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8
分享

[转载] 十一年过去了,靠《甄嬛传》赚钱的人越来越多

松鼠小饼 楼主
2022-06-25 12:21 41666
举报 收藏本帖

“甄学”为二创作者提供了无穷的灵感,这样的电视剧现在已经越来越少

图片


文|王莘莘 王雨娟 

编辑 |余乐


电视剧《甄嬛传》播出十一年,衍生出一门“甄学”生意。许多短视频博主以《甄嬛传》为素材,通过剧情解读和人物小传等二次创作(下文简称“二创”)内容赚到钱。


平台创作激励与植入广告都是二创博主们盈利的主要渠道。


大学生曹芮在B站做了27条视频之后,迎来第一个百万播放的作品,单这一条收益已有2000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二创博主告诉我们,小红书较其它平台更容易流量变现,积攒到10万粉后,一个月能接的商单已经迫近五万。他借此有底气辞去了稳定的工作,搬到海边城市成为自由职业者。


“甄学”是对《甄嬛传》的二次创作统称,近年来已成为网络世界的“显学”。看过无数遍《甄嬛传》、能把剧情倒背如流、运用剧中各种名台词和梗解释社会现象的观众,则被称为“甄学十级学者”。上一位获得学科殊荣的,还是衍生出“红学”的红楼梦。


一部播出十一年的老剧仍能养活一批又一批新人,源于其经久不衰的流量。在抖音、B 站、小红书等平台上,“甄学”成为流量密码。仅抖音一个平台,“甄嬛传”话题播放量就接近430亿。



图片

取之不尽的“宝藏”


在剪辑《甄嬛传》前后,B站博主Lulu见证了流量的悬殊。她的剪辑事业从2019年开始,粉丝不过500个,一直不温不火。2022年3月,一条几十秒的《甄嬛传,但是印度运镜》视频却将她送上百万播放的量级。


“印度运镜”即用印度的运镜手法呈现《甄嬛传》内容,有许多突转镜头和夸张特效。“印度运镜”并非她的创意,而是早有先例,一用在《甄嬛传》的素材上就爆了。此前,Lulu也剪辑过《步步惊心》、《父母爱情》等老剧,花同样精力做的视频,《甄嬛传》相关的数据明显高出一大截,系列化制作则能引发更多关注和评论。


那之后,她开辟了新系列“用恋综的方式打开甄嬛传”,10天不到的时间就涨粉7000。


与抖音、B站中精致包装过的视频不同,小红书上多是“甄学家”发布的图文笔记和“同人文”,有很多普通人视角的感想与讨论。用户“甄嬛传十级爱好者”即在小红书连载了《安陵容重生记》,收获4.8万粉丝,至今仍在连载中。


图片

图自网络


二创博主使用的是《甄嬛传》IP(知识产权)的剩余价值。由于缺研发原创IP的能力和资金,短视频创作者以经典内容为素材,消费原有IP流量是更快捷的方法。


除了剧作本身的国民基础能保证流量,《甄嬛传》中的大量留白,也给足了观众分析人物与台词的空间——十一年仍能咀嚼出新料。这些新料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了发酵空间。


并且,做剪辑博主门槛不高,花二十块钱直接在淘宝上购买《甄嬛传》高清资源,再有一部手机即可开始了。


高流量与低门槛兼备,很快吸引博主涌入这一领域,《甄嬛传》二创已经陷入内卷。


三年前,“求求扣扣困困”成为第一批做《甄嬛传》解读的博主,近来明显感受到这部剧的流量蛋糕越做越大。他需要不断加入更深更细的解读,才能有竞争力。在温太医的人物志视频中,他前期在知网上查阅了关于清代太医的文献,了解行业背景后,又将剧内涉及太医的部分重看了一遍,才开始创作。


激烈的竞争之下,《甄嬛传》都要被盘出电子包浆了。男友视角、人物小传等新料频出之后,许多“甄学家”甚至扒起了穿帮镜头。2021年,豆瓣“后宫·甄嬛传”组员更新“丽嫔偷懒被我发现了”,称在《甄嬛传》中,丽嫔从没正常穿过花盆底,走路都是脚尖着地戳着走,“好几个镜头中坐着议事还跷二郎腿。”


