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英国为什么大张旗鼓反俄?是给拜登政府递“投名状”?
来源 | 环球时报 2021-03-19 09:39
27052 0 0

“最严重的直接威胁”——英国政府16日公布其自冷战以来最全面的外交国防综合评估报告,对俄罗斯的定位震动多方。18日,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称,英国继续根据其政治体制中固有的“恐俄症”和对抗逻辑制定对俄方针,对此俄罗斯表示担忧和遗憾。过去这些年,英俄关系持续低迷,在人权、制裁与反制裁等方面交锋不断,但上一次让两国关系大受影响、给人深刻印象的具体事件还要追溯到2018年的俄前特工中毒案。那么,英国对俄罗斯为何有如此大的敌意?它出台这样的对抗性战略是否有其他目的?

从彼得大帝访英到“伦敦格勒”

“英国的新外交政策:俄罗斯是头号威胁。”对于英国新出台的综合性评估报告,《泰晤士报》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实际上,对于谁是威胁,多年来俄罗斯一直位居英国开出的名单前列。

1946年3月,已故英国首相丘吉尔到访美国并发表开启“冷战”时代的“铁幕演说”。75年后,即此次报告发布前夕,英国媒体纷纷回顾这位老首相的一字一句,通过不同学者之口传递出同一个声音——不要忘记“俄国熊”的威胁。

英俄交往始于1553年,今年6月将是英俄建交的第468个年头。在伦敦市政厅艺术展览馆,为纪念俄英两国建交,曾有一幅素描画被展出,它记录的是英国的一个代表团与16世纪的沙皇伊凡四世会晤的场景。对于4个多世纪以来,英国人究竟如何看待俄罗斯人,熟悉两国邦交史的人会说,他们印象最深的是沙皇彼得大帝1698年对伦敦进行的一次私人性质访问。这位被认为最亲西方的沙皇和他的随从,当时把下榻之处弄得一团糟,从而让俄国人给英国人留下今朝有酒今朝醉、尽情享受人生的印象。

进入20世纪后,伴随十月革命爆发,英俄关系降至低谷。二战期间双方曾合力抗击纳粹德国,但之后渐行渐远。从苏联到俄罗斯,除了名字不同,英国老百姓时常在当地媒体上读到的消息还是一样——“俄罗斯战机非法入侵英国领空”“新冠疫苗研究中心遭俄黑客攻击”。虽然民众终日读到这些报道后的想法不一样,但总体而言还是会将信将疑:“俄罗斯为什么总想侵略我们?”

2018年的俄前特工在英中毒案至今没有结论,但英俄关系被伦敦方面形容为“降到冰点”。约翰逊上台后,在对待莫斯科的问题上至今未松口。在这次的评估报告中,俄罗斯被锁定为“头号安全威胁”,这也成为英国今后四年投入巨资用于防务升级的重要原因。因为真要两军对垒,英国近年一直面对尴尬的数据分析结果。

英国智库皇家三军研究所曾在2019年发表报告说,准备不足的英军如果在东欧同俄军作战将会一败涂地。有媒体认为,这份报告在大选前公布,主要是给政界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兑现关于扩充军队和改善武器装备的承诺。不过,英国前外交大臣哈蒙德断言,“俄罗斯已经决定与西方、与欧洲做战略竞争对手,不将西方看作是伙伴”。

此后,对俄高度警惕是英国朝野的共识,一些新闻话题中的小插曲足以体现伦敦紧绷着的神经。为效仿美国白宫新闻发布会风格,约翰逊政府最近拿出260万英镑在首相府装修一个房间,专门用于新闻发布会。但《赫芬邮报》爆料说,这间新闻发布会房间的麦克风、摄影机等器材装修,是由一家俄罗斯公司承接的。这家公司之前还承接了俄罗斯国营媒体“今日俄罗斯”的装修工作。消息一出,立刻在政界引发哗然。议会跨党派俄罗斯事务小组主席、工党议员布莱恩特直言约翰逊政府“完全没有长记性”。

