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5 1
分享

偷税3000万的雪梨,资本版图有多庞大?#金猫榜#

来源 | 雷达财经 2021-11-22 23:29
116821 5 1

雷达财经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1月22日,雷达财经从国家税务总局杭州市税务局官网获悉,朱宸慧(雪梨)、林珊珊两名主播因在2019-2020年期间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1311.94万元,被监管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分别处以1倍罚款6555.21万元、2767.25万元。

检查中税务部门还发现,李志强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雪梨还是宸帆电商创始人,林珊珊则是宸帆自主孵化的首名红人,现任宸帆电商首席营销官,李志强是宸帆电商首席战略官。

雪梨是淘宝的当红主播之一,数据显示,2020年雪梨以39.86亿元的销售额排名全网第五。而在今年的6月、8月,雪梨更是曾反超李佳琦成为直播带货销售排行榜第二,仅次于薇娅。目前在淘榜单的淘宝直播达人榜上,雪梨、林珊珊分列第4、13位。

而在多年发展中,雪梨已构建起相当规模的资本版图。

目前,雪梨、林珊珊均已在微博中发布《致歉信》,并表示为了进一步完善合规,将暂停直播间直播,进行规范和整顿。

雪梨、林珊珊合计被罚超9000万

根据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的描述,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朱宸慧、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于是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立案并开展全面深入税务稽查。

经查,朱宸慧、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分别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8445.61万元、4199.5万元,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1311.94万元。

天眼查显示,上述税务部门提到的相关个人独资企业,位于北海的尚处存续状态,位于上海的企业已于今年8、9月被注销,位于宜春的则均在9月13日变更了投资人,由朱宸慧、林珊珊变更为苏超然、芮豪。

同时,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雷达财经注意到,此前国家税务总局官网消息曾显示,2021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驻上海特派员办事处统筹协调浙江、广西等地税务部门,依法对两名主播及相关企业进行立案检查。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

10月底,还有网友爆料称,雪梨背后公司因税务问题遭立案调查,不过彼时雪梨团队负责人对此表示传闻不属实。

雷达财经曾在《一次带货180亿,李佳琦薇娅要交多少税?》一文中提到,由于头部网红主播们与明星同属高收入群体,很容易适用递进税率表中的最高档税率,因此在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王之焰看来,其很可能会进行“税收筹划”。

具体而言,即成立自己的公司,以合作的模式与平台订立民事合同。也因此,成立个人独资企业、结合地方政策在税收洼地园区设立公司合理避税,已经是主播这类高收入群体的常规操作。

“个人独资企业是在法律上合法的经营主体,其按照经营所得缴纳个人所得税,不是企业所得税的征税主体,所以是这些年大家常用的使用税收筹划方式。如果在纳税申报过程中合规,这种方式本身是合法的。”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顾问刘奕杉表示。

但是在税收筹划的过程中,这种方式逐渐“变了味”。刘奕杉坦言,如果过度利用或者是不规范利用政策,让国家发现被钻了空子,就要严管。

“现在很多所谓的税收洼地为招商引资,给部分个人独资企业核定征收的税收政策,导致这些企业应纳税所得额远低于实际的应纳税所得额,大大降低了税负,这种方式是不合适的,合不合法还要依个体而论。”

雪梨与王思聪分手后创立宸帆,林珊珊成首位被捧网红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被罚的雪梨、林珊珊以及通告中提到的李志强,均来自宸帆电商。

对于雪梨、林珊珊,不少人的关注点在于其与王思聪的关系。2015年,雪梨与王思聪的恋情曝光,使其红极一时;而在今年王思聪的生日会上,刚刚与大白离婚的林珊珊也出现在现场。

事实上,两人在商业领域,尤其是带货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2011年,还在上大三的雪梨(原名朱宸慧)就和舍友钱昱帆开了淘宝店“钱夫人家雪梨定制”,网店凭借销售年轻女孩喜欢的服装款式,月流水一度达万元以上。与此同时,雪梨开始在微博上分享穿搭和护肤,积累原始粉丝,成为头部KOL,为自己的淘宝店引流。

同年,林珊珊也开始接触电商行业,走上了在淘宝独创服装品牌的路线,并通过在其他各平台种草引流。

如今,在多年的积累后,雪梨和林珊珊在淘宝上的店铺订阅数已分别达到2825.9万、961万。

2015年,与王思聪的恋情让雪梨在全网的热度直线上升。有报道称,恋情曝光当日,雪梨淘宝店铺就暴涨了400万的粉丝。不过,从两人被拍到在一起再到雪梨主动在社交平台中宣布分手,仅过了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而宸帆电商,正是雪梨宣布分手后三个月创立的。

成立后不久,宸帆电商就宣布与新浪微博达成合作。网络中广泛流传的一个故事是,宸帆电商仅用时三个月,就把第一位签约红人的月销售额从170万运作至3000万。

而这位红人,正是林珊珊。据报道,林珊珊与雪梨两人在国外相识,因在交谈中发现彼此在品牌发展趋势判断和未来目标规划上都出奇的一致,遂决定合作共事。

此后的时间里,宸帆电商逐渐蜕变为一家网红孵化电商平台,其从服饰起步,所涉猎的产品还包括化妆品、鞋帽、家居、零食等。2017年双十一,开场不到10分钟,宸帆电商的交易额就已经破亿。当年,公司估值已近10亿。

