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中国新任WTO副总干事是个性情中人!他擅长和美国人“过招”,还很会讲段子

这个是认证

大家说

2021-05-07 16:27

170665 0 0

被对手称为“中国利益捍卫者”的张向晨,成为史上第二位来自中国的WTO副总干事了。

瑞士日内瓦时间5月4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张向晨被任命为世界贸易组织(WTO)新任副总干事。宣布这一消息的,是WTO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维拉。(这位WTO史上首位女性总干事的故事,戳这里复习)

张向晨并非首位来自中国的WTO副总干事。

2013年8月,时任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易小准被任命为WTO副总干事,成为首位担任该职务的中国人。

去年5月,迫于复杂的国际贸易形势,时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黯然宣布自己将在3个月后辞职,提前1年结束任期。

7月底,WTO总理事会举行会议,WTO的164个成员未就该组织代理总干事人选达成一致,但成员们同意,延长现任4名副总干事的任期,直至新总干事就任。因此,去年11月时,易小准还以WTO副总干事的身份参加了在广州举办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7届全球年会。

2021年3月1日,来自尼日利亚的奥孔乔-伊维拉正式就任WTO总干事一职。如今,4位副总干事人选也终于尘埃落定。

那么,史上第二位来自中国的WTO副总干事张向晨,又与WTO有着怎样的缘分呢?

·张向晨

日内瓦的常客

张向晨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超过30年,曾于2017年至2020年担任中国常驻WTO代表,对WTO、国际贸易谈判等相关问题有长期和深入的研究。

WTO研究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表示,张向晨副部长是参加中国入世谈判的资深官员,对WTO非常了解,由他出任WTO副总干事一职实至名归。

2017年4月12日,张向晨在日内瓦向WTO总干事递交全权证书,出任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副代表。此前他曾52次到日内瓦。如今履新,意味着张向晨将重返日内瓦WTO总部。

张向晨最早一次来到日内瓦是在1992年,那时他来参加中国复关谈判。从此,他见证和参与了中国融入多边贸易体制的整个进程。对于复关、入世谈判中的艰辛,张向晨深有体会。

2001年9月17日,WTO中国工作组第18次会议顺利通过了中国入世的法律文件。“在核对文本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技术性的错误。在汽车降税的时间上,本来达成的是2006年7月1日,但是有一个国家写错了,写成2005年1月1日。2005年的1月1日时间不对,税率不同,最后秘书处要做合并工作,要选时间最短的、税率最低的。我们找秘书长改过来,秘书处说我不能改,要改可以,找跟你签协议的国家,你们俩签一封信才能改,我们就去找这个国家的代表。我准备了很长的背景(介绍),向那个国家的代表解释,这是技术性的错误。”张向晨回忆道。

“你不用解释,这是错误,我承认,要改可以,要补偿。”秘书长说。

“错了,改了,为什么还要补偿?”当时只有36岁、时任外经贸部国际司副司长的张向晨有点恼火。

“这就是这里的游戏规则,是签了字的,白纸黑字。要改可以,谈判补偿条件。汽车我给你改到2006年7月1日没问题,糖的关税要从20%降到15%,每年从20%、18%、17%降到15%。”秘书长说。

中方最后无奈签了字。当时,那个国家的代表看到咬牙切齿的张向晨,说道:“张先生,你不要生气,这就是多边贸易体制里的规则,你将来也可以这样对待我。”气头上的张向晨立即回应道:“我一定会这样对待你的。”

“这就叫有法律约束力、有时间框架。已经不能今天这样说,明天发一个通知又改了。”张向晨回忆道,“对企业来说,这提供了一个更稳定的、更可预见的政策前景,是好事。”

“孤立就意味着失败”

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入世。这时距离中国正式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仅9年时间,WTO对于中国人而言还是个新鲜事物。许多中国企业向外经贸部咨询、提出需求。

“由于企业的意见和建议比较零散,同时在法律和国际规则上缺乏专业背景,有些意见需要进行核查。”张向晨说,“例如,有企业投诉欧盟在大蒜进口上实施配额限制。我们在核查欧盟法律原文后发现欧盟实施的是关税配额限制,而这并不违反WTO规则。”

今年,中国入世20年了。入世谈判时,张向晨“有限的WTO知识,一半来自书本,一半来自作为谈判对手的美国同事”。“他们其中一位曾不无骄傲地对我说过:‘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的都是关贸总协定和WTO的规则。’WTO规则体系的建立和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离不开这些美国同事的贡献。”

然而,20年间,美国屡屡给中国出难题。张向晨见招拆招。

“一位资深外交官曾说过,在WTO中,要想搞成一件事,需要寻找至少40个支持者;要想搅黄一件事,也需要获得20个以上的支持者。孤立就意味着失败。”张向晨在中国入世3周年时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但他同时又承认,这条不成文的规则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不尽适用。2002年底,在145个成员就“知识产权与公共健康”问题达成共识的情况下,美国以一国之力阻挠了协议的达成。“大国固然举足轻重,但也不可能长期无视集体压力的存在,2003年8月,美国最终就‘知识产权和公共健康’问题作出妥协,就说明了这一点。”