其实,对于更多普通英国人来说,他们对于俄罗斯的抵触情绪,往往来自生活中的难题。比如伦敦,由于一直以来有大批俄罗斯富商云集,他们在当地投资兴业直接推高房价,所以在媒体口中有了“伦敦格勒”的说法。“你看,这是俄国人在推高房价,谁也没办法。”一些中介会摊开报纸这样说。

也有人说,英俄之间的相互仇视只是逢场作戏,因为无论在哪个历史阶段,两国间的实质关系都是政冷经热。在英国的私校中,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来自俄罗斯。俄总统普京曾在克里姆林宫会见来莫斯科红场开演唱会的英国前甲壳虫乐队歌手麦卡特尼。这次见面一度令媒体纷纷旧事重提,大谈甲壳虫乐队在1967年推出《重返苏联》之后,歌曲被数百万俄罗斯人听过的往事。

俄罗斯为什么“软”

与英国媒体在报告出炉前大谈“俄罗斯威胁”相反,俄外交部发言人12日称,如果英方有意愿,俄方已经做好让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准备。发言人提到3月16日是英苏(俄)贸易协定签署100周年的日子,而这个协定不只聚焦贸易,也推动当时双方政治外交关系正常化。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对于英方将俄视作头号威胁,俄反应相对冷淡。俄副外长称,伦敦此举政治上有害。驻英大使说,俄方希望英方转变态度。俄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对英国的对抗逻辑感到遗憾,英国在与俄解除关系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

从俄罗斯的视角看,这是英方的“习惯性挑衅”,因此并不意外。英国仇俄反俄的历史由来已久。当它还是一个世界级强国时,它对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对落后的沙皇俄国充满蔑视和偏见;当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并建立起红色政权后,它仇俄反俄的态度和立场鲜明,难以更改;当苏联打败德国,在东欧建立起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时,它对这个国际政治和军事舞台上的庞然大物充满恐惧、忧虑和不安。

俄罗斯人十分清楚,在从沙皇俄国到苏联的漫长历史时期里,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欧强国一直视俄为一个“需要特殊对待的存在”——有时是一块待争抢的肥肉,有时是称霸一方的强盗。俄知识界认为,俄横跨欧亚两大洲,虽是欧洲国家,但领土及历史文化方面的亚洲因素有时会使其“游离于欧洲之外”。俄罗斯从古至今始终热衷于向欧洲中心(西部)靠拢,谋求在欧洲的存在,但一直被排斥。法、德、英等国都曾在历史上谋求欧洲霸权的过程中,对俄罗斯虎视眈眈。

缺乏互信是相互敌视的根源。在莫斯科看来,英国人对俄罗斯的恐惧离不开西方政客恶意的意识形态宣传。同时,苏联在二战中的善战表现也增加了英国的恐惧和不安。漫长的冷战则渐进式地导致英俄两国间的相互污名化:一个是“人间地狱”,一个是“魔鬼家园”。

英国不喜欢俄罗斯,俄罗斯对英国也没有好感。俄罗斯社会各界对英国的评价不高,认为英国过于看重本国利益,缺乏世界情怀。英国人丢失了绅士风度,只保留了对霸权的贪恋。在英国人眼里俄罗斯是“特殊存在”,而在俄罗斯人眼里,这个昔日的海上霸主已经不值得认真对待。

正因为如此,与英国频频彰显反俄态度相比,俄方显得并不那么强硬,甚至可以说有些软。俄驻英大使安德烈·科林虽然声称“他们怎样对待我们,我们就将怎样对待他们”,但他还是表示希望英国脱欧后重新面对发展俄英关系的新机遇。去年8月,科林对英国媒体表示,英国“冲着我们”扔了“许多泥巴”,“我不能说俄英关系正处于‘零’,但正接近于被冷冻。”他不忘表达对英国的蔑视:“我感觉英国非常严重地夸大了其在俄(战略)思维中的地位……大不列颠在俄政治中的影响范围和地位并没那么大、那么高。我们有(比这)重要得多的其他问题。”

