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转载] 获得高瓴、腾讯投资,这家公司想成为企业支付里的“支付宝”
动静聚散 楼主
2021-04-14 12:11 13583
举报 收藏本帖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快公司」

  当个人支付被支付宝、微信支付完全覆盖之后,企业支付成为一些创业公司的争夺蓝海。

  与个人的高频支付场景,如衣食住行、理财贷款相似,企业的众多支付场景,如商旅、用车、用餐以及对公转账、个人借款等支付需要新的解决方案。

  分贝通正是争夺该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近日其已完成9250万美金的C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高瓴、腾讯联合领投,老股东IDG资本、Ribbit Capital、斯道资本 、Glade Brook Capital跟投——分贝通本轮的融资金额超过了前四轮的总和。截至目前,分贝通累计融资已超10亿元人民币。

  钛媒体APP近日专访了分贝通创始人兰希,他曾任IDG资本执行董事兼金融组组长。“在我们的构想中,企业90%的花销都能够通过分贝通的App、虚拟卡、网银付直接付掉。剩下只有10%是需要走传统报销的。”兰希表示。

  兰希透露,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企业无法正常开展业务,分贝通商旅场景也遭受严重冲击,在疫情高峰期GMV几乎为零。但也正因为疫情,更多的企业意识到了费用支出管控和数字化升级转型的重要性。

  谈业务:场景+费控报销+支付

  第一步从2016年开始,最原始的想法想做一个中国版的美国运通——运通是全球最大的企业信用卡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差旅公司。

  但是在中国,卡的形态不太适合。所以分贝通在2016年到2018年只干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个APP,覆盖机票、酒店、火车和打车场景。当然也会涉及到一些费控,审批预算,所以其实就是一个差旅公司。

  2018年,分贝通做了一个决策——更多的拓展因公支出的场景。从2018年到2019年末,我们补充了两块业务,分别是补助福利和企业采购。

  2020年,分贝通干了两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分贝通认为APP不能cover企业所有的费用支出,比如企业付房租、付网费等。于是做了两个新的产品线,虚拟卡和网银付。虚拟卡本质上是客户把钱打到合作银行,之后给企业员工发一个虚拟卡,然后员工就可以通过备用金申请的模式来花企业的预存资金。虚拟卡可以绑在微信支付宝里面进行支付。

  后续在使用过程中,还发现有些客户不愿意用虚拟卡和网银付,因为还得开个银行账户太麻烦了,他们仍然需要纯报销服务。因此,今年年初上线了“员工垫付再报销”功能。

  因此,分贝通以App、虚拟卡、网银付三种企业支付方式,覆盖了绝大部分企业费用支出,并在2021年初全面上线报销功能后,将“企业支付+员工垫付再报销”结合,实现了覆盖企业全部费用支出的解决方案。

  未来的支出管理平台应该实现信息流-资金流-发票流三合一。并且基于企业支出管理基础数据对企业支出进行全面分析、智能预测、风险提示、智能推荐。企业的财务报表不再需要人工从各平台汇总、分析,而是通过一个平台可以看到企业所有的实时支出情况,推动企业数字化升级。

  谈融资:疫情影响了融资时间表

  过去两三年,分贝通保持相对高速的增长,产品形态也相对完善,有一部分客群变成了挺“死忠粉”的客群,所以让投资方觉得这个事可能对他们来说是有战略价值的。

  今天如果只是一个企业支出管理平台,对战略投资来说价值没有那么大,就只是一个企业花钱的场景。但下一步分贝通的愿景是企业支付,今天我们覆盖了企业最高频的差旅打车场景,所以逐渐这块支付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分贝通希望变到银行账户外面包的“一层壳”,好比每个人都有银行卡,但是应该不会用那张银行卡取钱刷卡。国内用户都用的是微信、支付宝,本质上通过绑卡的方式在卡外包了一层壳,分贝通正式是希望成为企业版的“壳”。而它本质上是一个新型的基础设施。

  受到疫情的影响,去年开年的商旅业务几乎跌为零,去年6月份的数据才恢复到2019年底的水平。7月~9月数据有明显增长趋势。最终我们连续三年3倍增长。

  可以说疫情影响了分贝通的融资时间表,但最终没有受到大影响。

  此前,分贝通跟腾讯本身就在合作,包括腾讯云的千帆计划、企业微信、腾讯金融这三条线。

  谈行业:在中国,SaaS+X可能是唯一道路

  首先分贝通从赛道定义来讲,首先是在企业服务,企业服务里面属于SaaS,又是其中的财税SaaS,所以我们是一个三级子赛道,和这个赛道并列的,比如有电子签名的赛道,人力资源管理赛道等等。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不是个特别大的事。

  从一个指标来看的话,各个子赛道的头部公司都跑到了c轮或d轮。大家都跑到了接近独角兽,但还没有到独角兽的阶段,这说明这些赛道都开始逐渐成熟。兰希的判断是,此时新进玩家会比较困难,因为已经行业的基本格局正在形成。

  第二个判断是,兰希个人觉得纯SaaS模式挑战还是很大的。在中国SaaS最大的挑战点就是企业的付费意愿的问题。

  在中国,大家摸出来的路都是,SaaS+交易、SaaS+服务、SaaS+云。“SaaS+X”,本质上说就是打两份工拿一份收入,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目前行业内的兄弟公司各自努力,找了一个同一条路,都是走了“SaaS+X”的道路。

  第三,SaaS的不同的赛道之间也有行业的天花板。分贝通认为单纯的企业支出管理公司,天花板可能是100亿美金。美国这一赛道的最头部公司刚融完70亿美金,RPA公司可能也是最高估值100亿美金,它很难成为一个千亿美金的机会。

  人力资源赛道、CRM是有可能跑出千亿级的公司的,但是SaaS赛道和企业支出管理一样,都不是企业刚需。企业服务里面很少东西是企业的真正刚需,后来兰希发现,有一个东西是刚需,就是银行账户,因为企业没有银行账户,没法获得营业执照。

  分贝通的想法是,从一个企业支出管理平台,再往下迈进到企业支付平台,这意味着需要与银行深度合作,在银行的基础设施上面做一层应用层。而这好像有可能能变成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而中国所有的基础设施级的机会在to c比如微信支付宝,比如美团,京东等等,有没有可能在to b领域形成一个叫基础设施级的机会,我们觉得好像有可能性。

  所以,兰希觉得这个事未来赛道如果能够从企业支付的方向走,对有可能是会打开一片天,有可能天花板会到千亿级,这是公司内部讲的比较清楚的一个事。

  所以如果站在那个角度来看,今天无论是分贝通还是一个太早期的公司,就兰贝通今天的估值是几亿美金还是10亿美金,等于是小学一年级,离大学毕业还太远。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