很多人还记得,3年前,美国发起对华贸易摩擦,双方外贸人的唇枪舌战掀起新一轮的高潮。

2018年3月23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中国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当天,WTO货物贸易理事会就美国这种损害多边贸易机制的行为展开讨论。会议当天没开完,26日接着开。

时任中国驻WTO大使张向晨说,WTO成立后,美国已基本停止依据“301调查”结果采取单边措施,“美国此次罔顾其国际承诺,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我们必须齐心协力阻止‘301’死灰复燃,并重新把它关进WTO规则的笼子里。”

其他国家的代表也严词警告美国,美国遭40多个WTO成员围攻。但无奈,美国还是一意孤行,执意破坏世界贸易规则。

“国际贸易就像打乒乓球”

多年的外贸工作,使张向晨对美国人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也掌握了与之交锋的诀窍。

2018年12月17日,WTO在日内瓦开始对美国进行贸易政策审议。张向晨率先发言,批评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

“不久前,美国影视界的大师级人物斯坦‧李先生去世了,这对全世界的漫画电影迷来说是个巨大损失。斯坦‧李先生共同创作了我们耳熟能详的超级英雄,包括蜘蛛侠,X战警和钢铁侠等等。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蜘蛛侠,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他的超凡能力,而是他的责任感。

我记得蜘蛛侠在电影里说过:‘伟大的力量来自伟大的责任。’蜘蛛侠做到了这一点。力量和责任的关系不仅适用于超人,也适用于普通人和国家。令人同样遗憾的是,自上次审议之后,特别是这一年来,在贸易政策领域,我们看到了另外一个美国,一个力量和责任严重不匹配的美国。

我们不接受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牵强解释,我们不相信美国不清楚采取单边“301措施”违反了它自己在WTO做出的承诺,我们不认同用瘫痪上诉机构的办法能够使WTO争端解决机制变得更有效率。”

在张向晨带动下,当天会上有40个成员向美国提出了1700多个书面问题;64个成员发言,对美国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成员遴选、以“国家安全”为名提升钢、铝、汽车等产品的关税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提出关注,要求美国以建设性态度参与多边贸易体制,发挥积极作用。

但美国不仅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变本加厉。2019年1月16日,美国在历史上首次散发了一份名为《一个未分类的 WTO:自我认定发展阶段危害机制相关性》的 45 页的文件,其中84次提到中国,称“中国已经有能力登月”,所以应该立即从发展中国家阵营“毕业”升入发达国家行列,企图从体制上永久剥夺中国在未来谈判中可以享受的正当权利。

张向晨巧妙回应道:国际贸易就像打乒乓球,靠改变规则压制中国没用。很长时间以来中国乒乓球水平世界领先,于是有人推动国际乒联在比赛规则上做了不少针对中国的改革,以削弱中国乒乓球队的实力。比如,将小球换成大球,把21分制改成11分制,甚至连抛发球的最低高度都做了限制,但这种改革的结果,并没有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中国的战绩。

还有一次,在WTO的一场会议上,美国大使在发言中使用了“偷”的字眼。张向晨反驳说,这个词汇使他想起了中国古代疑邻窃斧的故事。有人丢了斧子,怀疑是邻居偷的,结果怎么看怎么觉得邻居像贼。后来在自己的谷仓里发现了以为丢失的斧子,再看邻居怎么看怎么又不是贼。“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人不是贼,贼在你心里!你丢失的正是你心里的一些东西,包括对法治的尊崇、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反躬自省的勇气。希望你能尽快找回它们,从而不再诿过于人。”

在WTO担任大使期间,恰逢中美贸易摩擦频发、WTO改革等关键敏感时期,张向晨熟谙世贸规则,在与对手交手的同时,亦赢得对手尊重,被对手称为“中国利益捍卫者”。

2020年12月16日至17日,WTO总理事会召开。此时,张向晨已确定将卸下在WTO的职务,他在会上发表了临别感言:“Ne m'oublie pas。”这是一句法语,意思是“不要忘记我”。他还说:“我人在北京,心还在日内瓦。”

确实,人们没有忘记他,WTO新任总干事也没忘记他。

此次任命的4位副总干事中,还有一个美国人。周世俭说,伊维拉这样的“组阁”思路体系体现了平衡和智慧,美方能有人出任WTO副总干事,也可以看到美方希望继续参与WTO事务。

随着WTO的重新启航,张向晨的新使命和老对手正向他招手。

部分资料来源:商务部官网、中国企业报、WTO经济导刊、第一财经、环球杂志、时代经贸、中国小康网等。(田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