有趣的是,穿帮镜头并未给这部老剧带来负面影响,反而解构了电视剧的原始语境,为当下观众提供了笑料,不断吸引更年轻的内容消费者涌入。


《甄嬛传》的表情包和人物经典语录,从线上到线下,融入观众的日常生活。豆瓣“后宫·甄嬛传”小组中,甚至有网友在线下开设了“《甄嬛传》考点”,网友“子非鱼”拉上条幅,打印了600套”甄嬛学者等级考试试卷进行发放。年轻的受众不断为老剧的话题度添砖加瓦。


卷起来后,二创博主们的心态仍很乐观。S同学认为二创就像是“评论家”,二创的繁荣反过来也会反哺原创内容。她本身所具备的影视创作知识与对历史和心理学的了解,能让她走得更远。“光头读书”预测,新的解构形式、新的创意会不断涌现,至少未来五年内《甄嬛传》的二创市场不会枯竭。


内卷的另一面是同质化。许多抖音账号视频充斥着模板气息,混剪、配音、解读流派“三分天下”,博主们的剪辑风格很难区分,挣快钱的意图却都很明显。



图片

流量变现,各显神通


《甄嬛传》的盈利能力在出品方那里早已得到验证。


这部总制作成本约8000万元的老剧,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花儿影视、尚世影业和星格拉四家公司共同投资。2012年3月,《甄嬛传》正式登陆安徽卫视和东方卫视。一年后,乐视耗资2000万元买下其独家网络播映权。


《甄嬛传》最新一次登上热搜首位,是2022年4月花儿影视创始人敦勇接受采访。他透露,播出十一年后,这部剧至今仍能为出品方带来每年一千多万的收益。


相较于出品方常规的盈利方式,二创博主们的赚钱之路则是各有手段,从中获利的博主多数不愿细谈收入的具体数字。


较为明显的是,无论个人运营,还是签约MCN公司,平台创作激励与植入广告都是二创博主们盈利的两大渠道。


抖音、B站和小红书等平台的创作激励模式并无不同,意图均在刺激产生更多优质、高流量的作品产生。


只是,依靠创作者激励能赚到的钱较少。“以我现在的视频收入独立养活自己捉襟见肘。”单靠平台收益的全职博主“求求扣扣困困”直言。


“求求扣扣困困”在斗鱼、西瓜、抖音与B站等平台上都投放了视频,长视频则会剪切成几条发布在抖音。单条视频收到的激励在数百到上千元不等,同一作品在抖音的收入明显高于其它平台。


曹芮在B站的视频,最多的一条拿到了2000多元的激烈。但是她发现,B站的官方激励正在下滑。今年年初开始,金额降为原来的三分之一,“之前一个四万播放量的视频激励差不多170元,现在十万播放量的视频激励200元出头。”


植入广告的收入则相对可观。


陈明之前做工程类工作,受主播女友的启发开始运营抖音账号。他主要剪辑《甄嬛传》原剧片段,再加上配乐,有时也剪一些拍摄时的花絮。今年3月刚开始时,他一个月只能拿到1500元左右,但粉丝积累到3万后,月收入有了3000,且较为稳定。 “做剪辑博主拿这3000元,比之前出去上班每个月拿5000元舒服多了。”


陈明收入的主要来源是音频推广。一些网红公司找上门合作,只要剪辑视频时用甲方公司歌手的原声歌曲,单条广告点赞超过1000就会有上百元的收入。


由于版权限制,在视频场景中植入广告存在风险,博主“求求”主要接发在“个人动态”页面的推广;博主“s同学甄不错”则接个人护理类型的广告,发在动态还是植入视频,都由甲方决定。


