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权倾朝野的毒后,人彘的创造者,吕后吕雉

这个是认证

老猫02

2021-08-21 19:10

40221 0 0

吕雉,吕文之女,汉高祖刘邦之皇后,史称吕后。吕雉吕雉

电视剧中的吕雉形象

吕雉嫁给刘邦之时,刘邦只是沛县的一泗水亭长。吕雉本随其父吕公住在单父县(今山东单县终兴镇潘庄),后吕家因躲避仇家迁至沛县。因吕公和沛县县令关系极为要好,沛县的官员为巴结上司,便前去祝贺吕家乔迁之喜。主吏萧何负责排定宾客的座次,他就叫仆役把贺礼不到一千铜钱的都安排坐在堂下。亭长刘邦认为沛县诸官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填上献礼为“贺钱一万”,其实那时刘邦根本就没带钱来。吕父知道后,本是带些怒气出来准备把他赶走,一见却大大为吃惊,觉得刘邦将来定为不凡之人,便引入堂内就座。萧何看到就告诉吕公,刘邦只会说大话,没什么成就。但吕公不以为然。刘邦坐在上宾座位后,就大声调侃其他沛县官吏。

宴会进行到一定时间后,吕公说,我很会看面相,一看便觉得你面相不凡,我有个女儿,希望你愿意接受她当你的妻子。事后吕公的妻子吕媪很生气,说,以前说你这个女儿很难得,一定要嫁个伟丈夫。县令对你不错,你不肯嫁女儿,居然要把她嫁给刘邦这货色?吕公说,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坚持把吕雉嫁给刘邦。

吕雉出嫁之时还有一个令她非常难办的事:刘邦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刘肥。不到二十岁的吕雉嫁给了一个大她十五岁的中年亭长,而且,这位亭长虽然没有正式结婚,却有了一位未婚生育的儿子,在刘邦未发迹只是,吕雉对刘肥还蛮好的,这很难得。

吕雉早年称得上是贤惠的女人,初嫁给刘邦,生活不富裕,刘邦时常为了公务以及与朋友们周旋,经常几天不见踪影。吕雉便亲率子女从事农桑针织,孝顺父母及养育儿女,过着衣食自立的生活。早年的刘邦便于二流子无异常戴一顶自制的竹帽到处闲逛,骗吃骗喝,一次押解囚犯,因酒醉而使囚犯逃跑,自己也只好亡命芒荡山下的沼泽地区。吕雉便独立支撑家庭外,还不时长途跋涉为丈夫送去衣物及食品。后来,吕雉为刘邦生下一儿一女,即后来的汉惠帝刘盈和鲁元长公主。

  颠沛流离

终于苦尽甘来在公元前206年(汉元年),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但其家属仍在沛县。同年八月,刘邦令将军王吸薛欧出武关,因南阳王陵军欲迎刘太公与吕雉等刘邦家属。楚发便兵进驻阳夏,汉军不得前。

公元前205年(汉二年)四月,汉军乘项羽陷入齐地不能自拔之时,一举攻下楚都彭城。而项羽率骑兵火速回防,与汉军战于睢水,汉军大败,吕雉等一众刘邦家为楚军所俘。直到公元前203年(汉四年)九月,楚汉议和方被放回归汉。

回到刘邦身边的吕雉却发现刘邦身边早已有了宠幸的戚夫人,此时的吕雉因为年龄长于戚夫人,常常作为留守,伴在刘邦身边的是那戚夫人。

 夺嫡风波

戚夫人因为自恃得宠,曾经常在刘邦面前哭闹(史载到达“日夜啼泣”之地步),欲为自己的儿子赵王刘如意以夺取皇太子之位,刘邦在公元前205年(汉二年)六月已立吕雉之子刘盈为太子,但即位为皇帝后,以刘盈仁弱“不类我”的理由,想立戚姬子如意为太子,因为“如意类我”。周昌、叔孙通等朝中大臣都坚决反对废长立幼。

有人便为吕后设谋,让他找张良。吕后就让他的哥哥吕泽劫持张良,逼着张良献计。张良对吕泽说:“陛下在战争困难的时候确实能够听我的意见,但如今是因为爱要废长立幼,这已不是靠说能了结的事。但是,陛下非常看重的商山四皓(隐居在商山的四位年长的高士),却始终请不来,他们认为陛下对臣下态度傲慢。如果你能把商山四皓请出来辅佐太子,让时刻陪伴太子,特别上朝之时陪伴太子,陛下一定会看见。陛下知商山四皓辅佐太子,也许有用。”吕后随即实施。吕后派吕泽让人带了太子的亲笔信,附带一份厚礼,请“商山四皓”出山,没想这四位高士竟然全来了。