对普京政府而言,俄罗斯眼下的战略目标和现实任务仍是融入欧洲,走向欧洲舞台中心,因此渴望与欧盟搞好关系,并使俄美关系不向对抗的方向发展。然而,这显然不是英国方面希望看到的局面。俄分析家们认为,莫斯科渴望俄英关系在英国脱欧后能够有机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可如今英方却变本加厉,摆出更加嚣张的对俄攻击姿态。这说明,在美国全球影响力下降及俄罗斯与欧盟合作可能性提升的背景下,英方的焦虑在加大,伦敦试图用挑拨离间的方式,恶化俄欧关系,逼迫美国确立并奉行新的反俄路线。

递给拜登政府的“投名状”?

“如果说英国要找一个敌人,俄罗斯一直是‘头号’,只不过以前没有明说。”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脱欧背景下,约翰逊政府弄出这个报告,想重建英国的战略视角,包括盟友关系、敌对关系、竞争关系和合作关系,中国是竞争对象,而俄罗斯是“敌对”的一方。

有分析称,德法和整个欧盟都不会大张旗鼓与俄罗斯对着干,唯独英国这么做,这是做给美国看,也给德、法和整个欧盟看。但在莫斯科看来,英国的举动好像是患上了“俄罗斯焦虑症”“俄罗斯恐惧症”。“无论是不是欧盟成员国,英国当局都一贯对我们进行完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攻击,在公共场合使用刺耳的反俄言辞。因此,双边互动已基本上终结,信任丧失,关系水平正处于冷冻点。”本月初,俄外长拉夫罗夫说。

去年7月,英国议会下院情报和安全委员会公布一份报告,称“俄罗斯曾试图干涉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和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该报告基于间谍和情报专家提供的情报,称“许多与普京关系非常密切的俄罗斯人,都因其财富而很好地融入英国商界和社会并被接受”。

在英俄罗斯人一直是个话题。德国《焦点》周刊称,英国是俄罗斯人最多的欧洲国家之一,无产阶级领袖列宁曾在伦敦逗留过,许多自普京时代开始以来的俄罗斯政治评论家或富人选择英国,但没有人确切知道英国有多少俄罗斯人。官方统计显示在英俄罗斯人达到数万,不少媒体估计超过10万,甚至20多万。“这种传统有助于理解为什么伦敦担心俄罗斯的影响力。”

有趣的是,最近英国王子、萨塞克斯公爵哈里及其夫人梅根在专访节目中大爆“王室黑料”,引发全球围观,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迅速做出反应。她在脸书上嘲笑“英国君主制特色的民主”,称“正如萨塞克斯公爵夫妇所证实的那样,任何问题在当权者的指示下都可能被英国媒体颠倒黑白。我们在利特维年科、别列佐夫斯基、斯克利帕尔、‘白头盔’等事件上已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体会”。俄前特工利特维年科和斯克利帕尔中毒案分别发生在2006年和2018年,在英“政治避难”的俄富豪别列佐夫斯基死亡案发生于2013年。  

“自二战以来,俄罗斯一直被英国当作‘敌对国家’。冷战后也如此。尤其是最近几年,在俄前特工中毒案件发生后,俄罗斯在英国的形象跌入谷底。”德国新闻电视台称,英国是北约主要成员,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英美又都属于“五眼联盟”。某种意义上,英国的安全战略紧随美国。美国的安全战略曾警告北约应防范“俄罗斯的冒险主义”,并把新的对抗归咎于俄罗斯。

在崔洪建看来,英国一定程度上确实有替美国考虑的因素。对俄问题上,美国想要在欧洲拉同盟,最坚定的一直是英国。英国不像德国等国那样在能源上依赖俄罗斯、地缘上接近莫斯科,它这么做没有负担。“英国有给自己的定位,包括这次报告强调要维护英国在西方世界的核心地位,尤其是在北约的二号地位,而北约至少到现在为止主要还是针对俄罗斯。英国如果要显示自己在西方内部安全上的能力,很多方面都要针对俄罗斯。”

(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汪嘉波 环球时报记者 张旺 丁雨晴)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