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评论
分享

[转载] 大学生跟打工妹同居,结局虐惨了

这个是认证
点点樱花 楼主
2021-05-03 21:24 180476
举报 收藏本帖

  1

  天气预报说是39度的高温,可这大马路上的树叶几乎全都晒蔫了,说不定放个鸡蛋都能蒸熟了,哪止39度。

  可越是这种日子,程素奶茶店的生意就越好,为了生存,她只能牺牲自己的好皮囊,穿行在炎炎夏日为那些懒得出门的人们送上奶茶。炎夏送奶茶,六杯起送,她才不会做亏本生意。

  只是,在她离胜利不远的时候,却有人突兀撞掉了她手里所有的奶茶,虽然杯子都是密封的,但也经不住这么大的冲击力,啪啦啦,坠落的同时液体喷了出来,有不少洒在了程素的脚上,冰凉冰凉,如同她迅速冷却的心。那一刻,她的脑袋全部是空白的!就在自习教室门口,奶茶都翻了?

  她与赵普的初遇,就是这么狗血!她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血红,她对着眼前这个莽撞的男人冷喝:“怎么办?”

  赵普此时已从单车上下来,愣愣地站在一边,暑假的校园里人本来就不多,所以他踩的节奏有些快,谁知拐角处有人,待他刹车已来不及,尽速调整了点方向,没撞伤人,倒是撞落了所有的奶茶。

  “我赔给你。”赵普从裤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上前,程素一把抓过,虽然还欠了几块,但是看在赵普穿着朴素,她没有再为难。

  恰在此时,程素的手机响起,是原先预订奶茶的学生等不及打电话催,她瞬时恢复温柔语气说,对不起,奶茶正在送来的路上,请稍微耐心等等。挂断电话后又急速拨了个电话,报出一大堆名字。

  最后,她指着赵普的自行车说,我要征用你和这车,送我回去,再送我回来。赵普毫不犹豫地点头。

  是在坐上单车后,程素才意识到自己的左手也撞出了一块大大的乌青,却因为太过心疼落地开花的奶茶而没有注意到手,她恶狠狠地瞟了眼赵普的后背,真衰!

  赵普为了赔偿错失,骑得特别卖力,终于在第三个催外卖电话来到之前,将程素送回了教学楼,作为高温和交通补贴,她送了他一杯麦芽奶茶。他愣着不敢拿,也不知是真老实还是害怕程素的彪悍。

  “还怕里面下毒不成,快拿着。”程素将奶茶塞到他的手里。她是不悦,她是气愤,但那些都被五十块和单车来回抵消了,单独送的麦芽茶,是谢谢他爽快答应带她回店取新货。

  赵普应该是个好人,程素如此想着,后来竟也多次惦念起这个男生,想起他撞翻奶茶时的无奈,想起单车前挥汗如雨的奋进,尤其是他清泉般的眼睛,凉爽了那个炙热烦躁的下午。

  2

  程素只是高中毕业,她到过广州,去过深圳,北上天津,做过纺织厂女工,也当过餐厅女服务员,用了三年时间给自己积攒了些钱,与好友何琳合开了眼下这家奶茶店。

  之所以选在学校边上,一方面学生的奶茶购买力比较大,一方面是想乘着毗邻学校,在不忙的时候能去蹭课听。

  遇见赵普之前,她和那些大学男生都只是点头之交,没人肯带着她这么一个外人去上他们的专业课,她自己也开不了这个口,但是赵普不一样,程素觉得只要她开口,他一定会答应。

  程素想旁听新闻系的课程,赵普就从新闻系的朋友那替她要了一份课程表,前几次,他先找朋友带她进去。

  后来,她便学会了在人群掩映中进入课堂,坐在最后一排,宛如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作为听课的代价,她必须每天连着上夜班。

  何琳劝她何必这么执着,把奶茶店开大了,自然是收入满满,在学校只不过是虚度时光而已。

  但是程素不这么想,以前老家那些没读几年书的女人一般都随便找了个敦实男人嫁了,他们的婚姻里没有爱情,但程素不想要那样的男人,所以她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学识水平,找个如意郎君。

  何琳笑她,你不就是想绑住赵普吗?直说,我支持你。

  程素顿时被说得回不出话,赵普是如意郎君吗?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不过是将他当成是学校和自己的桥梁,可何琳这么一提,倒是让她多了点心思,在不知不觉中,她手机里的短信渐渐都只有一个名字,电话号码也是。有些变化是潜移默化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但程素也知道,赵普有女朋友,身高一米六五,叫柚子,被整个建筑系宠着的女生,却独独看上了赵普的忠厚。


  3

  赵普大四那年,程素报了好几门自考课程,她深知,有些爱情需要匹配二字,她如今,需要先将自己提升到那个档次。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突破千难万难想要自考,赵普却轻易说出不想考研。在深秋的梧桐树下,身影落寞得像雕塑。他定定站着,眼神一直没有离开前方,程素到的时候,他依旧魂不守舍。

  他说,我被甩了怎么办,柚子说考研的男人没前途,她就这么走了?

