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15 2
分享

[原创] 算法压榨劳动者?

这个是认证
闲言毛 这个是VIP 楼主
2021-05-08 23:10 655026 15
举报 收藏本帖

                                 算法压榨劳动者?


       北大博士陈先生为了完成论文,在2018年加入了一支外卖团队,工作了5个月的时间,其间做了大量的调查与访谈。在今年出版的博士论文中,他有一个总结性的论断,外派平台在压缩配送时间上永不满足,它们总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平台的数据算法系统,既建构了复杂的劳动秩序,同时形成对劳动者永不枯竭的压迫式索取。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何况这不但是调查访谈,甚至也是亲自参与后,陈博士才得出的结论,显然是有理有据的。


      外卖平台总在不断的试探人的极限。啥极限呢?就是通过收集数据,包括骑手的行动轨迹、到达商家的时间、停滞时间、用户的楼层等等,然后规划出怎么取餐、送餐,也包括给每个订单定价,如此高度控制和精准预测出了送餐的时间。


       要知道,这送餐的时间对外卖小哥来说,那就是刚性的。这送餐的时间,既是外卖平台对消费者的承诺,也是对外卖小哥的考核指标。在限定的送餐时间内,外卖小哥完成送餐任务,才能有收入,否则的话,按照相关的规定,迟到会扣罚60%的单费。就是说,没有在平台承诺的时间内,完成送餐任务,外卖小哥就只能得到40%的单费收入。


       显然,配送时间的确定就很重要了。就如陈博士总结的那样,配送时间是永不满足的。毕竟,配送时间对外卖市场来说,更是非常重要的。合理的配送时间,能保证餐饮的质量,也是外卖市场与饭店餐馆竞争的关键。一般来说,肯定是越短越好。如此,平台就不断地试探人体的极限。


       通过收集数据,由平台的算法系统,合理规划送餐,让外卖小哥的配送达到了人体的极限,就是说尽可能的在最短时间配送。问题是,这样的试探人体极限,虽然保证了餐饮的质量,吸引了更多的外卖消费者,却对外卖小哥来说,就是配工作的中人体极限的发挥了。人体极限的发挥,用陈博士的话来说,“形成了对劳动者永不枯竭的压迫式索取”。


       比如说,送餐到人大,外卖小哥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小路,节约了几分钟,后来,平台收集到相关数据,系统就很快对配送时间做了调整。


       这种对外卖小哥的压迫式索取,的确是让外卖小哥配送流程各环节的时间控制到了极致,但是,其目的无非就是寻找合理的配送时间。不过,这个配送时间,也仅仅只是一单的配送时间,或者说系统通过数据计算后,按照合理与高效的原则,与具体的外卖小哥匹配的送餐任务。要是外卖小哥觉得不合理,或者说时间紧任务重,那完全可以适当的减少配送任务与数量的。


       话虽然如此说,只是现实中,外卖小哥自有衡量与选择。能够看到的数据显示,外卖小哥的收入也是呈现出正态分布,高收入者很少,低收入也很少,而中等收入者相对很多。显然,并非如陈博士论文所说的那样,就是对劳动者永不枯竭的压迫式索取,索取的只是时间而已。同时,在这里,劳动者是一个群体的概念,或许对具体的外卖小哥来说,其要求与选择完全是不一样的。


       众所周知,目前最大的外卖平台是美团和饿了么,大概有700多万的外卖小哥。正是平台通过不断的收集配送各环节的数据,然后系统算法有了合理的配送规划,继而有了合理的配送时间。不管是早先的1个小时,到如今的30分钟,平均配送时间的缩短,有平台算法的功劳,但是,这全部是依靠外卖小哥来完成的。30分钟的配送时间,恰是外卖优势的体现,更是外卖市场日益发展的基础所在。


       至于说,外卖平台为了压缩成本,或者说“剥削”外卖小哥,平均每单配送费也从8元下降到如今的5元,甚至,不采用雇佣的形式,而是与外卖小哥“合作”,这些做法既是外卖市场价格竞争的需要,也是外卖平台控制成本的所在。但是,要是说“剥削”外卖小哥,这就有点过了。有个数据说是外卖小哥中有7%以上的硕士,也有大量的高中以下,显然这外卖小哥的“门槛”不高,从业者众多。外卖小哥的收入水平,当然是平均水平,不是外卖平台确定的,而是相应的劳动市场确定的。


       当社会上,相应的劳动岗位很多时,愿意从事外卖的人就相对的少。选择外卖岗位的人少了,平台自然就只能想法提高外卖小哥的薪酬待遇了。相反,外卖小哥能够吸引众多的劳动者,也包括从制造业流出来的人,也包括农民工们,只能说明当下与外卖小哥相应的工作岗位,外卖小哥的薪酬待遇算是最有吸引力的。


       总之,博士的论文说的很有道理,平台对配送时间是永不满足的。因为配送时间,对外卖市场和外卖平台来说,是一项至关重要的竞争指标。而平台算法系统,建构复杂劳动秩序,对劳动者永不枯竭的压迫式索取,这实际上也只是为了提高配送时间而已。重点是,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小哥的待遇,只能,也只能取决于相应的劳动力市场了。


      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闲言毛子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2人点赞
全部回帖
摔琴知心
1楼
2021-05-09 06:08
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计算劳动报酬的算法。有文中所说的博士陈能去做这个试探已是大大的好事了,尽管对他的结论有不同看法,包括本文著者。
就外卖快递来说,正确算法不是用统计方法而是用一笔画理论,把用户所在点用一笔画理论计算该快递哥所经道路时间,包括遇交通信号需停时间。用电脑对每次送单给出一笔画路线,快递哥只需执行送饭就是了。电脑的高速和一笔画算法的数学原理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用怀疑。
然而,复杂劳动的报酬还是难的,因为除了算法更难的是人为干涉。
由此,我认为没有必要去做“是否剥削”的探讨。
0 举报 引用
qshu
2楼
2021-05-09 07:15
从大局来说,技术进步就是如此。人们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压力越来越大。平台是这个进程的微缩版,加速版。比如手机,最早使用的人享受高效率,随着手机普及,边际收益越来越低,现在,是被手机榜价
0 举报 引用
qshu
3楼
2021-05-09 10:02
熵最大化,是自然规律。经济活动的现象之一,就是填平一切价值洼地,平均一切。你要走出平均,就得提升极限,等大家都提升了,你就得再提升。。。当年三转一响、到六个钱包、八个培训班、SCI论文。。。随着基准越来越高,难度越来越大
1 举报 引用
jiaxing814
4楼
2021-05-09 17:40
看了。
0 举报 引用
jiaxing814
5楼
2021-05-09 17:40
看了。
0 举报 引用
jiaxing814
6楼
2021-05-09 17:40
看了。
0 举报 引用
猫友1629934
7楼
2021-05-10 15:46
在平台激化外卖员和消费者之间矛盾的时候发出来……
0 举报 引用
向右转的GRANDPA
8楼
2021-05-12 15:10
平台没啥错,跟生产线一样要实现人的最高效率,这是符合现代管理理论的,再说了送外卖是这些人的自愿选择
1条回复
0 举报 引用
向右转的GRANDPA
9楼
2021-05-12 15:17
北大的所谓博士就是这水准,生产线理论都快300年了,这厮竟还以为挖到宝了故弄玄虚的写出这样的论文,
0 举报 引用
向右转的GRANDPA
10楼
2021-05-12 15:19
这类跑腿工作应该尽快实现无人化
0 举报 引用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