师)、副主编田承文(泰岳区人大副主任),对田氏渊源和家族历史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和交流。由于祖碑年久风化,碑体脱落,字迹模糊,为保留原碑文字样,根据田平安宗亲的要求,我和拓碑专业人员一行四人,于2016年11月3日再赴田东史村,对原碑文进行了仔细地拓印整理,即此碑文原文。

2013年5月4日,我去河南归德府(现河南省商丘市)田老家寻根拜祖之时,田启义(原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田绪科(《归德田氏家乘》编修、主校)赠送我《归德田氏家乘》一套。此《家乘》由河南归德田氏八世祖田珍公(明南京通政使司通政使、代摄户部督储侍郎)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手书而成。清康熙二十八年(1684年)由归德田氏十世祖田作泽公(泰州知州)重修。

2011年我退休时,山东东平县安山湖田庄田忠厚、田义山族亲把本家族珍藏的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的原谱赠送我拜读。

近十年来,通过对以上田氏三大家族家谱、族谱、家乘的反复拜读和深入探讨,发现每个家族都与明朝初年的田仲良有密切的历史渊源。

为了给田氏家族寻根问祖提供重要的历史依据,我与在古诗词、古碑文译注方面有较多作品的梁山县政协特邀文史研究员许安民先生,对《龙溪先生墓表》即《述祖林墓表》进行了多次拜读,翻译和注释时详加考证、字斟句酌、反复推敲,其间曾数易其稿。注释、译文如有不妥之处,望方家和读者批评指正。


田继慎(笔名龙鹤升)

2020年12月3日于梁山龙鹤斋



附件三:老照片上的田时耕墓


王凯先生所收‘满空塔’旧照中,石塔西北方有一茔墓,前立有碑记,其墓或即明代泰安名宦田时耕墓。

田时耕,字舜夫,号龙溪,泰安州人。嘉靖十五年(1536)以优行入太学,寻授茂邑丞。时瑶人起事,为抚帅调兵食,节缩有方。二十六年(1547)擢鲁藩相,卒于赴任途中。事具明泰安知州郑豸《龙溪先生墓表》。”(载《岱粹抄存》卷五及《泰安府志》卷十七《人物》本传。)又肥城安庄镇五祖庙村民国滕大章撰《汶阳田氏续修谱碑叙》中称:“岱下田氏,明初迁自山右,卜居泰邑。傲徕山麓现有茔墓碑志,地基一亩七分。迨四世有时耕,字舜夫,号龙溪,嘉靖十五年以优行贡太学,为茂邑丞,复擢鲁藩相,未及履任。载《县志》,列《才遒传》。时耨、时耘昆正,复胥宇于汶阳东史。时耕家于斯,因以姓冠村。时耨、时耘所隶东史,曰武,曰刘。是为田氏始祖。”据此记,时耕乃今政坛大老田纪云家族之始祖。

关于田时耕墓,《泰山道里记》云:“(普照)寺之西南为满空禅师塔……塔北为鲁藩相田时耕墓。”《岱览》卷十五云:“寺西南,有满空塔。塔北,为明鲁相田时耕墓。”又《泰山述记》卷三《东南麓》云:“(普照寺满空塔)北为鲁藩相田时耕墓。”《岱览》卷十五《分览·岱阳之西》云:“明《龙溪田先生墓碑》:右碑,郑豸撰文并真书,嘉靖二十九年(1550)二月勒墓前。”据此史录,满空塔北之墓,似为明鲁相田时耕墓。

但此推测仍有疑问,民国李东辰《丙戌游记·石堂》所列《普照寺附近图》中,田时耕墓在满空塔东北。但照片中其墓址则在塔之西北,微有不合。是李图所绘有误?还是所摄为另一茔墓?凡此疑窦,谨就教于知情者。

——《周郢读泰山的博客》2011-12-25  10:37


注:周郢男,1970年1月生,山东泰安人,泰山文化学者。现任泰山学院泰山研究院副研究馆员、泰安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周郢主要从事泰山文化与历史文献研究,著作颇丰。主要著作有:《泰山志校证》《泰山历史纪年》《泰山历代小说选》《泰山道里记》〔点校〕等。其作品先后荣获山东省、泰安市社科优秀成果奖及精品工程奖。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