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2
分享

[转载] 酒店隔壁传来怪声该怎么办?

我很苗条喵 楼主
2021-05-04 14:52 58445 2
举报 收藏本帖

试想一下,你在外忙碌了一天后回到旅馆,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打开手机里珍藏的视频,打算在3分钟内快进看完这个90分钟的片子后带着满足睡去,箭在弦上之际,隔壁传来了怪声。


那浪涛阵阵击打在你背面的墙上,也击打在你涌动的热情上,你变得懊恼、疲软、颓丧,火焰熄灭了,你的内心变得死寂。


可怪声不会停止,它持续了半个片子的长度后渐渐淡去,最终归于寂静。他们好了,你睁眼到天明。

图片

 

但凡住过旅店,就一定听到过怪声。

 

从驻马店、通县、太原、雷州到新加坡,从大学城到火车站,从50块一晚的单间到2300一晚的凯悦……多年来,怪声如影随行,从未间断。


你甚至怀疑过,是不是那些呼喊、嚎叫、喘息、啪击与叹息,都是来自你内心深处的回响,它们预示着你的渴望,就像13岁时对着《健与美》杂志时的幻梦。 

图片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想象来源于经验,可怪声一直在刷新你的经验。


每一次的怪声都让你感到新鲜,它们有相似的地方,但更多的突破了你认知的边界。


你双手扶靠,侧脸紧贴在墙上,在细微处感受变化,于动态中体会平衡。你从过往的记忆里寻找每一记声响背后的形态,在有限的时间里还原每一句对白发生的景观。


你于无声处听有声,在有声处寻踪迹。你思索,你脑补,你模拟,你捡起了地上的卡片。

图片

 

前不久我去上海出差,被隔壁的住客连续折腾了三天。

 

先是长时间的尖叫,接着又是玻璃器皿跌落然后破碎的声音,最后伴随着电动刮胡刀的滋滋声,两声莫名的、发自喉咙深处的气息便如闪电般穿透墙壁,回荡在我白色的床单上。

 

直到回到成都,我还在回味隔壁那两个男人,晚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纠葛与纷争。

图片

 

这种体验并不新鲜,又总是令人玩味。它不可触摸,只能感觉。它没有缘由,又触碰未知。它测量你内心最隐秘的角落,也勾勒出阴影下被藏匿的欢愉。


当浪潮袭来,浪潮褪去,夜晚的寂寥被刺破又被抛弃,你贴着墙,在隔壁平息后依旧久久不愿离去,比黑暗还浓厚的孤独笼罩了你,内心的火焰熄灭又复燃而后归于灰烬;你无言站立在宝华万豪1600一晚的行政单间,却有如置身于卡夫卡的城堡。

图片

 

怪声其实并不可怕,根据我的经验,遇见怪声,不要惊慌,不要举报。怪声不是潜逃的扫黑除恶对象,它不会殴打你,不会辱骂你,更不会歧视你。

 

通知前台没有什么用,说不定前台还会误解你的需求,让你另外拨打一串本地电话号码,并最终导致你的房间也发出怪声。

 

我在南宁试过,是真的。

图片

 

一个在家具城上班的兄弟给我说,他对付酒店怪声,最好的方式就是沐浴、更衣、静心,然后仔细聆听,暗中体会,沉着揣摩,镇定感触。

 

他说他喜欢在酒店的夜里,躺在床上,背靠着墙面,然后打开氛围灯,一边听着怪声,一边独酌几杯冰箱里的旺旺。最后在怪声消逝的那一刹那,与当事人一同沉沉睡去。

图片

 

我问他,他所理解的怪声究竟是什么东西,他说每个人都有发出怪声的机会,答案就在前方。如果我实在找不到答案,他也可以带我去找。

 

我微笑着拒绝了他,我只是在探究怪声对于不同个体的那份感触,相由心生,他的渴望不是我的渴望,他的意趣不是我的意趣,他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


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路。 

图片

 

记得当年我在火车北站那边的招待所留宿,单单一个晚上,隔壁一直在喊救命。


我深陷矛盾与彷徨,良知和理智反复撕扯纠葛,我数度打算救人,却又在救命后的那一声好哥哥里踟蹰。最后我立在墙边,冷汗打湿了背脊,头脑搅浑了黑夜。

 

我仿佛置身于一座荒芜的海岛之上,一群不着寸缕的溺水亡魂正围绕着我跳舞。

 

我浑浑噩噩渡过长夜,早上在前台婶子那质询时,她说这就是红尘。

图片

 

后来我渐渐懂事,回过头来观望那个不安的夜晚,才发现那只是入世所必修的一段课程。


6年后我回到那家旅馆,在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墙边,聆听了不同的怪声。我不再因此而惶恐了,我打开手机,录下了那12分钟的时光,带着虚弱的身体离开,就当是一场旅途的结束。

图片

 

表哥说,第一次接触怪声是技专那年。

 

当隔壁开始传来怪声,他的冷汗立马就顺着发梢浸透了枕巾,在偌大的双人间,他和同学竟保持着一种难以启齿的沉默,像是在等待一场审判的结束,但又不希望这场审判过早结束。

 

后来他技专毕业就去寺庙上班了,三年艰苦的焊工学习被他弃之如屐。而如今,他云游四海,每当住宿时隔壁传来怪声,他就对着那堵墙敲响木鱼。

图片

 

小孩的哭闹声,女孩的呼喊声,男人的喘息声,以及床榻摇晃的声音,针织品被撕裂的声音,还有电视机传来的没有情绪的播音腔……

 

实际上,当你累计熬过两个小时的怪声,你的心智就一定会发生变化。

 

有的人变得宠辱不惊,有的人变得心硬如铁,有的人变得心花怒放,也有的人变得寻花问柳。

图片

 

你永远无法了解隔壁房间的详细情况,这也是我探寻怪声的原因之一。

 

当你清晨退房,看见隔壁走出来一个老大哥,一位老嫂子,老嫂子还拧着一只奄奄一息的跑山鸡时,你几乎无法将他们的声影与昨夜的轮廓相重叠。

 

这种错愕感实在是迷人。

 

图片

 

我曾经徒劳地寻找怪声的起源,渴望了解帷幕下的真相。我遍访大师与流氓,接见老人与儿童,他们耻笑我,却从给过我一个令人信服的回答。

 

这让我止不住思考,是不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有发出怪声的权利,除了我。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全部回帖
猫友话题
1楼
2021-05-04 17:40
哈哈。去现场半了他
0 举报 引用
魅川擂苦
2楼
2021-05-05 12:12
哈哈,神操作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