  程素不由反唇相讥,你不知道毕业就是分手季吗?奶茶店都不知道来了多少失魂落魄的男男女女,你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跟你考不考研没有关系,都是借口。

  程素铁了心不让赵普放弃考研,奋斗了两年,若在这冲刺阶段乱了阵脚,岂不白白浪费两年时光,她不忍良机就此错过,更不忍他沉浸在失恋悲伤不能自拔。

  人算不如天算,赵普终是以几分之差与志愿学校失之交臂,他又不愿意调剂到其他学校。知道成绩时已是来年开春,程素在电话里使劲安慰他不要气馁,人生本就坎坷云云,是在那个漫长的电话结尾,他突兀地问了句: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空气凝固,喉舌冻结,她张着嘴说不出喜欢二字,她沉默了很久很久,干笑了几声,挂断电话,因为她的生意来了,拿起杯子,配料,制作,娴熟地将奶茶交予客人,露出职业微笑。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他是名牌大学毕业生,而她只是奶茶妹,她只需仰望他,再进一步的爱情,她怕承受不住。

  4

  那年的就业状况非常糟糕,就算是赵普就读的全省排名第二的学校,也有多数人奔波在面试会场当中。

  赵普亦是,被考研占了所有时间的他显然要比别人少了很多优势,没有什么大公司的实习证明,没有一连串的社会实践经验,他的个人简介一栏,只是空落落地填了几项曾经获得的奖项。

  好不容易,他在一家上市公司谋了个岗位,实习期三个月,考核通过才能转正,但是实习期的薪酬是转正后的五分之一。拿到OFFER的欣喜很快就被低薪酬给冲淡了,他对程素说,这么点钱,我都养不活我自己。

  没事,我养你,工作最初,总是这么难堪的,我当服务员的日子,一个月才八百,有客户投诉扣三十,你这个工作好多了!

  程素的情绪显然比赵普要激动,因为她好像看到了初识时,那个敦厚的赵普。

  赵普起初只当程素说的养他是开玩笑,可后来因为实习公司工作巨多,他大部分都需要带回寝室熬夜赶出,渐渐引起室友的不满,他脸皮子薄,只得在外面寻房子住。

  “租什么租,都说我养你了,去我那,我屋子里那张沙发可以当床睡。”

  如此紧要关头,他当然不会拒绝程素的提议,而且那张沙发赵普见过,翻开来就是一张床,两日后便将东西搬进了程素的寓所。

  何琳劝程素,赵普现在是落难公子,不是如意郎君,不要随意收留。

  程素拍着胸脯说,想要如意郎君,得要自己培养,又不是人人都高富帅,都出生书香门第。何琳的劝解没有起效,从此,程素和赵普过上了“同居”生活。

  5

  自从赵普来了寓所,程素都不用发愁吃什么早饭,也不用担心几天扫一次地,这些赵普全票包了,他说好男人不能贪女人的便宜,他用双手偿还。

  “那你用感情偿还吧?”程素双眼水汪汪地瞧着赵普。

  他有那么一刻的愣神,随即脸上露出痞笑:“这样行不行?”他揽过她的肩,拥得很紧,在她的额尖轻轻一吻。这一幕成为后来程素经常怀念的一幕,虽然谁都没有说喜欢和爱,却是沁入心脾的告白。

  赵普虽然顺利转正,但工作压力还是很重,程素也因为奶茶店面扩张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就算两人白天见不上一面,但是每天程素回到家,都能尝到赵普特地为她烹制的羹汤。如果要问程素最喜欢赵普什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厨艺。

  她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帮助和扶持,他也在她烦躁郁闷的时候给予了关心和爱护,如此携手下去,会是一段美好姻缘,但他们都忘了,他们生活的不是安宁小镇,是充满欲望的大都市,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繁华给吞没。

  6

  是在毕业两年后,赵普越来越忙,晚上回来越来越迟,他们相处的时间变得极少。

  而让程素更担心的是,她和赵普之间的共同话题很少,以前偶尔赵普还会将公司里的事与她分享,现如今,回来后倒头便睡,更别说想吃到他做的羹汤。

  因为工作和生意上的压力,他们的脾气也变得暴躁,争吵也越来越频繁,一点小事也能吵翻天,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他说她市侩,她说他榆木脑袋。总有那么多伤人的话从彼此嘴里冒出,刺向对方。

  程素开始害怕,害怕赵普有一天,会突然离开。但她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那天她一身疲惫回家后,赵普正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一大一小的箱子,装着衣服和资料。

  “你这是要搬家?”程素小声问道。

  “恩,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房子,离得近上班方便,我现在每天都要五十分钟花在上班下班路上挺浪费时间的。我待会把地址写给你,可以过来玩啊?”

