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纽约时报》报道煽动针对中国的种族主义,作者竟然是华人!
来源 | 环球时报 2021-03-18 17:20
53480 0 0

昨天,美国号称最反对种族主义的主流媒体《纽约时报》,竟刊登了一篇赤裸裸地煽动歧视中国人的恶毒报道,甚至于连一些美国的学者都看不下去了,怒斥这篇报道是“种族主义”性质的。

下图,便是《纽约时报》这篇恶臭的报道。是的,这篇报道居然将中国政府批准上市的第五款新冠病毒疫苗进行了极为卑鄙的炒作,竟说这款疫苗是用“仓鼠的卵巢细胞”制造的。

但这一“仓鼠卵巢细胞”描述,首先在科学层面就极为不准确。这款新上市的新冠疫苗其实使用的是全世界疫苗研发和生物制药领域常见的“中国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研发人员是通过这种基因工程技术制作了用于疫苗研发的重组蛋白,并不是《纽约时报》所误导的那种直接在用来自“仓鼠卵巢”的“细胞”生产疫苗。

而且,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也都在疫苗和生物制药领域广泛地使用这种“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的技术。

更恶劣的是,《纽约时报》故意将一个科学话题进行如此卑鄙下作的歪曲,尤其是其刻意将“仓鼠卵巢细胞”这个错误的表述突出出来,说什么中国的疫苗是用“仓鼠卵巢细胞”做的,让人不得不怀疑该报是不是迎合美国社会中那种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蝙蝠病毒”的种族主义情绪,在煽动针对中国人乃至华人和亚裔的仇视与攻击。

因此,就连美国的一些有良知的科学家与学者,都看不下《纽约时报》这篇恶意满满的报道了。

如下图所示,一位名叫Sandra Steingraber的美国生物学家就斥责说,纽约时报这篇报道,尤其是其标题,是“不负责任的软种族主义”。

这位美国学者同时也解释说,遭到该报歪曲和恶意炒作的“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是全世界的实验室用来生产蛋白的一种基因工程技术,而且是被普遍使用的。她还说“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是1957年时由美国波士顿的一个实验室生产研发的。

她更大声对《纽约时报》喊话说:“请停止这种暗示华人(中国人)在对动物做什么奇怪事情的做法吧!”

一位给加拿大《环球邮报》等媒体撰稿的自由撰稿人,也对于《纽约时报》这种恶臭的做法表达了不满,称自己虽然很尊重该报,但该报这篇报道“错失”了一个讲清楚“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的重要机会,比如这种基因工程是世界上许多疫苗和疗法的基石。

然而,面对这么多对这篇报道的抨击,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黄瑞黎——一个在新加坡工作的华裔,却仅仅“轻描淡写”地表示称这只是个“失误”,并称“我们已经修正了报道,以正确地反映出疫苗是用仓鼠卵巢细胞表达系统制作的,而不是直接用仓鼠卵巢细胞”。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黄瑞黎近些年在报道涉及中国的话题时也一直非常偏颇,并在新冠疫苗的事情上已经有过多次对中国疫苗的恶意炒作和歪曲。

可截止北京时间今天(3月18日)中午12时我们撰写完此文时,《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的大标题仍然是遭到学术界和传媒界人士抨击的那个“中国最新的疫苗是用仓鼠卵巢细胞制作的”恶毒的标题。

直到18日12时25分,我们才发现《纽约时报》将其报道的标题改为了“中国批准上市了第五款新冠疫苗”。

但在影响力和传播力更为广泛的社交网络平台上,《纽约时报》仍然没有更正其发布在该平台上的帖文。其内容仍然是“中国批准了第五款新冠疫苗,这是用仓鼠卵巢细胞做的”。

最后,耿直哥注意到上述那位美国学者抨击这篇报道在煽动种族主义后,有人指出写报道的记者黄瑞黎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华裔,暗示她不可能是在煽动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虽然此人也承认黄瑞黎报道的标题确实很烂。

有人还认为《纽约时报》的编辑更应该为这篇报道负责,因为这个标题很可能就是编辑起的,并要求《纽约时报》道歉并开除相关编辑。但也有人指出,如果是真正负责专业的记者,肯定也是要对这种标题提出异议的。但黄瑞黎并没有这么做。

而不论这个《纽约时报》的华裔记者到底安得什么心。一个极为讽刺的情况是,就在黄瑞黎和《纽约时报》这篇助长和煽动仇视亚裔的种族主义的报道被刊登出来的同时,美国另一个华裔媒体人樊嘉扬正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控诉着美国的“反亚裔”情绪,并哀叹说她如今出门时不得不用口罩去遮挡起自己的那副“亚洲面孔”了。

所以,不论黄瑞黎的动机如何,她给《纽约时报》撰写的这篇文章都在进一步恶化疫情下华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生存处境。不论她是不是带有某种为了取悦西方价值观的“逆向种族主义”心态,她的这篇报道实际上都对海外——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华人群体,造成了一种恶毒的“政治内卷”。

这也是许多自我标榜“反对种族主义”的美国和西方媒体的驻华记者和他们所撰写的一篇篇妖魔化中国的报道所带来的真正影响,他们并没有让世界更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而是让全世界华人的处境都更艰难了——尽管他们自己得到了更多来自西方白人的认可。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