而直播电商风口的到来,则让宸帆电商完成进化,并收获了资本市场的青睐。据天眼查,宸帆电商首次获得融资的时间,正是雪梨切入直播电商的2019年。

2021年,宸帆电商更是在3、4月连续收获两轮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分别由众源资本和兰馨亚洲领投。公司方面称,引入资本是因为挑战新消费品牌的路上,需要大量投入。

目前,官网信息显示,宸帆电商共签约了超350个红人,全网粉丝覆盖超4亿。公司旗下拥有初礼、雪梨生活等15个自主时尚品牌,并与40余个国际知名IP建立了联名合作关系。

8月,雪梨还曾在采访中透露,宸帆在品牌电商板块的年销售额在50亿元左右。

资本版图庞大,年内多次“翻车”

除了宸帆电商,雪梨还在多家公司任职。据天眼查,其任职过的企业共24家,目前有10家已被注销,剩余公司除税务部门提到的个人独资企业外,还包括宸帆电商的两家股东公司,朱宸慧也借此在宸帆电商中持有55.49%的股权。

历数宸帆电商的三次融资,2019年的融资中,引爆点资本和琼碧秋实曾以资方身份入局,前者穿透股权后的实控者是新三板上市公司摩点文娱,不过该公司已于今年7月摘牌;2021年最新一轮融资中领投的众源资本,背后则是上海报业集团。

此外,据媒体报道,帮助雪梨、林珊珊偷逃税的李志强曾是电商知名企业有棵树董秘兼首席财务官。有棵树主要从事跨境电商进出口相关业务,曾于2016年4月至2017年9月在新三板短暂挂牌,后被另一家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收购。

雪梨的资本版图中还有杨天真的身影。2020年6月,杨天真宣布正式告别14年艺人经纪生涯,转战直播开启二次创业。此后不久,杨天真旗下新增的杭州壹毫不苟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中,杭州辰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辰范”)持股50%。彼时,雪梨正是杭州辰范的执董兼总经理。

杭州辰范对外投资的公司多达21家,公司经营范围遍布供应链、娱乐传媒、电商等各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据腾讯娱乐报道,雪梨丈夫张衍是富二代,家庭背景雄厚。但其行事极为低调,因此过往的公开资料中与张衍有关的其他信息极少,直至近期一起贪腐案的发生。

双十一前夕,一份抬头为杭州盛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盛珩文化”)的刑事案件通告流传于网络,通告称盛珩文化员工孙某(花名:雪雪)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立案调查并刑事拘留。

具体而言,孙某自2020年10月开始,在身为公司员工期间,利用其负责滋补品类职务上的便利,收受合作方利益,一年内贪污300万元。不过该数字并未被官方证实。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孙某是雪梨直播团队滋补品类的招商人员,盛珩文化则相当于宸帆的直播代运营公司,也被业内称之为“雪梨老公的公司”。

而盛衍文化的招聘简介,也将雪梨、林珊珊等人作为了其中亮点。对此,宸帆公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雪梨的直播业务是放在第三方公司盛珩,第三方公司拿雪梨做宣传招聘也能理解。”

但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材料来看,盛衍文化的股东为胡敏、杨洪林、潘淑芳、林荣金,并未出现雪梨本人及张衍的身影。

除贪腐案外,雪梨在年内有过多次翻车经历。

8月26日,雪梨在粉丝节当天设置了共70万份1分钱秒杀商品,然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中,却有23名抢到商品的用户投诉称,自己明明不在偏远地区,但抢到的秒杀商品却需要付999元运费。对此光明网直言,雪梨此举明确属于违约行为,应承担相应责任。

而虚假宣传更是曾在雪梨直播间多次出现。2020年双十一期间,就有消费者向雷达财经举报称,自己在雪梨直播间购买的粉底在算上优惠和津贴的情况下价格与平时无异;而在2021年,也有用户针对雪梨直播间周年抽奖奖品、牛排虚假宣传进行投诉。

强监管下,网红主播或迎来“补税潮”

近两年站上风口的直播电商行业,是高收入人群重点集中地。据艾瑞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预计未来三年年均复合增速为58.3%,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4.9万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达123.4万人。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各平台,年收入过百万、收入上千万甚至过亿的主播,至少几千人。

对此,9月中宣部、国家税务总局接连发文称要加强包括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等在内的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的税收管理。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税务专业学位行业导师汪蔚青认为,这意味着除了注册公司的“大主播”,独立运营的个人主播也需严格遵照国家税收政策,依法纳税。

十一过后的一则消息显示,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已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追征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662.44万元中,含补交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

“国家严厉监管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工作,对高收入人群肯定是有很大影响的。国家敲击的不仅仅是一个行业,敲击的是所有个人所得税的缴纳主体。”刘奕杉表示。

在她看来,明星、网红的流量效应可以迅速地传达国家的态度。“大家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在调整了,据我所知,很多税收洼地已经在整改,很多不合规的个人独资企业已经在自查。”

参考此前明星补税的连锁反应,一场网红主播们的补税潮或已经悄然临近。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税务
举报
修改于2021-11-22 23:33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乡村小能手
合理避税无可厚非
今天 10:17
0
0
这个是认证
乡村小能手
“国家严厉监管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工作,对高收入人群肯定是有很大影响的。国家敲击的不仅仅是一个行业,敲击的是所有个人所得税的缴纳主体。”
昨天 09:02
0
0
ccccc1
小小年纪啊
2021-11-24 16:10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