后来经过一系列事情,刘邦便熄了废长立幼之事。

诛戮功臣

吕雉归汉后成为汉决策的重要人物。吕后性格刚毅,她为了巩固的权势,便杀人立威。第一个被她选中的就是已被废为淮阴侯并监视居住的韩信。她趁刘邦在外征战之际,与萧何计杀韩信,从而震慑其他功臣。不久,梁王彭越被刘邦其贬为庶人、削职流放蜀地。途中遇吕雉,彭诉说自己无罪,吕雉答应为他说情,将其带回咸阳。她对刘邦说:“你把彭越放走,不等于放虎归山吗。”刘邦遂将彭越处死,并剁成肉酱分赐与其他诸侯王。刘邦称帝八年时间,吕雉协助刘邦,镇压叛逆、打击割据势力,对巩固汉朝政权起了重要作用,并为她日后掌权作了充分基础。

公元前195年(汉十二年),刘邦病情加重,吕雉派良医进行治疗。刘邦自知已经病入膏肓,赐医生金钱,把他们赶走,拒绝治疗。吕雉见刘邦病已不治,出于国家政局稳定,她到刘邦病榻前问国家关键职位人事。

吕雉问:“陛下百年以后,萧相国也去世了,谁可以代替他?”刘邦回答:“曹参即可。”吕雉又接着问曹参之后呢,刘邦说:“王陵便可。但是王陵较为憨厚,陈平可辅助。陈平才智有余,但是难以独任。周勃忠诚老实,文化不高,但是安定刘氏的必然是他,可让周勃担任太尉。”

吕雉还想接着问,但是刘邦说:“再往后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知道的,你亦也活不了那么久。”

后来朝廷的重大的人事基本上按照这次病榻问相的结果来安排。审食其虽以吕雉之宠在王陵之后一度为左丞相,但主要是服侍吕雉,并不治事。而陈平亦佯为自保,亦不过问政事,吕雉对陈平深为赞许。

 执掌天下

刘邦去世后,刘盈即位为帝,吕雉开始独掌大权。对于原刘邦所宠幸之妃,多仅进行常规处理,如有子者,与其子就国为诸侯王太后。独有戚夫人,因其曾几欲夺其子刘盈太子之位,吕雉坚决不放过。

一开始吕雉罚戚夫人作苦工,戚夫人私下唱歌叹息,“儿子为王,母亲为奴仆,终日舂米到薄暮,常常与死亡为伍!母子相离三千里,要找谁来告诉你?”吕雉知后大怒,于公元前195年(孝惠元年)十二月,杀赵王刘如意,徙淮阳王刘友为赵,并将戚夫人斩去手脚,薰聋双耳,挖掉双目,又以哑药将她毒哑,抛入茅厕中,称为“人彘”(zhì),意为人中之猪。吕雉后竟然又叫刘盈来看,刘盈痛哭失声,命人向吕雉说;“这种事不是人作得出来的。儿臣是太后的儿子,终究没有办法治理天下。”认为母亲惨无人道,违背常理,惊世骇俗,故而不愿处理政事。

公元前193(孝惠二年),楚元王刘交、齐悼惠王刘肥都来京朝见。十月,刘盈与刘肥在吕雉面前设宴饮酒,刘盈因刘肥是自己的长兄,就按照家人礼节,让他坐在上首。吕雉动怒,就命人倒了两杯鸩酒,摆在面前,让刘肥起身为她祝酒。刘肥站起来,刘盈也跟着站起来,拿起酒杯,想一起向吕后祝酒。吕雉惊恐,立即起身打翻刘盈手上的酒杯。刘肥觉得奇怪,不敢喝酒,装醉离去。后来问别人,才知是鸩酒,刘肥很害怕,自以为不能从长安脱身,很忧虑。齐国内史士向刘肥建议说:“太后只生有孝惠皇帝和鲁元公主。现在齐王你拥有七十多座城,而鲁元公主只有几座食邑。如果您能够把一个郡献给太后,作为公主的汤沐邑,太后定然高兴,您也无忧了。”于是刘肥献出城阳郡,并尊公主为王,吕雉十分高兴,并赞许刘肥,就在刘肥的府邸摆酒宴,欢宴后,便让刘肥回到封地。

公元前192年(孝惠四年),吕雉立鲁元公主女张氏为皇后。张氏仅13岁,且为刘盈的亲外甥女,刘盈虽然对此极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公元前191年(孝惠四年)三月,吕雉下令废除挟书律,此法本为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制定之恶法。吕雉下令废止此律,亦下令鼓励民间藏书、献书,恢复旧典。

