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转载] 二季度,最后的搏杀……

这个是认证
终将变成的模样 楼主
2024-04-13 10:34 海南 37826
举报 收藏本帖



文/杨国英

美联储是否降息,表面看CPI,实际看全球局势。

。昨天凌晨,美联储公布了2024年3月份的货币政策纪要,该纪要再一次明确将继续延缓降息。

对美联储延缓降息,老读者都知道,从去年10月开始,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强调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肯定会远远迟于主流舆论和部分机构的预期,并且在春节长文中,我更是明确预判美联储降息只会发生今年下半年(而不可能发生在今年上半年)、并且因此必将对今年中国央行一年期降息形成较大压制。

外行看热闹,只会被不明就里的主流舆论和部分机构牵着走——外行,只看到美联储主要官员从去年10月开始,反复不停的这个月吹风要降息、下个月出来个CPI高于预期暂缓降息、下下个月又继续吹风要降息、然后下下下个月又再出来个CPI高于预期或非农就业向好之类的又继续暂缓降息……

内行看门道,内行密切追踪源逻辑,而不会轻易被表象误导。

美联储是否降息,表面是看CPI,本质的源逻辑却是全球局势。

这其中道理很简单,想想就明白了,全球超级动荡,又是俄乌战争僵持,又是巴以冲突升级,特别是巴以冲突升级,这涉及到全球能源价格,能源价格大涨、有色金属铜、铝、锌等大涨,事实上今年几乎所有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在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内通胀怎么可能显著下降?!

同时,俄乌和巴以的热战背后,事实还牵连着中美之间的半冷战,如此,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另一方面贸易摩擦又导致美国商品进口价格上涨——双重叠加,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内通胀又怎么可能显著下降呢?!

美国国内通胀无法显著下降,美联储又怎么可能会启动降息呢?!

所以,归根到底,当下全球局势的走向,才是决定美联储是否降息的源逻辑。

而之于美国的全球超强国力,当下无论是俄乌的矛盾,还是中东的冲突,美国虽说无法完全掌控,但是,至少中短周期的协调能力,这个肯定是有的——毕竟,乌克兰和以色列的最大军援都来自美国——因此,我们也可以说,至少中短周期(非中长周期)的全球局势,其是冲突升级,还是冲突缓和,这把钥匙事实是在美国手中的。

美国拥有协调中短周期全球局势的钥匙,但是,这把钥匙何时才会开启,美国何时才会真正推进协调,这之于研判当下全球金融市场的预期走势,事实才是真正的关键之所在。

注意一个时间节点,昨天文章我讲过了,11月初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时间节点,在此之前的三至四个月,美国才有可能会真正推进全球局势的适度缓和(尤其是巴以冲突,毕竟,现在同情巴勒斯坦的美国人比较多),也正是在这一区间(7月-10月),美国真正推进全球局势的适度缓和,也才对拜登争取总统连任最为有利。

而在此之前的二季度(4月-6月),美国表面上也会释放缓和全球局势的信号(包括近期的耶伦访华、以及5月的布林肯将访华),但这更多是形式上的,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并且,在二季度,美国为了8月-10月真正推动全球局势缓和争取更多的谈判筹码和所谓的主导权,事实还超大概率会放任或加剧全球局势的升级,包括地缘政治危机程度(重点是中东危机升级)、以及全球金融的危机程度(重点是美联储鹰派言论升级)。

所以,当下刚刚开始的二季度,全球局势超大概率不会有任何事实好转(甚至还会进一步恶化),全球金融则超大概率会进入中期内的最后搏杀。

所以,就金融谈金融,二季度美联储的鹰派言论再怎么激烈,事实都是很正常的,所以,二季度全球金融市场兴起腥风血雨,事实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为了应对这股超大概率会兴起的腥风血雨,我们本周发布的相关经济和金融数据,超大概率会剑指货币宽松预期——比如,今天上午我们的CPI和PPI均显著低于预期,这事实一点也不意外,CPI和PPI显著低于预期,这间接说明了我们加大货币宽松力度和财政宽松力度很有必要。

所以,短期内的二季度,面对全球金融超大概率会进入中期内的最后搏杀,适度的谨慎还是有必要的。

但是,之于我们宏观对冲预期、以及政策稳定预期,过度的担心,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并且,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二季度不仅没有必要过度担心,反而应该择机加大之于中期和中长期基本盘(大消费预期卷王)的优化和布局,以及择机进行之于短期和中短期弹性盘的低位吸筹,这两个方向,将是我们私享会四五月份的周度分享重点。

二季度,静心研究,择机进入,平稳度过最后的搏杀。

三季度,全球向好,市场向好,加速进入中期内的收获期。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