真人出镜视频更容易植入广告。专做《甄嬛传》出镜解说的“辣老师”两个月涨粉30万,“辣老师”会在自己的视频中进行美妆品的相关植入,在抖音的推荐橱窗”小黄车“挂上商品链接,主页已售商品2932件。而另一位在抖音上以《甄嬛传》为创作题材的出镜博主,不到五万粉丝,单条60秒内的视频合作报价在4000元。


“结合安陵容这个人物的分析,带货效果更好”,一位小红书博主介绍道。在剧中,安陵容容貌平平,博主带美白、护肤类产品就顺理成章。


两大主要渠道之外,也有许多抖音博主在主页挂上“收徒”字样,以此赚取“人头费”。


博主“光头读书”则探索出更多样化的盈利方法。


2019年7月,他是第一批开始做《甄嬛传》创意解读的博主,在此之前市面上多是单纯复述剧情的解说视频。他的前期都是“为爱发电”,最初每个月只有在抖音平台推书几百块的收益。


图片


将自媒体作为主业的“光头读书”,在公众号、抖音、B站、小红书、知乎、快手都开通了自己的账号。凭借优质内容,他在公众号积累起10万粉丝,抖音则有80多万粉丝。


在他的收入来源中,公众号的广告收入和抖音的平台激励收入两者平齐,B站相对较低,商单报价仅在800元-1000元左右。


他推出了自己的音频课程《成长修练手册》,售价为99元。此外,他还收到出版社邀约,写了25万字的《甄嬛传》解读书籍——《愿世间美好与你嬛嬛相扣》。九月出版后,又是一笔可观的版税。


未来,“光头读书”还有直播解说的打算,希望能借此产生更长线的收益。



图片

二创反哺原创?


二创博主在获取便利的同时,也面临风险——版权问题是悬顶之剑。


抖音剪辑博主也曾在评论区中提到,视频中如果原片素材占时太长,就会被下架,他因此选择在剪辑片段中对人物的每一句话作停顿定格处理。


2021年4月,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联合倡议,将矛头直指短视频的侵权问题。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奇艺、优酷、腾讯也纷纷在演讲中表示了对短视频二创内容侵权的不满——剧作的版权大多都在长视频平台手上。稍有不慎二创博主们的盈利之路就会被阻断。


虽有版权纷争,但短视频并不是长剧的敌人,而是共同做大了《甄嬛传》这块蛋糕。近年来,商业价值的优势更是逐渐转向短视频平台。


乐视视频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甄嬛传》近几年的热度主要是由于短视频平台的发展,“二创、真人cos视频爆梗反哺了长视频。”短视频平台上的二创博主,在受益于《甄嬛传》强大国民基础的同时,也为老剧长青添了把火。


二创兴起背后,是《甄嬛传》播出的十余年间,中国电视剧的创作环境发的巨变。从以电视台为中心到以爱优腾等平台为中心后,“网剧时代”的创作者更注重对用户的研究,“不这么写,用户就不会看。”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网络视听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哔哩哔哩五大平台占据了近九成份额。现在的剧集都依赖于“爱优腾”。


前期精准投放与营销,加上推送算法,使剧作的圈层化一步步加深,难以产生真正有国民度的作品。编剧汪海林将“没有好剧看”的困境归结于网剧时代下,电视剧情节的高度同质化。


如果将《甄嬛传》的拍摄放在现在的环境中,导演郑晓龙和演员们凑到一块,甚至不用费劲心思打磨剧情,“买个IP就能赚到钱。”编剧汪海林直言。


今年上半年的电视剧立项总量相较往年差不多减少了三分之二,电视剧所获得的投资也在下降,创作者面临更恶劣的环境,制作团队也不得不更多地顾虑长剧的风险,供人二次创作的好剧目肉眼可见地减少了。


看到短视频的红利,剧方与播出方也开始利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二创剪辑进行宣传。在制作长剧时,就提前考虑单独剪辑金句,或直接为短视频需要密集创设话题度的做法,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一些较为先锋的团队,也做起了短视频实验,先拿剧本创意生产短视频,流量可观、看到较大的盈利空间,再投入长剧制作。


这次,依靠二次创作赚钱的,反转成为长剧制作方。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8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