吕雉从公元前192年(孝惠三年)开始命人修筑长安城,到公元前189年(孝惠六年),工程全部竣工。各地诸侯来会,十月入朝庆贺。

 临朝称制

公元前188年(孝惠七年)八月戊寅,刘盈忧郁病逝,发丧期间,只见吕雉干哭,不见落泪。张良之子张辟强担任侍中,年仅十五岁,对丞相陈平说:“太后只有孝惠帝一个儿子,如今死了,却只见她干哭而不悲伤,是何原因?”陈平反问:“是什么原因?”张辟强说:“皇帝没有年纪较大的儿子,太后害怕你们这班老臣。您现在应请求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军,统领南北二军,并且让吕家的人都入宫,在朝廷执掌大权,这样吕后才会安心,你们才能有幸免于难。”陈平就按照张辟强的计策去做,吕后果然高兴,哭起来也显得哀痛。吕氏的权势便从此开始。吕雉立太子刘恭为帝,自己临朝称制,行使皇帝职权,朝廷号令一概出自太后,为中国太后专政的第一人。


` 吕后驾崩

公元前180年(高后八年),吕雉病重,她临终前仍没有忘记巩固吕氏天下。在她病危之时,下令任命侄子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吕产统领南军。并且告诫他们:“高帝平定天下以后,与大臣订立盟约:‘不是刘氏宗族称王的,天下共诛之。’现在吕氏称王,刘氏和大臣愤愤不平,我很快就死了,皇帝年轻,大臣们可能发生兵变。所以你们要牢牢掌握军队,守卫宫殿,千万不要离开皇宫为我送葬,不要被人扼制。”

八月一日,吕雉病死,终年六十二,与汉高祖合葬长陵

吕后崩后留下诏赐给各诸侯黄金千斤,将、相、列侯、郎、吏都按官阶赐给黄金。大赦天下。让吕王吕产担任相国。让吕禄的女儿做皇后。由于吕后在政时期培植起一个吕氏外戚集团,从而加剧了汉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因此在她死后,马上就酿成了刘氏皇族集团与吕氏外戚集团的流血斗争。吕后没有完成她的政治计划就去世了。汉统治阶级内部矛盾骤然激化,袒刘之军蜂起。齐王刘襄发难于外,陈平、周勃响应于内,刘氏诸王,遂群起而杀诸吕,刘氏皇族集团与吕氏外戚集团的一场流血斗争,以皇族集团的胜利而告终。

诛灭吕氏势力后,大臣认为吕雉所立的两位少帝和另外两个刘盈庶子均不是刘盈亲生,于是便先废后杀少帝刘弘,并在刘姓皇族选择皇位继承人。考虑的重点就是其母亲,决不能有一个势力强大的娘家,于是迎立当时封为代王的刘恒继承帝位,是为汉文帝。[2]


 政治

沿袭了“与民休息”之国策,行“无为而治”。

  • 鼓励生产。如公元前191年,诏令郡国“举民孝悌、力田者复其身”,以免除徭役为优惠措施,来鼓励农民从事生产,又“减田租,复十五税一”。
  • 修改汉法。公元前187年,诏令“除三族罪,妖言令”;她还“减刑,颁布赎罪法”;制定“戍卒岁更”的制度;除挟书律
  • 提倡勤俭治国、严厉治理铺张浪费的风气等等。

 经济

继续重农之国策,有步骤地放宽经商政策。刘邦统治后期,下达抑商法令,惩治不法商人,“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但打击面过大,挫伤了商人的经商积极性,亦激化了社会矛盾。在惠帝、高后时期,虽亦有“市井子孙,亦不得仕宦为吏”的诏令,但朝廷还是“为天下初定,复弛商贾之律”,解除了商人在经济上的重负及对商人的社会性歧视。惠帝六年(公元前189年),朝廷还“起长安西市”,使长安成为汉朝经济活动的中心,亦为长安后来成为当时的世界性大都市奠定了基础。在高后二年(公元前186年)和六年(公元前182年),朝廷又分别采取“行八铢钱”和“行五分钱”的措施,运用国家权力对货币经济进行管理调控,对稳定币值、平衡物价和促进商品流通起到了积极作用。

 外交

继续刘邦执政期间与匈奴的和亲政策。太史公曰:“吕后为人刚毅”。执政期间,吕后遵循刘邦的政策,未对匈奴兴兵,而是采用了和亲的政策。

公元前192年,刚死去阏氏的冒顿单于遣使者送来一封言词极为不敬的国书给吕后,上面写道:“孤偾之君,……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吕后认为受到了奇耻大辱,“大怒”,欲出击匈奴。朝臣几乎众口一辞:出兵攻打匈奴。然唯有中郎将季布却指出:刘邦当年在与匈奴之战中最终未占得便宜,不得已采纳刘敬的和亲建议,来换取汉初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今歌唫之声未绝,伤痍者甫起”,亦即如今的汉朝军事势力依然不及匈奴,宜继续和亲为上。最终,吕后听从了中郎将季布的意见,赠单于车马作为礼物之外,继续“以宗室女为公主,嫁匈奴单于”以和亲。单于笑纳之,致歉,并“因献马,遂和亲”。这样,汉匈之间及时避免了一场兵燹之灾。[8]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