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花开花落,念你如初

这个是认证

安冬悦

2021-09-15 09:18

5982 0 0

生命里,总有人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有些人轻轻地来了,却牢牢地锁在了记忆里,再也没能走出生命。

01.

花开花落又一季,春去秋来又一年。

他静静地望着季节变幻,听着路边梧桐叶簇簇,忽而想起记忆深处的她。

他记得,他们相遇在那个白雪皑皑、玉树银花的冬天。她身材娇小,相貌平平,是他新来的小职员。

他记得,她单纯无比的笑脸,眼睛里干净得没有一丝人间烟火气,他为她驻足凝眸。

许是她身上独有的不谙世事,许是她不知愁滋味的傻笑,正好弥补了他性格中的平淡和灰色,她成了他的白月光,成了他今生的念念不忘。

给她安排工作时,他念她弱不禁风,所以给她安排最轻松的工作。

他念她干活伤手,被称作“铁公鸡”的他亲自买了手套给她。

他念她身体娇弱,特意交代厨房换了菜单,并和她们一起吃员工食堂,有时会帮她打饭,丝毫不顾及旁人的异样眼光,每次都嘴角上扬。

他最高兴的是能时常见到她,见到她时他总是情不自禁驻足凝望,任谁都看得出他喜欢她。

想念一个人就是这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认识她之前他很少在公司,认识她之后他把公司当成了家。

然而,他那颗火热的心,没能换来她对他一丝的柔情,因为她心里没有他,即使他对她一见钟情,对她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她对他始终平淡如水。

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任凭他把真心掏出来给她,把天上的繁星摘下来给她,在她看来都是空白。

02.

她请假外出那天,他笑逐颜开,开车去接她,关切又好奇地问她去了哪里,她告诉他,她去相亲了。

他瞬间沉默,眼神失落,有些幽怨,有些哀伤,再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丝微笑。

他的心有多苦,多纠结,多无法描写,她都看不见。

有人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他们是,他就站在她面前,她却假装不知道他爱她。

她有了男朋友,他的心沉入海底。而他对她的爱,唯有止于唇齿,掩于岁月。

其实,他也想过向她告白,但始终没有攒够那份勇气。他比她大十岁,他从她眼里看不到柔情,他怕告白反而会更快失去。

他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失去比他想象的还要早一些。

他再也没有过之前的快乐,在公司的日子也少了一些,但眼睛里还有温柔,也有忧伤,有对她放不下的思念。

一天,他也要去相亲了,特意买了一双布运动鞋,可怎么瞅都不像是个要相亲的人,因为他根本不想去,只是为了完成父母的安排。

他问她好不好看,合不合适,恳切又温柔又悲凉地望着她,谁都看得出他想要的答案,但她没有给他。

她给了他敷衍的答案,他忍着心被刺的疼痛,让她好好看看,她终于好好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无所谓的表情。

“哦,你说行就行。”他轻轻地低下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低头的那一刻,她从他的脸上和眼睛里读到了自卑和难过。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看他。

03.

结果是意料之中的,相亲失败,没有下文。

他以为对她的思念可以放下,却总在不经意间想起她,比原来更加想念。如果思念可以衡量,恐怕那双溪舴艋舟也载不动他对她的思念。

他还是忍不住对她好,直到她离开公司,和她喜欢的人走到一起。

她走后,他终于明白,他们一个是天上的飞鸟,一个是水里的鱼儿,她注定只能是他的白月光。

曾听过一句话,喜欢是任性,爱是克制,只是他对她的爱克制得太深太苦。

他为她可以放下身段,可以体贴入微,事无巨细,可以做很多本可以不用自己做的事情。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放下对她的思念。

他常常问自己,思念是什么?

有人说,思念是把一个人溶解,再随着血液蔓延至全身, 一不小心就是满身满心的痛;是看到一个和她相似的路人都会痴痴凝望;是哪怕她在他眼前,也无法停止对她的思念;是明知她心里不曾有他,却还是没有办法停止的一厢情愿。

他常常问自己,假若他日相逢,他将何以贺她,以沉默,以眼泪,以微笑?

秋,渐深,冬天已经不远。那是他们相遇的季节,如今只剩下凛冽的风,刮在脸上生疼,像极了他对他的思念。

这几年,他在寂静里守候着关于她的回忆,思念像一片片雪花,再次无声无息地飘落到他的脑海。

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却从来模糊不了记忆中她清晰的脸。

花开花落,念你如初。有些人,注定是生命里的过客,记忆里的常客。

就像她,一直住在他心里。任凭花开花落,四季轮转,依然是他心底最深的执念。

-END-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