  “怎么不跟我商量?”

  “刚好凑上了,不想丢了难得的机会,就先租了。”

  程素的手紧紧握着门把,指尖深深嵌入木门,心跳加速,她是真的害怕这次他走,便真的不回来了。但她拦得住吗?拦住这次,那下一次呢?他经过她身边时,微笑着说:“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有空来看我。”

  她只站着,傻傻地站着,等到他出门后才颓然落地,或许这次,是真的弄丢了这份感情。一份没有说过开始的爱情,就连结局都跟开场一样,空落落的。

  指尖隐隐发疼,她抬起手,发现几根木屑正像卫道士一般死死扎在指甲缝。钻心的疼。

  后来,程素将赵普遗落在屋子里的一些零碎东西打包给送到他新的住所,东西虽小,但生活上总也缺不了,即使分手了,她也希望他能过得好。


  7

  是在她快要走进那幢楼时,她看见他手上挽着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孩,衣服穿着时尚,气质尤佳,微笑着与他一道走来仿若一对璧人。那一刻,程素下意识地往周边躲,找了根柱子藏着。他们上楼后,女人很久都没有下楼。最终,她将那个包裹放在了他房门口,迅疾离开。

  很快,赵普的电话打来,有些诧异地问:“你来过?”

  “那个女生挺好,你们挺配的。”

  赵普沉默了很久,才说:“真的对不起,没有提前跟你说,她是我同事,今天她的腿……”

  他还想说什么,程素赶紧打断:“没事,我没事,要做生意了。”她及时收线,只是不想啜泣声被他听见,多丢人。

  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步伐难免不一致,感情路上如果无法步调一致就容易磕磕绊绊,执意下去只能摔得一身烂泥,最明智是及时收手。

  这个道理程素懂。

  8

  2020年2月2日,是程素的婚期,丈夫是建筑材料供应商,不胖不瘦,不丑不帅。丈夫问她为什么挑这个日子,她说2代表爱,从这天开始,她会全心全意的爱他。

  “那这天之前你爱谁?”丈夫打趣,“这天之前肯定还有一个人对吧?”

  “一个让你老婆变得现在这么优秀的人!”其实分手后,程素的奶茶店越来越红火,已经开了好几家连锁,如今的丈夫更是对女强人的她钦佩不已。

  “是,我老婆最优秀,都听你的!不管是谁,让我老婆变得这么好,我都要感谢他。”丈夫没再追问,他依着程素。

  程素会选他,纯粹是他在所有追求者中,给她的关爱最多。既然无法成为最爱那人的妻,何不挑个最爱自己的?

  程素再次听到赵普的名字是从老公口中,说是最近成交的一笔大单里,赵普的价码给得极高,也不讨价还价,算是这些年生意场上遇到过最舒心的一场生意。

  “大概是人好吧。”程素随口附和。

  程素怎么会不知道?赵普特地从何琳问了她的现状,又向丈夫购买大批建材,无非是在补偿,补偿那些年她无私爱过他。

  他心里应该有爱吧?不仅仅是补偿?

  “素素?做完这笔单子,我带你去泰国旅游一次,好好放松下?”丈夫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关爱。

  她笑着点头,当下已经足够幸福了,将所有酸甜苦辣的回忆都封存,从现在开始积累美好。

  9

  程素不知道的是,她结婚的那天,赵普在婚宴的最角落处,偷偷地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走向属于她的幸福。这位置是何琳帮忙安排的,本来何琳想安排一个更好的位置,但赵普说不用,他不想被程素发现。

  “你们啊,挺好的一对,就是太别扭了,一个个都不肯说实话,你不知道素素有多爱你。”何琳叹了口气。

  赵普苦笑了下,没说话。

  他永远记得,在那些最苦的日子里,她细致入微的照顾,可是伴随着日子好起来,他不想再回忆起那些不堪。

  可是只要跟程素在一起,他总是会想起自己没用的日子,有时总是不自觉地发脾气,以至于把程素越推越远。

  程素以为他是看不起她才最终分开,不是的,他只是没办法面对曾经低谷期那么狼狈的自己,自尊心作祟罢了。

  她那么阳光善良,是一朵永不败的向阳花,哪怕余生,他都被她的光热照亮着,一定要幸福啊,我的小太阳。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帖子看完了,快捷扫码分享一下吧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